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

高建武乃是高句麗的國主,自然清楚,當大唐擁有了鐵甲重騎的時候,意味着什麼

想一想,一旦開戰,數不清的鐵甲重騎蜂擁而至,他便覺得說不出的可怕。

這可是以一當十的無敵兵種。

而高句麗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

什麼都不幹?

難道等着被大唐橫掃嗎?

唯一的選擇就是……高句麗也締造一批,足以和唐軍一樣的重騎。

當然……他個人預計,真要開戰時,大唐的重騎可能數量上會超過高句麗。

可細細一想。

重騎沉重,且又金貴,大唐乃是勞師遠征,他們能出動的兵馬,必定是有限的,不可能將全天下的兵馬統統都進行遠征。

何況高句麗地處寒冷,沿途的道路又泥濘,大唐能投入的兵力,畢竟有限。

天時地利盡都在高句麗這裡,大唐至多兩三萬重騎投入戰場而已。

而只要高句麗有三萬重騎,足以和大唐旗鼓相當,一決雌雄了。

當然,陳家要價不高,也是高建武決心培養重騎的原因。

三十五貫……真的已算是廉價了。

這並非是高句麗遙不可及的數目,只要咬咬牙,應該勉強能夠支撐。

想到這裡,高建武似乎決心已定。

只是……唯一讓他疑惑的是,這樣的寶貝,陳正泰居然想廉價賣出。

莫非……那陳正泰已是位極人臣,倒是希望那大唐皇帝做隋煬帝,而他陳氏,想要重演當初隋朝徵高句麗的往事,成爲第二個‘唐國公’嗎。

中原人果然狡詐啊。

高建武冷笑,他自幼讀史書,自然清楚,那中原之地,無數次的分分合合,篡位僭越之事,如家常便飯一般。

所謂養賊自重,想來就是如此吧。

當然,高句麗不是賊,而是一頭猛虎,此次若是能一舉擊潰唐軍,高句麗便可長驅直入,也要做一做這中原的主人,那陳氏機關算計,豈會想到,本王在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那一隻黃雀呢?

當然……在事情還未敲定之前,高建武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可喜的事。

眼下要做的還有很多。

一方面,是繼續和陳家談,想辦法促成交易。

另一方面,則是要說動朝中百官的支持。

…………

高陽已匆匆出宮,當即便去尋那陳正進。

二人議了一日,顯然高陽是想再殺一些價的,他原本對於殺價沒有什麼期望,可當得知高句麗人願意拿三萬副鎧甲的時候,陳正進居然變得出奇的有興趣了。

“若是三萬副,三十五貫,已是最低價了。不過……我家殿下來之前,早有明示,採買的數量不同,價錢也不同,不如這樣,若是四萬副鎧甲,便給三十貫,可若是五萬副鎧甲,則給二十五貫,如何?”

五萬副……

高陽皺眉。

採買的越多,價格越便宜。

這就讓高陽意識到,若是買三萬副,有些吃虧了,雖說三萬副需一百零五萬貫。可五萬副,不過一百二十五萬副而已,雖說多了二十萬貫,卻多了兩萬副甲冑。

“是這樣的。”陳正進道:“這鎧甲乃是流水製造,同一個式樣的鎧甲,造的越多,成本越低。除此之外,還涉及到了運費。反正都是需要一批船運來,是運三萬副甲和五萬副甲,又有什麼分別呢?因此……買的越多,價格越低廉。買的越少,想要大量的優惠,恕我直言,這不是我能做主的。”

高陽一時有些拿捏不定主意。

若是這樣談下來,等於是買三萬副,就等於是傻瓜了。

可五萬副……是不是太多了?

雖說高句麗號稱六十萬大軍,可真正的精壯,合格的將士,能勉強湊齊十萬就不錯了。

其餘的不是老弱病殘,就是輔兵,不過是一羣徭役罷了,這些人莫說配甲上馬作戰?便是發給他們一件皮甲都覺得虧了。

只是……這誘惑還是太大,思來想去,高陽只得又去見高建武。

以至於很快,這高句麗的文武大臣們,便吵做了一團。

爲了平息爭議。

索性高建武親自命一些強壯的衛士,裝備上重甲上了鐵甲馬,而後,選拔了一千人,雙方各持木棒對戰。

而戰果十分醒目。

百名重甲騎兵,輕鬆的將這千名由弓箭手、騎兵以及步兵組成的千名軍馬衝了個七零八落。

即便裝配的乃是木棒,可這千名將士的損失也是極爲慘重,當即死傷者有六十人之多,其餘人心有餘悸,根本無法抵擋這重騎的鋒芒。

高建武見了戰果,而後回頭看文武百官:“衆卿……這重騎騎兵的威力,可是親眼見識到了嗎?到時候……我們面對的唐軍,便是這樣的重甲騎兵,他們漫山遍野呼嘯而來,而我高句麗,拿什麼抵擋?難道困守於城中嗎?可若是唐軍源源不斷的補給,那麼敢問諸位卿家,他們若是圍困我們一年兩年,甚至三年五年呢?大唐的國力,遠邁高句麗,他們可以這樣消耗下去,而我高句麗,如何消耗?”

百官們默然。

不得不說……其實這個時候,高句麗已經沒有了選擇。

大唐出了這重騎之後,就意味着,只要大唐採取隋朝那樣舉國之力,來討伐高句麗,那麼高句麗遲早要有滅頂之災。

“現在擺在孤的面前,是到底採購三萬副甲還是五萬副。三萬副需大唐的制錢一百零五萬貫,而五萬副,卻只需一百二十萬貫。”高建武猶豫不定道:“我高句麗這些年,國庫也有一些盈餘,那陳家甚至說,若是沒有現錢,可以用其他的來抵賬,用黃金,用人蔘,用皮毛,甚至用糧食……可是……”

高建武搖了搖頭。

“大王。”高陽道:“臣以爲,還是五萬副合適,陳家制甲的數目,一定是有限的,唐軍一定也在採買,我高句麗多買一些,唐軍就少一些,臣聽聞,大唐已經開始在徵集府兵了,有細作的傳言是,到了明年開春,可能就要水陸並進,對我高句麗開戰,若能多購重甲,則漲我高句麗一分戰力不說,還可使唐軍的戰力銳減一分,這此消彼長之下,我高句麗便多了兩分的勝算。”

高建武頷首。

有人上前:“大王,這其中難道不會有詐嗎?”

“有詐?”高建武冷冷道:“孤原本也以爲,這其中可能有詐,可是……有了第一次交易,倒是對那陳家的信譽多了幾分信任。就算是沒有第一次交易,反正這交易,是彼此在海中錢貨兩清,只要我們拿到重甲,又有何妨呢?陳正泰這個人,孤早已關注,此人深受那李世民所信任,可是此人卻一直培植黨羽,尤其是再關外,幾乎是自立爲王,中原的世族嘛,總是先考量着自己的,這一點,難道諸卿沒有見識過嗎?”

衆人聽罷,方纔放下了心。

他們確實見識過那些中原的世族,這些世族們心裡確實是以家族第一,當初的隋朝滅亡,不正是因爲如此嗎?那些世族們,在皇帝強大的時候,隱忍不發,可一旦皇帝妨礙了他們的利益,他們便個個跳將了出來。當初隋煬帝徵高句麗的時候,也不乏在開戰之前,有世族和高句麗暗中交易,兜售大量的軍用物資,如今……大唐和大隋,不過是換了個皇帝而已,可本質哪裡又會有什麼不同?

“若如此,大王……臣也以爲五萬副最好。”

“對……五萬副最好,若是三萬副……反而虧了。”

“是啊。”高建武心裡有了主意,他嘆了口氣,這可是一百多萬貫的交易啊,如此大額的交易,等於是一次性,將這高句麗大半年的賦稅統統給那陳正泰笑納了。

只是現在……已到了最緊迫的時候,已經容不得高句麗不捨得財貨了。

“諸卿家想辦法籌措錢財,高陽,你去和那陳家人交涉,孤要他在年底之前,進行交易,若是年底之前,不能錢貨兩清,那麼這筆交易便算是作罷了。”

衆臣紛紛稱是。

大唐興兵在即,所有人都難免有幾分焦慮感,此時此刻,若是在不加強軍備,依着中原人對於高句麗刻骨的仇恨,站在這裡的人,誰能有好下場?

因而這高建武作爲高句麗王,固然沒有太大的威信,可此時百官們卻對此沒有太大的異議。

…………

一封書信,火速送到陳家。

實際上……冶煉的作坊裡,已經開始在加班加點的生產鎧甲了。

這重甲的工藝早已成熟,所需的匠人和設備都是現成的,因而生產起來,倒是極快。

源源不斷的重甲,除了供應一些軍中之外,紛紛裝上特製的木箱,而後在碼頭裝船,自運河一路順水而下,前往天津。

陳正泰看了書信之後,輕鬆了許多,此時天色將晚,武珝也已下值回來,這書信,她下值會整理一番,只是見這來自長孫衝送來的書信,令武珝不禁詫異:“恩師……這,我們要賣高句麗重甲?”

陳正泰微微一笑:“哎……現在冶煉作坊,每日煉製這麼多的鋼鐵,不賣出去,難道荒廢着嗎?錢是掙不完的,趁着高句麗還有一口氣,能賣就趕緊,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武珝卻是搖頭,蹙眉道:“只是……這畢竟是重罪啊,哪怕是和高句麗人互市,可這樣的東西,若是買賣起來,實在有些忌諱,倘若有人察覺……”

陳正泰道:“我已承諾了陛下,明年開春,便要教這高句麗灰飛煙滅,時間緊迫,這對高句麗的事,自是現在依我決斷,就算是陛下非要責怪,那也沒有辦法。”

“重甲威力巨大,賣給了高句麗人,豈不是讓他們如虎添翼?這高句麗人狼子野心,你看……他們一開口,便是五萬副重甲,還有這價錢……恩師,你賣高句麗的價錢,竟比賣給我大唐軍中,還有廉價?”

“咳咳……”陳正泰有些羞愧,忙解釋道:“開發市場嘛,要先補貼……”

說實話……這一點,確實有點黑心,大唐這邊,可是五十貫一副,到了高句麗,價錢卻是大減,雖然也有一些利潤,只是這利潤在運輸還有其他人力之下,基本上已經是貼着成本在賣了。

武珝對於重甲的印象很深,她一直認爲,重甲未來,將會成爲戰場上的利器,可現在恩師的行爲,和資敵有什麼分別?

二十多貫,就將重甲賣給高句麗人,甚至連運輸,都是陳家負責。

“此事……”武珝忙是將這書信擱在了油燈上,燒成了灰燼:“除了長孫衝還有誰知道呢?”

“也不多,大多都是陳家人經手,除此之外,就是婁師德和長孫衝了。”

武珝搖搖頭:“恩師有沒有想過……只要我們交了貨,高句麗人會散播出這些消息?”

陳正泰想了想,倒是有這種可能:“你的意思是……”

“只要交了貨,他們巴不得中原亂起來不可,而恩師素來爲陛下所倚重,他們若是散播消息,勢必引發大唐朝中的震動,如此一來,他們豈不是可以坐山觀虎鬥?”

陳正泰點點頭,還是武珝想的深,他原以爲,只要經手的都是陳家人或是自己的心腹,這件事,便可神不知鬼不覺,卻沒想到……高句麗人可能倒打一耙。

陳正泰道:“不過……隨着他們去吧。”他輕鬆的笑了笑:“好啦,這是機密大事,你就不要操心了,至少在交貨之前,還是不要泄露這些機密纔好。交貨之後,就由着高句麗人去吧。”

武珝此時聽陳正泰的話音,便曉得陳正泰定又有什麼主意了。索性一笑:“學生該提醒的已提醒了,恩師既然覺得沒有什麼大礙,那一定是有什麼真知灼見,那麼學生就不再饒舌了。”

說罷,款款坐下,繼續整理一些書信。

到了次日,陳正泰則坐着馬車,前往天策軍大營。

這天策軍奉旨開始招募新兵。

原先的五千規模,需擴充到兩萬至三萬人左右。

現在天策軍的名號已經打出來了,又立下了大功。

各營已經直接改成了軍,而陳正泰直接任都督,其餘蘇定方人等,各任將軍,原先的骨幹,現在紛紛晉級,而這些年,因爲百業興旺,百工子弟也越來越多,不少人開始踊躍入營。

兩萬新兵,從朔方至二皮溝,再至長安等地,源源不斷的補充,居然很快,便已經招募滿。

緊接着,便是緊張的新兵操練了,這事是參軍府負責的。

參軍府長史鄧健,現在已挑選出了一大批骨幹,足足有上百人的規模,文爲文吏,武爲參軍,抽調了大批的骨幹,進行新兵的操練。

天策軍有自己的章程,所以一切按部就班便可,新兵的伍長們,也都是原來的老兵。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卻是,陳正泰並沒有增加騎兵軍的實力,原來一千重騎,現在也不過是增加了兩千人,變爲三千而已。

這令薛仁貴唸叨了許多日子。

這重騎的實力,已經顯現了,他甚至可以放出豪言,這天策軍裡,只要有重騎就可以了,其他的兵種,只留有少部分爲重騎輔助即可。

當然,薛仁貴的話,是有道理的。

一千重騎,可以將侯君集打的屁滾尿流。

那麼若是徵募兩萬重騎,豈不就天下再也尋覓不到敵手了?

可顯然……陳正泰卻另有打算,他的計劃之中,重騎雖負責衝鋒陷陣,卻並非是天策軍的主要力量,重騎纔是輔助。

反觀炮兵營和步兵營,都得到了大大的加強,炮兵營添加了兩千人,而護軍營則增加了一千,其餘一萬五千新兵,統統作爲步兵營。

以至於連帶着步兵的蘇定方,都覺得陳正泰腦子抽了,作爲步兵的統領,蘇定方當然希望步兵多一些,可如此大大加強步兵,卻讓他有些難爲情,分明這步兵在戰場上,並沒有發揮出應有的效用。

擊殺侯君集的時候,蘇定方跟着領了功勞,都覺得有些沾了薛仁貴的光。

可陳正泰顯然令有打算,他既決定的事,誰也攔不住。

以至這事被宮中得知,李世民居然親自來過問,忙派張千來問話,詢問是否天策軍錢糧不足。

這言外之意是,沒錢買得起重甲,搭配上好的馬匹,找朕要啊,千萬別給朕省錢,朕不差這個錢。

可陳正泰的迴應卻很簡單,臣乃天策軍都督,這事我說了算。

而後,張千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陳正泰,一副你這傢伙翅膀硬了,能耐了啊。

接着也不再打話,轉過頭,就跑去李世民那兒打小報告了。

“陛下,這是陳正泰的原話,奴絕沒有添油加醋,這都是陳正泰說的,奴當時聽了,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呢。你看看……恃寵而驕,奴今日心裡很震撼哪,就想着,奴以後,一定不要學那陳正泰,稍稍有了一些功勞,便不曉得天高地厚了。”

李世民:“……”

顯然……陳正泰的倔強,是李世民意料之外的。

…………

第三章送到,收工。

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
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