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

李承乾此時才意識到,陳正泰的腦洞遠超了他的想象。

說實話,直接突襲和擒拿對方的首領,這在古人而言,是想都不會想的事。

這種操作,便是演義裡也不曾有。

不過……細細思量。

未嘗沒有可能。

摸清了大食人的底細,而後假裝派出使者,使者帶着大量所需的器械,先靠近對方的王城。

而後……在某個時間段,突然發起襲擊。

對於陳正泰和李承乾而言,他們最大的優勢就在於,大食人只怕就是想破腦袋也想象不到,大唐居然會玩這一手。

也就是說,對方是在根本沒有任何防備的狀態。

而這……很關鍵。

當然……失敗的風險依舊很大,一旦失敗,就意味着大唐偷雞不成蝕了把米,承受的代價可能就不只是一些人手的損失了。

只怕還要被各邦嘲笑。

畢竟……這是在做‘傻事’。

當然,對於李承乾而言,他還是對陳正泰比較信任的。

既然陳正泰想試一試。

“那便試一試吧,只是……人手呢?若是沒有精幹的人手,此事,只怕想都休想的。”

“有。”陳正泰似乎對這早就有了打算,面上顯得很淡定,他緩緩地道:“在西寧,我操練了一支人馬,當然……這支人馬的人數規模不多,百人的規模而已,大多都是咱們陳家的遠親,倒是可以試試看。”

“叫什麼?”李承乾錯愕的看着陳正泰。

他有時候真的挺佩服陳家人,這陳家人還真是什麼事都幹啊。

陳正泰便道:“爲首的一個,叫陳正雷。”

陳正雷……

李承乾喃喃念着,對這個人顯然一丁點的印象都沒有,他搖搖頭,苦笑道:“這是無名之輩。”

古人很講究有名有姓。

姓名……是和家族淵源捆綁在一起的,一個人首先得有姓氏,這決定了他的出身,而後……他的大名也很重要。

畢竟,在古人心目之中,所謂的無名之輩,大抵和指着鼻子罵人辣雞沒什麼分別。

陳正泰便不以爲然地道道:“只要有才能就行了,殿下管他什麼有名有姓呢?這陳正雷……帶着人在西寧已經操練了幾年了,別看他們人數少,卻是短小精悍……不,卻是……卻是精銳中的精銳,實話和殿下說了吧,陳家在河西,危險重重,爲了以防萬一,暗中倒是蓄養了一些死士,這些人……大多都和陳家有着關係,爲的便是防範於未然。原本這些人,是輕易不會動用的,乃是陳家的底牌!只不過……現如今,卻不得不試一試了。”

李承乾忍不住驚訝地道:“你們陳家竟還有死士?”

可一想,方纔陳正泰都說了,陳家的死士是在河西操練的。

而當初陳家大舉遷徙往河西,在那河西不毛之地上,慢慢的紮根,若說沒有危險,那是騙人的,養一些絕對可靠的死士,卻也是理所當然。

此時的風氣,其實還延續這魏晉時的傳統,世族養着部曲,豢養死士,本就是風氣。

不過……

李承乾道:“孤也聽聞,不少世族都養着死士。可孤在想,這陳家的死士,難道和其他世族會有什麼不同嗎?我想這些人並沒有什麼厲害之處,不過是忠誠而已。可此事關係重大,單論忠誠,是沒有用的。”

陳正泰便笑了笑道:“殿下到時便知道了。陳家蓄養死士的方法,和別處有些不同,學的……是另一種東西。”

李承乾一時失笑,道:“也罷,你給孤一份詳細的章程,我們再推敲一番,而後……就嘗試一下吧,當然……此事切切不可和人說,若是讓人知道了,到時計劃失敗,孤與你,只怕要成爲天下人的笑柄了。”

陳正泰便乾笑道:“這是當然的,我又不傻。是了,殿下是否也去東宮掛個祈福的平安牌子?我們陳家也打算掛了,與民同憂嘛……”

聽到這個,李承乾頓時有些憤慨:“人人都掛,他們佔了先,你看看那孤的幾個兄弟,都跑去了大慈恩寺,哎……孤此時再掛,反而裡外不是人了,孤偏不掛上,免得讓人說孤跟着湊趣。”

陳正泰心裡忍不住地想,這李承乾,終究還是有孩子氣的一面啊。

按說這等事,哪裡有賭氣的,掛了便掛了,又如何呢?

陳正泰便沒有再勸,送別了李承乾,而後等武珝小憩起來,二人開始研究輿圖,以及所有的資料,寄望於能夠制定出一個周密的方案。

這等事,難就難在怎麼精準的偷襲,可同時難的,卻還有如何安全的撤退。

偷襲也是一門手藝活,可沒有那麼簡單的。

武珝是個心細如髮之人,她一次次的對大致的章程進行修補刪改,而陳正泰在另一邊,卻是修書,令人速速送往西寧,打算讓西寧方面做好準備了。

………………

西寧陳氏的宅邸,佔據了除別宮之外佔地最大的一處城市中心位置。

這裡佔地千畝,自稱一個街坊,高高的圍牆,將這陳家圍了個嚴嚴實實。

當然,在這裡不但設置了前堂,還有女眷所居住的後院,除此之外,還有王府的各個辦公的機構,甚至還有鐘鼓樓,有專門的箭樓!

這偌大的府邸,自成體系,幾乎和附近的街道格格不入,宛如矗立於城中的堡壘。

而在一處高牆圍起的偏僻所在,卻有一羣人在此起居。

爲首的人,便是陳正雷。

陳正雷乃是陳家的旁支,其實家境並不好,父母早亡,只有自己和姐姐相依爲命。若不是陳家接濟,只怕現在早已餓死街頭了。

此後,他便和所有的陳家人一樣,經歷過無數的磨礪,早幾年,他在煤礦裡幹了一段時間,因爲挖煤挖的好,很快便被陳正泰看中了,畢竟這傢伙的採掘量,往往比尋常人還多三四成。

這一點,是很讓陳正泰欣賞的。

採的比別人多,說明這個人忠厚老實,不肯偷懶。這採煤的過程十年如一日,說明此人耐力很強。

很快,他便被送去了軍中,在當初的二皮溝驃騎府裡,他立過不少的功勞,雖然並非有薛仁貴和蘇定方這樣的大將之才,卻也堪稱是驃騎中的俊傑。

在成爲了一段時間的伍長和隊正之後,就在驃騎府開始漸漸演化爲天策軍,甚至在大規模的招募兵馬,將來他在軍中的前途,將日益光明的時候。

突然,陳家讓他脫去了軍服。

這對於陳正雷而言,不啻是一個晴天霹靂。

因爲天策軍的擴編,再加上他陳氏子弟的身份,以及以往立下的功勞,他是很有把握成爲校尉的。

校尉在大唐,已經是基層的武官了。而倘若天策軍將來還能立下功勞,十年之後,他成爲將軍也是有可能的。

擺在陳正雷面前的,本是一個極光明的道路,即便不是平步青雲,卻也足以實現自己的人生跨越。

作爲一個自幼失孤的人而言,這已是一個極好的前途了。

可陳正雷依舊沒有抱怨,只能乖乖聽從陳家的安排。

因爲他無比清楚,他的一切都是陳家給的,而且無論是在鄠縣,還是在軍中,他也早已習慣了服從。

只是,當他知道自己來了西寧,是爲了操練一羣奇怪的傢伙時,陳正雷是有些崩潰的。

這是一支,只有百人規模的軍馬,人數不多,而自己若是成爲校尉,至少可領一營一千至三千的人馬。

當然,陳家對於這些人的要求,也是按照天策軍一樣的操練,只不過……接下來要學習和操練的東西,就讓人崩潰了。

所有的操練,全部比天策軍更加苛刻。

除了要擅長騎馬,而且還要學會步槍的使用,甚至……他們還專門配發了一種能夠連發的短槍。

這種短槍的射程短,精度也低,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連發,每扣動一下扳機,短槍上的撞針便可擊發彈槽中的火藥,而後將鉛彈射出去。

這短槍很精巧,不過相比於步槍而言,殺傷力並不高。

當然,若只是如此,還是不足以讓陳正雷崩潰的,他們還有大量體力的操練,甚至在這河西之地,需要學會游泳以及操縱飛球的技巧。

幾乎什麼都學,而且什麼都要學的精。

他們還需學習數學,學習測繪,甚至……還需學習語言。

無論是吐蕃語,天竺語,亦或者是波斯和大食的語言,都需針對性的學習。

幾乎每一日,各種的課程都排的滿滿的,根本沒有任何多餘的時間,一丁點都沒有,從早到晚,日復一日,起早貪黑。

他們甚至要求能夠看懂各種稀奇古怪的輿圖,學習各種野外生存的技巧,還要學習囚刑以及逼供之類的手段。

除此之外,還需熟練地使用各種刀槍劍戟,甚至是匕首。

這種操練……足以讓人崩潰。

實際上……當初這一支隊伍有四百多人,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最後能堅持到今日的,也不過是九十三而已,其中有七個人運氣並不好,是在操練之中死亡。

兩年多的時間,對於陳正雷而言,幾乎每日都猶如在遭受酷刑一般。

尤其是偶爾,他會聽到一些關於天策軍的訊息,天策軍平定了侯君集的叛亂,天策軍攻滅了高句麗,這許多的訊息……讓他本是已是如死灰一般的心,又開始變得活泛起來。

無數次,陳正雷心裡都忍不住地在想,倘若……自己當初還在天策軍中,那在這兩場大戰中,自己一定能立下許多的功勞,想來現在……已經非同一般了。

只是可惜……現實總比幻想要殘酷的很多,他似乎永遠都被關在這高牆之中,只有野外求生的操練,才允許他們能夠走出高牆。

而走出高牆時,就意味着他們要面對更加危險的操練,他們需揹負着數十斤重的包裹,而後從清晨出發,步行前往百里之外的目的地,這個過程,甚至需要跨過山丘,以及湍急的河流,他們甚至身上無法帶着更多的給養,所有的吃喝,都需自行解決。

在一日的野外生存結束之後,陳正雷回到高牆內時,他幾乎已經要癱在地上了,氣喘吁吁,這幾乎不是凡人能夠忍受的折磨,可偏偏……他必須一次次的咬牙堅持下來。

因爲一旦無法完成,那麼……更苛刻的操練將隨之而來,直到有人徹底的崩潰爲止。

只是……今日卻有人在等着他了。

陳正雷收到了一封書信。

只是看到了信箋上的字樣時,陳正雷竟有些錯愕。

這字跡,他是化成灰都認得的,當初的時候,一份調令將他從天策軍中調出來時,也是這樣的字跡。

這是涼王殿下的親筆書信。

陳正雷一時之間,覺得自己鼻子一酸……

他沒想到……幾年之後,涼王竟還能記得自己。

他按捺住激動的心情,拆開了書信,而後仔細的看着書信中的每一個字跡,在迅速的在腦子裡過了一遍之後,條件反射似的,直接將這書信揉成了一團,而後塞入了自己的嘴裡咀嚼。

直到將這書信吞嚥到了肚子裡。

他面上依舊沒有絲毫的表情,卻是召集了所有累得氣喘吁吁的隊員,在這高牆裡的一個大廳裡,燈火冉冉,陳正雷只簡短的交代道:“明日開始,大家休息三日,這三日之內,大家可以隨意在西寧走動,但是不要走遠。”

“喏。”

雖然沒有說的太多,可衆隊員們顯然意識到了什麼了。

事實上,從進入這高牆開始,他們從來沒有休息過,哪怕一天都沒有。

他們似乎早就忘記了休息是什麼了,只是一遍遍的學習和操練,會有各種各樣的所謂‘教官’進入這裡,教授他們學習數不清的知識。

可現在……一口氣就休息三天,哪怕陳正雷什麼都沒有透露,他們也意識到……三天之後,自己可能要走出高牆了。

只是到底去幹什麼,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來,也不知道。

能經歷三年這樣高強度操練,一次次讓自己置身於懸崖邊,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人,顯然對於這些答案,沒有任何的興趣。

因爲……他們只需服從即可。

次日,陳正雷居然換上了嶄新的軍大衣。

這軍大衣,其實在高牆內很少的穿戴,因爲這是天策軍的軍服,這支小隊,雖然名義上隸屬於天策軍,可實際上,和天策軍沒有任何關係。

因爲隸屬的關係,所以天策軍的所有軍服,都會配發。

從軍大衣到靴子,一樣都不會落下。

在陳正雷看來,這是軍中的禮服。

此時,他穿戴着軍大衣走出了高牆,而後,他上街買了一些肉,還有一些孩子們的玩具,隨即,便踏進了陳家不遠處的一戶人家的大門。

這是一個看着很普通的小庭院,他拍門,開門的乃是一個胡奴。

胡奴見了陳正雷,顯得很陌生,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陳正雷,陳正雷則是徑自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此時……庭院中一個孩子正騎着木馬,發出咯咯的聲音,聽到了從大門方向傳來的動靜,這孩子詫異地看向進來的不速之客。

這孩子顯得有些畏懼,於是忙是下了木馬,接着一溜煙地跑到屋裡,邊走邊急匆匆地叫着:“娘,來了個生人。”

這時,屋裡的簾子掀開,一個婦人碎步走了出來,婦人長相普通,卻是氣質端莊,她本還摸着孩子的頭,想要說點什麼,可恍惚之間,瞥見了陳正雷。

驟然……婦人的眼眶便紅了,一時間,竟僵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姐。”陳正雷深吸一口氣,喚了一聲,隨即上前。

婦人這才緩過勁來,已不再理會身側的孩子,連忙箭步上前,接着一把將陳正雷拽住,臉上顯着幾分惱意地道:“你……你竟還知道來探望,還知道有我這個姐姐……我還以爲……”

“姐……”陳正雷木着臉,又深吸一口氣,長久的操練,讓他面上已經習慣了沒有太多感情的波動,可內心深處,卻已是翻江倒海,這時他道:“軍中操練,不得輕易離營,這兩年多……實在分不開身。我過幾日有一些事要出門,所以抽了空來看看你,當初……我們姐弟二人相依爲命,今日有些事,我想交代一下。”

說話間,婦人拉着陳正雷進了屋,而後連忙給他張羅着想要生火做飯。

陳正雷卻是拉住了婦人,搖搖頭道:“不必忙活啦,我吃過了。”

說着,他先取出了一疊欠條,才道:“這些錢,是這兩年多的餉銀,平日裡也沒機會花出去,只怕阿姐這裡也不寬裕,先拿去用。還有這個……”

說着,他指了指自己帶來的禮物:“這裡有一件新衣,是最時新的棉紡製出來的,還有……這是給虎頭的一些玩具。姐夫還在作坊裡上工嗎?幾時回來?”

這婦人一聽,頓時警覺起來,臉色一下子的慘白了許多。

她似乎察覺到……陳正雷是在交代後事。

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
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