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

李世民心裡是很不舒服的。

在他看來,民意如水。

而作爲君主,若是能順水而行,順勢而爲,方纔稱的上是明君。

眼下全天下都在爲一個玄奘揪心,宮中表示一下對這玄奘的慈悲之心,便可收穫大量的民意,這有何不可呢?

可李承乾這個傢伙……似乎對此後知後覺,一點覺悟都沒有。

反而是他的兩個弟弟,所表現出來的行爲,現在仔細一琢磨,倒是覺得頗對胃口。

這兩兄弟,都是楊妃的兒子,性子比李承乾要穩一些,辦事也牢靠。

李世民於是起身道:“觀音婢,朕該去文樓了,你好生歇着吧。”

說罷,便領着張千擺駕至文樓,此時文樓裡早就擺好了奏疏,李世民端坐,張千則給他奉茶來。

李世民突然擡頭道:“法會是什麼樣子?”

“人山人海。”張千道:“萬人空巷。”

“噢。”李世民頷首點頭:“將恪兒和愔兒明日叫到朕的面前來,朕有話和他們說。”

張千便點頭:“喏。”

………………

陳正泰這些日子,都在鼓搗錢莊的事。

錢莊的業務鋪展得很快。

一方面是欠條越來越流行,那麼將欠條貨幣化,已是勢在必行。

當然……貨幣化是水到渠成的,因爲欠條本身就已變成了貨幣。

而此時,唯一的問題就在於,貨幣該和什麼掛鉤而已。

當下的欠條,乃是和銅掛鉤,也就是說,大唐採掘出多少斤銅,這天下便自然而然的產生了多少的貨幣。

而隨着鍊銅業的發展,以及銅礦的採掘,這銅的儲備越來越多,那麼理論上,流通於市面上的銅也就越來越多了。

不過當下而言……是沒有太多問題的。

雖然貨幣大量的流行於市場,可隨着作坊規模的不斷增加,貨物的出產也在膨脹,市面上……依然對於欠條如飢似渴。

物價雖是在溫水煮青蛙一般的慢慢上漲,形成了某種良性的通貨膨脹,可實際上,卻並沒有引發什麼亂子。

也就是說……只要生產力還在增加,理論上,一貫錢的欠條,能買的商品價格是較爲穩定的。

除了商品價格,資產價格也是如此,按理來說,資產價格是較爲固定的,譬如土地,它的價值會隨着貨幣的增加而不斷上漲,可實際上……

此時的大唐,土地的資源隨着陳家開發了朔方、高昌以及河西,其實也保持了一定的穩定。

畢竟,當土地的資源都在不斷的擴張,那麼,隨着陳家錢莊的欠條越來越多,可實際上,增長卻是乏力。

只有在土地資源恆定不變的情況之下,纔可能推高未來資產的價格。

當然……這種事在未來必然發生,卻不是現在。

尤其是世族大規模的遷徙河西之後,土地價格竟還有略有降低的事情發生。

這幾乎是當今天下最好的時代,鍊銅業一日千里,發出無數的欠條,而欠條則流通於天下,百姓們手中的貨幣增加了,能買到的商品和資產也日益增多,購買力不斷的變強。

於是,百姓們毫不猶豫的又將手中的資產,以儲蓄的方式,迴流到錢莊。

錢莊每年下來,儲蓄的資產不斷的攀升,而後再想盡辦法,將這些欠條以放貸的形式,貸款給世族和商賈,讓他們有了足夠的資金,去開發高昌、朔方以及河西,或者是新建和擴大更多的作坊,更大的利用土地,提高生產力。

只今年,纔不過七月,鍊鋼的產量,就遠遠超過了去年一年的鋼鐵產量。

一切都是欣欣向榮。

於是,財富日益增加,錢莊儲蓄的資金如滾雪球一般的壯大,若是還繼續將這一張張流通的紙票,稱之爲欠條,便有些過頭了。

因而,第二代的錢票推行便勢在必行。

一方面,陳家研究出了最新的紙張,除此之外,在油墨方面,也大作了文章,除了防僞,最新的印刷機,也已預備,爲的就是替代當下市面上流通的欠條。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單憑讓紙票在大唐以及河西等地流通是不成的。

至少當下,在蘭州就遇到了許多的困境,各地的胡人紛紛前來和大唐互市交易,如此大規模的交易,可實際上呢,還處於比較原始的以物換物的階段。

他們帶着自己的貨物,來到了大唐,而後用這些貨物,換來欠條,再用欠條,購買大量的大唐特產,而後,再帶着這些特產回到本國。

這個過程……增加了大量的損耗,也是費時費力,某種程度而言,任何一種交易所產生的障礙,其實都在嚇退老實本分的商賈。

倘若只是尋常的交易,這樣也就罷了,可若是大宗的交易,那麼交易的難度就在不斷的增大。

雖然已有一些胡人商賈,會儲備一些欠條,可還遠遠沒有達到流通的地步。

wWW•ttka n•¢ o

現在錢莊堆積着大量的儲蓄,欠條又只在大唐流通,這便讓陳正泰有些頭痛了。

因爲任何一個搞錢莊的人,最擔心的就是兩件事,其一是擔心自己的儲蓄金太多,生恐自己的錢不能放貸出去,產生大量的利潤。其二,就是怕自己貸出去的錢,碰到了坑貨,欠錢的成了大爺,最後引發壞賬。

既然如此,陳正泰想在其他方面,做出一點嘗試。

“卻不知陳正雷他們現今如何了。”陳正泰突然感慨一聲,唏噓不已,而後在書齋裡,長吁短嘆起來。

其實這幾日,武珝都在書齋裡幫陳正泰料理錢莊的事,此時不由道:“恩師現在上心的不是錢莊嗎?怎麼又突然擔心起玄奘和尚了?”

玄奘和尚的事,武珝也是知情的,她知道這事正在風口浪尖上,引發了全天下的關注。

可對於武珝而言,她不在乎。

這普天之下,時運不濟的人如過江之鯽,一個和尚遇險,卻是滿天下人關心,那遭遇了大病,孤苦無依的勞力,還有那日夜操勞的農人,難道就不值得憐憫嗎?

在她看來,這不過是吃飽了飯的人多了,閒得發慌而已。

她覺得恩師不該關心這些事,這世上過的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倘若真有同情心,哪怕隨便給身邊的乞丐一些錢,讓人可以衣食無憂,也比關心這萬里之外的事要好。

陳正泰卻笑着道:“玄奘的命運,與我們陳家的錢莊息息相關啊!他若是能平安返回,我們陳家錢莊,就有新的業務了。”

武珝若有所思,一時不明就裡,便忍不住問道:“什麼業務?”

陳正泰便道:“貸款給天下諸國。”

“呀。”武珝聽罷,皺眉,她覺得陳正泰有些異想天開。

於是她道:“只怕錢借出去,有去無回呢!恩師……錢莊的業務,還是要以穩妥爲主,這是你教我的,若是沒有保障……”

“你不懂。”陳正泰道:“這叫國際業務。國際業務的本質……其實並不是害怕他們不還錢,而是害怕他們不借錢。”

武珝蹙眉,一臉不解地道:“恩師,學生還是有些不明白。”

陳正泰便道:“貸款給一個國家,和貸款給一個人一樣,一個沒有嘗試過貸款的人,他永遠不會想着貸款的事。所以他每日只會想着量入爲出,以防一旦自己沒了儲蓄,讓自己吃了上頓,沒有下頓,對不對?”

武珝點頭。

於是陳正泰又繼續道:“可若是突然有了貸款,我開始給與一個人一定的信用額度,而這個人可以憑藉着借錢,便可解決眼下的危機,那麼,此人會如何呢?”

武珝想了想,便道:“這……會繼續借?”

“對。”陳正泰道:“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依賴,也叫飲鴆止渴,借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和第三次。以至最後,不得不新債來補舊債,所以……往往習慣了第一次借債的人,可能從此以後,他的一生都在借債,至死方休。而任何的債務,都有利息,此人一月辛勞下來,用不了幾年,辛苦勞作的一半收入,都用於償還債務,因而……這世上最一本萬利的事,便是借貸。”

“你看……從前的時候,那些世族是靠什麼來牟取暴利的呢?真以爲他們就是依靠着安安分分的耕種土地,經營田莊,而後收穫餘糧?”

武珝皺眉道:“那麼恩師方纔說……”

“人是如此。”陳正泰道:“一個國家也是如此,我們並不怕它償還不起,貸款到了最後,終會有償還不起的一天,可這債務源源不斷收穫的利息,其實早已得到了遠超他們償還不起的本金了。我們現在最擔心的……恰恰是他們不肯借債,只怕借了這第一次,那麼自此之後,他們便永不會收手了。”

武珝似懂非懂,卻還是糾結地道:“可不怕他們賴賬嗎?”

“只有債務纏身的人,纔會賴賬。”陳正泰道:“可一個人債務纏身的時候,其實已經病入膏肓了,他這個時候,恰恰是更需要藉助新債來解決問題的時候,恰恰就是這種人,最是不敢賴賬的。”

陳正泰說着,打起了精神,而後取了筆來,親自給武珝比劃:“來,倘若你每年有一百貫的收入,可你欠了十貫錢,你會賴賬嗎?”

武珝想也不想的便搖搖頭道:“不會。”

陳正泰道:“若是欠了一百貫呢?”

武珝還是搖搖頭:“節衣縮食,或許未來還是有償還的可能,想來,不會吧。”

陳正泰便繼續問:“若是一千貫呢?”

武珝想了想,這一次顯然是顯得遲疑了。

“你想賴賬?”

武珝看了陳正泰一眼,這一次默默地點了點頭。

陳正泰便嘆息道:“不,你不會賴賬。因爲欠了一千貫的人,其實已經十分拮据了,你需要衣食住行,房子需要修葺,孩子在讀書,處處都要錢。這個時候,你非但不會賴賬,而且還會想辦法償還舊債。”

“因爲你必須得有錢才能維持生計,而一旦賴賬,你本身的錢,是不足以讓你擺脫困境的,所以這個時候,你一定要維持信用,絕不敢欠錢不還,因爲真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就陷入了死地。爲了維持信用,你需找到新的債主,賒欠更多的錢,償還舊債,如此……你就永遠陷入這泥潭裡,永遠都無法翻身了。”

陳正泰看着認真聽他分析的武珝,繼續道:“而國家也是如此,倘若波斯國一年的收入是一百貫,當他們可以輕易借貸的時候,他們的開銷,可能就變成每年兩百貫了,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所以最後債務只會不斷的擴大,等到債務越來越多,它就必須大舉去借新債,來償還舊債!”

“到了那時候,讓他們提供任何的抵押,要求他們提供任何便利的條件,它們也只能應允,因爲一旦賒欠不還,那麼就失去了信用,可是那時候,他們一月的開銷,已經固定到了三百貫,憑藉他們自己本身,是永遠無法維持的。要嘛他們繼續飲鴆止渴下去。要嘛他們便是痛定思痛,賴賬不還,從而引發自身國內的困局,出現財政危機,各處的諸侯和都督們看出波斯王的虛弱,開始挑釁,百姓們已沒辦法維持原有的生活,開始烽煙四起。”

武珝想了想,覺得這畢竟對於陳正泰而言,只是理論上發生的事而已,實際上如何,當今天下,並沒有出現過實例。

當然,她也覺得陳正泰的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故而武珝道:“所以當務之急,是怎麼讓大家肯來借錢?”

“是這個道理。”陳正泰道:“不過也需先讓玄奘等人平安返回長安,才能擴張這個業務。這錢莊的推動,事關重大,到時只怕得要爲師親自出面來主持大局纔好。”

武珝心裡倒是期待起來。

陳正泰接着道:“何況錢莊的擴張,借出去的乃是欠條,不,也就是現在我錢莊自己流通的錢票,將錢票借出去,他們將來償還,就必須得用錢票來償還,如此一來,這錢票,也可藉此機會,大肆的擴張。這是一舉兩得的事,只是……救援玄奘的行動若是失敗了,那麼便有些糟糕了,這事就得緩一緩再說了。”

武珝倒是忍不住道:“他們……當真能營救玄奘回來?”

陳正泰眼中精光一閃,篤定地道:“有六成的把握,我們這是有備突襲無備,那大食人,只怕一輩子都想不到,他們會被人這樣的突襲。當然……即便計劃再如何的縝密,也有疏漏的時候,倘若失敗,只怕就要貽笑大方了。”

“爲師之所以佈置這個行動,便是因爲想用最小的代價,試一試能否直接干涉萬里之外的事務,若能成功,收穫之大,便難以想象了。”

正說着,外頭有人匆匆地進來道:“殿下……”

來人乃是陳福,陳福氣喘吁吁的樣子,顯得有些急躁。

他自是深知陳正泰是不喜他貿然闖入書齋的,可是事關重大,不敢怠慢,於是道:“殿下,陛下傳來口諭,說是明日便是大慈恩寺的法會,陛下已下旨大赦天下,親作表率,賜了大慈恩寺十萬貫香油錢,其他王公,如蜀王、吳王等,也都賜錢三萬貫上下,陛下說了,陳家也得表示一下,不要吝嗇了。”

陳正泰一聽,頓時無語。

這不是逼捐嗎?

陳正泰便忍不住道:“陛下怎麼突然心血來潮?”

“聽說是因爲那吳王和蜀王,在今日清早去見了駕,也不知和陛下說了什麼,陛下龍顏大悅,當着房公等人的面,誇獎吳王和蜀王有慈悲之心,因而也順勢給大慈恩寺賜了錢,似乎又覺得太子殿下和涼王殿下您無動於衷,所以私下下了口諭,提醒殿下和太子……也表示一二。”

陳正泰道:“幾萬貫而已,我們陳家出不起嗎?只是……我不喜歡這般,這是什麼風氣啊,那大慈恩寺有不少的田產,每年的香油錢,更是不知多少,更別說,現在人人都去添錢,僧人們早就富得流油了。”

陳正泰憤憤不平地發了一通牢騷。

有這錢,乾點啥不好呢!

可陳正泰想了想,便道:“看太子吧,太子畢竟是東宮,我們陳家也不能財大氣粗,僭越了太子,太子添多少錢,我們陳家便少一些,你先去東宮那裡探一探風。”

陳福噢了一聲,便匆匆地去了。

可過了小半時辰,陳福卻又喘着大氣地去而復返,急匆匆地道:“殿下,東宮……東宮那邊……”

“東宮怎麼啦?”陳正泰直勾勾地盯着陳福,讓陳福不禁覺得有些瘮人。

他知道陳正泰最討厭這說話留一半了,可是……他實在是覺得有點難以啓齒,遲疑了老半天才道:“東宮那邊,呃……捐納了一貫錢,說是看在陛下的面上的,還說這一貫錢,是給僧人們去吃頓好的,其他的,就沒什麼交代了……那我們陳家……”

…………

快過年了,這幾天有點小忙,人到中年,好慘啊,很多事躲不開,會盡力更新,努力,奮鬥。

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
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