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

飛球開始徐徐的飛起。

在起飛之前,其實已經測試了風向。

而這裡距離王宮,其實並不遠,不過兩炷香的時間而已。

當然……除了突襲王宮的人員之外,一個十幾人的小隊,已經揹着火藥和火油,開始潛入城中東北角的方向了。

那裡是這座王城的一處廟宇,附近則有不少士兵的營房。

原本大家突襲的目標,乃是廟宇,聲東擊西嘛,不過這個方案,很快就被修改了。

根究陳正雷所得到的情報來看,這大食人最敬畏的便是宗教,若是襲擊廟宇來製造混亂,勢必會引發同仇敵愾之心!

到時即便是將他們的首領一鍋端了,這大食人勢必也絕不會妥協,而會進行瘋狂的報復。

既然如此,那麼就只能突襲這些士兵的營房了。

這些人帶着馬匹,馬匹都駝載了大量的火油,火油由酒桶裝好,馬尾處,則拖拽着火藥包。

數十匹馬已經預備,他們安靜地等待着時間,此時正是節慶,幾乎所有的大食人都在慶祝。

何況,此地乃是大食人的腹地,用大唐的話來說,這裡便是天子腳下,在這等地方,是絕不擔心有人襲擊的。

因而……即便不遠處就是兵營,駐紮着數千上萬的人馬,無數的帳篷連綿不絕,可衛戍的士兵卻很稀少。

何況,這些隊員統統穿着的,乃是大食士兵的裝束,他們用黑布抱了腦袋,頭上纏着頭巾,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時機了。

那飛球在天上飄蕩着。

可顯然,此時城中內外的人都沒有注意到天上多了幾個‘星光’,夜色乃是飛球最好的保護。

突襲小隊中的人,小心翼翼的看着那飛球,有人手裡捏着一個沙漏,爲了確保時間對的上,這沙漏的時間已經對過。

沒有人發出聲息,他們早已習慣了潛藏在黑暗之中,只有這懵然無知的馬,顯得有些焦躁,他們在這酷熱的夜晚裡,打着響鼻。

這時,沙漏中的沙漏盡了。

而天上的飛球,已是不知所蹤。

黑暗之中,有人毫不猶豫道:“動手。”

一聲號令。

於是,隊員們點燃了炸藥包中的引線。

而後,狠狠將匕首在馬臀上一紮。

引線開始燃着火花。

吃痛的馬發出了悲鳴,於是……下意識的開始埋頭朝着大營的方向奔去。

數十匹馬,立即傳出轟隆隆的馬蹄聲。

小隊的隊正幾乎沒有流連,立即道:“現在撤退,至下一個地點,走!”

十數人,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數十匹馬,已是埋頭疾奔。

轟隆隆的馬蹄聲,立即引起了營地的警覺。

這些沉浸在喜悅中的大食士兵,不得不出了帳篷來觀望。

他們看着突然埋頭衝來的馬,見馬上並沒有任何騎士,反而放下了戒備。

他們只是以爲那都是從馬圈裡受驚了的馬而已。

於是有人呼喝着,想讓人去將這些馬劫下,帶回馬圈中去。

可是數十匹戰馬,依舊狂奔。

這些馬都是精挑細選過的。

它們長久沒人所飼養,現在被人用匕首刺傷,馬臀已是鮮血淋漓,此時它們下意識的,會往人多或是夜晚有火光的地方去。

於是……它們的速度越來越快。

大營門前的人根本攔不住它們,它們跨過了柵欄,而後在營地裡瘋狂的奔跑。

這一下子的……營地開始有些混亂了。

許多人跑了出來,有人一齊朝着受驚的戰馬方向而去。

有人甚至發出了大笑,顯然對於他們而言,碰到這等受驚的戰馬,也爲這節慶增加了幾分喜色。

不少騎士躍躍欲試的想要上前去駕馭這些烈馬。

當然……也有人察覺到了情況。

這些馬的身上,都揹着大水桶,此時……水桶在戰馬的顛簸之下,已經衝開了軟塞。

緊接着,一些刺鼻的油便開始灑出來,油順着馬狂奔的方向,灑落了一路。

不只如此,馬尾之處,捆着一個大包,大包上是長長的繩索,而這‘繩索’,似乎還在發着火花。

火花四濺着,已經接近燃燒到盡頭了。

聚在這裡看這烈馬的人已越來越多了。

人們從帳篷中出來,密密麻麻的,有的帳篷被馬掀翻,於是幾個士兵慌慌張張的從垮塌的帳篷中狼狽出來,換來了其他同伴的大笑。

可就在此時……

轟隆……

火焰膨脹,而後炸開。

那馬……已經徹底不跑了,它的血肉,隨着火藥的爆裂,肢體也開始四分五裂。

硝煙一下子的瀰漫開來,附近的一羣士兵,哪裡見識過炸藥包的威力,而且這可是十幾斤的火藥,裡頭夾雜着大量的鐵釘。

瞬間,一旁的數十人,便如割麥子一般的倒下。

可怕的是……爆炸也引發了火油,開始如漫天雨點一般,無數的火光飛濺出老遠。

天上猶如下起了火雨。

火雨沾到了帳篷上,頓時……大火席捲了帳篷。

營中大亂。

人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驚惶不安地開始相互踐踏。

而下一刻,又是一聲爆炸,卻是百米之外,另一匹馬炸開。

到處都是火雨,時不時的一聲爆炸的聲音,又繼續降下更多的火雨。

大風吹起,火勢瘋狂的蔓延。

燃燒的士卒,被炸飛的騎士,以及到處都在嚎叫的人,引發了大亂。

烈火焚燒着營地,爆炸催生了更多的火雨,而火雨便如天罰一般。

相互踐踏,猶如炸營一般,給與無數的官兵,更大的絕望。

而此時……城中各處,已經察覺到這可怕的變故了。

於是乎……下意識的,人們認爲城外的這一支軍馬遭受了襲擊。

而且此處,靠近着寺廟。

於是,瘋了似的兵馬,開始救援。

城中譁然一片,誰也不知怎麼回事,混亂便也隨之開始產生。

尤其是那可怕的爆炸,令所有人都茫然失措。

而在大食宮廷之中,一場酒宴本已開始。

當有人緊急奏報了遇襲的消息時,大食王與貴族們頓時大驚失色。

當然,他們的震驚並不是害怕。

而是……這個世上,居然有人大膽到,竟敢來捋鬍鬚。

大量的衛士,似乎也是爲了防範於未然,開始佈防。

當然……沒有人會認爲,宮廷的中心位置,會有敵人出現的。

他們緊急佈防,恰恰是在陳列於宮廷的外圍位置,以防止有人襲擊。

而就在此時……天上突然有飛球從天而降。

藤筐裡,陳正雷緊張的與人一起操控着飛球徐徐的下落。

這樣的事,他們已經操練過無數次,等他們開始抵達了王宮的上空,而後……有人毫不猶豫的拋下了鐵錨。

這鐵錨哐當落地,隨着飛球的移動在地上瘋狂的拖拽。

最終,鐵錨溝住了一個建築,飛球也隨之穩穩的懸停在了空中。

藤筐裡的人,火速的開始轉動着軸承,攬繩開始繃的越來越緊,在攪動之下,飛球開始緩緩的下降。

而此時,陳正雷拿出了手中的短槍,對着藤筐中的隊員道:“檢查。”

隨來的人立即開始低頭檢查自己身上的武器和彈藥,以及匕首。

待飛球只剩下一丈高的時候,陳正雷毫不猶豫地率先跳出了飛球,抓緊了纜繩,已是溜了下去。

一個個隊員有樣學樣,陸續跳出了藤筐。

五六個飛球,已經懸停在了王宮的中央。

除了讓數人在飛球上防守之外,其餘人落地,便立即開始集結。

而後按着手中的輿圖,辨別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最後不約而同的……朝着一個方向發起了突擊。

一切必須要快,必須得確保對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凌厲的發起進攻!

因爲每一個人都知道,稍稍一點點的遲疑,都可能迎來滅頂之災。

而其中的大忌,就是決不可讓對方將他們圍住。

舉行宴會的,乃是宮廷中最大的建築。

十分好辨認。

沿途……偶爾有護衛察覺到了那些飛球,三三兩兩的迎面而來。

等他們辨認到前頭髮現了陌生的人馬時,毫不猶豫的抽出了刀,只可惜……對方直接揚起了手,扣動扳機,啪的一下……

還未等人反應過來。

這近距離的射擊,立即讓這大食的侍衛覺得自己心口一疼,他無意識的低頭,便見自己的鮮血染紅了前襟。

人……倒在血泊之中,再也沒了反應!

陳正雷沒有因爲沿途擊殺了侍衛而停步,他們掐着時間,繼續疾走。

很快……大殿便出現在了眼前。

其他小隊,也已紛紛趕到。

數十人匆匆對視了一眼,便毫不猶豫的衝入了大殿。

大殿外,有數十個護衛。

可隨着啪啪啪的短槍聲,這些人如割麥子一般的倒下,甚至連反應都沒有來得及。

陳正雷終於步入了這燈燭通明,鋪滿了地毯的大殿。

殿中數十個賓客不約而同地看向大殿口,已是一片譁然。

那些大食的貴族,本就是崇尚武力,他們下意識的按着腰間的佩刀,妄圖保護自己。

陳正雷臉上依舊毫不改色,直接一步步地上前,等對方要將刀拔出來。

他便站在幾步之外,直指對方的太陽穴。

啪……

硝煙瀰漫,環繞在陳正雷這張沒有絲毫表情的臉上。

而鉛彈直接洞穿了對方的顱骨。

這人悶哼一聲,便倒在了血泊中,鮮血如泉水一般噴涌而出。

陳正雷隨即踩在了他的屍首上。

這一槍之後,所有妄圖拔刀的人,都停止了動作。

他們驚恐的看着陳正雷。

陳正雷立即察覺到,其中一人便是大食王。

這個人的相貌特徵,他早已通過許多人進行確認過,絕不會認錯。

而其他人……根據不同的相貌特徵,大抵也猜測出了對方的身份。

隊伍操練時,曾有過專門的五官辨認的課程。

不需繪製圖像,因爲這時代的圖像並不準,而是他們會將五官分爲數十種特徵,而後進行辨認和學習,只需通過人大致的描述,瞭解了主要特徵之後,那麼對一個人相貌辨認便八九不離十了。

陳正雷隨即用大食的語言,一字一句地道:“我來此,乃是請諸位去做客的,放心……只要大家配合,便絕不加害。可若是有人敢反抗,那麼……此人便是先例。來人……將他們統統拿下。”

數十個貴族,個個顯得驚惶不安,有人甚至發出了大叫,妄圖想要跑出去。

一個隊員已掏出了短槍,在他的身後啪啪啪連續三槍,他身子顫了三顫,而後倒下。

這一下子,其他人再不敢輕舉妄動了。

輕易的被人用早已做了活結的繩子綁了,而後直接推搡着他們出去。

陳正雷則直接揪着大食王,拖拽着便走。

這個時候,時間已過去了半注香。

雖然兵營發生了巨大的混亂,城中也已是混亂不堪。

可是陳正雷很清楚,自己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至多再有半注香的時間,若是再不趕回到飛球,那麼勢必便會前功盡棄,而他們也不會有好結果!

此時,被拖拉着往前走的大食王,口中道:“你們……需要多少黃金才能留下我,我可以給你們……”

“住口!”陳正雷將短槍指着他的太陽穴,只吐出了一個字:“來。”

還有一些人,熟稔的開始解下自己揹包裡的火藥包,而後捆綁在了幾個貴族的身後。

這些貴族不明就裡,只能被動着配合着,而後被劫持着出了大殿。

接着,開始有三三兩兩的護衛出現,一見如此,都不敢輕易上前解救,卻是緊緊地尾隨着他們。

還有人火速去通報,前去招呼了更多的護衛前來。

陳正雷顯得很冷靜,雖然只是半注香的突襲,可實際上他渾身上下已被大汗浸溼了。

人在精神緊繃之下,潛力是無限的。

陳正雷依舊還是覺得精神奕奕,他拖拽着大食王,與自己本隊的人會合,而後開始向飛球的方向撤退。

等快要抵達飛球的時候,此時……反應過來的大量護衛,其實已經裡三層外三層的圍了過來。

有人想要靠近飛球,飛球上的留守隊員直接開槍還擊。

在打死了幾人之後,其餘人不知這火槍到底爲何物,便沒人再敢輕易上前,而是將這重重圍住,想要伺機而動。

而這個時候,陳正雷等人已經抵達了這裡。

一看到陳正雷抵達,懸停在一丈高的人,火速地開始放下了一個個繩梯。

十幾個繩梯放下,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個的纜繩。

那無數的護衛,見大食王和貴族們在這些人手裡,又不知這些人到底意欲何爲,雖是躍躍欲試,卻依舊還在呼喊着,似乎是想和陳正雷談判。

而陳正雷直接將大食王綁在了纜繩上,如糉子一般捆緊了,而後大叫一聲:“撤退。”

“撤退……”

纜繩上綁着十幾個貴族和大食王,卻留下了兩個貴族沒有捆綁,有隊員直接掏出了火摺子,而後在二人背後所揹負的炸藥包上,直接點燃了引信。

接着……將他們放開了。

這兩個貴族一見如此,以爲自己可以逃出生天,便立馬瘋了似的朝着侍衛們狂奔而去。

侍衛們見狀,並不知二人背後揹負着的火藥包的危險,紛紛呼啦啦的迎了上去。

等二人與侍衛們會合,轟的一聲巨響……

火藥包霎時炸開。

一時之間,人仰馬翻。以二人爲圓心,數十上百個侍衛當場斃命,其他的護衛也瞬間被硝煙瀰漫。

他們拼命的咳嗽,眼睛已無法穿透硝煙辨認事物,耳朵裡只有嗡嗡的聲音。

等到他們從無數的碎肉和硝煙,還有焦土之中爬起來的時候,他們卻發現……

這時,陳正雷等人已經攀上了藤筐,收起了繩梯,有人則直接用匕首斬斷了連接鐵錨的繩索,這飛球已是徐徐的騰空而起,而吊在藤筐之下的大食王和貴族們,也隨着飛球的升力,而徐徐的飛起。

他們口裡嘰哩哇啦的大呼着什麼。

而藤筐下的一個個侍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們的首領,此刻已掛在天上,發出了絕望的呼喊。

有人嘗試着想要張弓,不過很快便被人制止了。

因爲很顯然,張弓去射那飛球,更大的可能是將這吊在藤筐下的大食王和貴族射成刺蝟。

所有侍衛都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空中的飛球越飛越高,漸漸與夜色融爲了一體。

其他的地方,五個飛球也慢慢的騰空而起。

站在藤筐裡,陳正雷扶着筐沿,看着腳下密密麻麻的人羣,這才長長地鬆了口氣,而後他道:“報數。”

“一”

“二”

……

“九”

……

“十五”

聲音截然而止!

陳正雷臉色凝重。

因爲自己的小隊……少了一人。

他忍不住再次探頭,看向那變得越來越小的宮殿,眼眶微微地有些紅了。

…………

宮殿之中,有人已被重重包圍。

這人手中舉着短槍,心知自己已經掉隊了。

他默然地看了一眼夜空,而後啪的一下,開槍直接射死了自己挾持的一個貴族。

當更多的侍衛要涌上來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將短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啪……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