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

扶余威剛當日去見那長孫衝。

二人密議了足足一個多時辰,這扶余威剛纔告退而出。

過了一些日子,果然有一批船抵達了百濟。

長孫衝親去港口巡視,而後又與隨船而來的陳家人商議了很久,最終敲定了一個方案。

這些船上的貨物並沒有卸貨,而是隨即轉道北上,前往高句麗。

………………

高句麗國內城。

此處乃是高句麗的王都,這王都的格局,大抵和長安相當。

當初高句麗人遷居於此的時候,某種程度來說,是爲了應對中原王朝的威脅。

畢竟這裡靠近百濟和新羅,而百濟和新羅對於高句麗而言不過是小國而已,並沒有多大的危害,反而是中原之地,一旦大舉征伐,遠離了中原的國內城,便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隋朝征伐高句麗,連續三次,俱都鎩羽而歸,大量被隋煬帝徵募的漢人徭役,被高句麗人俘獲,再加上更早之前大量漢人遷居於此,因而,本質上這高句麗的漢人和漢人工匠不少。

也正因爲如此,這王都的格局,和長安幾乎沒有任何的分別,採取的也是街坊制。

隋朝滅亡之後,高句麗一度實力膨脹,號稱有軍馬六十萬,當然……這裡頭到底有沒有水分就不知道了,不過正因如此,高句麗倒是一直在這遼東和三韓之地,處於霸主一般的存在。

此時……在高句麗的王宮之中,一封快報,打破了整個高句麗朝野的平靜。

這一封從中原來的書信,確實引起了高句麗的譁然。

以至於高句麗大王高建武心神不寧。

此時,文武大臣們分班站定,所有的禮儀與大唐沒有太大的分別。

高建武穩穩的坐在了王位之上。

“一千重騎,可以擊殺三萬騎兵,這樣的事,諸卿可有聽聞嗎?”

衆臣默然,良久,纔有宗室大臣高陽站出來道:“大王,以寡擊衆的戰例,並非沒有,只是如此懸殊,卻是聞所未聞。除此之外……我聽聞那三萬精騎,統領之人乃是侯君集,侯君集此人,我亦有所耳聞,乃是不世出的驍將,這樣的人,手握三萬鐵騎,卻被重騎擊潰,這便匪夷所思了。”

是啊,什麼是名將,名將就是在戰場之上,不會犯錯誤的人。

一個沒有犯下巨大致命錯誤的人,卻被以寡擊衆,殺的片甲不留,那麼……這就顯然並非是軍事上的問題了。

“重騎到底爲何物?”高建武皺了皺眉頭,詢問左右。

“聽聞他們全身着甲,身上的戰甲有數十斤重,便連戰馬,也都穿戴上了甲片,渾身包裹,一旦衝鋒,便可所向披靡。”高陽迴應。

高建武不由嘆了口氣道:“大唐這些年,四處征伐,攻無不克,而那中原之主李世民,雖是殘暴不仁,卻已蕩平了北方。孤聽聞,那大唐的朝中,已經開始在厲兵秣馬,只怕要效法隋煬帝,與我高句麗作戰了。”

他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雖然對外,高句麗帶甲六十萬,大小城市有七十多座,土地連綿千里,有兩百萬戶人口,而且又幾次戰勝了隋朝,獲得了巨大的勝利。

可這並不代表,高句麗在面對冉冉升起的大唐,就會掉以輕心。

關於河西來的戰報,是高句麗商人連夜送來的,消息的準確度不低,再加上高句麗人在長安也有細作。

此時……這大唐居然有了如此驍勇的殺手鐗,怎麼能讓人不擔心呢?

“倘若這樣的重騎,來了我高句麗,我高句麗該當如何應對?”

高建武一連問了許多的問題。

於是有人道:“大王何須擔憂呢?當初的隋朝,不可謂不強盛,可最後,不照樣鎩羽而歸嗎?我看這大唐,也不過如此。”

高建武只笑一笑。

這不過是大家關起門來自吹自擂的話罷了,畢竟……一旦大舉進犯,那麼勢必關乎了高句麗的存亡,中原永遠都是高句麗最強大的對手,絕不可以掉以輕心。

故而,高建武不免憂心地道:“中原狼子野心,遲早要來進犯,他們現在又佔據了百濟,使我高句麗腹背受敵,不可不防啊。”

那宗室大臣高陽點頭道:“大王所言是極,因而我高句麗也需厲兵秣馬,以防不測。”

高句麗已經延續了六百年,歷經了二十代,之所以現在有和中原爭雄的本錢,是在於中原數百年的戰亂,而高句麗在這一代,漸漸的從一小國慢慢的崛起,人口不斷的繁衍和增加,再加上大量的吸收來自於中原逃避戰亂的遺民,因而纔有如此強盛的國勢。

而如今,中原終於穩定了,這令高建武不得不憂慮地起來,因爲他越發的意識到,一場大戰,已經不可避免了

此時聽了高陽的話,便道:“正是如此,理應加緊備戰,以防不測。”

他隨即散朝,可那宗室大臣高陽卻是獨獨留了下來。

高建武見那高陽不走,便道:“王弟爲何還留在此?”

高陽看了看已經空曠的大殿,低聲道:“大王所憂慮的,乃是那重騎嗎?”

高建武眉一挑,顯然意識到,高陽是話裡有話,便一步步下了王殿,到了高陽面前,才道:“正是如此。”

“大王。”高陽此時的表情顯出了幾分神秘,依舊壓低着聲音道:“前些日子,有人悄悄聯絡了臣,送來了三十副重甲。”

“什麼?”高建武顯然意想不到他的弟弟特意留下來,居然告訴他的是這樣一件事。

他一臉詫異地道:“送甲來的,乃是何人?”

高陽道:“據聞……是姓陳的……”

姓陳……

一聽姓陳,高建武驟然之間警惕起來,他皺了皺眉道:“陳氏……孤亦有耳聞,只是……他們會有這樣的好心?”

高陽便道:“他們是希望讓我們試一試這鎧甲,而後……想和我們做買賣……”

高建武默默地聽着,臉色則是變幻不定。

買賣……

做買賣……

這可是國家大事啊。

怎麼可能輕易拿這等東西做買賣?

那姓陳的是瘋了?

又或者……是有什麼陰謀詭計?

高建武冷笑道:“是嗎,難道他們不知道,拿這個與我高句麗買賣,在中原乃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實在是令他不得不多想啊!

高陽便道:“那陳家,現在在大唐如日中天,深得天子信任。不過我聽聞,他們最擅長的便是做生意,據聞……這陳氏已經富可敵國了。重甲,本就是陳家鼓搗出來的。現在大唐皇帝將他們封在草原和河西之地,這陳家儼然已視自己爲關外的國主,我想……他們之所以和我們暗通款曲,可能有三,其一:便是其中必有詐,需小心防範。其二:陳家歷來貪婪無度,想要藉此機會,賺取錢財,這也未嘗沒有可能的,要知道那陳家許多的買賣……不都是靠這些掙來的嗎?而其三嘛,便是他們雖爲唐臣,卻也未必希望中原強大,畢竟這陳家現在已在關外立足,若是能削弱中原,那麼,他們也可自立爲主。”

高建武揹着手,來回踱步,他顯然覺得這都有可能,想了想道:“那些鎧甲,你試過了嗎?”

說到這個,高陽頓時振奮精神起來,道:“他們送來了三十副鎧甲之後,臣挑選了三十個精壯的衛士着這重甲操練,而後……讓他們與其他衛士對陣,這鎧甲……當真犀利,尋常的刀劍和弓箭,根本傷不到他們分毫,這樣的重騎,一旦開始衝擊,根本無人可破,臣想了許多辦法,可……”

“可這重騎,確實可以以少勝多,這還是他們沒有好好操練的情況之下,若是讓人好好操練,一年半載之後,這樣的鐵騎,堪稱天下無敵。”

天下無敵。

這話,高建武並不知道是不是誇張。

卻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爲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數不清的大唐重騎出現在高句麗,配合他們的水師,那麼……這大唐就解決了糧食補給的問題。

屆時,高句麗該如何應對呢?

一直堅壁清野龜縮不出嗎?

可大唐有了水師和百濟作爲源源不斷的補給基地,足以耗費個一兩年。

這一兩年之內,高句麗根本無力進行生產和耕種,長此以往,拖也要拖垮了。

想到這裡,高建武死死的看着高陽,臉色陰沉不定地道:“那陳家的人,明日你尋到孤的面前來,孤要親自見一見。”

“喏。”高陽行禮。

…………

次日,一人入了這高句麗的王宮。

此人相貌和陳正泰有些相似之處,當初,擊潰了侯君集之後,陳正泰就立即命他趕往高句麗,而他所帶來的,卻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任務。

此人叫陳正進,原本負責的就是陳家對外的貿易,因而和不少的高句麗商賈交好,現如今,通過這些商賈們的引薦,很快便和高陽搭上了線。當然,那三十套鎧甲的重禮,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現如今,陳正進終於見到了高句麗王。

高建武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人,半響他纔開口道:“你是私自前來,還是帶了陳正泰的許諾?”

“自是殿下的許諾。”陳正進倒是沒有顯出畏懼,侃侃而談地道:“大王應該很清楚,這件事事關重大機密,若是事情泄露,對於陳家意味着什麼?”

高建武便道:“你既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那陳正泰爲何還要派你來?”

陳正進道:“很簡單,敵人歸敵人,生意歸生意,我們陳氏,是以商業立家,既是做生意,那麼就不妨打開門來,只有有利益可圖,什麼樣的生意都可以做。這吐蕃和大唐的關係,也未必有多好,陳家在河西,不照樣與他們有着深厚的商業往來嗎?殿下預料到,現在高句麗一定急需某些貨物,所以特命我來,與大王洽商。”

高建武面上陰晴不定,他凝視着陳正進。

顯然還是有着許多的狐疑,隨即便道:“你的意思是,若是高句麗願意購買,陳家便願意售出?”

“是的。”陳正進道:“事實上,這個時候,大抵陳家已經有一批貨。只是第一批,足有三千副甲,已經抵達百濟了,只要高句麗願意給錢,那麼……這批貨便立即會運至國內城來,而且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高建武道:“如何交貨?”

“雙方可以各選艦船,約定在海上錢貨兩清。這只是第一批買賣,只要大王願意,以後還可以更多。我實話說了吧,在長安,朝廷已經決心征伐高句麗了,大戰已經迫在眉睫,現在大唐已是厲兵秣馬,到時天子勢必要帶數十萬精兵與大王血戰。至於大王是否願意交易,這自是大王自行考量,我不過是傳話而已。”

高建武便冷笑道:“這樣說來,陳正泰既知大唐有吞併高句麗的心思,卻還敢向高句麗販賣這樣的甲冑,膽子可不小啊。”

陳正進沒有過多的去解釋。

因爲實際上……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陳正泰到底發什麼瘋。

而且解釋這個東西,你解釋的越多,本質上錯的就越多,還不如閉口不言,讓人家自己去猜測呢!

高建武則是道:“好,孤知道了,你告退吧。這幾日,讓高陽陪着你,好好的在這國內城走一走,無論如何,你也是我高句麗的貴客,我高句麗也是禮儀之邦,自然有我們的待客之道。”

陳正進點頭,再不多言,直接告退。

而高陽則是留了下來。

高建武卻是顯得愁眉不展,口裡道:“你覺得他的話是真的嗎?”

“大王不必在乎他的真假,只要確定他們肯賣這樣的甲冑,我們花了錢,買了來即可,何必憂愁其他的事呢?”高陽道:“至於他們到底什麼企圖,卻也無礙的。”

高建武點點頭,卻是轉了一個話頭:“那些甲冑,當真如此犀利?”

“大王可以親去看看,這甲冑,穿戴在身,天下根本沒有敵手,能破此甲的兵刃,少之又少。”

高建武道:“我高句麗可以仿製嗎?”

這纔是問題的關鍵。

“要仿製……只怕不易。”高陽道:“臣嘗試過,若是要達到這甲冑的防禦力,以我們的冶煉技藝,至少需要百斤的鎧甲才成,可百斤鎧甲,根本無法穿戴在身,而此甲,上下一起,也不過六十多斤,這人馬一起穿戴,倒是勉強可以穿戴。”

高建武道:“一面徵集能工巧匠,試一試,看將來能否仿製。而現在……大戰迫在眉睫,你去試探試探,看看他們的價碼,要確保交易的安全,所需的錢糧,本王會盡力籌措。”

“喏。”

…………

實際上,高陽是很謹慎的。

這種交易絕不是小錢,雖只是三千副鎧甲,可這三千副……陳家要求的,卻是三十五貫錢一副。

這價錢……對於單兵而言,已經過於昂貴了。

可想到大唐有這樣的鎧甲,可以攻無不克,而高句麗既然對這樣的甲冑想不出任何剋制的方法,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擁有同樣的甲冑了。

如若不然……就不是錢的損失,而是亡國之禍了。

孰輕孰重,不用多想就有了答案。

雖然高陽還是絞盡腦汁在思考着,爲何陳家甘願冒着這風險,可在洽商時,對方提出來的交易內容,至少是沒有破綻的。

於是高句麗派出了艦船,帶着十萬貫錢,抵達了一處海域。

在那裡,果然……早有幾艘商船在此等候了。

彼此靠近,接舷,搭上了艦板,對方的人登上艦船來,而後開始將一箱箱的貨物運到了高句麗的艦船上,高陽則一面讓人付錢,一面親自點驗了甲冑,這些甲冑……確實沒有什麼問題。

於是………立即派人起航,次日回到了國內城。

十萬貫……不是小數。

而三千副一車車的運進了國內城的時候,高陽才徹底的放心了。

高建武則是親自帶着武士到了府庫,這一副副鎧甲,隨即便露在了高建武的面前。

高陽立即命人穿戴了甲冑,高建武隨即就道:“取刀來。”

他雙手臥刀。

那穿戴着甲冑的武士上前,高建武而後大呼一聲,手中的刀狠狠地朝這武士的肩上劈去。

哐當……

先是護肩被長刀劈出了一個口子,而隨即,長刀卡在了內裡的鍊甲上,可長刀卻已捲刃。

更別說,這鍊甲之內,還有一層的皮衣了。

武士雖是被劈砍了一下,覺得自己的肩膀吃痛,卻顯然沒有其他的徵兆,隨即拜在高建武的腳下。

高建武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有着明顯的喜色,滿面紅光地道:“那陳家人,倒是頗守信用。而這鎧甲,也確實厲害。有了這樣的鎧甲,我高句麗足以和大唐爭雄了。傳我的詔令,挑選精銳,換上這樣的鎧甲。除此之外……你再去尋那姓陳的,告訴他……我高句麗……還需要更多這樣的甲……三十五貫……價錢還算是公道,在我高句麗,這樣的甲,只怕價格便是百貫也未必能買下來,那麼,就多備一些吧,我要一萬副,不……要三萬副!”

高陽揚眉,大喜道:“喏。”

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十章:大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
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十章:大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