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

侯君集氣憤地咬了咬牙,此時他意識到,自己分散開來,對付步槍的方法,此時面對重甲騎兵的反衝鋒,已是吃虧起來。

騎兵的衝擊,若是零散,就極容易被對方分割,而分割在戰爭之中乃是大忌。

於是他呼嘯一聲,大喝道:“都隨我來……”

一聲號令,周遭所有的騎隊,紛紛朝着侯君集的方向聚攏。

重甲騎兵的馬速並不快,至少面對侯君集這樣的輕騎而言,重甲騎兵算得上是蝸速了。

這令侯君集心裡想笑,這樣的馬速,如何有衝擊力,這天策軍,不過是花架子而已。

真是自不量力。

哼。

何況他們可是幾萬人,天策軍區區幾千人便想與他的精騎抗衡,他們真是自尋死路。

候君集在心裡深深的鄙視了一番天策軍,隨即他便一鼓作氣,一面策馬,一面大喝道:“先拿下這些重騎!”

“殺!”

雖然弓箭的射擊,並沒有起到想象中的效果。

可侯君集只一聲令下,後隊數不清的精騎依舊士氣如虹,衆人紛紛挺着長矛和刀劍,如旋風一般,徑直朝着重甲衝擊。

薛仁貴見了這侯君集一聲令下,身邊的傳令兵立即開始吹起號角,而這些叛軍,則自發的隨着號角的音符,時而散開,時而聚在一起,薛仁貴心裡倒是對這侯君集頗有幾分忌憚了。

不說其他,能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還能隨時抓住戰機,同時對下頭的軍將們如臂使指,這樣的人,已是不容小覷了。

那便是侯君集嗎?

薛仁貴抖擻了精神,萬分認真地對待這場戰役。

這侯君集左右,幾個將校似乎也察覺了什麼,這些人大多也都是老將,雖是在歷史上聲名不顯,可在這個時代,也稱的上是老將,衆人各自提刀,蜂擁而上。

數不清的精騎,宛如洪峰,朝向一列列的鐵騎,狂奔。

後隊的蘇定方,一動不動的騎在馬上觀測着戰局,實際上……側翼的攻擊開始了,黑齒常之率先策馬,領着護軍營一聲大喝,已是朝着那側翼的精騎鏖戰。

步兵營,已能感覺到此人近在咫尺,不過每一個人都穩穩的站在自己的隊列,紋絲不動。

不動如山,即便敵人出現在眼皮子底下,也隨時候命,確保隊列不亂,只是默默的進行準備。

侯君集已發起了最後的衝刺,顯然,他還是分了心,在最後的衝刺之後,不禁眺望重騎兵的後隊步兵,他認爲自己給側翼的精騎足夠的機會,只要側翼的精騎打亂對方中軍的步兵陣,那麼勝利就可以在望了。

wωω●ttka n●¢O

戰場搏殺,不在於雙方損失多少,兩軍相爭,不需計較傷亡,而在於能夠打亂對方的部署,而後做到驅兵掩殺。

可是……侯君集面上,隨即露出了失望之色,天策軍的側翼,作爲後備力量的護軍營拼死開始保護中軍,而那中軍的步卒們,卻是不動如山。

此時正面和側翼都在混戰,顯然他們並沒有隨意進行開火,而是繼續如一頭蓄勢待發的獅子,耐心的等待着。

侯君集臉上,不禁掠過了一絲失望之策。

天策軍給予他的表現,比他想象的要堅強的多。

即便危險近在咫尺,依舊可以做到紋絲不動,這遠遠超出了侯君集的想象。

侯君集徹底的收回了眼神。

他很快就意識到,側翼已經很難將這天策軍打垮了,眼下唯一尋求的方法,就是正面突破。

眼前……那一個個鮮明甲冑的天策軍鐵騎已是越來越清晰。

越來越近。

這個時候,侯君集才察覺到,這些鐵騎,竟宛如從天而降的大山一般,那明亮的甲冑,一個個堅挺前指的馬槊,等侯君集清晰辨認的時候,卻察覺到……這馬槊的精良。

是的,馬槊乃是貴重的武器,並非是什麼騎兵都沒有裝備。

裝備馬槊的騎兵,往往是最精銳中的精銳,其實這可以理解,騎兵本來就貴重,因爲馬匹價格高昂,而且飼養起來很不容易。

而專門爲騎戰準備的馬槊厲害之處就在於,它必須製作精良,這馬槊分爲槊鋒與槊杆組成,上好的槊鋒會同寶劍一樣,有八個面。普通的魚鱗鎖子甲、鐵圜甲、明光鎧,在破甲的槊之下,一擊而破。

不只如此,即便是槊杆,也需精工打製,畢竟馬槊粗大,若是全部使用精鋼,便過於的沉重,因而,往往會使用最上等的木材,經過無數道的工序,最後打製而成。

因而,一杆好的馬槊和寶劍一般,是貴重品,即便是武人的世家,他們的馬槊大多都是父祖傳承下來。

而眼前這些重甲,所用的馬槊,在侯君集這樣的行家眼裡,便知個個都是價格不菲,而且保養的極好,那鋒利的槊芒閃動着,有一種教人當之而心寒的壓迫感。

這一個個武裝到了牙齒的人,坐下的戰馬依舊轟隆隆轟隆隆的甩開了蹄子。

雖然戰馬被馬甲裹的嚴嚴實實,可侯君集很清楚,戰馬所承載的重量,乃是輕騎兵的一倍以上,這戰馬在奔跑和衝刺之下,依舊還能保持雄姿,只憑借這一點,這絕對是最好的馬。

任何一個重甲的行頭,便是軍中的將軍們,也未必能配備齊一套。

可在天策軍中,卻是人者有份。

他們的護胸鏡前,在左右赫然寫着‘天策’二字。

天策……

侯君集在這一刻,竟有些恍然。

在這天策二字面前,他不禁有些心慌了。

明明自己是以多打少,明明自己是以久經沙場的老兵,來欺凌這些沒有上過戰陣的雛鳥,可天策二字,宛如有魔力一般,令他不寒而慄。

他陡然想到……當初有一個人,被拜爲天策上將軍的時候,數不清的將士們,狂熱的歡呼,這個人……就包括了自己。

他看到那個人,按着劍,駐馬在前,而自己和無數尋常的將士一樣,昂首看着這烈陽之下,那拉長的人馬長影,所露出來的崇拜。

現在,這天策二字,喚起了他的記憶。

只是……他迅速的回過神來,在稍稍的失神之後,他冷笑起來:“一羣黃口小兒,這是找死!”

死字出口,他已舞刀,長臂一指,狠狠對着天策軍,大喝道:“盡誅這些小賊,一個不留。”

身側,劉武已飛騎而出。

轟隆隆,轟隆隆……

他捂着一柄大刀,分外沉重,耀武揚威一般:“明公且看,卑將先取賊將頭顱,上將劉武在此!”

手中的大刀輪起來,在半空中狂舞,刀光粼粼,格外晃眼。

一見劉武帶隊衝刺而出。

侯君集面帶笑意,隨即也指揮着精騎掩蓋殺。

有劉武在,先斬天策軍那小將,而後一舉沖垮他們。

劉武乃是侯君集在軍中提拔出來的,他自然清楚,這是一員不可多得的驍將,有力拔山兮的氣概,所謂千軍易得,一將難求。似劉武這樣的人,可能其他方面乃是弱項,可他的驍勇和刀法,卻是無雙。

劉武已一頭扎進敵陣。

他手中的大刀,繼續狂舞,狠狠的朝迎面衝殺的小將斬去。

與此同時,他口裡還大喝:“今日便斬爾這無名之輩……”

刀如驚鴻。

在他面前的,恰是薛仁貴。

薛仁貴很無法理解,爲啥好好的打仗,非要大家開口說幾句狠話,吹幾句牛逼,好似很有氣勢一樣的。

他是真不太明白,於是他一聲不吭,手中馬槊已如毒蛇出洞一般的刺出。

“斷!”劉武虎目猛張,就在二將交錯的功夫,他這一聲‘斷’喝,實則是他最擅長的手法,用自己的大刀,直接斬斷對方的馬槊。

這斷自出口。

馬槊與大刀交錯起來。

哐當……

斷了……

說斷就斷……

卻見那長刀,直接磕飛,斷爲了兩截,而劉武手中剩下的,不過是斷裂的一截刀杆。

可怕的是,手中的刀杆,竟也握不住了。

因爲劉武虎口傳來一陣劇痛,口裡發出啊呀呀的聲音。

他騎着戰馬,已和薛仁貴錯開。

而薛仁貴,卻是無事人一般,繼續策馬衝刺,一頭扎進劉武后隊的騎兵之中。

劉武覺得自己的胳膊,已經擡不起來,當他座下的戰馬依舊承載着他與薛仁貴錯開的時候,而後……迎接他的,卻是如林的槊鋒。

噗……

後隊一個重騎,手中的長槊已經一下子捅入劉武如鐵塔一般的軀體裡,劉武身上的明光鎧,頓時如紙糊一般,那鋒利的槊尖借重着戰馬的慣性,迅速的刺穿了他的軀體。

劉武看着眼前這個不知名的重騎騎卒,眼裡帶着不可置信的樣子。

這些人……個個神力……這還是小卒嗎?

至於方纔和他交手的那騎將,更是一合之間便將他廢了,他身軀在馬上搖晃着,胸膛鮮血如注,如泉涌一般的噴灑。隨即,一頭栽下。

劉武的刀下,本是不斬無名之輩,可哪裡想到,恰恰就死在了此等無名之輩上。

他落馬,無數的重騎已是川流不息的踐踏着他的屍首繼續衝擊。

薛仁貴爲首,所過之處,眼前的所謂精騎,竟如紙人泥偶一般。

偶爾有人躲過了馬槊的刺殺,卻是連人帶馬與這些重騎撞在一起,而後……他們發現,與其如此,還不如被馬槊刺死,至少……還能來個痛快。

他們感覺自己高速的移動,而後撞在了一堵堵的銅牆鐵壁上,而後……骨頭折斷,摔下馬去,緊接着,無數的馬蹄踩踏而來,最後成了肉泥。

“劉將軍死了,劉將軍死了!”

有人大呼。

驟然之間,數不清的精騎……已出現了一些混亂。

侯君集已是急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劉武乃是自己的驍將,哪裡知道……竟是死的如此之快。

簡直令人無法想象。

這戰役與他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樣,他驚愕萬分,心裡不由掠過一絲慌意,而此刻他見一些精騎竟是放緩了馬速,顯然有了幾分膽怯之意。

這戰場之上,任何一點影響,都可能無限的擴大,所謂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便是這個道理。

一個優秀的統領,必須隨時觀測戰場上的動靜,確保投入戰場的士兵,能夠保持自己的戰線不崩潰,不給敵人可趁之機。

而現在……兩支騎兵剛剛接觸,彼此扎入敵陣,就已出現了隱患,侯君集心裡雖是焦急,但他卻很快冷靜下來,因爲他很清楚,此時的自己,理應比天下任何人都要冷靜,不能有絲毫的慌亂,更不能分神。

在這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他的指揮比什麼都重要,他表現也比什麼都重要。

於是,侯君集立即斂去了紛亂的思緒,朝着自己的將士們高呼起來:“隨本將來……”

其實他話音出口,就察覺事態好像有點不受他的控制。

因爲……侯君集固然是打算要身先士卒,表現出義勇的,此戰至關重要,決定了他的生死榮辱。

也是他在軍中確立威信的最重要的一步。

他是跟隨李世民慢慢上來的,當初一直都在李世民的賬下,所以親眼看到,李世民如何的衝鋒陷陣,身先士卒,這才令無數將士對他心悅誠服,都願死心塌地的跟着李世民。

侯君集即便野心勃勃,可是……他身上永遠抹不去李世民的印記。

他是一個效仿者。

可是……他現在發現這樣的效仿,有些拙劣。

其實他始終都沒有做錯什麼,調集優勢的兵力,先取天策軍。所有的排兵佈陣,都十分穩妥,應對火槍時,他盡力的減少傷亡,用對側翼的打擊,擾亂了對方的軍心,而後長驅直入,直取中軍。

顯然,他認爲即便是李世民在此,能做到的也是如此。

更何況,他還身先士卒,親自鼓舞士氣,在萬軍之中,他侯君集便猶如一面旗幟。

可唯一好像有點不對勁的就是……

劉武一合之下,刺落下馬。

其餘的騎兵,在這重騎正面衝擊之下,竟是不堪一擊。

而現在……更可怕的問題是……

他發現自己想要身先士卒,結果……那如洪流一般的重騎,其實早就盯上了自己。

他們化成了一柄尖刀,直衝自己的方向,鍥而不捨的衝殺而來……

“迎敵,迎敵!”候君集大叫着,原本他想喊隨我來,此刻他現在卻發現……只能迎敵了。

眼前還有重重的鐵騎。

可重甲的衝擊之下,竟好似有無可匹敵的氣勢,這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根本就沒有減弱重甲的氣勢。

他們身上的甲冑,還有座下戰馬的甲冑上,早已被鮮血染紅。

爲首的那個小將,依舊埋頭策馬狂奔,徑直殺至。

“爲何你們都這樣囉嗦,殺便殺,喊什麼喊!”薛仁貴終於爆發,大喝一聲,周遭的騎兵……竟是膽寒。

他們下意識的策馬衝殺時,距離他遠一些。

而後……那薛仁貴,已風馳電掣一般的,已至侯君集面前。

“無名之輩!”侯君集先是大吼出聲,憤怒到極點,他大聲得發泄完以後,認真看了一眼面前的重騎,可不知怎地,他第一次……生出了膽怯之意。

這是身經百戰的侯君集,從未有過的情緒。

可……偏偏,就是覺得膽怯,在這如大山一般的重騎面前,有一種說不清的渺小。

他口裡喊着無名之輩,手中長刀卻已斬出。

侯君集當初也是勇冠三軍之人,即便現在年紀大了,養尊處優,可是這一身的驍勇卻沒有落下。

他熟稔的騎着坐下的愛馬,終於和薛仁貴照面。

侯君集看不清這張稚嫩的臉,因爲這傢伙,即便是頭盔上,還有鋼鐵的面罩,面罩打下,罩住了臉龐,只有一雙眼睛露出來,而這雙眼睛,帶着如星辰一般的神采。

聽到侯君集叫一聲無名之輩。

數丈之外的薛仁貴卻是大叫起來:“你便是侯君集!”

侯君集聞聲看向薛仁貴,他憤怒地瞪大了眼睛,竟是跟薛仁貴一樣發出雷鳴一般的大喝:“既知我侯君集,何不引頸受戮。”

可他話音落下,那一雙露出來的眼睛,卻好像一下子閃動着光。

而後……

薛仁貴拉起了繮繩,戰馬吃痛,竟是發出稀律律的聲音,而後雙蹄揚起,人力而起,緊接着,他單手持槊,整個人……因爲戰馬的人立,而比之侯君集一下子高了一個身位。

他就這般……像是凝固了一般,雙目散出了濃濃的殺意。

下一刻,他發出了怒吼:“去死。”

去死二字說出,手中的馬槊已是狠狠自他的手臂甩出。

數十斤的馬槊,如電光一般的射出。

侯君集下意識的要格擋。

卻發現……太快了,快的不可思議,快到讓他反應不過來。

只這稍稍的遲疑。

馬槊已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前胸,可是這槊的力道過重,在侯君集的體內攪動之後,卻依舊不停,自侯君集的後背下斜刺出,馬槊依舊還帶着餘力,竟繼續刺入了侯君集後背的馬背上,刺穿了馬背,徑直刺入泥地。

候君集連人帶馬……已死死的釘在了草地上,入土三分!

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十章:大禮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
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十章:大禮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