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

拼了。

所有人開始發懵。

而後,他們擡眼,看到地平線上,越來越多的騎影。

心底,一股寒氣冒了出來。

真的是瘋了。

太瘋狂了。

爲何不早說,這哪裡是演習,這是要打仗了啊。

而這數不清的敵軍,驟然之間,讓人魂飛魄散。

崔志正心裡哀嚎,自己怎麼就上了陳正泰的當,好端端的跑來了這裡?

“殿下,殿下,此地不宜久留啊,我等……立即撤了吧。”有人哀嚎道。

實際上,大家都已亂了,有人已經想要轉身而逃。

畢竟,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還留在此,這不是找死嗎?

你陳正泰發瘋,我等恕不奉陪。

誰知,想要逃下高臺的人,卻發現這高臺的梯子已讓人抽了。

“……”

有人放聲大叫:“誰這樣缺德,將梯子抽了,來人……來人……”

下頭有他們的僕從。

可這些僕從聽了他們的呼喚,卻是作聲不得,因爲他們的身邊,有按着刀的護軍,個個殺氣騰騰,一副隨時要宰人的樣子。

這人跳又不敢跳,畢竟這高臺有一丈多高呢,便又只好返身回來,叫道:“殿下,殿下……這是何意?”

“何意?”陳正泰厲聲道:“難道你們看到,這大營之外,無數的將士們已經枕戈待旦,要擊殺賊軍嗎?此時此刻,若是我等逃之夭夭,如何對得起這些廝殺的將士?諸公,賊子就在眼前,他們要殺死我們,要侵奪我們的土地,要佔有我們的錢財和部曲,我等還能往哪裡逃?我陳正泰是決計不逃的,要與天策軍共存亡,你們也一樣,誰也別想走,大家一條線上的螞蚱,誰也別想走啊,誰走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這一番話,真讓人遍體生寒。

許多人都不做聲了,只是面色卻更加的焦灼。

真的是碰到了鬼啊。

怎麼就上了他陳正泰這樣的當,早就該知道,絕不只是來看演習這樣簡單。

見大家都很沮喪,陳正泰決心提振一下士氣,隨即語重心長道:“方纔你們不還說,咱們天策軍是虎狼之師嗎?怎麼此時此刻,卻又個個如此垂頭喪氣呢?”

崔志正苦笑道:“方纔不過是誇讚幾句罷了……”

“敢情你們騙我?”陳正泰勃然大怒:“我真誠待人,你們竟只是一味的睜眼說瞎話?”

陳正泰似乎永遠都有讓人慚愧的無地自容的本領。

明明是這個狗東西把人騙來,讓大家一起陪着他去死,現在好了,倒像自己不是人了。

就在衆人忐忑之際。

數不清的鐵騎,已是越來越多,浩浩蕩蕩的騎隊,開始列陣。

顯然,他們已經察覺到此地的天策軍竟已有準備。

侯君集拍馬前行,駐馬遠眺了天策軍良久,面上不禁冷笑:“這陳正泰,果然很不簡單。”

隨即,他高聲道:“難怪陛下已看出了陳正泰謀反,你們看,這便是鐵證,他們……早已在此列陣,對我們有所懷疑,諸將,陳正泰已反,大家各自列陣,預備衝殺!”

一聲號令,牛角號吹起,嗚嗚的聲音之中,各部尋覓自己本部的旌旗,而後開始聚集起來。

這些精騎個個訓練有素,此時又覺得自己乃是平叛,一樁功勞就在眼前,因而個個振奮,他們迅速的開始結了預備衝鋒的陣型,只等侯君集的命令。

…………

陳正業在此刻,按着刀,穿梭在炮兵陣地上,口裡大呼:“預備,預備……”

八十門火炮,早已設置完成,這青銅的炮口,在炮兵們的擺弄之下開始不準的校準,直至經驗豐富的炮兵們大抵測算了距離和方向,而後,開始有人填裝火藥,隨即,塞入炮彈,一通忙碌,炮兵們開始待命。

陳正業檢查着每一門火炮,只一眼掃過,已大抵知道這些傢伙們,沒有出什麼岔子。

而後,他怒吼一聲:“給我放炮!”

這個時代的火炮,殺傷力並不大。

炮兵營已經進行過無數次實彈的射擊了。

這實彈射擊,除了讓炮兵們有豐富的放炮經驗之外,其中最大的好處就是讓炮兵們適應自己的火炮。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火炮是不可能做到完全一致的,因而每一門火炮都有精度上的偏差,讓炮兵們實彈射擊的過程中,不斷的去了解火炮的‘習性’,至關重要。

陳正業對於火器很是精通,他深知這玩意本質就是不斷練出來的,熟能生巧。

此時,一門門的火炮開始點燃了火繩。

而後……

轟隆一聲……

一門火炮率先開火,炮口冒出了電光,與此同時,大量的硝煙也隨之燃起。

這突如其來的炮聲,頓時連大地都隨之顫抖了。

高臺上的人,已是嚇得臉色慘然。

而與此同時,其他火炮相繼開火。

轟隆隆……

連綿的炮聲不絕。

火炮齊發之前,陳正泰身邊的武珝已伸出了蔥蔥玉指,取了棉絮將陳正泰耳朵塞上,自己則捂耳。

可憐崔志正等人,本就嚇得不輕,突然聽到了炮聲,頓時個個下意識的趴在地上,這一個個四五十歲的人,覺得自己身子已癱了,耳朵裡只剩下轟鳴。

數十枚火炮,宛如流星一般,狠狠的砸入遠處的騎隊。

侯君集等人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天上降下無數的炮彈。

這炮彈的呼嘯和破風的聲音令他們下意識的擡頭,可隨即,有人發出了慘叫……

這一下子……許多人座下的戰馬開始變得不安起來。

騎隊開始出現了一些混亂,騎兵們驚恐的左右張望,距離如此之遠,又聽到電閃雷鳴一般的巨響,而後天上降下了鐵球,將人直接砸成了肉醬,瞬間有上百人倒下,這換做是誰,都覺得心裡發寒。

此時……侯君集覺得不對勁了。

他大抵聽完過火炮這等東西,但是萬萬沒想到……竟是如此犀利。

這個時代的火炮,殺傷力並不大,可是給與士氣的影響,卻是極大的。

侯君集已意識到了什麼了。

他瞬間勒馬,已經來不及讓騎隊列陣,若是繼續耽誤下去,若是再有火炮襲來,便要遭了。

這等於是在被動挨打。

於是,他抽刀,大喝一聲:“隨我來……”

轟隆隆……轟隆隆……

萬千的馬蹄聲響起。

精騎們在經歷了混亂之後,再沒有猶豫,開始火速的衝鋒。

“對面有火銃,散開,散開……以小隊分列進行衝殺。”侯君集經驗老道,他立即察覺到……一列列天步兵已是排成了長蛇陣,似乎在等待着。

這等密集的火銃陣,侯君集有所耳聞,輪番射擊,威力不小,能穿破甲冑,若是密集的衝鋒,就意味着成了靶子,損傷巨大。

他一聲號令,身邊的親衛立即吹了號角,只是號角的節奏發生了變化。

於是……衆精騎開始分散開來,如漫山遍野一般,朝着一個方向衝殺。

此時……第二輪炮擊已經開始。

隨着一陣陣的轟鳴,冒着炮火,精騎們瘋了似的策馬狂奔。

“呵……”侯君集策馬,此時身先士卒,他遠遠盯着遠處的動靜,這火炮確實傷害不小,尤其對於精騎的士氣影響很大,也容易造成戰馬的受驚,只是此物……若是用來攻城,倒是好東西,放在這裡……卻有些暴殄天物了。

當然……侯君集其實真正忌憚的乃是火槍,這東西……當初在草原上用過,李世民親自見識,於是立即引起了軍中的注意,李世民好幾次,都召將軍們前去觀摩火槍的射擊,侯君集這樣的人,怎麼會不瞭解這火槍的優勢呢。

理論上,火槍是可以剋制騎兵的。

當然……這一切都需騎兵採取衝鋒的密集陣型,才容易對騎兵造成巨大的殺傷,畢竟這玩意精度並不高,只能採取排隊密集齊射的方式,纔可確保能夠正面命中目標。

似侯君集這樣的將領,當然也知道如何規避這樣的武器,只需讓騎兵衝鋒時分散開一些,這樣雖然會犧牲掉衝鋒的力道,沒有辦法做到將騎兵擰成一個拳頭,而後直接將對方的陣列撕開口子,分而圍之。可對於有人數優勢的精騎而言,即便分散衝鋒,依舊可以確保對天策軍具有優勢。

侯君集一聲冷笑之後,繼續策馬揚鞭,在他看來……這所謂的天策軍,不過是花架子而已,只要提防着步槍,那麼便可摧枯拉朽。

另一邊……已有一支騎隊自側翼包抄過去。

顯然,這側翼的兵馬,乃是佯攻,可若是天策軍不予以迴應,那麼就可能直接狠狠的包抄了。

這也是侯君集最擅長使用的戰法,不斷的襲擾,使對方正面的力量削弱,而後,自己再帶一隊最精銳的騎兵,一擊必殺。

“殺!”他發出了怒吼。

左右的鐵騎,盡爲他所挑選的精銳。

眼看着一重重的騎兵,宛如驚濤中的海浪一般涌來。

蘇定方卻是鎮定自若,他不斷的觀測着戰局,對於包抄來的側翼騎兵,他皺眉起來,蘇定方十分清楚,一旦加強側翼,那麼勢必會大大的降低正面的防禦力。到了那時,能否抵擋正面的攻擊,就是未知數了。

何況……這侯君集居然分散了騎兵,這就導致,火槍的殺傷,將大大的減少,幾乎所有的騎兵,都是三五成羣,卻沒有擰在一處,顯然……這是專門應對步槍的戰法。

“這侯君集……果然很不簡單。”不過蘇定方依舊氣定神閒,不斷的觀測着戰局,他雖是步兵營的校尉,可實際上,在天策軍裡,步兵營乃是主力,因而,他天然享有戰場上的指揮權。

這戰場之上瞬息萬變,對方有什麼破綻,自己的力量幾何,都需不斷的去思考,並且制定切實可行的方略。又或者,在這個過程之中,戰機幾乎是一閃即逝,因而,就必須在蘇定方冷靜的同時,還能果斷行事了。

“單憑步兵營,已無法應對這麼多的騎兵了。”蘇定方道:“騎兵營!”

身後的傳令兵立即策馬,在陣列中大喝:“騎兵營聽令,騎兵營聽令。”

另一邊,有騎兵營的傳令兵火速策馬而來。

蘇定方咬牙切齒道:“告訴薛仁貴,正前方,那一隊騎兵,烏壓壓的那一羣,那裡勢必有敵方的大將,他們的戰馬和甲冑……都與其他不同。擒賊先擒王,重騎給我出擊,破他騎陣。”

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應對衝擊之前,先利用火炮,亂對方的陣腳,盡力的殺傷敵人。

與此同時,直接採用重騎,衝擊對方的前鋒,用自己的拳頭,狠狠砸對方的拳頭,以硬碰硬。

等對方的陣列徹底的被衝散,軍心被擾亂,那麼……接下來就是步兵營的事了。

那傳令兵一路狂奔,一面大吼:“重騎兵,重騎兵向西北,出擊……出擊!”

“出擊!”

一聲聲大吼,傳遍全軍。

磨刀霍霍的重兵,此時早已護在側翼。

薛仁貴本以爲,蘇定方會讓重騎護住側翼,但是萬萬料不到,居然讓重騎主動出擊,這令他立即血液沸騰起來,看來……這是要讓重騎來打這一場硬仗了。

於是,他發出了怒吼,直接取了掛在馬上的馬槊,大喝一聲:“隨我來!”

轟隆隆……轟隆隆……

重騎一隊隊的開始脫離陣列,所有人揚起了馬槊,渾身都是甲冑的重騎們,坐在馬上,紋絲不動,隨後,他們開始慢慢的催動着戰馬。

於是,迎着漫山遍野的鐵騎,重騎開始緩緩的向前奔走。

此後……戰馬開始發力,終於……這上千的重騎,開始徐徐奔跑起來。

重騎們只露出兩隻眼睛,渾身被包裹成了鐵人,座下戰馬也渾身披着甲冑,在陽光折射下的光輝之中,緊緊尾隨薛仁貴,開始迎面衝刺。

而重騎脫離了陣列,後隊的護軍營黑齒常之不需等待號令,已親帶着一隊護軍開始填補側翼重騎留下的空白。

…………

高臺上,所有人看得眼花繚亂。

先看火炮齊鳴,雨點的炮彈在叛軍隊列中落下,見有不少死傷,頓時大家歡呼雀躍。

可又看叛軍開始變陣,騎兵們分散開來,炮兵的殺傷銳減,又不禁擔憂起來。

而後,又見側翼開始出現了叛軍,這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裡。

本以爲這已讓人心驚膽寒了,誰料到,側翼保護隊列的重騎兵,居然只一千人,便直接迎面對漫山遍野的鐵騎開始進行衝擊,這一下子……真正讓人覺得匪夷所思,這不是找死嗎?何況,這等於是將自己的側翼拱手讓人啊。

站在這高臺,俯瞰着戰場,越看越是心驚。

陳正泰手心也捏了一把汗,只是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決不能跑,這不是面子問題,因爲就算要跑,他也無路可走。

…………

侯君集眼看着重騎迎面衝殺而來,心裡冷笑:“一羣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以爲戴甲,便敢捋虎鬚嗎?”

他說着,大吼一聲。

身邊的傳令兵立即發出大吼:“箭,箭!”

侯君集率先取弓,圍繞在他周圍的鐵騎,也紛紛取出弓箭,他們的目標,顯然是越來越近的鐵騎。

這些都是侯君集挑選出來的精騎,有馬上飛射的本領,很是不凡,乃是精銳中的精銳。

而且他們所用的,都是狼牙箭,足以穿透甲冑。

於是……在這瞬息之間,侯君集已一箭射出。

而數百上千的精騎,也同時彎弓射出弓箭。

無數的羽箭,如飛蝗一般的射向重騎。

可重騎沒有延緩衝鋒的力道,隨着慣性,座下的戰馬開始越來越快。

面對無數的箭矢,他們不爲所動。

尤其是薛仁貴。

那侯君集所用的弓箭,顯然是特製的,而且侯君集的力道奇大,他的箭法百步穿楊,因而這一箭,刺空而來,竟是直接對着薛仁貴的面門,一聽這呼嘯,薛仁貴頓時感到有些不尋常,這不是尋常的箭矢,於是……待那箭矢轉瞬而至,薛仁貴竟是眼疾手快,手中馬槊一抖,竟是生生的將這箭矢磕飛。

而後……其他如飛蝗一般的箭矢,薛仁貴卻是置之不理。

緊接着,身上的甲冑傳出叮噹的金屬聲。

有的箭矢直接在被甲冑磕頭飛,也有的刺入了外層的甲冑,只是裡頭還有一層細密的鍊甲和皮甲,這箭矢要嘛卡在鍊甲上,使薛仁貴的身子略略感覺到一點衝擊,有些疼……

只是……也僅此而已。

這裡三層外三層的甲冑,足以讓他無視尋常的箭矢。

身後的重騎,冒着箭雨而行。

在一陣哐當哐當的聲音之後,那一枚枚的羽箭落地。

侯君集頓時錯愕……

箭矢竟然全然無效,這些傢伙……到底是多厚的甲冑啊。

正在他一忽神的功夫,很快,侯君集的目光,便死死的鎖住了薛仁貴。

眼前這個小將,似乎有些面熟,很厲害,自己如此迅捷的一箭,竟被他直接用馬槊磕飛,這樣敏銳的耳目,分明穿着重甲,卻依舊迅敏至此,可見,絕不可小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九十章:大宴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九章:敕封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八十五章:救治
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九十章:大宴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九章:敕封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八十五章: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