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

若在平日倒也罷了,可今日出宮,見了無數面黃肌瘦的百姓,李世民心裡滿是感觸。

何況……又想到自己的弟子出人出力,爲了幫助朝廷賑災,可謂是傾盡家財。

可反觀自己的繼承人,當朝的太子呢。

看着李承乾耀武揚威的樣子,李世民一時竟是羞愧難當,當着這麼多大臣的面,這不是教子無方嗎?

太子年紀已經不小,已經不能再稱作是孩子了,他這個樣子,將來還怎麼克繼大統呢?

李世民憤恨難平。

想到自這個孩子出生,自己對他投入了多少的精力,可今日卻得到如此的回報。

尤其是聞到那一陣陣雞的香味。

吃了幾頓粥的李世民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其實太子現在的名聲還算不錯,大臣們都稱讚他‘仁孝純深’,當然他畢竟是太子,誰敢說太子殿下不仁不孝來着。

可總體而言,李世民對李承乾是較爲滿意的,他唯一的擔憂,便是太子生長深宮,百姓艱難,都不聞見。

而今日……這憂慮終於變成了現實,看着無數衣衫襤褸的百姓之中,太子一身錦袍鶴立雞羣,得意洋洋的對流民們頤指氣使,百姓們粥都喝不上了啊,可是這個孽畜,竟在此吃雞!

身後羣臣都有些慌了,面面相覷,他們自覺的自己不該來,更不該看到這樣的場面。

隨之而來的幾個東宮屬臣也慌了,這幾人,都是當世的大儒,文名天下,有陸德明、孔穎達、于志寧、杜正倫人等,眼見此情此景,又想到太子許多日子沒有去東宮聽他們講授學問了,原來竟在此處,他們又羞又愧,一個個不禁臉紅,連耳根也紅了,陸德明率先拜倒,熱淚盈眶道:“臣……萬死之罪!”

以往陸德明與李世民見禮,不過是拱手作揖罷了,今日他自知自己管教無方,罪孽深重,便行了叩拜大禮。

其他幾個東宮屬官也不再猶豫,紛紛效仿,個個垂頭喪氣,面如死灰。

李世民磨着牙,他努力使自己心情平復。

可畢竟是馬上得天下的天子,這時候無法忍受了,終究暴跳如雷,回頭……見身後的侍從佩着刀,唰的一下,將這侍從腰間的佩刀拔出來,目露猙獰之狀。

這刀一拔出,鋒芒畢露,那刀尖的鋒刃在熾熱的烈陽之下,寒光閃閃。

似乎……

李世民覺得刀太鋒利了,又唰的一下將這刀塞回了侍從的刀鞘,左右四顧,見宦官打着一杆鸞旗,於是便從宦官手裡搶過了鸞旗,將旗上的錦布一卷,提着旗杆子,變成了一根長棍。

陳正泰見李世民要拔刀,嚇着了,立即隱在羣臣裡頭,大氣不敢出。

可等李世民換了一根長棍,心裡才長長舒了口氣,還有救,於是立即大呼:“恩師,不要啊,不要,請恩師聽學生…”

羣臣這才反應過來:“陛下……不要啊……”

陸德明等人更是要昏厥過去。

李世民此時聽到衆臣相勸,更是怒不可遏,拎着長棍便上前。

他身材本就魁梧,何況久經沙場,做了皇帝之後,固然身上的和藹氣息多了幾分,可骨子裡的將軍本色在此刻卻是暴露無遺。

本是愉快的李承乾見自己的父皇突然從天而降,一下子嚇懵了,站在原地,竟是駭的動彈不得。

李世民上前,先是破口大罵:“畜生,你在做什麼?”

“兒臣……兒臣……”李承乾只覺得腦子裡一片空白。

父皇爲何在此。

耳邊,他還聽到了陳正泰洪亮的聲音:“恩師……不要啊……”

在這魂不附體的時刻,這是李承乾唯一的安慰了,陳正泰這個狗才,還算仗義。

“朕讓你做太子,人人都說你純孝。這個時候,你就是這般做太子的嗎?你……朕今日非要打死你這畜生不可……”

李世民說着,面目更加猙獰,渾身殺氣騰騰。

其實在此刻,他的內心……卻是說不出的絕望和悲痛,他口裡大罵着,虎目張闔之間,竟有幾分模糊,水霧騰騰,李世民固然是無法在這衆目睽睽之下痛哭的,可心中的悲痛和失望卻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是自己悉心栽培的太子啊,是自己嫡長子……

他舉着長棍,這長棍在他的隆起的長臂之下虎虎生風,本是要當着李承乾的腦袋砸下,可是剎那之間,這長棍似又有了偏移,徑直砸向李承乾的肩。

李承乾已是惶恐到了極點,啪嗒一下,雙膝一軟,拜倒在地,身如篩糠。

而就在此時……

突然有人道:“皇帝息怒,萬萬莫傷了太子……”

“陛下……陛下手下留情!”

若是其他臣子在此呱噪,李世民自是絕不會留情。

可令李世民疑惑的卻是……在自己腳下,這一羣衣衫襤褸的災民,卻一個個嚇得魂不附體,一見到太子要捱揍,居然個個痛不欲生,一個個拜倒在地,竟是黑壓壓的跪倒了一大片。

“陛下……太子殿下教我們做雞……”

“陛下,太子還請我們吃雞……”

聽到此處,李世民心裡的疑惑越來越重,這長棍卻已止不住勢頭了,終究還是落在了李承乾的肩上。

只是……力道卻減了大半。

李承乾還是嗷叫的哀嚎一聲,發出了慘呼。

疼的在地上打了個一個滾,滿身泥濘。

李世民依舊陰沉着臉,看着滿地的百姓,口裡撲哧撲哧的喘着粗氣,死死的盯着李承乾,已是有幾分淚眼模糊的眼睛,仍然不見憐憫:“畜生,你幹了什麼好事?”

李承乾這個時候,方纔反應了過來,疼的齜牙咧嘴道:“父皇,兒臣在教人做雞呀!”

李世民厲聲大喝道:“朕不要聽你說,朕聽……”

李世民稍稍一頓,目光落在了跪在腳下的一個尋常百姓身上,他點着此人:“你叫什麼名字?”

“小……小民……小民鄧健。”這人說話結結巴巴的,已是嚇得魂不附體。

李世民正色道:“你有什麼話,當着朕的面說,你不必害怕,也不必擔心這個孽畜敢報復你,若是你所言不實,朕也絕不會輕饒你。”

“是……是……”鄧健已是嚇得魂不附體,哪裡還敢說什麼假話。

事實上,李世民是相信眼前這個小民是不敢矇騙自己的,在自己強大的威壓之下,這個沒有什麼見識的小民,即便是想要矇騙,只怕也沒有這個腦子。

“那你來告訴朕,你們在做什麼?”

“陛……陛下……我們在燒雞。”鄧健磕磕巴巴:“太子殿下……說要教我們做雞……”

“這又是爲何?”李世民眉一挑,聲音愈發的嚴厲。

鄧健只覺得李世民在自己面前,宛如泰山壓頂一般,每一次催問,都令他透不過氣來:“太子殿下說……以後……以後大家要吃雞……可是……我們這些尋常小民,哪裡有多少炊具,所以……所以……教授我們就地取材……就地取材的烹飪之法,說……說這是叫花雞……”

以後有雞吃?

李世民越聽越覺得蹊蹺。

他陰沉着臉,目光閃爍着:“你們飯都吃不上了,也有雞吃嗎?”

“這……這……”鄧健已經回答不出了。

李承乾這時大聲道:“不錯,往後大家都得分雞鴨吃,這是……對了,這是陳正泰說的,父皇不信,問陳正泰。”

李世民下意識的回頭看向身後的羣臣,尋覓陳正泰的蹤跡。

陳正泰忙從人羣之中鑽了出來,上前:“恩師……太子所言,千真萬確。”

李世民一臉狐疑,他可不是那種輕易可以糊弄的人,只是……在此刻他臉色終究緩和了一些:“到底怎麼回事?”

“恩師,方纔學生就想向恩師解釋,可惜……恩師大怒,不肯聽。”陳正泰幽怨的繼續道:“前些時日,學生在二皮溝,養了許多的雞鴨,這雞鴨……有十數萬只。”

李世民聽到此處,不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麼多雞鴨……

陳正泰真是瘋了。

如此多的雞鴨……每日豢養,需要糟蹋多少穀子啊。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