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

李世民所震驚的不只是這個當年自己身邊的侍衛,現在卻和侯君集私下通信。

且是這劉瑤的書信之中,多有一些出言不遜的內容。爲了恭維侯君集,甚至說侯君集功勳甚大,即便封王,亦不爲過。

朝廷封不封王,顯然不是劉瑤可以議論的。

而且此人還在給侯君集的書信之中說太子殿下並不聰明,妄議李世民倘若駕崩,太子克繼大統,理應是侯君集效當初孔明的故事。

這一下子令李世民大怒,當初蜀漢風雨飄搖的時候,劉備在白帝城託孤,將劉禪交給了諸葛亮。這侯君集居然做這樣的癡心妄想,還想做丞相不成?

當然,最可惡的是這劉瑤,當初受李世民如此的欣賞,從一個侍衛平步青雲,誰料他還是不滿足,想要依靠攀附侯君集繼續在軍中獲得高位。這些妄議宮中的話,和謀反已沒有任何的區別了。

李世民擱下了劉瑤的書信,隨即又取一書信,打開,裡頭許多給侯君集寫信的人,大多數,李世民竟都有一些印象。

這些人要嘛已成爲了都督,要嘛是將軍,要嘛是校尉,甚至還有少許的文臣,對於侯君集的吹噓,可謂是竭盡全力。

李世民倒吸一口涼氣,後頭的書信,他已不願拆閱了。

李世民抿着脣憋了半響,才嘆了口氣道:“朕心涼透了啊!劉瑤、武陟等人俱在何處?”

張千立即道:“都在關外。”

李世民虎目一閃:“侯君集的惡行,已是罄竹難書,而這些人……無一不是爲虎作倀,朕召侯君集幾次,他都不肯班師,顯然……侯君集別有所圖!倘若這侯君集要反,只怕這數萬將士,要嘛與他一樣狼子野心,要嘛被他所矇蔽。這是三萬鐵騎啊,乃我大唐精銳,一旦生變,則萬劫不復。快,快修書一封給陳正泰,告訴陳正泰……可能要出事了。傳旨,傳朕的旨意,兵部立即調撥兵馬,朕要李靖立即給朕湊齊一萬精騎,朕要即刻出關。”

李世民的語調很急,因爲他已意識到了一個可怕的事。

或許這只是某種預感。

可是侯君集這個人,竟然已是罪惡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就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對於李世民而言,這天底下能制衡侯君集的人不多,李靖是一個,而他李世民是一個,至於其他人……誰能是侯君集的對手?

這侯君集確實是個帥才,那麼……只有李世民親自出馬了。

張千聽罷,不禁詫異道:“陛下……這……”

“少囉嗦!”李世民毫不猶豫地道:“事情緊急,已容不得耽誤了。”

“陛下啊……”張千哭喪着臉道:“陛下萬萬不可意氣用事……”

李世民此時是一點耐心都沒有了,勃然大怒道:“這侯君集乃是朕一手親自栽培出來,此等人若是要爲害,天下誰可制之。此時就要趁此機會,立即將他剪除,如若不然,無異於是養虎爲患。”

張千依舊憂心忡忡地道:“可是陛下只帶一萬精騎……”

李世民冷笑道:“朕爲先鋒,命李靖爲後隊,朕先率隊奔襲,大軍在後即可。”

李世民此時只想到一件可怕的事。

侯君集是個人才,而越是人才,這樣的人手裡掌握着兵馬,又在關外,一旦他察覺到不對勁,那……勢必要反。

那麼造反之後,首先就是襲擊天策軍還有陳正泰,控制西寧和高昌,甚至是朔方。

若是等到噩耗傳來,朝廷纔有舉動,那麼侯君集大勝之下,控制關外,這就給了侯君集修整和壯大的時間!

而侯君集一旦壯大,憑藉此人的才能,還有劉瑤這些精銳將士們的輔佐,關外之地,大唐再不復有了。

更可怕的是,陳正泰還在關外,這陳家上下,絕大多數人都已遷徙到了西寧,以侯君集對於陳家的恨意,這陳氏上下,只怕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若真叛亂,可能就要動搖國本,甚至連大唐的頂樑柱,也一併的一掃而空,這是李世民決不可接受的。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即出擊,李世民乃是將軍,作爲將軍,最擅長抓準的就是戰機!

對他來說,無論侯君集反不反,他帶着一萬精騎,火速奔襲,若是侯君集不反,可以直接進入軍中,親手拿下侯君集,而後安撫三軍。

可若是侯君集反了,即便叛軍拿下了西寧,他也可在對方立足未穩之際,給予叛軍迎頭痛擊,而後源源不斷的唐軍出關,便可徹底將這侯君集圍死,困死!

張千萬萬沒想到,李世民居然如此的剛猛,看了書信,立即便要提刀上馬了。

這是陛下登基以來,極少有的事。

見張千張着嘴,一副還想再勸的樣子,李世民怒聲道:“戰機一閃即逝,大丈夫在此時,怎可猶豫不定?破侯君集就在此時,若是再行拖延,難道要等這賊子在關外站穩了腳跟,再和他排兵佈陣嗎?何況……這個時候,朕若是出擊,陳正泰或許還有救,若是在稍遲,則必死無疑。他一個經濟之才,怎麼可能是侯君集的對手,侯君集捏捏手,便可像捏死螞蟻一樣的捏死他。天下能剋制侯君集者,除朕之外,又有幾人?更不必說,此人還有三萬鐵騎,這可是精銳騎兵,五千天策軍的儀仗隊,豈能是他的對手?少來囉嗦,朕這即御駕親征,刻不容緩了。”

李世民用兵,其實和尋常人不同,他擅長的乃是出奇制勝,當初大唐立國時期,他最愛乾的事就是帶着騎兵奔襲,每每都是身先士卒,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而如今,李世民迅速的權衡了利弊,決定故技重施了。

張千自知是勸不住了,便道:“陛下若走,是否太子殿下監國?”

說着,張千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世民。

顯然……李承乾和侯君集的關係太好了,若是侯君集當真反了,那麼太子殿下還可靠嗎?若是陛下在這個時候率兵離開長安,太子是否可以信任?

李世民的目光猶豫不定,卻是隨即道:“讓太子監國吧。”

“啊……”張千沒想到李世民居然迅速的做出了判斷。

“這樣也好,朕正好考驗他。”李世民道:“你不必擔心,太子若是有異動,朕只要還一息尚存,便不可能讓他爲禍。”

張千只好無奈地道:“喏……”

………………

兩日之後,侯君集開始按此前的命令,率軍開始班師。

這些隨他來的將士,在臨行時難免沮喪。

此時,人們對於軍功還多有渴望,好不容易有了徵高昌的機會,結果……卻是無疾而終。

只是這個時候……這數萬鐵騎,卻也無可奈何。

蜿蜒的隊伍,紛紛拋棄了營地,帶着輜重而行。

只是行了十里。

突然,所有的將校統統被召集了起來。

侯君集按刀,顯得有幾分焦慮,不過很快,他便定了神,看着這上百的將校,這些人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侯君集之所以被李世民稱爲名將,也並非是沒有幾把刷子的,至少這軍中的將校,他就瞭如指掌,每一個人是什麼性情,出身如何,他都心裡有數。

於是劉瑤先取出一份旨意,而後道:“陛下有旨。”

衆將校一時面面相覷,左右四顧。

顯然,他們此前並沒有聽說皇帝還另有旨意。

當然,也有一些侯君集的心腹之人,心裡是大抵清楚情況的,他們不露聲色,率先道:“裨將人等,接旨。”

於是其他人便紛紛抱拳道:“聽旨。”

劉瑤朗聲道:“孟津陳氏,據守關外,有不臣之心。朕命卿等徵高昌,不過是假道伐虢之計,名爲攻滅高昌,實則卻乃斬下賊首,取朔方、西寧之地。今得朕令,即刻襲陳氏,不得有誤!”

此言一出,衆將震驚。

這些將軍和校尉們顯然無法理解,爲何會有這樣的旨意。

那陳家不是和陛下一向都親密無間的嗎?

就在有人生出疑慮的時候。

這時有人大喝道:“怎麼平白有此密旨,此前聞所未聞。這旨意,我非要親眼過目,方纔可以相信。”

衆人看去,卻是將軍劉武。

侯君集則是站在一旁,按刀似笑非笑的看着劉武,與劉武彼此之間,掠過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而後,劉武隨即便大喇喇的上前,接過了劉瑤手上的旨意,低頭一看,隨即道:“不錯,旨意乃是真的,裡頭所言非虛。諸位,大家誰還要驗一驗?”

將校們個個沉默不言,軍中的人是不喜歡提出太多質疑的。

大家彼此都是兄弟,大塊吃肉,大塊喝酒,你信不過劉瑤,難道還信不過劉武?就算信不過劉武,莫非連侯君集也信不過?

侯君集這時才踏步出來,按刀而立道:“宮中爲何要剪除陳氏,這不是我等臣子可以妄測,既然現在已有旨意來,我等豈敢不從呢?諸將聽令,大家各回本部,預備出擊,先襲天策軍大營,而後再圍殺陳氏!本帥將身先士卒,集齊精銳,都隨本帥出擊。”

衆人不禁心中一凜,這侯君集親打頭陣的時候,可不多見。

不過據聞侯君集箭無虛發,勇武過人,從前的時候,最擅長的便是衝鋒陷陣,有他出馬,那區區天策軍,還不是切瓜剁菜一般!

於是衆人都打起了精神:“喏!”

數萬鐵騎,原本向東,可隨即,各部停止前進,各營之間,紛紛拋棄了車馬和輜重,人人開始上馬,檢查刀劍和弓弩。此時唐軍的驍勇尚在,軍中更不知有多少的驍將和強兵。

而後,侯君集一聲令下,隨即出擊。

數萬鐵騎,在這曠野上奔馳,無數的馬蹄揚起塵土,旌旗在漫天的塵土中若隱若現,只瞬間,便爆發出了踏破一切的氣勢……

…………

陳正泰已將韋玄貞人等統統召來了。

當然,今日乃是侯君集班師回朝的日子,武珝卻疑心這些人要反,自然而然,陳正泰還指望着這些金主們租高昌的土地呢,保障客戶的安全,乃是頭等大事。

爲了防範於未然,陳正泰清早便決定帶着衆人抵達天策軍大營。

嗯,請大家來,是要觀摩天策軍演習。

五千天策軍,則是清早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按着演習的計劃,炮兵營已設置好了陣地,重甲騎兵在飽食之後,開始護住左右兩翼。步兵營全數預備好了火藥和彈丸,磨刀霍霍。

浩浩蕩蕩的軍馬,排成隊列。

崔志正等人對於觀摩這所謂的演習,還是很有幾分興趣的。

誰不知道,這天策軍乃是皇家的儀仗隊,據聞氣勢很足。

平日裡,李世民出行都靠它了。

只是以往的時候,皇帝出巡,他們只是遠遠地跟着。

現在可好了,陳正泰親自讓大家一起來觀賞一下天策軍的英姿,自然讓人生出了興趣。

衆人一個個站在高臺,自這裡,可以看到營地外排兵佈陣的天策軍,於是紛紛發出了誇讚的聲音:“這天策軍,果然個個都是英姿勃發,很有氣勢。”

“哈哈……也只有殿下,才能操練出如此軍馬。”

衆人一陣馬屁。

讓陳正泰有點懷疑,這些傢伙是不是想租地的時候和他講一講價錢。

哼,這羣狗東西,一文錢都不讓利給他們。

不過面子還是要給的,於是陳正泰微笑道:“哪裡,哪裡,也沒這麼厲害,只是勉強算得上是……虎狼之師罷了。”

衆人便都笑了,韋玄貞捏着鬍鬚,搖頭晃腦地道:“此時此刻,該吟詩一首,方能一舒氣概。”

於是有人打趣道:“韋公先來。”

“我?”韋玄貞道:“老夫先想想,不急,不急,這詩文,需在胸腹之中釀一釀。”

大家興高采烈,有人道:“不是聽聞天策軍有什麼什麼炮,很是厲害的嗎,怎麼不曾見呢?”

陳正泰被衆人擁簇,面上雖說一直帶着笑容,可心裡其實有些緊張,鬼知道……那侯君集到底會不會反,又或者是夾着尾巴,當真班師回朝了?

可若是反了,那……

他隨即迴應:“不急,想來很快就可見到了。”

衆人面上都露出了期待的樣子,更有人搖頭晃腦,怡然自得的樣子:“哎呀呀,真是想見一見啊,如此虎狼之師,看了就令人心曠神怡。”

“是極,是極,你看這天策軍排列的陣法,真是精妙至極。殿下操練出如此的雄兵,羨煞旁人啊。”

“有天策軍在,我等在這西寧,也心安一些。”

他們七嘴八舌,吵得有些讓人頭痛。

陳正泰滿懷着心事,也只能耐着性子。

若不是指望着這羣傢伙踊躍租地,早要拖幾個下去打一頓不可了。

卻就在此時……突然地面上……猶如發出鼓聲一般。

韋玄貞道:“咦,諸位可有聽到了動靜?”

事實上,在這高臺上,已經明顯的能感覺到這高臺在微微的搖晃了。

可是那外頭佈置成陣的天策軍,卻只是整整齊齊的列隊站着,顯然並沒有什麼大動靜。

許多人開始狐疑起來,免不得要四處張望。

突然有人指着遠方道:“快看……那是什麼?”

只見遠遠看去,那地平線處,竟是涌現出了黑乎乎的騎影。

無數的騎影,猶如一團渲染開來的墨水。

“這是天策軍的騎兵嗎?”有人不禁笑了,樂呵呵地道:“原來天策軍還有騎兵,有趣有趣,你看那騎兵奔馳起來,連大地都在震撼呢,哈哈……好,好極了,靜若處子,動若脫兔,殿下當真是用練兵如神,教人大開眼界啊。”

衆人便又都笑了,氣氛很是和諧。

陳正泰的嘴角抽了抽,卻是踟躕着道:“呃……這不是天策軍。”

“……”

衆人一愣。

韋玄貞和崔志正等人有點懵了。

有人強笑道:“不知這是何方的軍馬?”

陳正泰只好道:“可能是侯君集的。”

“侯君集?他們今日不是班師回朝了嗎?”韋玄貞一臉狐疑。

陳正泰咳嗽一聲道:“有情報分析,可能侯君集要造反,我起初也沒在意,覺得這不過是謠言而已,不過若是他班師回朝,現在他的軍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了!可如今出現了這麼多的軍馬,十有八九……他是真的反了。哎……真是愚蠢至極啊,到底是誰給侯君集這樣的勇氣……”

衆人臉色驟變……方纔的笑容還僵硬的掛在臉上。

這時,他們好像才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來的乃是敵軍啊。

“……”

隨即,一個個人眼珠子睜大了,再看那地平線上,越來越多的騎影出現,頃刻之間,大家回過味來,有人臉色大變:“快……快跑啊。”

“慌什麼。”陳正泰淡定地道:“有天策軍呢?”

“殿下,那是侯君集,是侯君集,是侯君集的鐵騎……”崔志正已是瑟瑟發抖,滿臉驚懼地拽着陳正泰的袖子。

陳正泰瞪他道:“慌什麼,方纔不還說天策軍乃是虎狼之師嗎?不怕,咱們和叛軍拼了!”

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
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