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

李世民隨即又發詔令,下令各路緊急攻打遼東郡諸城。

顯然,李世民的心情是很急迫的。

之所以這樣不吝傷亡的急攻,是因爲此時正好天策軍分擔了大量的壓力,遼東郡正是最空虛的時候。

倘若高句麗的精銳自國內城前來救援,那麼這一次,此戰的勝負就難以預料了。

高句麗人佔盡了天時地利,而李世民徵發的大軍並不多,規模遠遠及不上當初隋煬帝討伐高句麗時期。

何況這樣惡劣的天氣,如此長的戰線,戰爭拖延一天,對於大唐的錢糧和士氣消耗極大。

當初他檢討過隋煬帝的得失,最後得出來的結論便是,對付高句麗,只能速勝,若不能速勝,則會陷入僵局,在這樣惡劣的天氣裡,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高句麗人龜縮於一座座的城池和關隘,唐軍雖是連續拔了三四個城池,可這遼東郡依舊還在負隅頑抗。

在一連攻勢之後,大唐的將士已顯出了疲態。

當然,這也可以理解,大家實在受不了這惡劣的天氣。

李世民回到了御帳,李靖已率中軍和李世民會合。

於是在大帳之中,李世民穩坐,隨即對李靖道:“各部現下如何?”

“陛下。”李靖眼眸中露出堅定之色,咬牙道:“若是給臣半年時間,臣一定拿下遼東諸郡。”

半年……李世民點頭,這和他自己的評估差不多。

當然,拿下了遼東並不算是成功,接下來至少還需花費一年半載的時間,南下跨越白山和黑水河,乘勝追擊,徹底滅亡高句麗。

“只是將士們禦寒的衣物,還是太稀薄了。許多將士,實在受不了這遼東的寒冷。”李靖道:“不少將士,一到夜裡,便被凍得僵硬,因此而受風寒者,也是不計其數。這些高句麗人,十分頑強,陛下要做好長久作戰的準備。”

李世民點了點頭道:“朕會命房玄齡人等,想盡辦法,調撥禦寒衣物來,哎……”

他還是低估了這寒冬中的遼東。

不過……好在現在大唐大量的產棉,可以緊急的採購,想盡辦法調配到各軍之中。

十幾萬大軍,在這白山黑水之間,凍僵的土地裡,面對一座座堅城,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李靖的心情倒還算不錯,他已制定出了一個詳細的計劃:“下一步,臣以爲,理當集中兵力攻打安市城,只要拿下安市城,便可切斷遼東與三韓之地的聯繫。只是……這安市城有重兵把守……臣這裡需要足夠的弩箭,就是不知……火炮運來了沒有……”

李靖就好像一個吞金的怪獸,他所有的計劃,其實都是兩個字……要錢。

遼東郡可以徐徐攻打,可爲了防止三韓之地的高句麗人馳援遼東,那麼就必須直接深入,拿下遼東和三韓之地的重要節點安市城。

其實從地理上來說,遼東和三韓之地之間,是有一道山脈的,在這個時候叫做千山山脈,而在後世,則爲長白山脈。

這裡山勢連綿,對於唐軍而言,安市城就是這山脈的重要節點,相當於是關中的虎牢關一般的存在。

由此可見,在這殘酷的環境之下,要奪取這樣的城塞,有多麼的困難。

可若是不拿下這裡,那麼想要切斷國內城和遼東的聯繫,甚至在未來打開國內城,也就是後世的平壤門戶,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李靖希望拿下安市,不是沒有道理,這雖然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可想要有進展,單憑拿下一個又一個的城塞,是沒有多大意義的,只有奪取這裡,才能破局。

李世民皺眉道:“安市城有多少兵馬。”

李靖道:“他們號稱有六萬人,糧草無數,此城依山而建,易守難攻……而且,隨時可能有高句麗人馳援。”

李世民皺着眉,下意識的權衡着,口裡道:“兵馬有云,十而圍之,朕起精兵,不過十五萬人,若是圍攻安市,那麼其他各路兵馬,就要雲集安市了。那麼其他遼東各城,就可能要放棄。不過,這既然是你的安排,你乃統兵大將,自然依你行事。”

李靖抱手:“喏。”

實際上……李靖的軍事行動有點冒險。

十幾萬大軍,耗在一座易守難攻的城塞,這就意味着,唐軍在有限的時間裡去和安市死磕,如此一來,遼東各郡的壓力就得到了緩解。

而唐軍若是能拿下安市城,自然是豁然開朗,可若是繼續鏖戰下去,那麼就可能有被切斷後路的危險。

李世民想了想道:“下旨,令人緊急調撥火炮來……沿途不可再耽擱了。”

火炮乃是攻城的利器。

不過其實在東方,用處是有限的。

後世的人們一直將火炮視爲打開城牆缺口的東西,可這其實是受了西方人的影響。

因爲在西方,他們大多是以城堡的模式進行防禦,而城堡說白了,就是一道牆而已,火炮一轟,那一堵牆出現一個口子,那麼防禦就破了。

可是在東方,城牆可就厚重了,這玩意足足有一兩丈寬,城牆上甚至可以走馬和過車,這麼厚的城牆,火炮怎麼破?

當然,火炮也不是沒有用的,它可以直接轟擊城中,大大的降低城中軍民們的士氣,起到一定殺傷的效果。

而這……對於李靖而言,就是神兵利器了。

議到這個時候,張千突然快步而來:“陛下……奴截獲了一封高句麗人之間的書信,裡頭的內容……”

李世民擡頭看了一眼張千,當着衆臣的面,忙道:“取來朕看。”

那書信落到了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低頭一看,隨即冷笑道:“挑撥離間嗎?竟說正泰與他們高句麗人勾結,與他們做買賣,將我大唐的甲冑,暗中倒賣給了高句麗人。”

衆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做聲不得。

要知道,大唐和高句麗,可是死敵,即便是互市,彼此會有一些貿易上的往來。

可某些東西是不許買賣的,在從前的時候,即便是生鐵買賣都是重罪,更何況還是大唐現在最犀利的重甲呢!

這玩意太厲害了,怎麼可能賣給高句麗人!

張千隨即道:”是啊,奴也覺得蹊蹺,這上頭說,陳正泰賣給高句麗人的甲冑,價值才二十多貫。呵呵……這不是開玩笑嗎?要知道,他自己就說過,重甲的本錢都要三十多貫呢,就是咱們唐軍自己要買,都得五十貫,一點價也不講。他陳正泰是肯吃虧的人,這不是笑話嗎?”

不得不說,這個理由很強大。

李世民不禁笑了,道:“是啊,此等低劣的離間計,朕豈會相信?”

只是那李靖的臉色卻極不好看。

這時,李世民擡頭看了李靖一眼:“卿家似乎有話想說?”

“陛下……”李靖踟躕,顯得很猶豫,道:“臣……臣……”

李世民就板着臉道:“這是幹嘛,有話便說。”

“陛下不說還好。”李靖道:“可是陛下一說,臣倒是想起……大軍渡遼河的時候,有一件事……十分蹊蹺。當時大軍過遼河,有一支高句麗鐵騎,半渡而擊,他們身披重甲,有數百人的規模,而後眼見渡河的大軍越來越多,給我軍制造了一些傷亡之後,便呼嘯而去了。”

“重甲?”李世民瞪大眼睛道:“他們何來的重甲。”

長孫無忌連忙道:“十有八九,是他們自己鍛造的。”

李靖便道:“臣俘獲過幾個重騎,那甲冑……很奇怪,只是……當時臣沒有在意,直到現在……臣這便命人將甲冑取來。”

就在這大帳中的君臣們驚疑之間,李靖果然讓親兵搬來了一副甲冑。

只是……這甲冑一送來,帳中君臣便都個個瞠目結舌了。

李世民是行家,只一看,這甲冑雖然和大唐的甲冑在外形上有一些區別,可鍛造得十分精良,不只如此,許多的技藝,都十分高明,他下意識地道:“是陳家鍛造的甲冑……”

李世民的臉色很陰沉,當初他對重甲很有興趣,便讓陳正泰送去了宮中幾副,他還細細的研究過。

李世民隨即道:“這甲冑不說所用的工藝,匠人們可以模仿這些,只是……甲冑所用的鋼材,卻是模仿不來的,只有陳家的冶煉作坊,方纔可鍛造出這樣的精鋼。高句麗人……冶煉的手藝,還差的很遠。”

這一下子,衆人便都大驚失色了。

既然如此,那麼這些甲冑,豈不是就可以證明那書信中的內容,絕非虛言?

“會不會是……有高句麗的細作……”長孫無忌小心翼翼地道。

李世民冷笑:“可是……這樣的重甲,在遼東出現了數百人。這還只是遼東,其他地方就未可知了。什麼樣的細作,可以膽大包天到竊取數百副重甲而事先沒有人察覺?他們又是如何將這麼多的重甲運出關中,又如何……送來此的?”

這已經很明顯了,細作是不可能辦到這件事的。

而這世上,唯一能辦到的人……只可能是一個。

李世民的臉色非常的鐵青,事實就在眼前,可這個事實,他卻無論如何也不肯接受。

文武衆人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勁,見陛下繃着臉,看樣子似正藏着極大的怒火,便大氣不敢出。

李世民則是揹着手,來回踱步,而後他深深吸了口氣,才道:“仁川那裡,可有什麼消息嗎?”

“陛下。”張千苦着臉道:“天策軍抵達仁川之後,便沒有進兵,而是駐紮於仁川……好像還沒有什麼動靜。”

李世民一臉詫異,皺眉道:“仁川乃是百濟之地,現在水路並進,朕已深入遼東,何以他們卻是還按兵不動?”

李靖這個時候,也感到事態嚴重起來。

他雖然很不理解,你朔方郡王好好的日子不過,爲何折騰出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

可是這些事的後果很嚴重呀!

於是他忙道:“陛下的意思莫非是……”

“朕沒有其他的意思。”李世民冷冷的聲音,氣鼓鼓的高聲道:“朕只想知道,這些重甲到底怎麼到了高句麗人手裡。爲何天策軍按兵不動……”

“陛下,此事過於蹊蹺,我看,還是立即撤回天策軍……再做計較吧。”長孫無忌順着李世民的話道。

李世民卻是搖搖頭,咬牙道:“一切還是按計劃行事,朕就不信了,陳正泰那個傢伙……他會貪圖財貨到了這樣的地步,居然還敢私通高句麗人?他要是有這個膽子倒也好,不失一條漢子。”

說罷,他掃視了衆人一眼,才又道:“此時事實沒有查清,你們也不要無端猜測,他終是朕的女婿,歷來對朕忠心耿耿,立下過許多的功績。現在……進兵即是,其他的事,不必理會!”

迎着李世民冷冽的目光,衆臣只能紛紛稱是,誰也不敢再多說一句,便告辭而出。

顯然,李世民此時的脾氣很不好,以至於張千也忙告退出來。

這張千一出來,卻見長孫無忌小心翼翼的湊了上來,低聲道:“張力士,這書信是當真的嗎?”

張千打了個寒顫:“長孫相公何出此言?難道奴敢僞造這等書信欺騙陛下?何況那甲冑,是千真萬確的,還有……天策軍駐紮在仁川,一直避不出戰,難道也是咱僞裝的嗎?”

長孫無忌便皺眉不語,良久才道:“我就是想不明白,陳正泰怎麼就敢貪心到這個地步……張力士,你看,陛下是什麼態度,陛下的態度有些蹊蹺啊。”

張千幽幽地嘆了一聲,才道:“陛下是信又不信,嘴裡雖說不信,可實際上……事實就在眼前,這些都是騙不了人的,那到人不信呢?這時候……長孫相公就不要有任何表態了,還是躲着一點走吧。”

長孫無忌臉一紅,他明白張千什麼意思,於是點點頭:“有理,我還是請戰去和李靖一起攻安市城纔好。”

………………

而此時,浩浩蕩蕩的天策軍,已是開始離開仁川,登上了海船。

而後……由婁師德所率的水師,數百艦船,承載着天策軍,襲擊了高句麗的一處港口。

幾乎水師一到,這港口便已陷落了。

而後,浩浩蕩蕩的大軍登陸,此時,大軍距離高句麗的國內城,已是不遠了。

他們當日,直接用火炮攻擊了距離海港不遠處的赤峰鎮。

赤峰鎮乃是軍鎮,本是高句麗的屯兵之所,陳正泰直接讓數百門火炮結了陣地,隨即便開始狂轟濫炸,也不襲城牆,而是將整個赤峰鎮直接覆蓋,足足炸了一夜。

天亮時,步兵抵臨了赤峰鎮下,進入赤峰鎮的時候,這裡顯然已經沒有多少活物了。鎮內的木質建築以及營房徹底被炸了個稀爛,人畜死傷者不計其數。

在赤峰鎮稍作停留後,陳正泰帶着大軍繼續進發。

而此時……國內城裡,數不清的難民正朝着國內城涌去。

無數可怕的消息,也隨着這些難民,傳遞到了國內城裡。

十萬高句麗精兵,全軍覆沒了。

赤峰鎮也在一夜之間陷落。

僥倖逃生的人描述起這些場景時,面上帶着難言的恐懼,以至於有人精神失常。

尤其是從那赤峰逃回來的。

說是一夜之間都下着火雨,數不清的炮彈不知什麼時候落在自己的身邊,易燃的帳篷和木製房屋瞬間起火,又是大火,又是連綿不絕的火雨,足足一夜……人畜皆死,寸草不生。

小小一個赤峰鎮……都快砸成餅了。

無數人在黑暗中相互踐踏,只有極少數人,才僥倖逃了出來。

當然……這裡頭肯定是有誇張成分的。

火炮的威力還沒有這樣厲害。

只是這麼個玩意,對於人的心理傷害實在是太大了。

這國內城,已是人心惶惶。

眼看着,天策軍就要兵臨城下了。

…………

陳正泰正騎着馬,帶着人馬行進。

跟在身後的陳正業忍不住抱怨着,說是昨日使用了太多的火炮。

對付一個小小的赤峰鎮而已,居然將彈藥消耗了六七成,這不是殺雞用了牛刀嗎?

可接下來……還要攻國內城呢,那國內城的規模,是赤峰鎮的十倍,現在炮彈已經不足了,只怕得需要花費一兩個月時間才能讓人將補給的炮彈運送過來。

陳正泰則忍不住罵他:“就算不打赤峰,我們對付國內城的炮彈就足夠嗎?”

陳正業一看陳正泰發了脾氣,便癟了,耷拉着腦袋,不敢回嘴。

而陳正泰則道:“既然攻打國內城也是不夠的,那麼……就拿這赤峰鎮當做我們的試煉場!那高句麗人豈會知道我們有多少炮彈?只是經過了赤峰一役,這國內城的軍民們纔會知道火炮的厲害,他們纔不敢心存抵抗我們的僥倖之心。你以爲我是錢多的慌,在一個小軍鎮裡浪費炮彈?這是心戰,心戰懂不懂,我是先嚇一嚇他們。”

於是陳正業縮着脖子忙道:“懂了,心戰!”

………………

昨天在外面吹了風,頭有點暈,所以早點睡了,看看今天或者明天能不能補上。

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章:吃了嗎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
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章:吃了嗎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