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行動

於是婦人露出了痛苦之色,對於這個相依爲命的兄弟,她太清楚不過了,因而道:“你要去做什麼?”

陳正雷想也不想便搖搖頭道:“這個不能說,說了要出大事。”

婦人於是免不得眼淚婆娑起來。

一旁的孩子不知母親爲什麼突然如此傷心,便也顯得無措起來。

陳正雷的面上如冰山一般,沒有流露出什麼情感,只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不必怕,不會出什麼事的,只是……要離開這裡一段日子而已。”

“爲何叫你去?”婦人淚眼濛濛地道。

“這叫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陳正雷很鎮定地道:“更何況,怎麼能不去呢?這是機會啊!我們相依爲命,是大宗養活了我們,要活着,依靠着陳家,我們姐弟二人,自然能在這世上生存的。再怎樣,也是能比尋常人的日子好過一些。可是……倘若想要過的比別人更好,就應該比別人出更多的力。陳家的米,不能白養活人的。”

婦人點點頭,居然表示認同。

這些年,風氣早已改觀了。

隨着陳家一步步的崛起,無論是近親還是遠親,既因爲陳家的身份,得了不少的好處,可與此同時,陳家內部,也出現了輕視遊手好閒的風氣。

這陳家人,大多都有在鄠縣和在蘭州的經歷,這兩個地方,無一不是在磨礪人的意志,即便是婦人,她的丈夫,因爲她的關係,也做了一些小買賣,主要是給陳家供應一些原料,雖發不了大財,卻也過的還不錯。

大家都知道,維護陳家,就是維護自己的生計。

陳正雷似乎也沒有更多的話要交代了,坐了一會兒,便起身,道:“我出去的這些日子,阿姐不必擔心,好好的過日子。這些錢,你留着。”

“我攢着,給你娶媳婦。”婦人很溫順的將錢收了。

陳正雷似乎想到了什麼,便道:“從前的時候,我們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時候,阿姐也是偷偷攢着食給我吃的。”

說到這裡,他笑了笑,可眼睛無法掩飾自己,於是將頭別到了一邊去。

而後道:“好啦,我得走啦,還有一些事得去辦。”

“嗯。”婦人沉默着,倒沒有再多說什麼,依依不捨地將陳正雷送到了門口。

門前的胡奴,忙不迭給陳正雷行了個禮。

陳正雷走出大門外,回過頭看了婦人一眼:“不必送,走啦。”

腳步匆匆,沒一會,人便已去遠。

那孩子非要自己的母親抱着,婦人則將孩子抱起來,倚着門遙遙相望,哪怕陳正雷的背影早已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街巷裡,卻依舊不肯退回屋裡去。

孩子張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母親所盯着的方向,奶聲奶氣地道:“娘,這人是誰?”

“是你舅舅。”

“舅舅……舅舅……”孩子一邊叫着,一邊咯咯地笑。

…………

三日之後,又是一封密信送了來。

而後,便有陳家的一人抵達了這裡,開始交代一些事宜。

緊接着,一車車早已預備好的物資,便已送達。

陳正雷召集了所有人,簡短的佈置了各自的任務,所有人便明白了他們此行的目的。

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大家只默默地聽着,其實放假三日的時候,大家便已意識到了自己將會深入虎穴。

早有心理準備之下,所有人開始換裝,然後都有了一個新的身份。

作爲這次行程的主導者,陳正雷成爲了此行去往大食的陳家使者。而這一車車的輜重之中,其中有不少,都是帶去給大食人的禮物,希望能夠與大食人修好,獻上大禮,表示對大食人的敬意。

大食的商賈也已聯絡上了,此人和大食宮廷有些許的牽連,當然…並不指望此人能夠給大食人牽線搭橋,只是給大食人去帶話而已。

現在的大食,正是在擴張期,不斷的征戰,向北,與東羅馬對峙,向東,則不斷的侵蝕波斯人的領土,而向西,則進逼埃及。

正在極盛時期的大食人,此時躊躇滿志,儼如霸主一般。

各邦對他們敬畏有加,派出使者緩和關係,修復以往的一些不快,這顯然是合情合理的。

那大食商賈在得到陳家的重賄之後,已是先行出發了。

除此之外,波斯人已知悉了一些訊息,此時的波斯,正急於與陳家修好,希望通過陳家,得到大唐對於波斯的援助,抵抗大食人。

因而,他們樂於對陳家人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

沿途的西域諸國,在陳氏拿下高昌之後,都不免對大唐有了或多或少的敬畏之心,大多都是合作的態度。

可以說,這個計劃,並非只是派出陳正雷這一支人馬這樣簡單。所需動用的人力物力,以及各種資源,可謂數之不盡。

包括了世族,也派了人來當做嚮導。

因而,當真正出發的時候,使團的規模,達到了一百三十多人。

陳正雷等人帶着大批的東西,徑自抵達了車站,蒸汽機車先將他們送至高昌境內,而後……馬不停蹄,火速往車遲、大宛等國進發。

隨即……他們會抵達吐火羅,自吐火羅進入波斯的國境,而後再自那裡,進入大食。

這顯然是一個漫長的旅程。

當然,某種程度來說,其實也並不慢。

因爲所有的行程,已先行有人安排佈置妥當,他們只需日夜兼程不斷進發即可,沿途自會有絲綢之路上的商賈以及各邦的官吏,幫他們料理各項瑣碎事務。

若是尋常商賈,這樣一段旅程,可能需要半年之久。

可對於陳正雷這些人而言,也不過三個月時間而已。

他們騎着馬,趕着車,一路匆匆,風塵僕僕,從不肯放鬆。

沿途所經過的國家,也並不花時間去交涉,對方似乎已經默認了有這麼一羣人的出現,一概通關放行,甚至還會備上一些酒食。

當然,他們是不飲酒的。

在兩個月之後,當他們抵達了波斯時,讓此前得到消息的波斯人不免大爲詫異,因爲很顯然,這個速度,比波斯人所預計的時間,要縮短了足足一倍。

波斯人顯然沒有料想到,這些人的行程竟如此之快。

稍作休息後,大食那邊便有了消息,大食王很歡迎這一支陳家的使團。

大食人放出這樣的訊號,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

或者說,這早就在陳正雷等人的預料之中。

陳氏在西域的崛起,大食人早就通過商人予以了關注,大量自河西來的特產,也很受大食人的歡迎。

至少……人家承認有這麼一個國家,只是過於遙遠,所以暫時還沒有生出覬覦之心。

現在對方派出了使團,表示要進獻禮物,這對大食王而言,不過是陳氏示好以及臣服的表現。

有人來向你臣服,並且送上大禮,難道還能將人趕走不成?

於是,在半月之後,這一隊人馬開始通關。

而與之接洽的,則是一隊大食的騎兵。

這些騎兵不無好奇的打量着這些相貌奇特的人,而後照例開始搜查這一隊使團的所有的輜重。

顯然,他們對於陳家人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接着,他們發現,在這些輜重裡,有大量的牛皮篷子,卻不知是什麼東西,大食人顯然對此並不理解。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防身用的匕首和刀劍,當然……這些對於大食人而言,也是無害的。

他們甚至搜尋到了大量的瓶瓶罐罐,這些瓶瓶罐罐裡都裝着黑色的粉末,這些大食人擡頭,嘰裡咕嚕的詢問陳正雷:“這是什麼?食物嗎?”

陳正雷當然不會告訴他們,這是火藥,卻還是點了點頭。

他粗通一些大食語,當然,這些語言,只限於簡單的交流。

當然,這輜重裡,最多的,還是大量精美的瓷器,以及許多金銀和玉器。

大食的騎兵們,貪婪的看着這些奇珍異寶,他們當然清楚,這是進獻給大食王的禮物,不是自己可以覬覦的。

其實對他們而言,這使團和其他的使團,並沒有太多的區別,雖然也會帶一些奇奇怪怪的特產,不過……使團本就是如此。

在搜檢一番,甚至發現了大量短槍之後,大食人一臉費解的拿着這精巧的機械玩意,左看看,右看看,而陳正雷告訴他們,這也是送給大食王的禮物,這玩意……是裝飾品。

大食騎兵便點點頭,表示認同,因爲這短槍的工藝,顯然巧奪天工,看着也甚是精緻,他們能認識弩,能認識弓,但是實在無法理解這麼個東西。

於是……在確定對方沒有其他的意圖,而後陳正雷塞給了他們一人一個金塊之後,大食騎兵已是喜笑顏開。

他們顯然樂於執行這一趟差使。

此時的大食人,剛剛擊潰了東羅馬的五萬大軍,已擴張至大馬士革,不只如此,顯然……這些大食人更垂涎於此時的波斯,因而王都設立在了巴格達一帶,此處距離波斯並不遠。

這一路行進的過程,陳正雷要做的,就是印證自己的情報,根據沿途所見的風土人情,來確保他們對於大食人的判斷是否有誤。

當然,偶爾他也會和護送他們的大食騎士進行攀談。

這些得到了黃金的大食騎兵,顯然並沒有太多的戒心,這讓陳正雷不免掌握了不少的有用訊息。

走了幾日,陳正雷便意識到了問題並沒有這樣的簡單。

在這天的夜裡,他召集了幾個心腹,商議道:“從情報之中,出現了一個問題,即當下的大食王,並非繼承的,而是由他們各部的頭領以及教中的長老們進行推選,即便我們挾持了大食王,固然能威懾天下,可這些貴族和長老,只怕求之不得,他們大可以繼續推舉出一個新的大食王,因而……若是想讓他們投鼠忌器,讓他們乖乖交出玄奘人等,便不只要拿下這大食王了。”

“半月之後,乃是大食人的節慶,到了那時,不少的貴族和長老自會進入大食王宮中歡慶,那時動手,至少要拿住一大批人方可成功。”

顯然,任務的難度又增加了,抓一人和抓一批人,是不一樣的。

而且那時候,護衛一定更爲森嚴。

發佈任務是一回事,可要真正的執行,就必須得有自己的主動性,畢竟……這裡已深入了大食的國境之內,單憑一個作戰的計劃,教條式的執行,顯然是沒有用處的,陳家並不知道這裡的複雜情況。

“既如此,那麼必須趕緊更改計劃。”

陳正雷點點頭道:“不過還有一個好消息,那便是玄奘他們,還活着,只是被關押了起來,這是大食的騎士那裡得知的。當然,我們不必解救他們,襲擊地牢,和襲擊王宮是兩回事,在我看來,地牢的防衛,反而比王宮更森嚴。”

這是實情。

表面上,王宮中的人比地牢中的人重要得多,可人們有一種盲區,認爲王宮森嚴,所以守衛的人往往會有懈怠的心理,因而突襲王宮確實更容易得手。

而地牢不一樣,這裡默許了有人可能會越獄,也默許了可能會有突發狀況,這裡的守衛雖少,卻無時無刻不懷着警惕之心,反而是最麻煩的。

衆人議定了。

而後這一路,不停的對計劃進行修改。

十幾日之後,他們終於抵達了大食的王城。

在一片的沙漠之中,他們看到了連綿的綠洲,一條河流,蜿蜒着伸向遠方,據聞這河流,最終會匯入大海。

而一座巨大的城池,還有城池中數不清的石制建築,映入了陳正雷等人的眼簾。

衆人在騎士的保護之下,進入了一處建築,他們進入了城內,當然……此時此刻,他們還需等待大食王召見他們,這個時間可能會有些長,畢竟此時的大食,如日中天,想要承蒙召見的使團,數之不盡。

陳正雷的使團規模不小,只能在城外安置的一些帳篷裡住下。

這些隨扈的騎士,交卸了使命,而後便有一個官員和一些小吏,負責與他們聯絡。

當然,這些人對於陳正雷人等並沒有嚴格的監視。

這也是情理之中,畢竟是使者,在人們的內心深處,使者本就是最規矩的一羣人。

陳正雷則每日都會進城一趟,其他人則在帳中待命。

他開始摸清城中的所有防衛,以及辨別王宮的方向,有時會登上高處,眺望王宮內的一些建築,根據這些建築……來辨別王宮的生活以及其他區域。

而後……根據自己觀察的一些情況,再對進行進行一次又一次的修訂。

甚至,他們開始記錄此時王城的一些風土人情,會和小販交流,拜訪一些官員。大抵了解到……大食的王位,乃是推舉和輪選制度,身居高位的人,乃是貴族和教中的長老之外,便是平民組成的階層,再此後,則是異教的平民,而最悽慘的,便是奴隸。

這裡的奴隸有很多種,有的膚色黝黑,宛如崑崙奴,也有的是金髮碧眼,據聞是從羅馬擄掠而來的。

陳正雷開始慢慢的享受起這暴風雨前的寧靜來。

再過一些日子,節慶便開始了。

當日,無數的人流涌入城中的寺廟,據聞大食王在寺廟中祈禱了半日,而後……大食王和貴客們,開始進入王宮。

一場宴會,已是預備進行。

而在此時……

天色漸漸的暗淡下來,而後星辰緩緩佈滿夜空。

與城內的燈火輝煌相比,城外的連綿帳篷一片死寂。

這裡是異教平民和奴隸以及各地商賈所住的場所,城內固然是洋溢着歡愉的氣氛,可在城外……卻是兩個世界。

所有人開始輕裝。

駐守在此的十幾個官吏,還不知道什麼事,便已被抹了脖子。

他們死的很安靜,隊員們假裝有事要商議,將對方吸引到了帳裡,而後直接出手,連悶哼聲都沒有。

“準備動手!”陳正雷胸膛起伏,面上依舊是波瀾不驚。

因爲……此時已經無法回頭了。

要嘛死,要嘛計劃成功。

現在這些官吏已經死了,今夜若是不行動,那麼一旦明日被人察覺,迎接他們的……便是數不清的大食官兵。

於是……隊員們默默的開始在闊地上,將四輪馬車裡搭載的牛皮收拾起來。

他們開始給牛皮充氣,隨即燃起了火油。

牛皮開始逐漸的鼓起。

其餘人開始收拾行裝。

每人兩柄已經裝填了火藥和鉛彈的短槍,還有匕首。

甚至……還有人背上了火藥包,將這火藥包,結結實實的捆在了身後的行囊裡。

人們開始對了暗號,各自的檢視了一遍自己的任務。

等到四個飛球,開始充斥了氣,已開始漂浮而起之後,陳正雷毫不猶豫的第一個攀上飛球下的滕筐裡。

其他的事,已經不需過多的交代了,因爲交代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至於那些鼓舞士氣的話,也完全沒有必要,他很清楚這些三年來與他朝夕相處的人,這些人是不需鼓動的。

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
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