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

一個沒有真正嘗試過擁堵的人,是無法理解那等焦慮的。

人在其中,你永遠不知這擁堵何時解決,身邊每一個人都焦慮的不得了,人在情緒之下,開始各種罵娘。

而你置身其中,只看到前頭的隊伍望不到盡頭,而等了很久,隊伍依舊一動不動,各種嘈雜的聲音響起,每一個人都怒不可遏,在這環境之下,你即便不想進城,卻也發現,根本就沒有回頭路可走了,因爲身後也是數不清的人浪。

倘若是你不急着趕路還好,可若是那些涉及到營生的人,便不免惶恐和焦慮起來,畢竟沒有人願意花半天的時間,浪費在這沒有意義的事上頭。

今日天氣還算不錯,李世民甚至在想,若是遇到了雨雪天氣,甚至是寒冬凜冽的時候,這些進退不得的人,會產生什麼情緒。

反正李世民的狀態就很不好,若他不是皇帝,他肯定也要跟着許多人一道,罵姓李的混賬了。

因而,他見房玄齡似乎猶豫的樣子,卻是正色道:“太子的建言,實是太正確不過了。爾等乃是宰相,自當苦民所苦,當下這擁堵,已成長安一大害,朕甚至在想,長安如此,天下這麼多州郡,難道不是如此的嗎?這是天子腳下,若是長安這首善之都都不去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其他的州縣,怎麼敢效仿呢?”

房玄齡道:“那麼城防怎麼辦,夜裡的宵禁,失去了城牆和坊牆,又如何執行?”

щшш¤тtkan¤¢ o

這是很現實的原因。

李世民已是坐下,方纔的擁堵,讓他大汗淋漓,這汗水已乾涸了,那種窒息感,讓他入了宮,才覺得通順了一些,他氣定神閒,道:“太子可有什麼主意?”

李承乾道:“城防的問題,倒是並不擔心,長安這裡,有這麼多衛的禁軍,就算不依託城防,又能如何?天策軍一千多重騎,就可破敵,那麼我大唐,多一些天策軍,便不愁有人敢進犯長安了。至於宵禁,宵禁的本質,不過還是怕城中有宵小作亂而已,不妨就採用值夜的方式,將一衛人馬,採用兒臣那報亭的方式,在各處街道口,設置一個警戒亭,讓他們夜裡值守,倘有宵小之徒,上前盤查便是。何須專門的坊牆,還有夜裡禁閉各坊的坊門呢?何況當下……夜裡城內外不得出入,各坊又不通,倒不如讓一些運輸貨物的車馬,夜裡入城,供應城中所需,也免得所有的貨物供需,通過白日來運輸,如此一來,便可大大減少白日的擁堵,可謂是一箭雙鵰。”

李世民聽罷,點點頭:“夜裡輸送貨物……這也是一個辦法。朕來時,見不少運貨的車馬……若是讓他們改在夜間街道清冷時,確實不失爲善策。”

李承乾道:“其實這個問題,說穿了,不過是城牆和人心哪個緊要的問題。這江山社稷,是靠城牆來守衛,還是人心呢?兒臣的買賣,不,百姓們的買賣都快做不下去了,難道這聳立的高牆,能夠消除他們的怒火嗎?再者說啦……而今的長安,要這高牆又有何用,城市的規模,已經擴大了數倍,城牆裡的百姓是百姓,城外外街道上的百姓難道就不是百姓?”

李世民嘆道:“太子此言,正合朕意。”

他見房玄齡等人還想爭辯,便嘆道:“若是諸卿認爲朕和太子還有秀榮的話不對……”

長孫無忌連忙道:“陛下,臣也贊成的。”

李世民只好道:“若是諸卿認爲朕和太子還有秀榮以及長孫卿家的話不對,那麼不妨,可以親自在這個時候,出入城去看看,到了那時,諸卿便知朕的心思了。太子說的沒錯,當政者,若不知民之疾苦,怎麼能成呢?朕從前,一直擔心太子不知民間疾苦,可哪裡知道,諸卿卻已不知了啊。”

房玄齡聽了臉不禁一紅。

其實他哪裡是不知民間疾苦的人,畢竟是經歷過戰亂,也從過軍。

只是…顯然這天下已經有所變化了,這翻天覆地的改變,恰恰是廟堂上的諸公們,卻似乎對此後知後覺。

當然,這真怪不得房玄齡,畢竟宰相做久了,對於天下的瞭解,已更多的偏向於從各州從來的奏疏,這一個個的文字,如何能讓人感同身受呢。

宰相在三省之中,可謂是日理萬機,房玄齡也不可能有其他的閒暇,專程跑去了解那城中擁堵的事。

房玄齡便道:“臣萬死,抽空,臣一定去看看。”

李世民點頭,沒有苛責的意思,而後道:“至於修建城中鐵路的事,就讓陳家幫忙吧,先拿一個章程,怎麼修,要付出多少代價,花費多少錢,如何做到……疏通人口,如此種種,都要有一個謀劃。太子關於夜間運輸貨物的提議很好,朝廷可以鼓勵這樣做,若是夜間運貨入城,可以減免一些稅賦,你們看如何呢?”

陳正泰道:“太子殿下的倡議,令人欽佩。”

李承乾自然是得意起來。

房玄齡等人只是唯唯諾諾。

李世民道:“除此之外,這侯君集叛亂,他的家人,都經法司審問吧,倘若不知情的,可以減免一些罪責,若是知情不報者,則要嚴懲不貸。朕這一次,出關走了一遭,可謂是大開眼界。陳正泰……這重騎的厲害,朕算是見識到了,我大唐若有十萬重騎,這天下何愁不臣服呢?”

“兒臣也在想這個問題。”陳正泰道:“此戰的戰果,實在太大了。想來,已是天下震動,若是能因此,而滅高句麗,陛下便可完成大隋所沒有完成的功業。”

李世民頷首:“正是此理……朕在想……無論如何,也要讓天策軍擴充一些,再招募百工子弟如何?”

“這再好不過了。”陳正泰道:“只要陛下下旨,一定有無數百工子弟,踊躍參加。”

現在的天策軍,名聲可是響的很。

這一戰,戰果豐碩,算是徹底的成名了。

李世民隨即道:“此事,交你來辦吧,是了,你不是一直都在說高句麗嗎?朕記得,朕和你商議過了,這高句麗……桀驁不馴,朕想教訓他們久矣,所以……朕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內,若是你沒有解決高句麗的方法,朕便在來年開春,親征高句麗。”

陳正泰忙點頭:“半年的時間……可能有些緊湊,不過明年開春,兒臣一定會用最有效的方法,一舉解決高句麗的問題,只是……陛下,若是兒臣當真可以解決高句麗,兒臣……”

李世民哈哈大笑:“這高句麗乃是朝廷的心腹大患,若是能解決,大唐四海之內,便幾無敵手了,這樣的大功,朕便是封你爲親王,又如何呢?”

陳正泰磨刀霍霍的樣子:“那麼陛下就等着瞧吧。”

高句麗延續了數百年,到了隋唐的時候,實力越來越膨脹,說是心腹大患一丁點也不爲過,畢竟……大唐周遭,其實並沒有真正可以匹敵的強敵,唯獨是高句麗,那可是連降服了突厥,卻都無法解決的頑疾,可以說,隋朝的滅亡,高句麗的貢獻至少佔了一半。

而李世民只有拿下高句麗,方纔可以稱的上是遠邁大隋,當初李世民父子,可是真正吃過高句麗的苦頭的,隋煬帝徵高句麗的時候,命李淵坐鎮懷遠,督運糧草,李世民的許多親戚,都隨大軍出征,不少人都戰死在高句麗的征途之中,這關隴世族的子弟,哪一個不是和高句麗人有血海深仇。

倘若當真能拿下高句麗,這震動天下都算是輕的,至少……大唐在周遭,已經沒有任何的敵手。

而陳正泰現在乃是郡王,一旦敕封爲親王,便算是得到了最高的封爵了,天下除了皇帝,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陳正泰倒是心裡火熱,親王還是很值錢的,而且李世民確實也沒有殺功臣的習慣,何況這個功臣還是自己的女婿呢。

大丈夫在世,親王都不敢做,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這話雖然有些凡爾賽,不過某種意義而言,卻也說明,陳正泰還是有一些野心的。

房玄齡等人在旁聽的震驚,要徵高句麗了?

這些人,他們或者他們是他們的父祖,當初在隋朝的時候,都有遠征高句麗的經歷,這高句麗給與了足足一代人,猶如噩夢一般的經歷。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高句麗乃是心腹大患,可真要開戰,卻還是讓人想起了某些痛苦的經歷。

而陳正泰卻是作保,大抵是說,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可以用最小的代價,拿下高句麗,這顯然……有些言過其實了。

當然……陳正泰已經給過太多人震撼,這一次……莫非又要創造奇蹟?

大家看着陳正泰,依舊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們覺得有些可信,可又覺得,高句麗畢竟不是高昌,也不是臨時叛亂的侯君集,想拿下高句麗,只怕並沒有這樣的容易。

李世民此時興致勃勃,卻對陳正泰有着極大的期許:“朕現在不但對朕的乘龍快婿有所期許,也對太子……多了幾分期望,古往今來,有成就的天子,固然開創了基業,可依舊心裡惶恐,因爲他們不安的,乃是子孫後代不能繼承大統,而太子有愛民之心,這正是朕所欣慰的,諸卿,也要多向太子學一學。”

房玄齡等人苦笑,卻忙道:“遵旨。”

李世民顯然乏了,隨即命衆臣告退。

陳正泰本想和遂安公主回家,不過李秀榮在鸞閣還有一些公務,便泱泱的和已監不成國了的李承乾一道出宮。

“太子殿下想要拆城牆,可是因爲殿下的那個買賣吧?”

“胡說。”李承乾辯解道:“孤是爲了百姓着想,百姓出入城中,有這麼多不便,孤看在眼裡……”

陳正泰便嘿嘿一笑。

李承乾反而道:“你當真斬了侯君集,那侯君集也算是一員勇將,怎麼說斬就斬了?”

“並非是我斬的,是薛仁貴,我倒是很高看侯君集,哪裡曉得,他這般不經用。”

李承乾感慨道:“真想不到他會謀反,孤得知消息的時候,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平日裡他可是信誓旦旦自己如何忠誠可靠,還有他的女婿,他的女兒……”

李承乾不禁搖搖頭,露出幾分不可思議的樣子。

陪伴在李承乾身邊的人,哪一個在他面前不是一副忠心耿耿的面孔呢?

何況侯君集這等老油條,可不是李承乾可以輕易看穿的。

陳正泰笑了笑:“這天底下什麼人都有,殿下也不必念及太多。”

李承乾道:“或許你便是第二個侯君集。”

陳正泰:“……”

隨即,李承乾便哈哈大笑:“孤戲言爾,你可不是侯君集,你可比他狡詐多了,一肚子壞水,孤都能看穿你,可見你不似他大奸若忠,你呢,是大忠若奸!”

“呵呵……”

陳正泰迴應他一個冷笑。

“是了。”李承乾收起笑:“你要徵高句麗,可有什麼辦法?”

“不能說。”陳正泰三緘其口。

“小氣。”李承乾搖搖頭。

“不是小氣。”陳正泰認真的道:“有些事,我可以做,你卻不能做。你還是太子,想着軍功做什麼,將來全天下都是你的,你現在要做的,便是乖乖做你的賢太子,每日閉在東宮裡讀書。若是你立了軍功,就算陛下沒什麼念頭,可若是有小人到陛下面前搬弄什麼是非,那可就不好了,我這是爲了你好。”

這是實在話。

父子相疑,歷來是這數百年來尾大不掉的問題,李唐更是將這一套推到了巔峰。

你李承乾幹掉啥都沒問題,就是千萬別去沾染軍中的事。

李承乾認真點點頭:“我自然知道,我又不傻。哎……就是不知我要做多少年太子。”

這話聽的陳正泰汗毛豎起,忙是左右張望,確認周遭沒人:“殿下何出此言,這樣的話也敢亂說?”

李承乾嘿嘿一笑:“玩笑而已,我自聽得侯君集反了,嚇得在東宮半句話也不敢亂和人說,總覺得身邊的人,也不甚牢靠,難得你回來,我可以宣泄一二,你倒是好,年紀越大,越是謹慎甚微了。”

陳正泰道:“我這是害怕讓人知道,好像我們是在搞陰謀似的。”

“我們就是再搞這個啊。”李承乾冷笑:“難道你以爲孤和你搞什麼?”

陳正泰搖搖頭:“惹不起,惹不起,告辭,告辭!”

李承乾便笑了,此時二人各自出殿,他翻身上馬:“無論如何,見你回來,很高興,起初父皇帶着兵馬出了關,孤還奇怪,後來傳聞侯君集反了,倒是嚇了孤一跳,生恐你有失,現在見你平安回來,真是令人感慨,倘這天下沒了你,孤以後做了天子,只怕也沒什麼滋味呢。終究,是孤看你長大的啊。”

陳正泰便迴應:“說錯了,是我看殿下長大的。”

“反正相互看着。”李承乾道:“扯平了!我回東宮去,繼續乖乖做我的愚太子,咱們後會有期。”

別了李承乾,回了陳家,府上早就有人知道陳正泰回來了,一大家子人紛紛來見,三叔公更是緊張的要死,而後美滋滋的道:“正泰回來,便可放心了,咱們陳家,都指着你呢,你可不能有失。我聽聞,高昌那裡發了一筆大財?”

三叔公老了許多,頭髮都花白了,面上的褶皺如榆皮一般,可現在他紅光滿面,精神奕奕。

陳正泰道:“也不多,一年兩百多萬貫吧。叔公,倒是讓你掛心了。”

三叔公唏噓道:“兩百多萬貫……這也不是小錢哪。”

陳正泰道:“其實……現在還有一筆大買賣做,做的好了,又不知能掙多少,當然,掙錢是其次,最緊要的是……爲君分憂。”

三叔公打起精神:“怎麼說?”

“這個,卻不好說,不過……當務之急,是尋可靠的人,這些人必須極爲可靠。”

三叔公隨即手緩緩的打着拍子,沉吟片刻:“那就只能動用咱們陳家人了,可靠的人……老夫想一想……有不少……怎麼,你要叫他們做什麼?”

“去百濟,與高句麗人貿易。”

“嗯?”三叔公詫異的看着陳正泰:“高句麗人?這高句麗人……可是我大唐的心腹大患,這……只怕很不妥吧。”

“可是能掙大錢。”

三叔公一聽,來了精神。

他激動的站起來,來回踱步:“能掙大錢就不一樣了,偶爾和高句麗人貿易貿易,理應也不算壞事對吧,高句麗人遠在遼東之地,也甚是艱苦,老夫是體恤他們的百姓。”

陳正泰道:“重要的是,要靠百濟來進行中轉,這事……得和婁師德還有那長孫衝先去一封書信,讓他們來辦,在高句麗那兒,我也安排好了人,嗯……大抵是如此了……三叔公這邊先挑選一些可靠的族人吧,咱們即刻……做好準備。”

…………

第三更送到,今晚琢磨了一晚上下一部分的劇情,然後又寫了五千字,所以更的比較晚,累了,睡覺。

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
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