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

“偷襲?”李承乾一聽這二字,內心深處有一種本能的厭惡。

我李承乾是個光明磊落的漢子啊。

見李承乾如此,陳正泰似乎看破了李承乾的心思,連忙道:”此偷襲非彼偷襲也,殿下啊,你想想看,尋常的偷襲,就比如我吧,我在你身邊,突然一個猴子偷桃,這叫什麼,這叫卑鄙無恥,叫沒有武德。”

陳正泰頓了頓,又道:“可是我們的偷襲,可就很有明堂了,誠如殿下所言,我們是亂軍之中取上將首級,不,理論上而言,是比上將首級還要難上數倍,因爲我們需將人活捉,殿下想想看,這是何其難的事。說是比登天還難,也不爲過吧。”

李承乾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確實有道理,既然如此之難,何必還要如此冒險呢?”

陳正泰便道:“因爲這樣做,收益卻很大,可以讓我們大唐的勢力,直接深入到極西之地。想想看,若是大唐能隨時擒拿賊首,那麼這普天之下,誰還敢如大食人一般,對我大唐無禮?”

“何況,到時有了對方的首領,便可藉此要挾大食,讓大食人交出玄奘人等。我等既沒有妥協,又能將人營救出來,這豈不是一箭雙鵰?到時太子殿下便可教天下人刮目相看,便是陛下,也要爲殿下喝彩了。”

李承乾覺得有一些道理。

他下意識的點點頭。

當然,他更看重的是自己能在父皇面前露一把臉。

而陳正泰的目的卻是另外一個方向。

陳家可以迅速的兼併整個西域,可要繼續深入到人口更加稠密的天竺、波斯甚至是大食還有羅馬,以現在大唐的人口,還是無法做到的。

道理很簡單,經過了數百年的戰亂之後,大唐的人口滿打滿算,也不過是數千萬而已!

這個數目看上去很多,可是關內需要大量的人口,河西、高昌等地,也需大量的人口。

在這種情況之下,貿然兼併,顯然是不划算的,即便是當初英國兼併印度,也是徐徐圖之,先建立殖民點,而後利用自己強大的威懾力,鼓動天竺的各邦之間內訌,而後慢慢的蠶食土地,最終達到將天竺變爲其王冠上的明珠。

大唐現在要做的,是恢復人口,將來隨着糧食的高產,以及衛生條件的改善!人口遲早會越來越多,可現在要做的,就是爲將來做好鋪墊,此時……無論是波斯還是大食還太遠,鞭長莫及,最好的方法……就是開拓絲綢之路。

與此同時,在絲綢之路的沿途,設置一些大唐的驛站,最好派一些兵馬進行保護,甚至將來……繼續向波斯和大食等地修建鐵路。

只是……要做到這些,並不容易,大家都不傻,憑什麼答應你大唐的條件?

這個時候,除非派出數萬精兵,穿越數千裡,打一場勝仗。

只是……這個方法,太消耗錢財了,可是眼下的收益,卻沒有高昌和高句麗這樣大。

如此低成本的建立威懾,而後震懾整個世界,令他們乖乖和大唐議和,就提上了日程。

若是能策劃一個行動,產生直接的威懾,那麼接下來就有談判的可能了。

計劃若是成功,只怕整個世界都要震動。

只是……這樣的計劃,在這個時代,當真能做到嗎?

陳正泰心裡打鼓。

這事……還真不好辦。

因爲稍稍的一個差池,只怕人又要搭進去。

顯然,李承乾也覺得陳正泰有些異想天開。

陳正泰則耐心的解釋道:“這其中自然是困難重重的,不過我以爲,也未必沒有成功的可能。首先……敵在明,我在暗。有句話叫做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其二,便是這大食人只怕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我們這個時候,會進行偷襲!”

“他們的守衛雖然是森嚴,可定然是外緊內鬆,畢竟從來不曾有人做過這樣的事,可能他們的城郭或者是外圍,會佈置重兵,可他們的王侯將相,以及女眷的住址所在,一定不會輕易放衛士入內,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準確的抵達這防衛的真空中去。就好像……”

陳正泰沉吟了片刻,手裡比劃着道:“你看,最外圍,這是長安,長安有監門衛把守對不對?再裡一圈,是太極宮,這太極宮的各處城樓都有左右金吾衛和左右羽林衛把守。可謂是森嚴無比,尋常人想要進宮,當真比登天還要難。可是呢……殿下,你想想這紫微宮,還有其他的後宮……這裡頭會有衛士嗎?”

李承乾聽罷,頓時明白了什麼,不禁道:“懂你的意思了,不過不要拿長安來比。”

陳正泰悻悻然道:“咳咳……這個,就怕殿下不能理解而已,舉例嘛,就別較真了。你看,其實天下的王族,都是這般佈置防衛的,因爲任何位高權重之人,都不會輕易讓自己的護衛,隨時接觸自己的女眷!畢竟,位高權重的人的妻妾都比較多,平日裡本就多有疏忽,若是讓這麼多精壯的男人……”

“好了,好了。”李承乾瞪着陳正泰,咬牙切齒地道:“你再說這些,便要掉腦袋了。”

陳正泰嘆了口氣,隨即樂呵呵地道:“我很慶幸,我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由此可見,只娶一妻是多麼的明智。”

李承乾眯着眼,似想殺人。

陳正泰顯然也是知道這個話題有點刺激李承乾,倒沒有再故意招惹李承乾了,話鋒一轉:“所以,我們只要直接出現在這裡,而後在外圍的衛士們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立即有所行動,而後將裡頭的人,統統帶走,如此……便可算是大功告成了。”

頓了頓,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便又道:“當然,這其中有許多技術性的難題。比如……如何讓一隊人進入大食。又如,怎麼樣能確保可以直接進入預定的位置。還有……對方的都城在何處,王宮的部署如何。甚至……還有一些後宮的佈置,還有大量關於大食人的情報!”

“還有……我們該挑選哪一些人去,這些人……該針對性的,進行什麼樣的訓練!要解決這些問題,都不容易,可萬事開頭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殿下以爲呢?”

不得不說,陳正泰這一番安排倒是頭頭是道,李承乾便打起精神道:“是啊,最重要的還是大食人的情報。可是我們對大食人,可謂是一無所知,若是重新命細作去打探,只怕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正泰啊,你鬼主意雖然多,只不過,論起來,這事兒……還是覺得有些不甚靠譜啊!”

陳正泰卻是笑了笑道:“你就別操心這個了,誰說沒有大食人的情報呢?在我看來,這情報都是現成的。殿下信不信,我一天之內,就能把大食人的信息,挖掘得他們穿不穿內褲都知道。”

李承乾:“內褲是什麼?”

“呃……”陳正泰一時無語,老半天才道:“褻褲。”

李承乾白他一眼:“不正經的東西。”

“不過……”李承乾隨即道:“孤可不信,難道你還有千里眼和順風耳不成?”

陳正泰一臉自信,嘿嘿一笑道:“你等着,來人,給我去給長史武詡捎個口信,讓她將手頭的事全部放一放!告訴她,一天之內,我要蒐集所有關於大食人的消息。”

“武詡?”李承乾詫異道:“武詡乃是大食人?”

“不。”陳正泰搖頭:“到時殿下就一清二楚了。”

李承乾倒是當真的來了濃厚的興趣,對於這個計劃,說實在的,李承乾是覺得不甚可靠的。

這倒不是他不相信陳正泰,而是覺得……這裡頭有太多的難題需要解決,而是這些難題,太難了!

可看陳正泰老神在在的樣子,他便不禁在想,且看他當真能不能拿出大食人的情報出來,一天……飛天遁地也不可能。

於是李承乾就道:“明日孤便去尋你,且看看你的手段。”

…………

陳家的書齋裡,已是燈火通明。

陳正泰早去睡了。

可武詡卻是被油燈熬紅了眼睛,她的案牘上,卻是堆砌着數不清的文牘,每一個文牘,武詡都在進行查驗和整理。

而後,她將有用的東西,記錄下來。

到了清早,陳正泰似起了個大早,他興匆匆的進了書齋,正好見着武詡昏昏欲睡的樣子。

武詡擡眸看了一眼陳正泰,此時武詡的眼睛,已是熬紅了,佈滿了血絲。

陳正泰不禁道:“不是說不急嗎?遲一些也是可以的,你現在還是先去好好睡一覺吧。”

“剛剛整理妥當了。”武詡道:“何況恩師急着要,這是大事,不能耽誤了。”

陳正泰對於武詡辦事,還是很放心的,因而又催促她先去睡了,而後才低頭看着武詡蒐羅的資料。

過一會兒,陳福便來稟告:“太子殿下來了。”

“這個傢伙。”陳正泰自是知道李承乾的心思,搖搖頭,忍不住道:“今日來的倒是很快,若不是武詡通宵達旦的完成了任務,只怕還要被他看笑話。”

“我就不去中門迎了,讓他自己來吧。”陳正泰坐下。

靜候了片刻,便見李承乾疾步進來,口裡道:“瘋了,瘋了,宮裡都掛了祈福的平安牌了,母后昨夜還沐浴更衣,去了明堂裡焚香祝禱呢,說是要爲玄奘和尚祈福。你看看……這和尚……真是攪得天下不寧啊。正泰,你說說看,平日裡天下死多少人,都沒人關注呢,就這麼一個和尚……”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別說了,跟着玄奘的一行隨扈,我們陳家人就有十幾個人呢,和那玄奘一道,都被大食人一鍋端了,可也不見……人們爲他們祈福。我尚且都沒有痛不欲生,殿下還有什麼不滿的?”

李承乾一聽,咧嘴樂了,此時他心裡稍稍平衡了一些,驚喜道:“爲何你不早說!你早說,孤也不至於如此不忿了。可見這世人,也並非只是厚那和尚薄那尋常百姓,你們陳家也沒好多少,都是可憐蟲。”

陳正泰心裡想,這便是宣傳的厲害之處啊。宣傳可以讓人忽視每日因爲飢餓和疾病而死去的皚皚白骨,可以忽視這麼多也應當去關注的人,可是宣傳也可以讓天下千千萬萬的人,心繫一個和尚。

那些傢伙們,顯然是用力過猛了。

當然,若是起初,只是世族的輿論,可到了後來,顯然事情已經失控了!

大量的僧人站了出來,此後又帶入了大量的香客。緊接着,這長安裡的天潢貴胄,皇親國戚,包括了王侯將相們,爲了顯露出自己的慈悲,紛紛來蹭這熱度。

現在連長孫皇后也參與其中,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李承乾隨即道:“別說這些了,趕緊的,你所說的大食人的情報呢?”

“都在此了。”陳正泰點了點案牘上一沓沓文牘:“花了一夜才整理出來的,還有……這邊還有輿圖,以及他們的王都佈置圖。”

李承乾嚇了一跳,驚得眼睛都瞪大了:“當真有?不是吧?莫非你真有千里眼?”

陳正泰很認真的道:“不是,而是……昨日,我吩咐了武詡,武詡隨即便讓人去各家蒐羅有用的訊息,這在長安的各家世族,紛紛將他們蒐羅到的訊息送了來。只是這些訊息,真假難辨,而且有的簡陋,有的詳細,需要武詡好好的甄別一番,方纔能確保所有訊息的真實性。”

李承乾大吃一驚:“世族?這些世族……蒐羅這麼多大食的訊息做什麼?他們又從哪裡蒐羅來的這些?”

陳正泰便道:“很簡單,可以通過大食人的商賈。還有一些人,買通一些人進入大食。除此之外,還有波斯的朝廷,提供的訊息……甚至還有人偷偷潛入,探勘出來的資料……總會有辦法的。”

“他們此前……就幹這個?他們幹這個做什麼?”李承乾更是覺得匪夷所思。

換做從前,若是李承乾知道這些世族們幹這個,十之八九會認爲這些傢伙們吃飽了撐着的。

當然,陳正泰是很清楚內情的。

打通了西域,絲綢之路的商道其實已經開始慢慢的出現了,世族們對於這些買賣,很是熱心,再加上公羊學的影響,讓不少世族的子弟們,對於效仿班超和張騫興趣濃厚。

這些人……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啊,到處以商會和其他的名義,刺探各國的軍情。

尤其是在嚐到了高昌的甜頭之後,這樣的事變得非常的活躍。

世族們宛如一羣飢渴求知的孩子,貪婪且急迫的想要了解西之外的世界。

人在西域之後,世界觀已經改變了。

他們開始慢慢意識到,原來自己並非置身於‘中土’,天下的廣袤,通過許多波斯和大食還有天竺的商賈交流之後,讓他們對於一切外界的事物產生了好奇。

這樣的事,早就在悄然的進行了。

甚至已有不少人,僞裝成商賈,潛入西境,四處打探,他們無孔不入,似乎一直都在做着準備。

而現在,陳家一聲令下,他們便很樂意提供一切有價值的東西。

當然……這些訊息並非是完全準確的,此時便需要藉助武詡了。

武詡聰明,而且細心,她能通過無數的資料進行相互佐證,而要確保消息的真實性,只需要史學的那一套孤證,立即可篩選出有用的訊息出來。

此時……輿圖,王都的位置,風土人情,以及國策,甚至包括了大食人的某些防線佈置,這包羅萬象的訊息,可謂是應有盡有。

李承乾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低頭細細地翻閱着文牘,嘖嘖稱奇,又低頭去研究輿圖,忍不住道:“這大食的疆土,竟是如此的廣袤,倒是讓人沒想到,孤還以爲,他們和遊牧的突厥人一般。噢,我終於明白爲何他們要針對玄奘這僧人了,原來……”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好啦,你看……這情報大抵都有了,接下來……便要制定出一個周密的計劃了。除此之外,只怕還需和波斯人合作。當然,這個放心,波斯人顯然是很樂意合作的,這個包在我的身上。”

李承乾此時已稍稍有了一些信心,他決定好好聽陳正泰的安排。

不過怎麼說,即便是行動失敗,損失也不會很大,這畢竟不是大規模的征戰。

“人選呢?誰最可靠?”李承乾看着陳正泰:“還有……利用什麼器械,又怎麼堂而皇之的,進入這大食人的國境,最好……能夠靠近國都。”

“有一個辦法……”陳正泰凝視着李承乾:“陳家可以派出使團,就以希望能夠贖回玄奘的名義,對他們宣稱,我們帶來了大量的奇珍異寶,如此……便可堂而皇之的靠近他們的王都了。”

李承乾皺眉起來,十分不認同地道:“這豈不是長了他們的士氣?我大唐豈可對區區大食人俯首帖耳!”

陳正泰便道:“這只是宣稱!”

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十章:急奏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
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十章:急奏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