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

在確定自己好像沒有真正得罪陳正泰之後,崔志正這才鬆了口氣。

他遙望着車窗外那西寧城的巨大輪廓。

心裡卻生出奇怪的念頭。

在此之前,他其實偶爾還會懷疑自己堅持將崔家遷居關外,是否有些過了頭。

可現在,他似乎已經有了一個正確答案,自己的孤注一擲,是對的。

在這關外,憑藉着那陳正泰的能耐,關外之地,一顆新星將冉冉升騰而起……

崔家只要緊跟其後,勢必能分得一杯羹。

…………

西寧又恢復了平靜,叛軍的事,並沒有引發太大的震動。

щшш▪ttκǎ n▪CΟ

此時西寧的修建,已大抵完成得差不多了。

尤其是西寧的別宮,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之後,終於修建完畢。

陳正泰不敢進這別宮裡去,除了讓一部分否則保養和修葺的人員進入之外,卻另外寫下奏疏,寫下了侯君集謀反以及平叛的經過,當然……這些經過沒有說得太細緻,因爲很多侯君集謀反的證據,更多的是在關內。

反而對於這別宮的修建完成,陳正泰大書特書了一番。

城中已經一部分街坊開始開放,不少商賈也開始移步於城中的市場進行交易。

而擺在世族們面前的,則更多的是如何應付那些潰敗的散兵遊勇。

這個時代……家族之所以抱緊成一團,防範的就是爲了動亂時代的散兵遊勇,只有同一血脈的人抱緊成一團,方纔能生存。

因而,各大家族部曲已經組織起來,進行巡視。

所有的婦孺,統統都進入了塢堡中居住。

各個莊子都在招降納叛,對於這些散兵遊勇,並沒有過多的爲難。

只要願意放下武器,便可得到收留,按着陳家的詔令,可以給人一部分口糧,讓他們回關內去和家人團聚,也允許他們在莊子里居住。

轉瞬之間,這三萬潰兵,便被消化了個乾淨。

當然,不少牽涉到謀反的將軍,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一旦擒住,立即送來西寧。

西寧城裡專門修築了監獄,這監獄的第一批客人,便算是到了。

陳正泰又連頒佈了詔令,鼓勵人們進行生產,以及一些鼓勵工商的措施。

天策軍的損失,大抵也報了上來,陣亡了十一人,傷了五十多個。

傷者自然立即讓軍醫進行料理。而亡者則給與了撫卹,與此同時,在西寧城將建一座忠烈祠,建立石碑,在這石碑中,記錄下每一個人的功績。

西寧這裡,大量的世族已經開始涌入城中來。

他們的莊子雖然在城外,可對於許多子弟而言,畢竟他們不事生產,也不願住在塢堡之中,反而是城裡舒適。

因而,購置土地,置辦宅邸的家族比比皆是。

有了這麼多貴族,又有大量的商賈,這些人手裡都有錢財,花費也是巨大,不少的奢侈行當,無論是酒樓還是客棧,亦或者娛樂場所,也都拔地而起了。

高端的消費,是能夠促進大量的需求的,而這些需求,必然會催生百業。

在西寧的拍賣行裡,高昌放出了百萬畝的土地。

而此時,各大世族匯聚一堂,開始拍租。

現在棉花的價格漲得厲害,而且有利可圖,何況又有錢莊借貸,棉紡乃是新興的產業,尤其是在出現了飛梭和蒸汽紡織機之後,這個行當開始引人關注,而棉花的需求,即便是未來一百年後,也不會停止,於是人們報價很是踊躍。

尤其是崔志正。

崔志正除了用低廉的價格租到了不少土地之外,這一次也是竭盡全力的參與拍賣,甚至崔家敢於開出每畝地三百文的租價。

對於崔家的瘋狂競價,自然引起了許多世族的不滿。

這崔家……是不給人生路了啊。

未來一畝棉花地,每年的產值大抵是再一貫至三貫之間,這是大家算出來的數目。

三百文,就意味着每年,一畝地都需給陳家上供三百文錢,表面上好像不多,依舊還是有利可圖。

可是畢竟現在給世族的,不過是一片片荒蕪的土地,需要世族自己發動人力物力去開墾,去購買棉種,去挖溝渠,去建立一個又一個的莊園,去購置大量的牛馬,投入部曲進行耕作。

這其中耗費的精力和前期投入的成本可都不少。

原本許多世族早就讓賬房算過賬了,若是能將價格壓到一百五十文最爲有利。而到了三百文,就可能要承擔一定的風險了。

只是崔家的勢頭很猛,瘋了似的競價,連續拍下了二十萬畝,這才作罷。

於是其他的世族,不得不開始擡高了心理上的價位。

一個多時辰,一百萬畝地,頓時租了個乾淨。

以至於陳正泰原本想慢慢放出土地,讓人競租,這時才發現,大家的熱情都很高啊。

畢竟崔家全力以赴,也讓許多人看到了這土地的價值,因爲大家認準了一個理兒,清河崔氏,絕不會做虧本買賣的。

不少商賈也是聞風而動。

商賈們最是清楚棉紡的價值了,若是能拿下一塊土地,那麼就不擔心生產的原料供應了。

於是當日,陳家繼續推出了百萬畝土地。

消息一出,前頭競價的人不禁開罵,早知有這麼多地推出,清早的時候大家打生打死做什麼?

崔志正卻是老神在在,交代了族人,下午的競租依然還需全力以赴,三百文每畝的價格,能吃下多少便是多少。

這倒是讓家中的管事有些急了,於是正午的時候,悄悄尋到了崔志正,低聲道:“阿郎,三百文有些貴了,許多人原先的心理價都是一百五十文至兩百文之間呢,畢竟現在這是荒地哪,前期還不知要投多少人力物力。”

“你懂個什麼?”崔志正冷冷呵斥:“這高昌的棉花,定能高產,我們崔家豈會不知?只要高產,就一定有利可圖。拿的地越多,掙的便越多,斷然不會虧的。再者說了,有了這些地,便可拿到足夠的廉價貸款,橫豎是不吃虧的,等於是用陳家的錢種陳家的地,給陳家交租。這樣的好事,打着燈籠都找不着。”

管家依舊憂心忡忡地道:“可是阿郎,欠了陳家的錢,欠了他家的租,終究還是要還的啊。”

崔志正卻是淡定地道:“有利可圖,還怕將來給不起錢?再者說了,欠陳家的租和貸款越多,這是好事,咱們崔家在河西立足,往後要靠陳家的地方多着呢,欠的錢越多,老夫反而越心安,這年月,你欠人錢才能安心睡個好覺。倘若是陳家欠你的錢,那才危險呢!”

管事的顯然無法理解。

不過他也不需要理解。

既然阿郎主意已定,便只有點頭的份。

隨即崔志正吩咐道:“眼下當務之急,是趕緊派一批部曲趕去高昌,還有……得先帶一批棉種和耕具以及牛馬去。在未來,咱們的部曲可能不足,還得想辦法多買一些胡奴。在關內,也想辦法招攬一些佃戶來,這採摘棉花,灌溉,耕種,處處都要人力……錢的事,不必擔心,想辦法借貸就是。”

“喏。”

緩了緩,崔志正又吩咐道:“家裡的一些子弟,也不能閒着,三房那邊,想辦法安排去二皮溝還有朔方等地的棉紡作坊裡,讓他們先學習一下棉紡的流程,將來咱們自己要在高昌建立棉紡的作坊。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得把路修好,這高昌和西寧、朔方的鐵路若是能修通,那麼便再好不過了!關於這事,我得去和朔方郡王殿下去細談。”

以往的時候,管事的但凡聽到崔志正談及陳正泰,大抵都是用‘那個傢伙’或者是‘那狗東西’之類的用詞,現在卻已開始鄭重其事的‘朔方郡王殿下’了。

這讓管事的有點不適應,他覺得叫那個傢伙之類的用詞,更讓自己舒服一些。

…………

各家租了地,另一邊租的地還在進行丈量,可是西寧的世族們,卻已開始磨刀霍霍了。

八百萬畝土地,陳正泰一點點的放出,全部租種出去,均價在三百文上下。

這也意味着,陳家即便是躺在地上吃,一年下來,就竟有兩百四十萬貫的收益。

對於這個收益,陳正泰自己都嚇了一跳。

武珝則笑盈盈地道:“恩師這算是抓住了整個棉紡產業的源頭。百姓們的衣算是徹底的抓牢了,至於下游涉及到的棉花種植,以及紡織,終於是別人的事,不過這個數目,還是很是驚人的……將來得產出多少的棉紡品啊。”

陳正泰便也笑道:“這天下的百姓,都要有衣穿,有被褥蓋,何況未來的人口,還在不斷的增長,再者說了,這些棉布,將來還要兜售給這天下各邦,真若是讓這高昌都種植上棉花,還怕沒有市場?不過……三百文每畝,確實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管他呢,我先錢掙了再多,誰會嫌錢多呢!不過這些錢,陳家也不是白得的,將來少不得還要修橋鋪路築城,保一方的平安!所以……他們終是不虧的!”

“何況,你以爲他們真將這些地都拿去種植棉花?將來若是鐵路修建起來,他們藉着地利,還真不知會做什麼買賣呢。這三百文,其實只是地稅而已。這些世族,在關內沒有繳稅的習慣。可到了關外,怎麼能讓他們不繳稅?想當初,爲了吸引人口,不得不給他們優惠,只是現在,卻非要巧立一個地租,讓他們來繳稅了。有了這些地租稅,陳家在關外,才能大有可爲。”

武珝恍然大悟,原來這只是巧立名目而已。

不過話說回來,世族在關內確實沒有繳稅的習慣,這些人素來隱匿人口,家中又有不少子弟爲官,朝廷怎麼可能將稅交到他們頭上!

而在關外,本就人口緊缺,當初這些世族,可是陳正泰費盡了工夫請來的,當初也沒想過稅務的問題。

若是一直如此下去,河西的人口確實是多了,也開始日漸繁華,可若是沒有稅務支撐,難道一直靠陳家貼錢維繫嗎?

陳正泰隨即道:“平叛的時候,之所以將這些傢伙們統統拉去觀摩,其實也有敲山震虎的意思,本質就是告訴他們,我能彈指之間滅了侯君集,還有他的三萬鐵騎,現在他們已出了關,該佔得便宜也讓他們佔了,卻不能讓他們一直佔着便宜。關外不比關內,這地方……可沒多少的王法!”

“在關內,朝廷要忌憚他們。可到了關外,他們想要立足,就得靠我們陳家。倘若真撕破了臉,那侯君集,便是他們的下場。否則,你以爲他們幹嘛如此的踊躍,還有態度一下子的變了,你看看崔家多起勁啊,這崔志正倒是個絕頂聰明的人。”

武珝點了點後,而後輕笑道:“只是不知現在長安如何了,無論如何,恩師也斬了那侯君集,這侯君集畢竟是吏部尚書呢。”

“這個無礙。”陳正泰搖搖頭,很是坦然地道:“侯君集是謀反,大家都親眼見着的,我也只不過平叛而已,更何況我也不想殺他的,要怪就怪薛仁貴那傢伙太用力了。聽說要收那侯君集的屍首的時候,幾個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那馬槊拔了出來。”

武珝忍不住吐吐舌頭,那侯君集死的確實有點慘!

而後她看了看陳正泰,忍不住道:“恩師似乎心思不在此,不知還有什麼心事?”

眼前這個傢伙的觀察力,陳正泰不是第一次領教了,便坦誠地道:“朝廷那邊,固然需要小小的擔心,可最令我擔心的還是這些世族啊。”

“世族?”武珝不禁有點意外,便道:“他們有什麼擔心的?不是剛剛纔威懾了他們嗎?”

陳正泰搖頭道:“這一次徵高昌,讓他們吃到了甜頭,自此之後,這天下的棉花,都要出自他們這些世族人家了。可你想想看,這將意味着什麼?以往的時候,世族們在關內,他們要掙錢,便要不斷的侵蝕尋常小民們的土地,因而……朝廷認爲他們是危害。現在他們出了關,靠着徵高昌,不費吹灰之力,便可跟着我們陳家得到大量的好處。那麼……你覺得他們的慾望,會就這樣停止嗎?”

武珝驟然之間明白了,不禁道:“恩師的意思是……”

陳正泰認真地道:“我的意思是……世族的慾望,是永遠不會滿足的,所謂慾壑難填,便是此理。我聽聞……現在有一羣子弟已經開始去了西域諸國遊歷……想來……是他們的心思已經活泛起來了吧。”

“遊歷……”武珝頓時噗嗤一笑:“莫不是細作吧。”

“哈哈……”陳正泰也不禁給逗笑了,隨即道:“大抵是如此吧,此次徵高昌,已震動西域和波斯諸國,甚至連吐蕃也開始變得不安。不過……這些世族,只怕要不安分了。人就是這樣,嚐了一點甜頭,便總想繼續嘗試下去,是永遠不會滿足的。”

武珝卻是道:“那麼這樣做,對恩師有什麼不利呢?”

陳正泰便道:“也不是全然不利,只是眼下,當務之急是先將鐵路修建起來,如若不然,首尾不能相顧,又貿然與人挑釁,這未必是好事。好啦,不說這些了,還是等朝廷的消息吧。”

事實上,陳正泰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實際上……世族在關內,確實對土地有着濃厚的興趣,這些世族,依靠自己的優勢,不斷的兼併土地,可出了關,卻發現進入了另一個全新的世界。

尤其是工商的發展,讓他們意識到,原來並不是只有種植出糧食的土地纔有價值,這世上的土地越來越有價值。

崇山峻嶺可以開採和發掘出煤炭和各種金屬礦石。

高昌的荒蕪之地裡,可以種植出棉花。

草原可以蓄養牛馬。

工商的發展,就必須大量的原材料,而原材料的大量需求,就讓這些世族對於任何土地,都有了新的渴望。

以往大家只在乎耕地,可當他們發現,這世上許多土地,比之耕地更有價值時,他們的胃口,也就變得越來越大起來了。

更何況,鐵路的出現,令距離變得不再遙遠,貨物的運輸,不再是耗時耗力的事。

陳正泰越發的意識到,許多世族已經開始滋生出了野心。

在西寧城裡,一羣世族子弟,自發的形成了某些團伙,他們開始將張騫和班超祭起來,各種推崇班超和張騫的學說已開始成形。

一些揹着一柄劍,就敢帶着僕從前往高昌,甚至前去西域諸國的子弟們,似乎也開始各種晃悠。

他們通過商賈,通過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打聽着來源於西域和更遠的方向,所發生的所有傳聞。

這些看上去只是民間自發的一些行爲,可實際上……在這背後,是由貪慾所支撐,在此基礎上,衍生出了各種文化和風氣上的改變。

這個時候,人們開始以遊歷四方爲榮,以推崇班超和張騫來彰顯自己。

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