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

毫無還手之力。

此時的侯君集,等於是直接被馬槊狠狠一刺,連人帶馬,成了標本。

他身子依舊還落在馬上,戰馬也因爲馬槊的緣故,牢牢固定着。

侯君集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顯然也沒有預料到,眼前這本該笨拙的重騎,怎麼可能人立而起,迅疾如閃電一般。

他更無法想象的是,面前的小將,一聲去死之後,這馬槊如千斤之力一般直接刺出,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不過是眼花繚亂,等到他反應過來,馬槊已入刺破了他的甲冑,刺破了他的身軀,而後連帶着他的五臟六腑中的碎肉,一併穿刺出體外。

一旁的親兵和戰將,霎時驚呆了。

一切都太快,快到了每一個人上一刻還吆喝着,喊打喊殺,做好了最後衝殺的準備!可到了下一刻,卻大抵是:我是誰,我在哪裡,我這是在幹什麼?

而眼前的那小將,手中已沒有了馬槊,顯然馬槊脫手之後,他便迅速的拔出了腰間的長刀,人們看不到他鐵面罩之後的面孔,只看到一雙如電一般閃着光的眼睛。

便聽薛仁貴大喝:“還有誰是有名之輩!”

說罷,戰馬雙蹄已落地,夾雜着巨大的威勢,繼續橫衝直撞。

所過之處,叛軍們竟是下意識的分出一條道路。

只是……後頭的重騎已至。

無數的馬槊如林一般挺刺,轟隆隆的鐵甲馬帶着肅清一切的威勢。

輕騎在這重騎,還有這馬槊面前,無疑是毫無抵擋。

片刻之後,有人反應過來,發出淒厲的大吼:“侯將軍死了,侯將軍死了!”

他們歇斯底里的大吼着。

頓時引發了騎隊的混亂。

而橫衝直撞的重騎,也根本不給他們任何思考的餘地。

猶如猛虎下山,鐵蹄所過,生生開出一條血路。

在重騎面前,所謂的輕騎,就像一個笑話。

猶如一面銅牆鐵壁,輕騎已是七零八落。

而那散發着寒芒的馬槊,穿透一切簡易的鎧甲。

精騎大恐。

這種恐慌瞬間開始蔓延。

曾經何時,他們還是戰場上的王者,可現如今……他們悲劇的發現,原本號稱精銳的鐵騎,現在在這一個個鐵甲移動城堡面前,就如舞着木劍的稚童,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侯君集已死。

一切都完了。

錄事參軍劉瑤在後隊壓陣,聽到侯君集戰死,又聽聞劉武已亡,他原本以爲,這不過是戰場上的流言蜚語,因而依然親自督陣,決不允許有前隊的騎兵潰散。

可很快他就發現,事情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這一戰……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是絕不可以失敗的。

自己所做的事,足以讓自己抄家滅族,想要保全自己性命,想要保全自己族人的性命,就必須拿下這天策軍,必須擒住陳正泰!

只有這樣,纔可以要挾朝廷,纔可以在關外立足,同時交換自己的家人。

可現在……他看到前鋒已破,數不清的精騎開始策馬逃亡。

劉瑤才意識到……那可怕的流言,極可能成真了。

他是很清楚侯君集的,有侯君集在,尤其是身先士卒,衝鋒陷陣,絕不會出現這等匪夷所思的事,一旦出現了前鋒潰敗,侯君集若在,一定能約束將士。

可現在……

“侯君集誤我啊。”劉瑤忍不住發出低吼。

然後……他看到那無數的亂軍之中,出現了折射着光暈的一個個鐵甲甲冑!

這些鐵甲,在陽光下格外的耀眼,他們帶着所向披靡的氣勢,竟是生生的將前隊的精騎切割開,肆無忌憚地奔着後陣殺來。

劉瑤的瞳孔收縮,心裡冒出來了一個念頭……

完蛋了。

這麼多的軍馬,竟無法阻擋這鐵騎。

他很清楚鐵騎對上鐵騎,被人無情分割意味着什麼。

分割對於騎兵而言,是極可怕的事。

這時候,他倒沒有慌亂,而是忙是策馬,朝着後隊開始情緒崩潰的騎兵道:“諸位……事已至此,已是刻不容緩,大家不要輕信賊子們散亂的謠言,所有人……隨我殺賊!”

到了這個時候,他只認準了一件事,那就是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無論侯君集有沒有死,無論前隊是否已經兵敗如山倒,劉瑤也知道,這一戰不容許失敗,自己也沒有資格失敗。

於是他咬牙,手中長矛一揚。

可或許……是他喊得過於大聲。

那已殺出一條血路的重騎已察覺到了他。

其他重騎,依舊還在完成對前隊的分割和殺戮。

而其中一騎,似乎死死盯住了劉瑤。

而後……那一騎竟是生生的脫離了本部。

宛如狼羣之中,頭狼直接脫離了本隊,而後……策馬,直接奔着劉瑤而來。

劉瑤:“……”

說實在話,劉瑤沒有見過這樣膽大包天的人。

可是……雙方雖然距離不過數十丈的距離。

可那鐵甲重騎,卻如入無人之境,在他面前的輕騎,統統被他的長刀砍殺,一路狂奔,手中長刀亂舞,血如雨水一般的灑落,飛濺在他本就被鮮血染紅的甲冑上,而他似乎渾然不覺。

劉瑤瞳孔收縮着,似見了鬼一樣。

身邊的親兵,個個瞠目結舌。

“殺!”這時劉瑤已反應了過來。

眼前……不過一騎而已。

算不得什麼。

自己身邊有重重的護衛。

有後隊數千的鐵騎。

於是他提起了長矛,一聲大喝。

他甚至……害怕眼前這鐵甲重騎,會轉身逃開。

可是……

一切都出乎了他的預料。

對方非但沒有跑。

而且重騎的慣性驚人。

幾個輕騎與他撞在一起,他甚至懶得擡起刀來砍殺,直接將對方撞個稀巴爛。

可是……重騎依舊沒有改變來勢,這重騎飛速狂奔,轉瞬之間,竟已至劉瑤的面前。

這重騎隨手砍翻了劉瑤身邊的一個護衛。

此時,便聽那重騎若洪鐘一般大喝:“我乃斬侯君集的薛仁貴,不殺無名之將……”

劉瑤:“……”

這話聽着,有點拗口。

可是信息量卻很大。

劉瑤於是暴怒。

他瞪大着眼睛,大聲呼喝道:“賊子休走,今日便教你死無葬身之地……”

他怒而挺矛,身後的親兵紛紛涌上去。

可這薛仁貴,顯然眼裡只有劉瑤。

不等劉瑤迎面殺來,他已長刀狠狠斬下。

劉瑤手中舉起的長刀,應聲斷裂。

而後這刀勢卻沒有減弱,繼續斬來,狠狠劈向了劉瑤的頭盔。

這精鐵所制的頭盔,哐的一下……

直接劈斷……

此後馬上的劉瑤,身子搖搖欲墜。

他的半張臉,已是被長刀削去。

眼珠,削下的亂髮,還有那臉骨隨着血液飛濺。

劉瑤在臨死前,發出了咆哮:“呃……啊……”

“叫什麼叫,就你叫的最大聲,TND,煩死了!”

親衛們啞口無言的看着倒下馬的劉瑤。

而後再看那重騎,竟已懶得理會他們,撥馬,又返身朝着重騎的大隊去了。

“……”

………………

高臺上……人們爭先恐後的看着戰局。

起初,他們是心驚肉跳的,只覺得好像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可現在,他們還是心驚肉跳,重騎所過,寸草不生。

這等重甲所爆發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天策軍的旌旗,直接進入重重的叛軍騎隊之中,左衝右突,一路衝殺,竟好像不會停歇一般。

崔志正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懵,他也算是見多識廣的,這些世族,都有子弟從軍,或多或少,對於戰爭都有所瞭解。

越是如此,他們才越覺得這天策軍的可怕。

陳正泰已鬆了口氣,他其實最欣賞的不是重騎,鐵甲重騎本來就是可怕的兵種,至少在火藥的威力大增之前,這一直都是中世紀最強大的兵種,實力驚人。

更別說,這個時代的軍事家們,尚且還沒有重騎的概念,這重騎橫空出世,更沒有出現針對重騎的戰法,因而……此時的重騎,本就處於無敵的生態鏈中,就相當於恐龍時代的霸王龍一般,是居於戰場上的至高統治者。

他所欣賞的,恰恰是步兵營和護軍營,在重騎衝殺的過程中,蘇定方依舊保持着冷靜,指揮若定,不斷的保護着步兵營的側翼,也沒有貿然出擊。

要知道,古代的軍隊,都是依靠軍功來驅動的。

現在很明顯,在重騎的打擊之下,叛軍已經兵敗如山倒。倘若是其他軍隊,一看敵軍已經敗亡,那麼勢必要一股腦的衝殺上去,趕緊趁此機會,爭奪功勞。

畢竟……似這樣一面倒的大勝,本就稀少,而若能立下功勞,則可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這對於任何一個士兵而言,都是巨大的誘惑。

可是……步兵營依舊保持着剋制和冷靜。

他們隨時根據戰場上的勢態進行調整,但是絕沒有在這個時候貿然出擊,所有將士表現出的,都是出奇的剋制。

作爲將軍,在這個時候保持着冷靜。

作爲士兵,甘願成爲團體中的螺絲釘,沒有號令,哪怕眼前有無數的功勞等着收割,卻依舊保持着出擊的勢態,引而不發。

這纔是最難得的。

…………

這時候,重騎在亂軍中來回馳騁,叛軍們此刻是崩潰的,因爲在反覆的切割之後,他們彼此之間已經無法結陣了。

這已不是三萬鐵騎,對陣一千多的重騎。

而是一千多的重騎,對陣三萬個鐵騎。

這裡頭只是一字之差,可意思卻完全不同,因爲一千多的重騎乃是一個整體,而三萬個叛軍鐵騎,卻是三萬個個體。

更讓人絕望的是,這些重騎,幾乎是刀槍不入,即便有人憤怒的反擊,卻發現自己手上的武器,很難對這些重騎造成傷害。

偏偏這些重騎,還個個力大無窮,自己手中的刀劍,和對方手中的馬槊相比,簡直就好像孩童手裡的玩具。

此時……精騎們的心態徹底的崩潰了。

這是一種怎樣的絕望!

於是有人開始四散而逃。

逃亡的人越來越多。

這個時候,陳正泰正站在高臺上看了個清楚,於是回頭朝身後的崔志正等人笑道:“你看……這些敗兵,將來要化整爲零,成爲散兵遊勇,只怕到時要麻煩諸位了。”

崔志正立即就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便也笑了笑道:“殿下放心,敗兵最後多淪爲賊寇,不過殿下放心,若是有人敢爲禍,我等的部曲,自饒不了他們。”

對於散兵遊勇,真正厲害的武器不是天策軍這樣的正規軍。恰恰是崔志正這些世族們的部曲,其實就相當於民團。

陳正泰又道:“現在這裡最珍貴的就是人力,侯君集反叛,固然是該死,可許多將士卻是無辜的,不要妄殺。”

陳正泰話裡的意思已經足夠明白了。

崔志正便微笑道:“殿下放心便是。”

大家相視一笑,此時淡定了許多。

天策軍威武啊!

這河西之地,若有天策軍這樣的軍馬,足夠保證他們在這河西立足了。

而至於那些散兵遊勇,大家當然不會妄殺,這倒不是崔志正等人有同情心,而是在這地廣人稀的地方,就如陳正泰所說的,人力……就是最寶貴的財富啊!

只是此時,大家看陳正泰的態度,顯然又變了。

大家今日都親眼看到了一切,這陳正泰彈指之間,便破了叛軍,實在讓人恐懼啊。

從前還有世族認爲,陳家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是靠拍了皇帝的馬屁,成爲了關外之主,又恰巧掙了一大筆錢而已,而且傳聞這些錢,來路還很可疑。

因而世族們雖有不少遷徙落戶於此,可是看待陳家,卻依舊有着幾分輕視,只當陳家背後有朝廷的支持,纔給他陳家面子罷了。

而如今所有人的心態和看法……卻是大不相同了。

能操練出這樣兵馬的家族,是何等的可怕,這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事嗎?今日能彈指滅了三萬鐵騎,而在沒有王法的關外,你全家族來都來了,若是要滅你的家族,縱是你有多少的部曲,也不夠人家砍的,好吧!

今日之戰,給與世族們留下了過於深刻的印象,於是衆人心裡都暗暗警惕,以後對陳正泰,少不得要好一些,不要老是在他面前大呼小叫,得需多幾分尊重!

其實陳正泰一直都把衆人不斷變化的神色都看在了眼裡,此時道:“諸公看這一場演習如何?”

好聽的話自是不再吝嗇……

“天策軍威武。”

“殿下運籌帷幄,實在教人佩服。”

陳正泰哈哈一笑,沒有制止這滔滔不絕的誇讚聲。

過了片刻,有人飛騎而來,直接到了高臺之下,高聲道:“殿下,叛軍已經潰散了。侯君集等叛將,也已盡誅。”

陳正泰心情大好地道:“好的很。窮寇莫追,取了叛將的人頭即可!傳我的王詔,號令河西各地,加強警戒,嚴防散兵遊勇。”

“喏。”

陳正泰隨即看了衆世族一眼道:“諸公隨我校閱三軍。”

“喏。”崔志正等人俯首帖耳。

於是陳正泰帶着人徐步下了高臺。

此時,天策軍已經收兵。

沒有必要的殺戮,顯然是無意義的,一方面也是天策軍兵少,實在顧不得逐一殺戮,何況……這些叛軍大多都是朝廷的兵馬,擊潰了他們,拿下了叛將,這些人便是羣龍無首,在遍佈於塢堡的河西,根本就沒有立足和容身之地。

至於這些叛軍的未來,陳正泰也已有主意,等校閱之後,便令人四處張貼赦令吧,若是肯歸降的,可就近至各處塢堡,只要放下武器,不說其他,至少可保全他們的性命。無論是願意回鄉也好,還是留在河西也罷,不必爲難。

叛亂這等事,大多數人本就是被裹挾的。倘若非要追殺到天涯海角,反而會激起反抗了。

待校閱了三軍,看着這一個個染血的將士,崔志正等人依舊心有餘悸。

正午時分,陳正泰設了宴,與人痛飲一番後,崔志正方纔告辭。

他登上了馬車,帶着幾分醉意,此時還是暈乎乎的,不過他想着今日發生的事,禁不住還有些後怕。

今日他不能輕易離開西寧,因爲外頭還有許多的亂兵,等風頭過去,安全一些,再讓自己的部曲護衛自己回到崔家的塢堡,因而只讓人在客棧裡,備了幾間客房。

馬車裡的崔志正,現在滿腦子都想着的是……前些日子,自己是不是哪裡有得罪過陳正泰的地方。

對了,上一次……好像和陳正泰發生過爭吵,還將他死去的孩子的賬,算到了陳正泰的頭上。

當時他也是怒極了,這才失言。

雖然後來,大家又談妥了,彼此言歡,當做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不過……朔方郡王殿下會記仇嗎?

會……嗎?

於是乎,崔志正便又警惕了起來,他開始一點點的細想,檢討爭吵之後,陳正泰對待自己的態度有什麼不同。是不是和從前相比,有些冷淡了。

腦子裡回憶着各種的細節,又禁不住咀嚼着陳正泰的每一句話之後有沒有什麼深意,包括了回憶那細微的表情變化。

…………

第一章送到。

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十章:大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六十章:反了
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十章:大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六十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