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刺君

李世民勒馬先行,浩浩蕩蕩的人馬尾隨其後。

待到了城門口。

便見陳正泰率城中官吏在此靜候,陳正泰一身蟒袍,上前行禮道:“兒臣見過陛下。”

李世民上下打量他,這傢伙依舊活蹦亂跳的,很是鮮活。

李世民這才放下了心。

隨即道:“侯君集在何處?”

“已經梟首了,首級就在天策軍中。”陳正泰道:“陛下,這侯君集謀反,兒臣這裡有……”

陳正泰還沒說完,李世民卻是擺擺手道:“朕早知他反了,在侯家和他的女婿那裡截獲了大量的密信。朕真是想不到,世間竟有這般險惡之徒,朕對他可謂是恩重如山,萬萬想不到此人竟敢如此。他被斬了也好,你若不誅他,朕帶着軍馬來,也要教他死無葬身之地。”

陳正泰鬆了口氣,如此一來,自己倒是免去了解釋的時間了。

隨即,他見李世民身後,乃是浩浩蕩蕩的鐵騎,心裡便頓時明白了。

陛下帶着人馬匆匆而來,想來就是因爲侯君集謀反的事,要知道,這可不是單槍匹馬,若是單獨一人,每日急行,就好像那送書信的快馬一般,日夜兼程,可以七八天時間,穿行千里。

可這是一支軍隊,一支軍隊居然如此神速的趕到了西寧,唯一的可能就是,李世民心急如焚,一刻也沒有耽誤。

就在這一剎那,陳正泰的腦海冒出了一個念頭。

陛下急匆匆而來,莫不是爲了來救我的?

這個念頭一閃即逝,陳正泰拿不準,不過他也相信,至少……在李世民的念頭裡,一定有這樣的成分。

陳正泰心裡不禁生出了感激之情,隨即道:“陛下,外頭風大,不如進城休息吧。”

李世民倒是不急,坐在馬上,左右四顧,就道:“朕聽聞你這一千多重騎,居然擊潰了三萬精兵。侯君集的手段,朕自是再清楚不過的,此人非尋常之人,乃是天下有數的名將,卻也被薛仁貴斬了?”

陳正泰便道:“這都是將士們用命的結果。當然,還有一個緣故,即這重騎非同凡響,一旦投入進戰場,便無人可以匹敵。至於薛仁貴,他連斬了七八員叛軍,包括了那侯君集。只是……論起來,這功勞也不能全算他身上,各部之間,各司其職,衝鋒陷陣的重騎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固然是薛仁貴用命,可是蘇定方指揮若定,黑齒常之的護軍營,擊潰了叛軍的側翼,保護了中軍的安全。即便是炮兵營,事先萬炮齊發,也打亂了對方騎兵的陣腳。正是這數重的作用,才讓重騎可以發揮。”

“薛仁貴也是兒臣的兄弟,作兄弟的,本該爲他請功,可這時候,兒臣少不得要說一些公允的話了,這功勞,人人有份,誰也不少。”

這是實在話,哪怕是薛仁貴在一旁,也是信服的。

若是中軍被擊潰了,重騎再厲害,也不過是陷入叛軍的汪洋大海之中,正因爲有中軍堅如磐石,纔沒有導致重騎被包圍的危險,給予了重騎擒賊先擒王的機會。

而至於前頭的炮擊也很重要。

騎兵衝鋒,還是很可怕的,哪怕是重騎,也沒辦法抵住這源源不斷的衝擊,可前期的炮擊打亂了衝鋒的陣型,這就導致對方的衝擊,沒有發揮最大的效用。

這時代的火炮,當然沒辦法制造大規模的殺傷。

可它的優勢就在於,它能打亂對方的陣列,使對方首尾不能相顧。

李世民頷首點頭道:“原來如此,不過……朕對這薛仁貴,還是很有興趣啊,薛仁貴,你上前來。”

薛仁貴搖晃着腦袋,快步上前。

雖然還是被兄長減少了自己的功勞,可他不在乎,他享受的是那種戰場上廝殺的感覺。

而且兄長這樣做,也是希望讓二兄蘇定方多幾分功勞,蘇定方一直在後押陣,沒辦法得到功績,總要勻出一些來纔好。

所以薛仁貴是一點抱怨都沒有!

此時,李世民笑看着薛仁貴,忍不住道:“當初你是如何斬侯君集的?”

薛仁貴便道:“我一馬槊甩過去,他便死了。”

“甩過去?”李世民深知這侯君集也算是勇將,怎麼聽着這死的很容易?

李世民覺得匪夷所思,不禁道:“你取戰馬和馬槊來,來試一試。”

“怎麼試?”薛仁貴瞪大了眼睛道:“試了要死人的。”

李世民便鄙視的看了薛仁貴一眼:“你當朕是侯君集,朝朕刺來。”

“這……裨將可不敢。”薛仁貴覺得皇帝可能腦子有些抽了,實在費解。

李世民倒是皺眉起來:“囉嗦個什麼,你以爲朕還不如侯君集嗎?”

薛仁貴想了想道:“臣怕弒君。”

弒君二字出口,讓李世民又好氣又好笑,頓時有些怒了,朕是誰,朕是李世民,乃是神將,這樣的話,你也說的出口?

陳正泰倒是在旁給薛仁貴使眼色:“三弟,三弟,試試就試試……”

說罷,不停給薛仁貴眨眼。

陳正泰太瞭解李世民的性格了,謙虛又自傲,謙虛是他的表面,天天將朕不如某某之類的話掛在嘴邊。可是呢,心裡卻是驕傲得不得了,大抵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你們自己去爭第二吧。

薛仁貴此時說這樣的話,擺明着是招惹陛下。

若換做自己,當然是表面上答應。然後只用幾分氣力,拿馬槊刺過去,而後再被李世民輕鬆化解,緊接着李世民大笑,說幾句不錯你也很厲害之類的話,這既討了陛下開心,又顯出了陛下的水平。

薛仁貴見陳正泰給自己使眼色,於是便只好道:“那臣來試試了,陛下要小心,馬槊可沒有眼睛的。”

說罷,便立馬回去尋他的馬和馬槊。

李世民陰沉着臉道:“現在的少年郎,都是愛說大話啊,遙想當初,朕打遍天下沒有敵手,這普天之下,沒有三合之將。”

陳正泰笑吟吟地道:“陛下一定要讓着兒臣的三弟,他沒腦子的,又不知天高地厚。”

李世民頷首:“放心,傷不了他的性命,只是磨一磨他的銳氣罷了。”

陳正泰放了心,只要兩邊都存了放水的心思,這就是表演賽了!

他心情甚至頗爲愉悅起來,興致勃勃的等着看熱鬧。

過不多時,便見薛仁貴一手提着馬槊,騎着他的鐵甲馬來了。

此時薛仁貴又渾身套甲,騎在鐵甲馬上,英姿勃發,頗有氣壯山河之勢。

李世民見狀,眼眸頓時一亮,精神奕奕地道:“有趣,有趣,來,取朕的馬槊來。薛仁貴,你年紀輕輕,此次立下了汗馬功勞,可今日,若是能在朕面前走三合,朕便封你爲國公。”

薛仁貴咕噥着什麼,好像在說,我這功勞,本該就封國公的。

李世民聽的不甚清,不過覺得這少年郎沒有什麼好話。

便又聽薛仁貴高聲道:“裨將記住了。”

李世民隨即道:“就用你那對付侯君集的方法,給朕看一看。”

薛仁貴倒也不再打話,而是先勒馬到了遠處,挺着馬槊熱了熱身:“陛下要小心啦。”

李世民哈哈大笑:“初生牛犢不怕虎。”

當然,這話裡的意思,牛就是牛,只有朕纔是老虎。

卻在此時,猛然之間,薛仁貴開始勒着馬,在遠處開始慢慢的跑動,卻沒有立即靠近李世民。

李世民則也開始慢慢的勒馬,手中的馬槊握緊,李世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他感覺自己天生就屬於戰場,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察覺到自己的存在。

唯一的不足是,自己身體已經有些老了,贅肉已生。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感受到軀體之內,有無窮的力量涌出。

於是,虎目一張……

二人圍着闊地,相互警惕的繞着圈圈,二人的馬越來越快,此後,兩馬開始飛馳起來。

這時,聽薛仁貴大喝道:“來者何人!”

李世民覺得這傢伙是不是腦袋抽了。

卻在此時,薛仁貴已勒着飛快奔跑的鐵甲馬,猛地斜衝而來。

這馬速,猶如旋風一般。

李世民大爲興奮,舉馬槊,也迎面衝殺而去。

他已架起了馬槊,只等彼此接近,而後奮然一擊。

可哪裡想到,就在數丈的距離,薛仁貴猛地勒馬,吃痛的戰馬嘶鳴,而後人立而起。

薛仁貴隨着這馬的人立,整個人居高臨下,此時……包裹在甲冑之內的渾身肌肉,似乎一下子緊繃到了極致,手中的馬槊卻是如閃電一般直接飛出。

馬槊太快了。

快到了李世民已察覺到了異樣,想要有所舉動,卻發現一切都已經太遲。

這馬槊自高處刺下,恰恰是李世民的薄弱之處。

李世民下意識的想要抵擋。

可這時,如流星一般的馬槊卻已破空而來。

嗤…

還未等李世民反應,這馬槊卻已貼着李世民的面劃過。

這轉瞬之間,李世民猛地頭皮發麻。

又是一聲脆響。

他回頭,那根與自己的面龐相差了一寸在自己的腦袋邊劃過的馬槊,卻已刺入了身後的土地,整個馬槊,幾乎埋入了土中,只剩下了小半截的槊杆。

“……”

薛仁貴得意洋洋,而後翻身下馬道:“陛下,裨將用的就是這一招,那侯君集便是如這般,被臣一槊釘死了。”

這是真的釘死,因爲確實沒有其他的形容詞了。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人窒息。

陳正泰震撼了。

嘴不由得張大,老半天說不出話來。

其他衆人,也是覺得窒息。

李世民更是覺得,自己與死亡擦身而過。

方纔那一馬槊,太快了,且力道之大,超出常人的想象。

若是偏移半分,自己也絕對躲不過這致命一擊的。

下意識的,李世民突然覺得心裡發寒,眼前這傢伙……他還真敢。

低頭,看着馬下的薛仁貴。

李世民終於明白,爲何那侯君集會死了,死的真的一點都不冤枉啊,你不死誰死?

只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股怒火。

這個傢伙……真是膽大包天,真就差那麼一點點,朕便死了。

可心裡更多的,卻是幾分幽怨,朕……終於還是老了。

再不失少年的勇敢。

“陛下可認輸嗎?”薛仁貴神采飛揚道。

薛仁貴的身上,永遠都不缺乏朝氣。

某種程度而言,他就是陳正泰保護的很好的溫室乖寶寶,少年得志,又是陳正泰的兄弟,在軍中,誰敢不謙讓着他,便連一向執行軍紀的長史鄧健,見了他也得繞着路走。

因而薛仁貴是沒有敬畏之心的。

這是陛下你自己開的口,非要讓我打的你滿地找牙,這怪得了我薛仁貴?

李世民:“……”

陳正泰好像一下子,肺病犯了,而且很有轉向肺癆的趨勢,拼命的開始咳嗽,恨不得咳出血來,老半天才道:“陛下……”

李世民此時道:“朕……輸了,朕已不復當年之勇。”

他唏噓着,帶着幾分悲哀。

薛仁貴便道:“陛下方纔許諾,要封臣爲國公嗎?不過陛下若是不封……也無妨,裨將只當這是玩笑。”

李世民怒視薛仁貴,既覺得這個傢伙……很有自己當年時的風采,勇敢而不失銳氣,又覺得……這人和自己相比,顯然腦子裡缺了一根弦,傻頭傻腦,一時之間,竟拿他一丁點辦法都沒有。

此人有大勇,堪稱萬人敵啊。

這樣的人……倒是真正可以用,用的好了……定可以成爲棟樑之才。

可是……還是很想敲打敲打一下這麼個傢伙啊,不然……看着就很令人厭煩。

李世民鐵青着臉:“嗯,不錯,不錯……”

李世民覺得自己的後襟,已被冷汗浸溼了。

強忍着不快,故作氣定神閒的樣子:“卿有大勇。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朕口含天憲,怎麼可以食言而肥呢,朕便敕你爲國公,朕聞西域之中,有一國,爲龜茲,龜茲國在漢朝時便已有之,聽聞他們最是反覆無常,今日臣服於漢朝,到了明日便又反叛,朕期許天下有你這樣的人才,可以踏破龜茲,不妨……就敕你爲龜國公,以此期許吧。”

龜國公……

薛仁貴晃晃腦袋,覺得……好像有一點點的不好聽。

不過……細細想來……好歹也是國公,好不好聽倒是其次,自己也算是實現了建功立業的夢想了。

再者說了,烏龜王八還長壽呢。

於是便喜滋滋的謝謝恩:“裨將謝恩。”

李世民似乎更期待他一臉懊惱的樣子。

不過看薛仁貴興高采烈,倒是有幾分遺憾。

索性撥馬,不再理睬他,回頭時,卻見陳正泰等人依舊瞠目結舌,便道:“正泰,蘇定方等人在何處?”

從陳正泰身後,蘇定方人等過來見禮。

見蘇定方老實巴交的樣子,李世民道:“卿家老成持重,是謀國之臣啊。”

凡事就怕對比。

一看蘇定方……至少是很對李世民這個年紀的人喜歡的。

而後又見這黑齒常之,李世民道:“朕記得,黑齒常之乃是百濟人,怎麼,在這中土,可還習慣嗎?”

黑齒常之道:“臣早已習以爲常了。”

李世民道:“方纔陳卿家說,你帶護軍營,拼死保護了側翼,也算是一員悍將。”

黑齒常之想了想,一時不知該怎麼說。

李世民便道:“怎麼,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黑齒常之便道:“臣乃百濟人,是朔方郡王殿下不在乎臣的出身,不但讓我帶兵,且還命我做護軍營的校尉,這份信重,教臣銘記於心,護軍的職責,一爲保護主帥,二則保護中軍,捨身忘死,本是應當的事。”

他說的很感人肺腑,雖然木訥的臉上其實並沒有流露出情緒。卻頗有幾分感染力。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

畢竟……沒有人願意相信他一個百濟人的,而且他年紀很輕,卻很快就被委以重任,給他建功立業的機會,甚至陳正泰直接讓他負責近衛的工作,這是怎樣的一份信任啊。

李世民若有所思,頷首道:“朕這女婿,最擅長的就是識人,但凡有才能的人,他總能察知,且十有八九,都是忠勇之士。”

這句十有八九,就有點讓人難以猜度了。

有人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薛仁貴。

畢竟……偶爾會有十之一二的漏網之魚嘛。

薛仁貴似乎並沒有領會到任何的深意,卻依舊樂呵呵的,他想着修書回家報喜的事,自己終於吐氣揚眉了。

陳正泰謙虛道:“陛下,兒臣當不得陛下如此誇獎。”

李世民隨即道:“這西寧……修建好了?”

“回陛下,已經修建好了。”陳正泰道:“接下來,就是一些後續工程的問題。”

李世民看着這巨城:“花費了這麼多錢,至少……已有了不錯的結果,很好……帶着朕進城,朕來此,沒有親手手刃叛賊,權當是來巡一巡這新城了。

陳正泰興致勃勃道:“那麼,兒臣便斗膽,陪着陛下走一走了,此城……可是大有玄機的,陛下隨兒臣來。”

………………

今天的第二章送到,還有……

作息沒調好,碼字又混亂了。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