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

大食商行掛牌成立。

與陳家所有下設的商行和作坊不同的是,大食商行的總掌櫃,居然是陳正泰親自掛名。

這是破天荒的事。

任誰都知道,陳正泰這個小子平日裡遊手好閒,並不喜歡親攬事務,更不喜歡管這些繁瑣的事情,往往這些事,都是交給其他各房的人負責。

因而,坊間對於大食商行開始有了諸多的猜測,其實這也是在情理之中,事有反常即爲妖。

不管是誰對這種不符合現實的事情都會持有懷疑的態度。

而接下來,大食商行開始放出少量的股票,開始在市面上兜售了。

當然……這少量的股票,不過是大食商行股本的一成不到,只是針對尋常百姓和投資客的。

且這大食商行在招股書上,有太多語焉不詳的東西,大抵就是從事對外商貿,對外投資之類,只是口氣比較大,經營的項目包羅萬象,其中包括了在外的安保服務,投資併購,以及鐵路籌資,商業貿易等等等等。

其實這樣的招股書,按理來說是壓根通不過交易所的審覈的。

當然,陳家終究還是靠着某些手段開了這個綠燈。

指望這些零散的投資,是絕不可能,招攬世族和大商賈將錢丟進商行裡才至關重要。

因此在一個月之後,陳正泰幾乎將天下有數的大商賈和世族們聚在了一起,先是閉門,將一些重要的人關起門來密談。

能參與密談的人,總計不過是三十餘人,只有這些人出了錢,其他人才會踊躍將錢交出來,也只有世族和商賈們願意出錢,尋常的百姓,也自然而然,願意踊躍的掏錢購買股票。

這一切都是環環相扣,密談選在了陳家的書齋裡。

陳正泰先給與會的所有人都看過了一份文牘,這些文牘,詳細的定製了關於商行未來的發展方向,以及未來的利潤。

崔志正和韋玄貞等人則低着頭,細細地看過。

他們生怕遺漏了一個字,甚至標點符號都不放過,畢竟,文字陷阱這玩意,他們見的太多了。

他們自己就是玩這個的老祖宗。

看過之後,他們心裡大抵有數了。

於是崔志正擡頭,認真地凝視了陳正泰一眼,略微困惑地問道:“安保方面,是什麼意思?”

陳正泰微微抿了抿脣,隨即抿了一口茶水,而後捧着茶盞看向崔志正,徐徐開口說道。

“主要牽涉到各國的商貿仲裁,爲了防範於未然,需要有一些軍馬,而這些軍馬,自然不能稱之爲官軍,畢竟,我大唐的軍隊,豈可貿然進入他國。因而,商行會建立一支頗有規模的保安隊,當然,這是私人的商行所有,是爲了保衛未來鐵路、礦山以及商行駐地的用途。”

“這裡頭關於保安隊的花費,是不是太多了?”崔志正皺眉,顯然有些疑惑,便格外鄭重地說道:“竟是每年一百五十萬貫,招攬五萬人。有天策軍……作爲威懾,難道還不夠嗎?”

陳正泰不由搖頭。

“用途不一樣,天策軍若是出動,那就說明要出大事了。何況,殺雞焉用牛刀。天策軍是爲了大規模的作戰準備的,若是尋常的一些挑釁和叛亂,便要動用天策軍,這豈不是大材小用?保安隊不一樣,他們操練的方向,乃是防止叛亂,和保衛財產的安全,因而,大多使用的乃是輕型的武器,譬如,短槍和輕騎爲主,可以迅速的做出反應。也可以隨時駐紮在我們未來的工礦以及鐵路的沿線,不可以和天策軍類比。”

“可是花費還是大了。”韋玄貞忍不住湊趣道:“一年一百五十萬貫哪,這不是小數。”

要出錢,不管是誰都比較慎重。

面對崔志正,韋玄貞疑慮的兩人,陳正泰一字一字地說反駁道:“相比於這些而言,安全才是最緊要。理論上而言,越是危險的地方,利潤越高,既然利潤越高,爲何要吝嗇這點開支呢?”

“只是未來,當真能攥取暴利?”

這一點,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懷疑的。

崔志正,韋玄貞兩人互相看了看,似乎都在問彼此,這個買賣可靠嗎?然而他們似乎都沒答案,隨即他們又略帶微笑地看向陳正泰。

陳正泰便與他們認真同衆人分析起來。

“陳家出資了三百萬貫,宮裡也有三百萬貫,當然……這是原始的資金,能佔一半的股份,諸位若是出錢……那麼只能佔一半的股份了,宮裡尚且願意出錢,難道我陳家,還敢拿着陛下的錢財去糟蹋?我陳正泰是立了軍令狀的,而且此次,乃是我陳正泰親自出馬。若是諸公不信,可以選擇不合作,這一點,我陳正泰斷然不會說什麼。”

他停頓了一會,隨即格外正色地說道。

“其二呢:我陳正泰對此有極大的信心,若是沒有信心,如何花費這麼多的功夫,這天底下,賺什麼錢不是賺,陳家日進金斗的買賣,難道還少了嗎?若非是這買賣緊要,何須今日召大家來此?”

“該說的,也只有這麼多,言盡於此。”陳正泰低頭呷了口茶,氣定神閒的樣子,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對付這些人,切切不可多費口舌,因爲他一遍遍耐心的告訴他們,我們怎麼贏利,怎麼賺錢,人家則會生出無數的疑問,一遍遍的詢問你,這樣真的能盈利,真的能掙錢嗎?這是推銷員的套路,解釋的越多,破綻越多,費的口舌越多,某種程度而言,反而讓人懷疑你的居心。

不如像後世某些商場的櫃檯小姐姐一樣,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的東西就是好,你愛信不信,不信拉倒。

這時候,陳正泰便翹着二郎腿,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愛來來,不來滾,對方反而覺得有信心了。

崔志正想了想:“既如此,那麼崔家,也試一試吧。”他定了定神:“崔家願出五十萬貫。”

陳正泰微笑,他算準了崔家願意掏錢的。

像崔家這樣的人家,他家的財產,其實陳正泰早就算死了,土地的價值多少,作坊的收益如何,還有從其他各個渠道的利潤,以及家中有多少資產,這都逃不過陳家眼睛的。

經歷了精瓷的教訓之後,其實世族已經開始有了憂患意識,他們非常明顯的舉動就是,絕不會把雞蛋放進一個籃子裡,因而……土地他們耕種,棉花的地他們也租種,作坊他們也建設,股市他們購買,甚至黃金,他們也預備了一些,儲存起來,以防萬一。

現在這個買賣,某種程度而言,就是陳家給崔家多了一個籃子,反正你家還有蛋,丟一個來,就算是碎了,那也不吃虧,若是掙了,那便是意外之喜。

這五十萬貫,顯然是崔志正權衡之後的結果,不多不少。

陳正泰於是點頭:“崔公痛快。”

有了崔志正開口,其他人也踊躍起來,大家心思都差不多,並不指望真如陳正泰所吹噓的那一般,能產生什麼暴利,多一個投資的渠道,沒有什麼壞處。

很顯然,許多人開始已經求穩的心思了。

這個邏輯,其實也頗有些像後世某些股票的邏輯,因爲是大公司,比較穩,因而人人都買,結果市值異常的暴增。

當然,陳正泰顯然不是來求穩的,他是要火中取栗。

數十人表了態。

七百四十萬貫的協議便算是達成。

此後,便是公佈消息,繼續融資。

有了大世族和大商賈們紛紛慷慨解囊,這新出的股票,頓時引發了無數人的熱情。

畢竟……崔家和韋家都出手了,陛下也花了錢,天塌下來砸死個高的。

抱着這樣的心理,數日時間,融資三千萬貫。

而這三千萬貫……佔據的卻只是商行的一半股份,另一半,則在手握原始股的陳家和李家手裡。

這就意味着,陳正泰出了三百萬貫,市值卻已超過了一千五百萬貫了。

這買賣……

當然,也只有陳正泰纔有這樣的動員能力,有了錢,接着便是耐心的等待了。

至少現在宮裡算是安撫住了。

李世民得知自己出的三百萬貫,一下子市值暴漲,頓時心裡舒坦了許多。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整個人變得愉快起來,感覺連這陰雨的天氣,竟也有了陽光明媚時的舒坦,他現在每日起早,便要服用張千所進用的‘長壽藥’,吃過之後……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居然覺得自己精神很好,在看過了送來宮中的報紙之後,其中有不少,都是關於商行的消息,大抵都是市值暴增,猶如神話一般的字眼,李世民瞥了一眼張千,微笑道:“這藥,倒是頗有意思,朕覺得朕現在龍精虎猛,頗有少年時的精力了。”

張千便躬身道:“陛下,此乃科學藥,坊間都說好,且這藥精貴的很,許多人有錢都買不到。”

李世民頷首:“商行那裡……似乎很順利,大食商行……爲何要叫大食商行呢?難道叫大唐商行不好嘛?這名兒,不甚吉利,也罷……不計較這個。”

張千心裡想說,那陳正泰,歷來不按常理出牌,哪裡曉得他打的乃是什麼主意?張千想了想隨即道:“想來是因爲陳正泰不敢僭越,隨意以大唐自居吧,因而……稱之爲大食……免得有人猜忌。”

李世民苦笑道:“做個買賣而已,何須有這樣的心思呢?不過……這大食商行,事關重大,現在籌募了這麼多的資金,前前後後,共計四千萬貫啊,這是何其大的數目,朕聽聞,不少的百姓,都掏了自己數年的儲蓄,去購買了?”

張千點頭。

“是聽說過不少這樣的事,現在這股票一直都在漲,有許多此前對股票沒興致的,都在買,想來是因爲,商行那邊宣傳,陛下親自出了錢,再加上涼王殿下,親自操盤這個買賣吧。再加上其他的世族和大商賈都出了錢,坊間都在說,這是必賺的,因而……不少人都想生利,交易所那兒,現在已經瘋了,人頭攢動。”

李世民吁了口氣:“朕也沒想到,會鬧出如此大的動靜,倘若出了岔子,那便糟了,這是要動搖國本的啊。這件事……不可小看,朕自然而然,是無法親自過問的,那麼……”

李世民頓了頓,沉吟着繼續開口說道:“就讓太子,隨時過問商行之事吧,告訴陳正泰,這件事……要求穩,不可輕易冒險。”

張千頷首:“喏。”

李世民這才心裡放心了一些,於是繼續看報,隨即指着報紙中的角落,道:“這上頭……說是什麼老神醫……專治不孕不育以及至多隱疾,還有益壽延年藥……怎麼說的,和你採購的長生藥差不多。”

張千上前,看了一會兒,道:“好像奴買的藥,就是這個字號。”

李世民皺眉:“不是說,許多人想買都買不到嗎?怎的還到這報紙裡,四處張揚,還有,延年益壽,怎麼和隱疾……都能治。不是說,專門用來延年益壽的嗎?”

張千頓時感覺,自己精神壓力很大,冷汗淋漓,他沉默了很久,才艱難道:“奴去買藥的時候,那字號裡的人說……他們研製此藥,不是爲了發財,是爲了……爲了……讓更多人延年益壽,他們爲了推廣此藥,便是……便是……”

李世民帶着狐疑,可想了想,卻還是不露聲色。

這事兒本就隱秘,不可輕易和人說的,就好像隱疾以及不孕不育一樣,這世上的人,誰願意承認自己身體不行,當然不敢明目張膽的去醫館裡診視,這就給了許多秘方和神藥許多的空間,他們看準了不少人既想治病,卻又害怕被人知曉的難堪,因而才能大行其道。

李世民……大抵也是如此,達官貴人們,誰不想長生呢,畢竟這世上的富貴,他們還沒有享夠呢,可歷朝歷代,追求長生的人,都變成了笑話,這令他們的心思,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隱藏起來,生恐被人看出,自己怕死。

…………

各國的回書,已經紛沓而來。

其實遣唐使們,在長安城裡呆了一些日子,久而久之,自然被大唐的繁華所吸引。

莫說是現在的長安,便是十年之前,對於這些從荒涼之地的使節們而言,已是十分傾慕了,何況當下的大唐,鐵路已經開始鋪設,商貿越發的繁華,長安的規模,已比較十年之前,人口增加了四倍,財富更不知增長多少。

尋常的百姓,也不再是衣衫襤褸,而是穿着新制的棉布衣,這等衣料,比之此前的麻布,不知時尚和新穎了多少倍。

染料的進步,也是一日千里。

以往的染料,除了達官貴人的絲綢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尋常人……甚至連染料都極少用,即便用了,大抵漿洗過幾次之後,便已斑斑點點,已經脫色的差不多了。

而如今,人們穿着各色的衣衫,顏色都是新鮮奪目。

人便是如此,起初追求的吃飽穿暖,當能夠穿暖之後,對於色彩的追求,便開始苛刻起來,成衣鋪子若是不能提供最新的款式和時尚的顏色,便難熱銷。

大食遣唐使巴貝克便是如此,他成日在長安和二皮溝裡穿梭,採買了大量的稀罕貨,結果發現……自己所購的特產越來越多,許多新鮮的東西,讓他眼花繚亂,接收到的訊息,甚至令他無法消化。

他甚至萌發了一個念頭,大食這些年,爲了擴張,死了不知多少人,所搶掠的寶物,在這長安,根本不值一提,那麼……人的意義何在呢?拿着性命,去劫掠那些不值錢的破銅爛瓦,去佔領那些荒漠中的土地,到底有什麼意義?

他現在倒是巴不得盼着大食王的回覆了,希望和大唐的通商盟約早日達成。

直到……消息傳了來。

巴貝克很激動,顫抖着手,打開了密信,而後……他心裡篤定了起來。

隨即道:“去拜訪涼王殿下。”

四輪馬車,將巴貝克送至涼王府。

在這裡,巴貝克被迎入了王府的大殿。

陳正泰已在此候着,二人相見,彼此行禮,巴貝克也用大唐的禮儀,朝陳正泰拱拱手,他此時穿着一身剪裁合體的棉衣,陳正泰懷疑這傢伙有些騷包,因爲……這廝穿的乃是大紅色的衣料。

可巴貝克的心理和陳正泰的心理是不一樣的。

對於巴貝克這樣的人而言,他覺得同樣的價錢,買素色的衣料,顯然是很不值當的事,越鮮豔的衣料,越覺得物超所值。

“殿下,大王已來書信了。”

“哦?”陳正泰揚眉看着巴貝拉,隨即便露出淺淡的笑意道:“願聞其詳。”

巴貝拉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道:“大王對於通商協議,並無牴觸,命我儘早與大唐締結約定,自此之後,大唐與大食,永結同心,願爲兄弟之邦,至於殿下來做這安撫使,也是大王的願望,並且表示,副使的人選,大食這邊……也有了人選。”

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
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