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

這幾日二皮溝奉恩賑濟的消息傳的很快,據聞龍顏大悅,陛下親臨二皮溝,那天子門生陳正泰轉眼之間,竟敕了縣公爵位,如今天下承平,這等事卻已稀罕了。

飯山縣公府,一場蝗災,令這郝家也變得忙碌起來,飯山縣公郝相貴急匆匆的去城外巡視自家的莊子,看看這莊稼還能不能救回來一些,只留下他的兒子郝處俊在家讀書。

科舉在即,一切以考試爲重,家裡的事就別管了,呆在家裡讀書要緊。

不過此時,郝處俊卻得了一封書信,是從二皮溝來的,自己那位在禮部搶注了的恩主,居然邀請自己去二皮溝一趟,說是有重要的事商量。

郝處俊不禁想,請我去是爲何?

是想見一見自己,轉圜一下關係吧。

這件事是否和父親商量一下才好。

可細細一想,這陳氏雖是可惡,可畢竟名義上是自己的恩主,若是不去,實在有礙自己的名聲。

索性叫人備車,一路到了二皮溝,便見此地到處都充塞了流民,說來奇怪,這裡的蝗災並不嚴重,空中極少有蝗蟲的痕跡了,更多的卻是黃土漫天。

遠處,便見一個簡陋且臨時修建的門牌樓,唯一令人眼前一亮的乃是一個巨大的匾額,匾額金光閃閃,拓書‘皇家二皮溝大學堂’。

見了郝處俊來,早有一個叫陳福的人迎了郝處俊進了這臨時搭建的宅邸。

裡頭一切都很簡陋,門前倒是有幾個人高馬大的禁衛,郝處俊見多識廣,見他們的甲冑,好似是東宮的扈從。

等進了大堂發現來的不只自己,還有八個綸巾儒衫的讀書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不解的樣子。

過了片刻,便見李承乾一身蟒袍,揹着手興沖沖的來,身後跟着一個同樣的少年郎,面目俊秀,嘴角總是微微揚起,帶着親切的微笑。

“孤乃太子。”李承乾坐下,一副嚴厲的樣子。

郝處俊等人大吃一驚,忙是見禮。

李承乾依舊板着臉不吭聲。

陳正泰笑吟吟的道:“來的都是客,大家不必緊張,哈哈,你叫郝處俊是不是,還有你,叫李義府,是嗎?來了這兒,不要拘束,就好像自己家一樣。”

陳正泰的熱情打破了這堂中的凝重氣氛。

李承乾依舊虎着臉,坐在那不吭聲。

陳正泰隨即道:“這科舉在即了,我一直都發愁,只恐你們不能好好讀書,耽誤了考試,所以此次請你們來只爲一件事。你們既要讀書,不妨就在這學堂裡讀吧,這裡雖是暫時簡陋,卻也清淨。來來來,陳福,取我東西來。”

陳福立即取了一份份紙來,攤在郝處俊等人面前,郝處俊低頭一看,這紙上寫着‘入學契’三個字,郝處俊心裡頓時警惕起來:“入什麼學?”

“入這皇家二皮溝大學堂呀。”陳正泰道:“好歹我也是你們的恩主,算給我一個面子,在此簽字畫……”

郝處俊臉色蒼白,心說我飯山縣公之子,家裡有的是藏書,還需入你這學:“什麼皇家二皮溝,我不曾聽說過,我纔不入什麼學……”

其他讀書人紛紛暗暗點頭。

啪!

這時,一直虎着臉不做聲的李承乾突然拍案而起,厲聲道:“好啊,父皇欽賜的皇家大學堂,你居然說什麼皇家二皮溝,你這是不將父皇放在眼裡。陳正泰,你別攔着孤,孤早看這幾個讀書人不順眼了,今日不當場將他們杖斃,孤便不配做這太子。”

說着跳將起來,握緊拳頭,如猛虎下山一般,便到了郝處俊面前,郝處俊嚇得臉色蒼白,一時竟是懵了。

陳正泰頓時也緊張起來,一把將李承乾攔腰抱住,大叫道:“太子殿下,打人幹什麼,打人是不對的,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你將他們打死了,皇帝是要罵你的。”

郝處俊這時心有些慌了,畢竟平時他們刻苦讀書,沒見過這樣的陣仗,何況在自己面前咬牙切齒的是太子殿下。

那李承乾不聽勸,一面掙扎要將陳正泰甩開,一面大怒,手朝自己的腰間一摸,隨即鏗鏘一聲,竟要將腰間的佩刀拔出來:“孤心情可不好,今日不宰了幾個人,不能泄心中之憤。”

陳正泰拽住李承乾拔刀的手,痛徹心扉的哀嚎道:“不要,不要啊……”

說着朝郝處俊等人大叫:“還愣着做什麼,快簽字畫押呀,哎呀……我攔不住了,攔不住了,這真是……本來好好的事,怎麼就打打殺殺起來,太子,太子,你聽我良言,有什麼事都可以講道理啊…我們要講文明呀…”

李承乾大聲叫罵。

郝處俊心裡已徹底的慌了,他覺得對方是在演戲,可那太子凶神惡煞,尤其是手中的刀不是騙人的,只是這時候……他有些放不下架子。

好在……就在這時,那李義府已嚇得臉色蒼白,慌忙的取了筆墨,顫抖着手,忙是在那入學契上寫了自己的名字。

有人帶頭,其他人才好就坡下驢,都想着留着有用之身,先活着再說。

等剩下郝處俊時,郝處俊才暈乎乎的忙簽下名字,其實他已經料定這二人在做戲了,一個要砍人,另一個在攔,折騰了這麼久,刀也沒下來,可他不敢賭,何況……別人都簽了,於是忙將名字簽下。

李承乾見郝處俊落筆,突然一下子,整個人鬆弛下來,收了刀,心情愉快的樣子:“師兄,你記下了,三百隻。孤走了啊,噢,還有,幾個東宮的禁衛暫時借調給你,幫你看大門,看哪個狗才敢在學堂裡滋事。”

說罷,好似方纔的事沒發生,信步而去。

堂中驟然安靜起來,落針可聞。

郝處俊等人臉色煞白。

陳正泰嘆了口氣:“本來還想做一件善事,誰曉得鬧成這個樣子,你們不要往心裡去,太子殿下就是這個脾氣。他性子不好,你們放心,到時我一定好好勸勸他,在他面前,爲你們美言。”

說着,拿起入學契:“這入學契是你們黑紙白字簽了的,我可沒有逼迫,上頭的規章你們可看了,你們看,這上頭明明白白寫着,日夜在大學堂讀書,不是沐休之日,不得外出,軍事化管理你們懂不懂?往後你們安心在此讀書,至於其他飲食住宿,我都給你們安排好啦,每日有雞吃的。”

郝處俊發懵,簽了契約不得外出……我成囚徒了?

他張口想要分辨幾句。

陳正泰突然板着臉:“你們自願入的學,這契約之中,也寫的明明白白,學堂的學規可是極嚴厲的,誰敢壞了規矩,那就是十惡不赦,欺師滅祖,你知道你們的師祖是誰嗎?小心禍及家人,好啦,大家別沉着臉,笑一笑,要開心嘛。”

九個讀書人:“……”

算了……陳正泰心裡搖頭,似乎……沒有強人歡笑的必要。

我陳正泰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兩世爲人,爲的不就是給這多災多難的先祖們做一點事嘛?這大學堂,一定要辦起來,爲此……只好借你們一用了。

先委屈你們一段日子,等你們高中了,隨便你們去哪裡。

於是收了書契,朝陳福道:“好生在學堂裡安置他們,一定要讓他們保持心情愉快,要看什麼書,都去搜羅,平日吃用不可怠慢了。”

陳福啊呸的一聲,吐了口吐沫,鹽吃多了的人,難免口裡乾澀,卻忙不迭的道:“諾。”

陳正泰瞪他一眼,本公子都辦學堂了,你這狗才還這樣不文明,遲早賣了你。不過此時懶得計較,打了一聲招呼,走了。

只留下九個人,依舊面面相覷,他們迄今爲止,不知那陳正泰到底葫蘆裡賣着什麼藥。

…………

宣政殿,李世民低頭看着堆積如山的奏疏,大災之年,許多事需要辦,他從子夜起來到現在,已是十個時辰沒有閤眼了。

此時他眼睛已熬的通紅,內常侍張千躡手躡腳的進來:“陛下,飯山縣公郝相貴又來求見陛下了,奴見他在宮外,急的如熱鍋螞蟻……”

李世民一聽,皺眉。

這事他有所耳聞。

聽說陳正泰真將自己的行書掛在了二皮溝了,一想到這個……他便覺得……很尷尬,像是朕被陳正泰拉去做了展覽一般。

而至於這飯山縣公,聽說兒子被劫走了,當然……還和太子、陳正泰有關。

想一想就覺得……很無語啊,他們這是要搞什麼名堂?

李世民覺得心裡有些虛,沒底氣。

雖然憂心忡忡,卻是板着臉:“不見。”

“陛下……這……”

“說了不見就不見。”李世民將目光從奏疏裡挪開,目光嚴厲的落在張千身上。

“朕知道他是來找他兒子,要朕爲他主持公道的。可是人總有親疏之別吧,一邊是他飯山縣公,一邊是朕的得意門生,難道朕當着天下人的面,收拾自己的門生,滿足他一個縣公的心願嘛?朕的門生不會有錯,就算有錯,也輪不到他來教訓。他郝相貴的兒子不是還沒死,哭哭啼啼,沒有出息,告訴他,他兒子死不了,不許再來,就如此罷。”

這時又有宦官慌慌張張的來:“陛下……韋玄貞求見。”

“韋玄貞……”李世民目光閃爍,對此人……他印象頗深刻,這也算是自己的舅子了。

雖然李世民的舅子有點多。

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九章:敕封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
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九章:敕封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