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

李世民去除了方纔薛仁貴那莽漢帶來的不快。

不過他還是震撼於,薛仁貴那閃電一般的速度和如蠻牛一般的力量。

雖然他一再感慨自己的英勇不如當年,年紀已經老邁,可是李世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不過是託詞而已。

即便是全盛時期的自己,當真能確保可以拿下薛仁貴嗎?

這可說不準。

果然……這世上終究還是有更變態的人啊。

入了西寧城,起初覺得這裡的規格,和長安沒有太大的分別。

不過……細細去看,卻發現有許多的不同。

長安是有一百多個坊,而後將每個坊之間,建立一個個高牆,而在這裡,每一條街道,都是通往四面八方。

所有的街道都建的格外的開闊。

這顯然是借鑑了長安的失敗之處。

畢竟隨着馬車的流行,長安城裡已經開始有些不堪重負了,因爲原有的街道,大多都是應對人流的需求,卻沒有意識到馬車的行走問題。

這便導致了一個可怕的事,那每一個坊之間的高牆,還有比較狹窄的道路,限制了車馬的通行,到了高峰期間,幾乎每一個坊門,都會擁堵的不成樣子。

可在這裡,顯然……沒有這個問題。至少這樣的境況,比長安好了許多。

反正西寧的土地並不值錢,大就完事,長街直接可以過十輛馬車並行,小街則爲四輛並行的標準。

甚至爲了防範於未然,還專門設置了一處人行道,這是允許自行車和人行走的。

所有的路面,用的是用泥石,比較光滑平坦。

李世民騎馬而過,不禁道:“看來,這裡比長安,更多照顧了馬車和自行車的通行,只是……那長安想要更改,只怕花費的人力物力要不少了。這裡城門這樣多?”

“是的,整個西寧城有城門二十一座。”陳正泰迴應。

李世民狐疑道:“城門這樣多,若是遭遇了敵襲,豈不是大大增加了防守的壓力。”

陳正泰道:“兒臣以爲,防守不在於困守,而在於進攻,進攻纔是最好的防守。除此之外,這也是防止城門太少,大量的車馬要出入城中,勢必會造成巨大的堵塞,可能一開始沒什麼,可隨着將來人口的增加,這擁堵的局面會更甚,因而,便特意的增加了出入城中的城門數目。”

李世民點點頭,覺得也有道理,這城市的營建,都是需要取捨的,就看你希望更多的便利,還是更多的安全需求了。

不過細細想來,陳正泰顯然並沒有太將安全放在心上,反而更側重於便利性。

甚至李世民懷疑,這傢伙若不是因爲覺得好像不修城牆就有點不太像城市的樣子,他肯定連城牆都不想建。

李世民繼續前行,卻察覺到,圍繞着整座城市街坊的,竟還有鐵軌。

李世民一臉狐疑:“怎麼,這裡也有鐵路?”

“這是兒臣所計劃的,在城中建立軌道,而後……通行一種較小的火車,不是運輸貨物,而是主以運客爲主,陛下難道沒有發現,距離這城中附近,還有許多區域嗎?有的地方,是作坊的區域,有的是牲畜的市場,還有一些,衛星的城鎮。兒臣在想,憑藉着這城池,是無法容納所有的人口的,因而要有長遠的打算,將人們居住和生產以及貿易的地方分離開來,可是彼此之間,憑藉如何運輸呢?因而這鐵軌,便有了作用,兒臣打算以後這鐵軌上運營一些小火車,每隔一兩注香的時間,發車一趟,而後設立站口,使人可以通行無阻。”

李世民一時愣了愣,他無法理解……原來這蒸汽火車,還可以幹這個。

只爲了在城中運人?

這是曠古未有的念頭。

可對於陳正泰而言,顯然……西寧既是新城,那麼某種程度,它其實就是一個新的生活方式的標杆,若只是將城市建設成類似於長安被洛陽的樣子,是沒有必要的。

“也就是說,城中只建宅邸?”

“何止宅邸。”陳正泰道:“其實現在百業興旺,那麼許多土地,都要預留出來,未雨綢繆,陛下看到每一個街道都有專門的崗亭,兒臣打算在這裡,設置一個專門維護治安的地方,城中大大小小,一百三十五個崗亭,防範宵小之徒。還有,爲了給人提供一個休憩的場所,這城中東南西北,都有專門的公園。甚至……還要爲未來規劃好醫館,以防止病患們不能就近醫治……”

李世民微笑:“你倒是什麼都想到了。”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李世民看着眼前筆直的大道:“此地通向哪裡。”

“通向別宮。”陳正泰認真道:“別宮一隅,方纔是兒臣的郡王府。”

李世民一路勒馬前行,或許因爲自己到來的緣故,天策軍已分列在這中軸大道的兩側,這城中已有一些百姓定居了,紛紛從大道旁的街道里出來,翹首圍看。

這一路騎行了小半時辰,方纔抵達了中軸大道的盡頭。

果然,眼前一處別宮,出現在李世民的眼簾。

西寧城建的非常大,按理來說,這是犯了忌諱的,你這城市建的比長安更甚,這還了得,顯然是有僭越之嫌。

可有了別宮就不一樣,這裡,也是半個天子腳下了。

這別宮很是宏偉,竟不在太極宮之下,李世民道:“不過一個被宮而已,這也太破費了。”

陳正泰心裡想,哪裡破費,反正用的不是巨木,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唯一破費的就是佔地而已,我陳家在這裡,有的是土地。

這裡的建築,幾乎都是用磚石和瓦片爲主,本就因爲鑄城,所以特意建了不少的磚窯作坊,自宮門進去,隨即便見無數的建築錯落,用水泥磚石鋪就的道路一路延伸,亭臺樓榭,隱約在花圃和樹木之中。

李世民一路點頭,覺得這宮殿,頗爲別緻。

要知道太極宮可是北魏的基礎上建立的,只是不斷的休憩而已,已經有些殘破了。

而這新宮,卻是大量的運用了琉璃和玻璃,也耗費了不少的磚石,甚至採用了大量的瓷片,但凡是能磚窯和瓷窯生產的,都大規模的應用,雖無那太極宮裡大量巧奪天工的木雕,可新宮再怎樣,比之太極宮還是好的多。

且這別宮的規模,絕不在太極宮之下,令李世民大爲滿意。

沿着中軸,乃是一處大殿,李世民入殿,裡頭的陳設不多,畢竟只是新宮,皇家御用之物,也不是陳正泰可以自行營造的,李世民依舊興致勃勃,心曠神怡道:“這……沒少費錢吧。”

陳正泰道:“這新宮是和西寧一同建造的,是以,兒臣還真有些算不清花費幾何,反正就是花費了很多,價值不菲。”

李世民點頭:“你倒是費心了。只是這宮殿太大了。”

他唏噓着:“若是鐵路能夠修通,往後每年,朕可以來這裡一趟,住上一兩個月,也是無妨。”

“若能如此,則再好不過。不過……兒臣現在有一個麻煩,這宮殿的衛戍,還有宮中的打理,兒臣可不敢僭越,是以……”

陳正泰低着頭,一副很期許的樣子。

給你一個這麼大的宮殿,你總得派人守着吧,裡頭這麼大,要不要保養和維護。

這別宮也是皇宮,彰顯的乃是皇帝的威嚴,你這做天子的,要不要好好的修飾一番……

而且這種事,別人還真不能辦,只能李世民自己拿主意。

總不能讓陳正泰操練禁衛,來給你守家,也不可能陳正泰自行撥發宦官和宮娥,來這裡打理吧。

李世民聽到此,果然是陷入了深思。

這種事,陳正泰是無法代勞的,只能李世民親自來。

他皺眉,而後回頭看了一眼張千:“在此處,也設一個宮內監吧,需五百宦官,一千三百的宮娥調撥來。除此之外,命左龍武軍以及右龍武軍,駐防於此。再命宗室大臣,調撥來此負責別宮事宜。也幸好,朕現在內帑有錢,如若不然……這正泰給朕建的別宮,也要養不起了。”

陳正泰站在一旁,鬆了口氣。

可張千卻不禁皺眉起來。

這樣算下來,從宦官到了宮娥,再到禁衛,以及一些大臣還有他們的家眷,這滿打滿算,爲了這個別宮,至少得一萬五千人以上的規模。

當然……這個規格其實比之洛陽的別宮,還要少一些的。

可即便如此,對於宮中而言,已是一大筆的開銷了。

一萬多人需要吃喝,總不可能讓長安那邊送來,總得進行採買吧,而宮裡的人……採買的東西,價格往往就是比別人貴得多。還有那些護衛,怎麼不可能讓他們遷徙家眷來,這護衛可大多都是良家子,讓他們離家一年半載還成,若是長年累月在此,誰也受不了,這也以來,豈不是生生的給這城中增加了一萬戶的人口。

護衛們得了皇帝的餉銀,要養家餬口,這是什麼……還是錢……

陳家修了別宮,得到了陛下的好感,也得到了大量的人口,還有大量的採購需求。

這一年下來是多少?

除此之外,一般情況之下,宮殿還是需要修繕的,宮中一般也會養一些駿馬,以備不時之需,那麼工部和太常寺、光祿寺、太府寺、司農寺等等機構,要不要也隨之遷徙一部分人員來?

它是別宮,就得有人,有了人,就得有機構,有了機構,就需要有更大的機構去管理下頭的機構……

這是什麼?這就是禮法,是規矩,是皇權,皇家得有皇家的氣派。

說難聽一點,宮中養馬的,就得有養馬的官,宮中有人要吃糧,就得有儲藏和分發糧食的官……

張千一臉無語,這是多少的人口和開銷啊。

而且宮裡還千萬不能節省,就說別宮吧,這麼大的地方,即便皇帝不在此,難道就一年到頭讓它黑乎乎的,夜裡也不點燈?當然得點,這是皇家的氣派,裡頭就算沒有皇帝住着,也要燈火通明,不到子夜,這燈不能熄,那麼……只這最小的一項,得要多少蠟燭?

更不必提,可能未來皇帝或者宮中的貴人們每年都可能來此小居一段時間了。

到時,又不知要帶多少的隨扈大臣還有奴僕來,哪一次這樣的出行,不要前呼後擁,上萬人以上的規模。

這對於河西這地方而言,簡直就是一下子增加了數萬個皇帝養着的高端人口,一下子……這西寧城的檔次,還有商業需求便開始旺盛了。

張千此時突然覺得,這西寧的別宮,好似是無底洞一般,他幽怨的看了一眼李世民,可他卻知道,自己是決不能掃了陛下的興致的,連聲說好。

“此宮叫什麼名?”

“不妨就叫天策宮,此乃陛下別諱,若以此爲名,此宮別蓬蓽生輝了。”

“好。”李世民道:“就這個了。”

李世民繼而興高采烈道:“好啦,朕一路奔來,倒是乏了,你且告退,朕先小憩,明日再來見朕。”

陳正泰此時心裡稱心如意,臉上已是樂開了花,忙是點頭,告退而出。

李世民興致勃勃的打量着自己的別宮,當然,這裡只是大殿,裡頭只怕還有內苑,不禁對張千道:“張力士,你覺得此宮如何。”

“殿下一定費了不少的功夫。”張千小心翼翼的道:“就是此宮太大,費錢一些。”

“確實讓他破費了。”

“可是……陛下也破費了啊。”張千苦瓜着臉道:“就以洛陽別宮爲例,內帑裡,哪年不要丟一二百萬貫的錢糧在那裡,這還沒算……從長安運去的各種貢品呢。”

李世民似乎也覺得有些浪費,卻還是搖搖頭:“畢竟是皇宮,朕也想節省,可若是連這個都要省,只怕臣民們見了,便要見笑了。”

此時李世民伸了個懶腰:“朕實在是太疲憊了,就不必擺駕去後苑,就在此殿先歇一歇吧。”

張千只好點頭:“喏。”

…………

陳正泰興沖沖的回到了別宮不遠的朔方郡王府。

書齋裡,武珝似乎在盼着陳正泰回來。

“恩師……如何,陛下怎麼說?”

“什麼怎麼說,你說的是侯君集的事?”陳正泰眉飛色舞道:“陛下是何等明察秋毫的人,這侯君集一臉的反相,他豈有不知,所以,我還未解釋,陛下就已知悉內情了。好啦,你不必擔心了。”

“那別宮呢,別宮陛下是否滿意。”

“當然滿意。”陳正泰道:“我一直都在想,陛下到底是要面子還是要錢,現在總算知道了答案,錢很重要,可是皇家的面子也很重要,爲了這別宮,只怕用不了多久,這前前後後,需有一萬多戶的宦官、宮娥、禁衛、官吏來這西寧,這可是實打實的人口啊,這麼多張嘴,都是錢。”

武珝不由得失笑:“我也想不到,陛下惦記着恩師的別宮。恩師惦記着的,卻是陛下的內帑還有皇家的人口。”

“哈哈……”陳正泰大笑,又警惕起來,壓低聲音道:“可不能亂說,不過……這萬戶……才只是開始呢……以後只怕有更多的官吏要遷居於此,如此一來,我也就放心了。”

武珝點點頭,知道這事忌諱,還是少談論爲妙。

她心裡很清楚,別宮的好處,又何至於此呢。

有了別宮,這裡便相當於成了真正的西都,照舊有吸引人口的光環。而且……此地乃是都城之一,是絕不容有失的,這就意味着,河西之地若在將來真正到了危險的境地,朝廷絕不會輕易丟失,若是陳家無法防衛,那麼朝廷一定會緊急調撥軍馬來。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畢竟……陳家有足夠自信能夠自保。可問題是,陳正泰有自信,其他人有自信嗎?這關外對於許多臣民們而言,本就是一種讓人望而卻步的存在,可一旦他們深信,大唐定會極力保護這裡,那麼就有了更多遷居的動力,只怕連關內最後一些世族,也要抵不住誘惑了。

………………

第三章送到,睡覺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