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

對於大食而言,這絕不是好事。

可現在陳正泰提出來的要求,卻又是大食不願意拒絕的。

大食王在放回之後,第一件事便是派出了大量的使節,也是因爲看到了大唐恐怖的實力!

上一次,還只是數十人突襲王城,若是下一次,浩浩蕩蕩的唐軍與波斯人一道殺入大食,那麼……大食人幾乎想不到任何可以抵擋的辦法。

既然打不過,那麼便只有交好了。

可顯然……只是名義上的稱藩,並沒有起太大的效果,至少大唐這邊希望得到更多。

而這……若是不答應,勢必讓大唐徹底倒向波斯,可若是答應,則會留下巨大的隱患,使當下如日中天的大食,被人扼住咽喉。

他心亂如麻,卻又不敢不迴應,只說定會考慮。

陳正泰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大度的表示並不會強人所難。

氣氛在陳正泰的調解之下,變得稍稍愉快起來,總還算是賓主盡歡。

…………

在皇宮的文樓裡。

“陛下,諸國的遣唐使已經進長安了,涼王殿下請遣唐使們一起聚了聚。”張千碎步進來,朝李世民行了個禮後道。

李世民頷首:“哦……都說了一些什麼?”

“這個……奴不知道。”張千尷尬的道:“不好打探。”

李世民隨即失笑:“這倒也是,朕既然將邦交的事宜交給了陳正泰,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就由着他自己去鼓搗吧。”

張千則是想了想道:“只是,奴在想,涼王殿下性子比較急躁,就是不知談的如何。不過禮部和鴻臚寺,對此是頗有微詞的。”

“他們能有什麼微詞?”李世民顯出幾分不滿之色。

張千沒有膽子說實話,只在心裡默默地道,現在禮部和鴻臚寺都快成擺設了。

本來但凡是遣唐使,都是禮部負責接洽,而鴻臚寺負責款待。

可現在呢?天下雖有諸多藩國,此前那新羅、百濟,還有倭國的遣唐使,禮部和鴻臚寺已經不沾邊了,如今又新依附了大食、波斯和西域諸國,卻也統統和他們沒關係。

此前倒還有突厥之類,可如今已經灰飛煙滅。

這邦交的事宜,都統統交給了陳正泰,禮部和鴻臚寺都成了空架子,高興纔怪了。

張千在心裡吐槽完,面上就微微笑道:“那邊有怨言,也是情理之中,他們覺得……涼王殿下……畢竟不涉外務,而代行天子結好邦交,自然……會有疏漏。”

這言外之意是,那陳正泰不專業,我們纔是專業的。

李世民也只笑了笑道:“堂堂朝廷命官,竟如婦人一般,幽幽怨怨的,像個什麼樣子。朕交給陳正泰,是因爲陳家在關外!”

“那外邦的事,大多幹繫着陳氏,何況陳正泰辦事,朕也放心一些,這沒什麼不妥的,讓禮部他們安分一些,不要多事。”

張千頷首點頭道:“是,不過……聽聞……”

李世民瞥了張千一眼,皺了皺眉道:“聽聞什麼?”

張千道:“奴聽聞禮部尚書豆盧寬,給三省一閣送了一份‘議新附藩國十疏’,三省那邊評價不低。”

李世民驟然明白了什麼意思。

這豆盧寬是不甘寂寞啊,好歹也是禮部尚書,這禮部與吏部尚書本是可以分庭抗禮的,現在失去了邦交職權,難免有些不甘心。索性就直接上了一道奏疏,表露自己對此的關注。

“他也真是閒的。”李世民笑了笑:“房卿他們怎麼說。”

“都說是老成謀國。”張千道:“這十疏,既彰顯我大唐恩德,又顯露出對諸藩的禮遇,更顯天子威嚴,不可多得。”

李世民倒是來了興趣:“將那十疏送到朕近前來吧,朕倒是想看看。”

張千不敢怠慢,便匆匆去了尚書省那兒取了奏疏,送至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饒有興趣地取了奏疏,打開一看,倒是很欣慰的點頭。接着就道:“確實是老成謀國,既沿襲了隋朝的羈縻之策,同時又根據當下的情況進行了更正。”

李世民顯得很高興,顯然這是豆盧寬絞盡腦汁寫出來的,這豆盧寬長久在禮部,水平還是不低的,對於如何規範藩國,遣唐使如何對大唐天子行禮等諸多事宜,都進行了規範。

在隋文帝時期的基礎上,又大大的提出了加強控制諸藩國的建言,也難怪房玄齡等人,紛紛都說好了。

李世民要的是畢竟是面子,所謂遠邁歷朝嘛,就是我李世民得比歷朝歷代的皇帝都厲害。

豆盧寬的奏疏裡,顯然就在這之上進行了一些改進。

於是李世民大喜道:“不曾想,這豆盧卿家還是很有一手的。對啦,鸞閣那邊,是什麼建議呢?”

看李世民對這奏疏很是欣賞的樣子,張千面色古怪地道:“奏疏是送去給鸞閣過目了的,不過……”

李世民蹊蹺地道:“不過什麼?”

“鸞閣那邊的回覆是:荒誕可笑,看都不看!”

李世民:“……”

張千尷尬道:“陛下,遂安公主殿下日理萬機,想來……確實是沒有空閒吧。”

李世民搖搖頭道:“不是這樣,這是朕的女兒,爲了袒護她的夫君啊。好啦,不說這些,豆盧卿家的心思,朕已知道了,只是……這諸藩的事宜,還是不能交給禮部,讓陳正泰處置便是了!對了,這十疏,也交給正泰看看吧,或許……對他有所借鑑。”

張千深深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道:“喏。”

…………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豆盧寬的奏疏,其實在朝中的反響是不小的。

當然,豆盧寬的心思,大家都知道,實在是日子沒法過了,這纔出此下策,其實也不過是想博取一些關注而已,不傷大雅。

宮中將這十疏送至涼王府,陳正泰此時,只看了看十疏,便拋去一邊了,而後卻是讓人將陳愛芝叫了來。

陳愛芝現如今已是報業的開山祖師,別看現在天下的報館越來越多,從蘭州的四海報,到江南的諸報,甚至連百濟,竟也有百濟日報。

可是這些報館的編撰,十之八九,都是從新聞報出去的。

只是每一次見陳正泰,陳愛芝都依舊不免有些忐忑,此時,他小心翼翼的欠身坐着,就好似隨時要挨訓的孩子。

陳正泰看他的樣子,忍不住露出一笑,而後道:“過幾日,陛下就要召見各國遣唐使,遞交國書了,新聞報要提前做好準備,頭版的稿子,也要預先準備好,我這兒有一份草稿,你這幾日,將其他的事放一放,好好潤色一下,等到陛下召見了遣唐使之後,再行刊載,見諸報端。當然,在此之前,一定要嚴守秘密,這草稿,切切不可示人。”

陳愛芝點點頭,接過了草稿,下意識的低頭一看,隨即……他的眼裡掠過了狂喜之色。

顯然……對於這草稿中的內容,陳愛芝是既詫異,又激動。他很清楚,什麼新聞才能引發人們的關注,而草稿中的內容,若是登上了頭版,勢必就是個爆炸性的新聞。

陳愛芝便道:“學生明白了,殿下放心,此前一定會嚴守秘密的。”

且不說若是泄露了消息,陳正泰勢必饒不了他,單說這消息若是泄露出去,新聞報只怕就少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陳愛芝是絕不樂見的。

“很好。”陳正泰起身,接着伸了個懶腰道:“去忙吧。”

陳愛芝起身,行禮。

陳正泰卻是突然道:“對了。”

陳愛芝忙是駐足,小心翼翼地道:“不知殿下還有什麼吩咐?”

“這豆盧寬的十疏,可曾見諸報端嗎?”

“長安有兩份報紙,昨日刊載過。”陳愛芝認真的道:“也不知是三省還是禮部泄出來的,不過學生覺得,像這樣的奏疏,沒多少報導的價值,不過是禮部或者是三省裡有人想要吹吹風而已,因而新聞報沒有采用。”

“果然如此。”陳正泰嘆了口氣:“你看看這豆盧寬,當真是想出風頭啊,他想出風頭,就讓他出,反正這幾日,新聞報也閒着,就報道一下,也沒什麼大礙的。”

陳愛芝深深吸了口氣:“喏。”

又過了幾日,這一天,李世民起得極早。

今日的早朝,涉及到了各國遣唐使入朝覲見,這對於頗要臉面的李世民而言,倒是一樁極體面的事。

所以起早沐浴,此後更衣,換上了冕服,李世民對着銅鏡,任由張千給他梳了頭,李世民猛地看到銅鏡之中的自己,忍不住道:“朕是生了白髮嗎?”

他極少認真的端詳自己,此時……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張千忙道:“陛下……奴將它們掐了。”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掐了也只是欲蓋彌彰而已,後頭還是會繼續有的,終究是朕老了。”

他顯得有些消沉,曾經的意氣風發,似乎已離他遠去了。

李世民突然道:“張力士,朕聽聞……長安城中……有老叟能活一百八十歲,此事,是真是假?”

“奴也聽說過。”張千道:“說是吃什麼丹。”

“這一定是長生不老藥的騙局吧。”李世民失笑,眼裡掩不住有些失落:“自古生老病死,即便是帝王,哪有不老的呢?”

張千想了想道:“奴也覺得,可能只是招搖撞騙的,不過……奴在想,當今天下,和以往不同了,你看當今的許多東西,譬如火藥,譬如蒸汽機車,這在歷朝歷代,也不曾見的啊。那些煉丹的術士,固然是招搖撞騙的居多,不過聽聞……坊間現在流行什麼科學制藥,吃了那科學的藥,有的能讓孩子變聰明,有的能讓人長壽。”

“科學……”李世民眼眸張了張,微微的動容道:“是嗎?術士,朕是不信的,不過科學……朕倒是信一些,你可以去打聽一下,分辨一下真假。”

張千立即就明白了李世民的心思。

科學嘛……現在很流行的。

以至於不少藥,都開始冠以此名了,據聞有一種聰明藥,也不知怎麼鼓搗出來的,反正是科學制出來的就對了,現在在市井裡賣的很火,說是吃了讀書能有長進。

至於那科學不老藥,偶爾也有風聞,說是……從二皮溝研究院裡流傳出來的秘方,此等秘方,乃是經過無數研究院的人嘔心瀝血研究而出,只不過……這等藥煉製不容易,研究院裡的人……藏有私心,留着自己吃了,不肯拿出來示人。

陛下現在龍體已不似當初,尤其是遠征了一趟高句麗之後,身體每況愈下,再不似當初龍精虎猛了。

因而……對於某些事,懷有一些期許,也是理所應當的。

那始皇帝,難道年輕時便對長生很有興趣嗎?不過越是晚年,長生的慾望越濃厚罷了。

張千一直跟在李世民身邊,是最知李世民心思的,當然……李世民的這些心思,不可能對外人道哉,畢竟想要追求仙藥的歷代皇帝,往往名聲都不太好,被人詬病。

可對於張千而言,這事兒他得上上心,抓緊一些!

事實上,但凡對李世民有好處的事,張千都格外重視,可見他對這位帝王主子,多少是有着幾分真心的。

李世民此時已戴上了通天冠,而後起駕至太極殿。

這時,在太極殿內,百官已是穿着朝服,分班站立。

李世民升殿,諸臣行禮。

而後……陳正泰便率先出班道:“陛下,兒臣有奏,大食、波斯、大宛等十六國遣唐使,會同百濟、新羅、倭國遣唐使一併覲見。”

李世民就微笑道:“宣。”

於是,外頭的宦官便開始唱喏。

緊接着,十九國遣唐使紛紛入殿。

班中羣臣,個個肅穆。

禮部尚書豆盧寬,這時和其他一些大臣不禁交換眼色,豆盧寬一副微笑的樣子。

他覺得陳正泰辦事太浮躁了。

你看……這入殿的禮儀就太簡陋了,再看看這各國遣唐使,良莠不齊,一道進來,完全沒有彰顯出大唐的上國氣象。

作爲禮部尚書的角度來看,陳正泰的這一套,簡直就是稀爛。

當然……他沒有吭聲,努力的使自己的臉色平靜,不好流露出什麼來。

他擡頭看了一眼李世民。

心裡想,陛下看着陳正泰這麼一套,一定內心是絕望的吧。

這殿中的文武大臣們,其中有爲數不少,都是歷經過隋唐兩朝的,而隋朝當初招待各國遣唐使的氣象,誰人不知。

那等氣派,那等禮儀規範,還有那遣唐使們表現出天朝上國的嚮往,迄今還讓人值得回味。

可現在……倒像是一個草臺班子,任由大家隨便進來,敷衍了事。

其實許多大臣心裡,已經開始爲李世民默哀了。

李世民的神色看起來倒還好,此時,他正認真地辨認着這些穿着各種奇裝異服的各國遣唐使。

待這各國遣唐使行了禮後,李世民便帶着微笑道:“諸卿們遠來,倒是辛苦了。”

這裡頭,百濟國遣唐使最熟稔,反正其他各國遣唐使,也沒幾個能聽懂漢話,因而,這一次是讓百濟國遣唐使進行奏對。

百濟遣唐使隨即道:“皇帝厚德,藩國下臣人等,無不常懷於心。”

行過禮之後,那波斯國遣唐使,便上前嘰裡呱啦的一番話。

有翻譯將這波斯國遣唐使的話翻譯:“臣等奉國王之命,特來拜見天子,上呈國書。”

李世民點頭,稱許。

於是各國遣唐使紛紛將早已預備好的國書,雙手拱起,宦官們取了銀盤,將一份份的國書,統統都擱在了盤子上。

而後送到了李世民的御案前。

李世民這時候是不能看的,不過這國書,此前肯定已和接洽的大臣議定過,所以……內容肯定也沒什麼新鮮的地方,無非是彼此交好之類的漂亮話。

不過這一場儀式,確實有些過於簡陋了,李世民畢竟歷來是個很好面子的人,於是還是禁不住幽怨的瞥了陳正泰一眼,心裡忍不住想:這傢伙……門面上的功夫做的還是不足啊,咳咳……算了,這人來都來了,也罷了。

而就在這時,那大食國遣唐使上前道:“下臣人等,此番奉命而來,上交國書,而此國書第一要務,懇請陛下能夠接受。”

李世民笑着道:“哦?卻不知是何要務?”

大食國遣唐使道:“大食地處偏僻之地,世居外番,今仰天子恩德,國中上下,無不感激涕零。天子威加四海、惠布八方,因而下臣人等容請陛下,令下國尊陛下爲‘天可汗’,以此統御諸國,以示天子尊貴。”

這大食國遣唐使巴貝克說罷,另一邊,波斯國遣唐使居魯士也忙道:“下臣伏請陛下能夠接受。”

衆遣唐使紛紛響應。

這天可汗,在歷史上……本是降服了突厥之後,突厥各部對李世民的尊稱。

只可惜……歷史出了些許的偏差,這突厥不是被降服,而是直接猝死,於是乎,這草原之中,再沒有突厥各部了,因爲……天可汗自然而然,也就沒有出現了。

可現在……它顯然以另外一個名目,橫空出世了。

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
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