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

侯君集的擔心是有道理的。

他是個多疑的人。

自己的奏疏石沉大海,而陛下對於陳正泰謀反一案絕口不提。

只是一味的催促自己立即班師回朝。

而原來從沒有中斷過的家書,卻在這時候徹底的斷絕了。

此時的侯君集想到了最可怕的可能,即:自己的家人已經被朝廷控制住?陛下不斷的催促自己班師回朝,在那長安城裡,只怕早有人在候着自己,人一到,便立即擒拿問罪。

侯君集是個工於心計之人,越是這樣的人,他看待任何事物,都不會簡單的去思考。

當他察覺到不對勁,便已感覺到,自己已經沒有路可走了。

於是他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定是被陳正泰坑了。

而陛下對陳正泰信任到這個地步,連他謀反的事也沒有過問,自己還有活路嗎?

此時,只怕就是已無路可走了。

當然,也不全然沒有路走,還有一條更崎嶇的道路。

侯君集一夜未睡,他反覆的想着各種可能。

甚至他努力的幻想,或許這不同尋常的現象,可能只是自己的胡思亂想罷了,事情可能並沒有這樣的糟糕。

可隨即他想到了李世民……內心深處,又變得更加多疑起來。

他很清楚李世民的爲人,至少這和李世民刻意展現出來的寬和形象完全不同,固然對於絕大多數人,李世民是寬容的,可一旦觸及到了李世民的逆鱗,那麼李世民會比任何人都要狠辣。

於是,他腦海中,無數的念頭升起來,會不會是自己的女婿已經被拿住了,他會不會泄露什麼?

自己平日裡和女婿說了許多的話,這些話透露出去任何一句,都是死無葬身之地。

除此之外,還有……自己的族人近親們……現在如何……

他們不可能不修書來,除非……已經被朝廷該拿的都統統拿下來了。

次日……晨曦初露,曙光落在這連綿的大營裡。

一夜無眠的侯君集站了起來,他穿戴上了甲冑,腦子裡依舊是亂七八糟,心裡有無數的猶豫,那內心升騰起來的恐懼,已瀰漫了他的全身。

可他知道……他要掙扎求生。

還有一個辦法。

“召劉將軍和楊將軍以及錄事參軍劉瑤來。”

長史聽命,片刻之後,這三個心腹之人便入了大帳。

侯君集的氣色很不好,令人擔心,於是這將軍劉武便上前道:“明公,出了什麼事?”

侯君集道:“我只問你,當初我們密謀之事,倘若泄露,會發生什麼?”

驟然之間,帳中人變色。

劉武惶恐的道:“明公,事情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有確切的消息嗎?”

“我的族人……十有八九,已被皇帝拿了。”侯君集道:“現在,陛下再三催促我等回朝。”

衆人惶恐不安起來,他們一個個看着侯君集,這些人都是侯君集心腹中的心腹,平日裡私下沒有少進行密謀。

侯君集若是完了,他們一個別想跑。

“明公,陛下爲何不立即下旨拿人?”錄事參軍劉瑤忍不住道。

顯然,他還心懷僥倖。

侯君集便冷笑道:“老夫現在還掌着三萬鐵騎,囤駐在關外,陛下怎麼會這個時候拿人?十有八九,這個時候他不露聲色,等我們回到了長安,再引頸受戮罷。”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深知問題的嚴重。

他們都是武人,而侯君集不一樣,侯君集雖是武人,卻心細如髮,這種才能,朝野內外,都十分欽佩。

現在侯君集推測出要大難臨頭,那麼大家可能真的有難了。

“不如,我等立即回長安,負荊請罪?”

“呵……”侯君集嘲弄地道:“負荊請罪?我們從前彼此交流的書信,可都在我的書齋裡呢,還有一部分,由我女婿掌管着,若是這些都到了陛下的面前,我等還有生路嗎?”

劉武和劉瑤等人臉色驟變。

那書信中,可有不少不可言說之事啊,裡頭肆無忌憚的討論關於陛下和太子的事,任何一條,都足夠要人死十次了。

當然,他們恐懼的並不是皇帝,而是侯君集。

平日裡,他們和侯君集乃是兄弟,所以言談大多沒有什麼顧忌,當然,這書信決不可泄露,按理來說,侯君集收到了書信之後,應該立即焚燬。

可哪裡想到……侯君集卻還留着,而如今,這些書信卻極可能成爲他們死罪的鐵證了。

只是……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侯君集爲何要保留,難道他不知道這是很冒險的事嗎?

於是,衆人毛骨悚然的看着侯君集,侯君集冒險也要保留,唯一的可能就是……侯君集保留着這些書信,在未來是要有所用處的,譬如……這些書信就是大家的把柄,倘若背叛,便是大家一起死無葬身之地。

那劉瑤忍不住心裡哀嘆,侯君集真誤我啊。

劉武等人也是面如死灰,他們本以爲大家是兄弟,誰料到侯君集卻將他們的書信當做把柄。更沒想到,侯君集這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最後可能成爲所有人圖謀不軌的證據。

只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們當然不敢和侯君集翻臉,因爲大家都清楚,大家在是一條船上啊。

“明公,事到如今,如之奈何。”

“我們現在唯一的本錢,就剩下這三萬鐵騎了,幸好這三萬鐵騎的將校,大多是老夫提拔出來的,他們與我們一榮共榮,一損俱損。若我等在關內,定是不能成事。可現在遠在中原千里之外,這西寧、朔方、高昌之地,已開始盛產糧食,又有牛馬,足以自守。何不如拿下高昌、西寧和朔方,與關中割據。最好再拿下陳正泰、韋玄貞、崔志正人等,作爲要挾,換回我們的家小!如此,我們進可攻退可守!這高昌已亡,便由我侯君集來做這高昌王,爾等可俱爲宰相和上將。”

此言一出,帳中竟是沉默了。

誰都知道,這條路很危險,一旦觸怒了皇帝,到時大舉出關,憑藉三萬鐵騎,怎麼阻擋呢?

不過……一旦成功,也未嘗不是壞事。

高昌和河西,還有朔方,這三地已有百姓四十萬戶,還有許多的匠人和勞力,以及許多的突厥騎奴,人口有數百萬之多,這關外,足以和那高句麗媲美了。

有這三萬鐵騎,拿住了陳正泰人等,便挾持了那陳家和世族,以此要挾,只要給與侯君集等人一些時間,在這關外立足,再徵發青壯的男子,可以湊齊十萬精兵,就算不可圖謀天下,但是世代在這西寧稱孤道寡,卻也足夠了。

只是……這個藍圖的設想固然很美好,可是對於許多人而言,想下定決心,卻是極不容易的事。

至少,此時衆人一副後怕的模樣,個個露出惶恐之色。

這是分分鐘都要掉腦袋,禍及妻兒老小的事啊!

“真有這樣輕易嗎?”

見劉瑤詢問,侯君集這時候已將心一橫,正色道:“如何不輕易?這關外之地,根本沒有多少兵馬。唯一的兵馬,不過是五千天策軍而已!”

“可那天策軍,自建立以來,幾乎沒有多少戰績,我們兵多將廣,只要拿下天策軍,便可拿下陳正泰人等,這都是輕而易舉之事。現在……我等已陷入了必死之地,到了這個時候,難道甘願束手就擒嗎?”

“只是將士們肯嗎?”劉武依舊心裡打鼓。

讓人叛唐,哪裡有這麼容易,許多人的家人,如今可都在關內啊。

一旁的錄事參軍劉瑤倒是垂着頭道:“由不得他們不肯,我們可以假傳詔書,就說陳正泰反了,陛下命我等襲擊天策軍平叛,將士們大多信任明公,生死相托,絕不會疑心!”

“只要我們拿下了天策軍,此地便是明公說了算,將士們即便是反悔,得知了真相,他們也沒有回頭路可走了,畢竟他們已犯下了謀逆大罪,到了那時,唯一能選擇的,只能和明公一條道走到黑。”

劉瑤的話,無疑給與了其他人一些信心。

侯君集頷首道:“老夫正是這樣想的,只是此事機密,卻還需與諸位一起制定詳細的計劃,將士們要如何安撫,如何確保將士們確信陛下下旨平叛,這些……都需諸位隨我一道勠力。而至於那天策軍,在老夫眼裡,不過是一羣沒有經過沙場的雛鳥而已,不值一提!”

“至於陳正泰人等……手無縛雞之力,只是案板上的魚肉罷了。老夫當初跟隨陛下,歷經大小數十戰,這天下從未有過敵手。而諸位又都是身經百戰之人,今手握重兵,怎麼甘心去做階下囚呢?”

不得不說,這番話還是很讓人動心的。

因爲細細想來,其中的風險並不大,似劉武這些老將,根本沒有將天策軍放在眼裡,而侯君集這樣的天下名將,想要拿下區區一個天策軍,更是小菜一碟。只要拿下了天策軍,那麼高昌、朔方和河西,便徹底握在侯君集手裡了,又藉此挾持了陳氏和世族,讓朝廷投鼠忌器,足以和中原分庭抗禮。

可劉瑤還是覺得不保險:“何不聯絡草原中的衆胡,以及波斯人和高句麗人,彼此相約,歃血爲盟?而今大唐鼎盛,誰沒有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他們一定願支持明公,唯有如此,明公便可立於不敗之地了。”

侯君集立馬點頭道:“如此甚好,我派人修書,一面讓人與他們聯絡,只是夜長夢多,此事需當機立斷。現在我軍駐地,與天策軍並不遠,何不奇襲,那麼就勝券在握了。”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一個方案竟不知不覺的開始勾勒了出來。

侯君集終於安心不少,他道:“爲了防範於未然,我該在這時上書一封,就算馬上要班師回朝,也得先安穩住朝廷,等他們自以爲我們毫無察覺時,而我們則是拿下了關外之地,他們便追悔莫及了。”

越說,衆人越是興奮。

“不妨明公下令,就說後日班師,這樣的話,讓將士們做好準備,等到大軍即將開拔的時候,將軍再拿出僞詔,傳令對西寧發起攻擊,這是出其不意,又可不露聲色的聚集軍馬。”

“如此甚好,你們儘速去佈置,至於這僞詔……”侯君集低頭,卻是拿起了李世民此前傳來令他班師回朝的聖旨,冷笑道:“就用這個吧,到時劉瑤來宣讀,不會有人會有疑心。”

劉瑤立馬道:“喏。”

………………

一份公文送到了陳正泰處。

卻是關於侯君集預備班師回朝的消息,侯君集表示後日即將出師,對陳正泰寒暄了一陣,同時希望陳正泰能去大營中飲酒踐行。

當然……陳正泰是沒有興趣去的。

武珝看着奏疏,卻是蹙眉不語。

陳正泰看了她一眼道:“這侯君集當真要班師了?”

武珝搖頭:“侯君集此人,絕不會這樣簡單,這樣的人不能用常理來猜測。”

陳正泰疑心道:“這是爲什麼?”

“通常我們每一個人去猜測別人的時候,都會帶入進自己的心思。學生就打個比方吧,比如一個懶惰的人,他看誰都是懶惰的。一個簡單的人,他看誰都覺得簡單。同樣的道理,縱觀侯君集這些年做的事,恩師就會發現,這個人心思縝密,而且爲人狡詐,做事也很狠辣。那麼……這樣一個人,他去揣測恩師,去揣測天子,去猜測別人,會用簡單的想法嗎?他一定會認爲,別人比他更狡猾,比他更縝密,比他更狠辣。因而,這就會造成他對任何事都疑心的心理,他越是疑心,就越容易恐懼。而一個縝密、狡詐和狠辣的人,一旦生出了恐懼之心,這纔是最難預料的。這樣的人……往往敢做出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最終十惡不赦!”

陳正泰恍然大悟,不禁失笑:“難怪我看誰都比較懶,每天都想治治別人的懶病,原來是這個道理啊。”

陳正泰現在幾乎對武珝完全沒有懷疑了,他很清楚,武則天對於人心的洞察力太可怕了,這天下的所有人在武珝眼裡,就好似是沒有穿衣一樣,只需瞥一眼,便可被武珝看的一清二楚。

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武珝聽了陳正泰的話,不禁失笑道:“所以越是他這個時候說是要班師回朝,恩師才越要小心謹慎爲上,切切不可有絲毫的僥倖,因爲……大事將要發生了。”

陳正泰越加的也深以爲然,點頭道:“我召我兄弟們來議一議。”

武珝自然知道陳正泰的那些兄弟是什麼人……一個漢話說的有些一般,表達能力有所欠缺的黑齒常之。一個成日耀武揚威,每天嗷嗷叫的薛仁貴。還有一個據說挖過煤,而後好像因爲這個經歷,所以身心不太健康,總是寡言少語,永遠都託着下巴作思考狀的陳正業。

唯一一個正常一些的,想來就是蘇定方了,嗯,大抵表面比較正常。

當然……還有一個叫鄧健的,乃是天策軍長史,不過他總是神經兮兮的,開口就是拯救世界,要挽救蒼生之類的。

武珝想到這一個個特別的人,只一笑,因爲她心裡知道,無論如何,陳正泰是信任這些人的。

不過對於這些神神叨叨的人,武珝也有些摸不清他們的路數,索性就閉口不言了。

當日,蘇定方等人被召來了大帳,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商議了一夜,到了三更時分,方纔各自散去。

看的出來,他們很高興,尤其是薛仁貴。

陳正業繼續拖着下巴,繼續若有所思的樣子。

鄧健昂着頭,似乎也在思考着什麼。

果然,還是蘇定方正常一些,這幾個人回了營,卻沒有什麼大動作,很明顯……陳正泰讓他們不要聲張,只是暗中做好準備即可。

…………

“陛下……”

此時,在京都的宮裡,張千快步進入了文樓。

這一次,他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此時,他的手裡拿着的,卻是一沓書信。

李世民正坐在桌案前思慮着什麼,聽聞張千進來的腳步,擡頭道:“何事?”

張千焦急地道:“從侯君集的女婿賀蘭楚石手裡,查到了一批書信,奴覺得事關重大,特來請陛下過目。”

李世民頷首,這書信真不少,足足有數百之多,張千取來的,都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李世民撿起一份,張千則在旁解釋道:“這些書信,都是這賀蘭楚石妥善保管的,奴拿下了賀蘭楚石後,逼問之下,他爲了自保,將這些書信統統交了上來。他說,他的岳父之所以讓他保管這些書信,是因爲要拿捏住某些人的把柄,好讓這些人……爲侯君集所用。”

李世民只看過書信,這第一封,沒有看落款,卻只從筆跡裡看出什麼,詫異道:“這難道不是劉瑤的書信嗎?”

李世民對劉瑤有印象,因爲劉瑤早在十幾年前,就是李世民的護衛,李世民十分欣賞他,最後便讓他在軍中開始擔任要職。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