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

要知道,這等堅壁清野,對於生產而言,有着巨大的傷害。

就如曹陽這樣的農戶,這就意味着,自己的房屋需要被燒掉,自己還未成熟的糧食,需要立即收割,可實際上,這糧食就算是收割了,其實也沒法吃的,因爲還處於青黃不接的時候,這糧根本沒法吃。

自己還需攜家帶口,抵達金城。

讓自己的妻兒和母親日曬雨淋。

甚至自己還需被徵募,成爲軍中的一員,不再照顧自己地裡的莊稼,卻只能每日衛戍在城牆裡,枕戈以待。

而一旦起了戰事,就意味着……自己可能會死。

戰爭是最無奈的選擇,尤其是對於高昌國的人而言,他們一直都在戰爭的受害者。

當然,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相比於戰爭,戰敗的損失更大,因爲這就意味着,自己妻兒無法受到保護,兩相其害取其輕,曹陽只能拿起武器,保護自己的家人。

只是現在……卻一下子讓曹陽燃起了一絲的希望。

因爲如果大唐不和高昌敵對呢?

爲什麼要敵對?

大唐連突厥的騎奴,都如此的善待。

難道他們會屠戮我高昌國的百姓?

看來……戰事可能要結束了。

於是……

像曹陽這樣的人,這些日子,如釋重負,營中少了許多緊張的氣氛,甚至……尋覓了一個好日子,曹陽告假,興匆匆的跑去尋了自己的母親和妻兒:“娘,我看戰事要結束了,大唐……根本不想進攻……想來不久之後,他們便會派出使節,來和咱們的大王議和。”

“阿彌陀佛。”聽聞了這個,曹母大喜過望。

她渾濁的眼裡,彷彿一下子放出了光。

高昌國篤信佛教,曹母更是如此。

畢竟……今生實在太苦太苦,若是沒有下輩子,人生有何樂趣可言。

曹母不斷的點着頭:“好好好,若是能如此,這就太好了,我兒,不必再讓娘擔心了,我們可以回鄉去……今年的收成已沒了,可這仗不能再打了啊,再這樣下去,到了來年,錯過了春耕,咱們便真要餓肚子了。”

曹母念茲在茲的,就是家裡的十幾畝地,雖然那土地大多長不出多少莊稼,卻是曹陽父祖們真槍實刀拼出來的唯一財產。

“等再過一些日子,便要入冬,那時候,去山裡,想辦法砍伐一些木頭,咱們重新將屋子搭建起來。我孫兒……這幾日總喊冷,沒有屋子,這冬日怎麼熬的過去?還有……娘走的時候,偷偷在窖裡藏了一些糧種呢,到了來年,咱們便可春耕了。你有氣力,你的婆娘呢,又賢惠,孫兒又機靈,咱們能過好日子,往後……天天有饢餅吃。”

說着說着,曹母哭了出來,她喜出望外。

終於……有了希望了。

在這裡……固然勉強能找到一口吃的,可曹母卻從未有過這樣的絕望。

於是,她一面流淚,一面摸着孫兒的小腦袋,而這娃兒,卻是死死的盯着曹陽的腰囊,他希望自己的爹,又可以變戲法似得,變出饢餅來他吃。

這些日子,母親從未這樣高興過,曹陽也不禁抹了抹眼淚:“誒,聽孃的,來年開了春,我好好幹活。”

曹妻在一旁,也是咧嘴笑,只是她咧嘴的時候,露出黃牙,她膚色也粗糙,即便是膚色細膩的漢人,在這高昌住的久了,難免膚色像結了一層消不去的疙瘩一樣。

可這笑,在曹陽眼裡,卻是說不出的踏實。

他將曹妻拉到一邊,低聲吩咐,讓她好好照顧母親。

曹妻不斷點頭,忍不住擔心的道:“到底何時戰事結束。”

曹陽想了想:“只怕快了,就這幾日,咱們和大唐,畢竟是兄弟,那河西的陳家,我打聽過,也是很仁義的。咱們的大王,難道想和強大的大唐爲敵嗎?不久,只怕中原持節的使者就要抵達,到時,咱們便親如兄弟啦。”

這些都是曹陽在營中聽來的消息,幾乎所有人都是衆口一詞,認爲戰爭已經結束了。如若不然,唐軍早該來了,何至於只是一些突厥騎奴來。

當然,彼此之間有糾紛,這也是合理的,兄弟還會有紅臉的時候呢,可兄弟終究是兄弟,血脈相連,不至反目成仇。

曹妻見他如此的篤定,也就放下了心,便忍不住咯咯笑道:“到時我們便可回家啦?”

曹陽篤定的道:“嗯,回家!”

這兩個字很重,而後,他交代了一切,匆匆的走了。

營中有些鬆懈,大家已經不似以往那樣緊張了。

大多數人都認爲,最多七八日,大家就要原地解散,而後各回各家。

就在這臨別的時候,同袍之間,反而珍視起平日的感情來。

幾乎每一個人在營中都在說着,一旦解甲歸田之後,自己要做的事。

有一個叫劉毅的小傢伙,才十四五歲,個子矮小,只比車輪高一些,他拍着胸脯四處跟人說:“等戰事結束,我便穿過戈壁,去河西去,我想吃肉,我一天吃一個罐頭。”

一說起罐頭,不少人便鬨笑,人們喜歡這個小傢伙。

而他總是說到了鐵罐頭,都讓不少的從義軍將士們垂涎三尺。

當然,更多人只是一笑……河西……太遠啦,大家祖祖輩輩都在高昌,高昌就是家,祖祖輩輩守了這裡幾百年,怎麼能輕易說走就走。

曹陽也跟着咧嘴笑,他心裡和踏實,像灌了蜜似的,在他看來,這世上最重要的是,是回到自己鄉中去,奉養自己的老母,帶大自己的孩子。

…………

曹端接到了一份份從從義軍中的密報,越發的擔憂起來。

在他看來,這一定是大唐的詭計,他厭惡士卒們的愚蠢。

可是……此時他卻拿這些各種流言沒有絲毫的辦法。

因爲此時,自己苛刻的去約束將士,勢必會引發將士們的反感。

而若是不斷的提醒將士們,繼續森嚴戒備,又會讓將士們認爲,大唐已經申來了橄欖枝,而自己卻非要和大唐爲敵。

如此一來,這戰爭的責任,就在高昌國一方了。

沒有人願意打仗,這一點曹端有清醒的認識,事實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將士們現在在想什麼,而這……對於曹端而言,卻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此時曹端不敢做主,立即向高昌王廷密報。

可怕的是,這些流言蜚語,早已從金城,通過一個個快馬,傳遞到了整個高昌國,四郡十三縣,到處都是關於這樣的流言蜚語。

過了幾日,曹陽在城頭衛戍。

卻有數十個騎兵,護衛着一輛四輪馬車來,而這四輪馬車,打着朔方郡王的旗幟。

有校尉大呼:“警戒,警戒……”

可這警戒的聲音,卻迅速的被歡呼聲淹沒。

因爲……河西終於派來了使者。

這滿城的歡呼聲,彷彿帶來了凱旋的消息一般。

將士們紛紛聚在了城門下,想要打開城門,迎接這車馬入城。

當然,守門的校尉,卻不敢隨意開啓城門,忙讓人守住。

無數人翹首盼着。

直到曹端不得不帶着一隊人馬來,他陰沉着臉,看着這城樓上下無數殷切期盼的將士,最後咬咬牙:“放他們入城。”

河西的騎士,護衛着車馬進入金城。

在無數人的矚目之下,馬車裡走下了人來,來人乃是崔志正。

崔志正也是見了鬼了。

他哪裡想到,陳正泰指名他來做這個使節。

雖然他知道,高昌國依舊信奉着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的規矩。

可是自己……是來勸降的。

他面帶微笑的下車,和曹端見禮,口稱道:“鄙人崔志正,出自清河崔氏,今代表了朔方郡王殿下,特來議和,現在途徑金城,懇請金城提供一些便利,我等在此住一宿,明日繼續出發,前往高昌王城。”

議和……議和的來了。

曹陽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

他甚至覺得,自己用不了多久,便要收拾了行囊,而後歸鄉去。

他好奇的看着崔志正。

有人在他耳邊竊竊私語:“知道清河崔氏嗎?中原第一名門,其家主,可比大唐的宰相,大唐竟派出了這樣的人,顯然是誠心來議和了。”

清河崔氏的大名,人所共知。

哪怕是高昌國,但凡有一些見識的,也略有耳聞。

而曹端看着喜氣洋洋的將士,面上不露聲色,卻還是乖乖下了馬:“既如此,就請崔公入司馬府休息一日,明日我命人護送崔公啓程。”

“如此甚好。”崔志正面帶微笑,他打量着這高昌國上下,隨即不禁感慨:“遙想當初,此地爲大漢所有,安西都護府駐地所在,只是不曾想,哎……數百年來,華夏淪喪,中原生靈塗炭,這高昌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看着這些土地,崔志正彷彿看到了無數的棉花。

繼而想到了地上彎腰就可拾取的錢財。

他落淚了,風水寶地啊,爲了這個,我崔志正,也要冒險來此。

可高昌的將士們聽了他的話,卻都不禁低垂着頭,這番話,是有共鳴的,華夏淪陷了,而高昌也搖搖欲墜,多少次力挽狂瀾,才讓他們祖祖輩輩在此堅守下去。

崔志正的口音,雖然和高昌人有些不同。

可是……他的話,大家卻都聽的明白。

曹端隨即拉着臉:“請崔公入城。”

崔志正便笑了笑,上了馬車。

當日,城中軍民歡呼,許多人點燃了篝火,也效仿西域人一般,載歌載舞。

雖是武官們禁止,也無法斷絕人們的歡聲笑語。

曹陽則在這淒冷的夜裡,流下了淚,甚至有人已經開始在營中收拾行囊,彼此準備告別了。

使節來了,很快就會有王詔,讓大家解甲歸田,他們在這裡一刻都待不下去。

曹陽甚至遇到了營中的劉毅的時候,摸了摸這個半大小子的頭,打趣道:“等解甲的時候,你記得,等你去了河西,到時若還記得我,給我稍一個罐頭吃。”

“三郎還想吃?”

“不,我想給我母親和兒子嚐嚐。”

劉毅咧嘴樂了,他知道,其實曹陽的家在哪裡,他都未必知道,也知道……自己假若真去了河西,可能一輩子都不能回來了,可他依舊重重點頭:“我記下啦,算你一份。”

曹陽大笑,夜色裡,眼裡映射着篝火的火光,可這時,他點點頭,眼角處,隱隱有淚痕。

………………

高昌國的國都,正是高昌。

這座在西漢的時候,奉天子前來此屯田衛戍的將士們,在此經過十幾代人不斷修建和修葺過的城市,此時在城牆上方,依舊張掛着大漢皇帝曾經賜下的旄羽。

崔志正一路奔波,抵達了高昌。

高昌王麴文泰,顯然是憂心忡忡的。

他很清楚,事情沒有這樣簡單。

大唐皇帝突然召喚自己去長安,一定是在尋找戰爭的藉口。

高昌的國祚能否延續,就只有看能否給予唐軍迎頭痛擊了。

只是……事情的發展,卻大大的出乎了麴文泰的意料,從金城縣,還有從敦煌諸郡送來的消息,顯然……軍心開始有了些動搖。

這令麴文泰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而等到大唐派來了使節,麴文泰立即召見了他的令伊,以及兵部、禮部、吏部、祠部等諸部的長史商議。

衆臣商議之後,得出的結果很令人沮喪,許多人認爲……大唐不可能不經略西域,那麼……兼併高昌,已是勢在必行,根本就沒有議和的空間。

不得不說,他們對此是有清醒認識的。

他們畢竟不是那些農夫和將士,如此的天真。

麴文泰自然也清楚,大臣們是對的。

只是……對於這個來使,他依舊還是不敢怠慢。

於是,派禮部長史去城外迎接了崔志正來。

高昌世族,也是久仰崔家威名,可謂是如雷貫耳,人們爭相到了王廷,想要一睹崔公的風采。

當然,主要還是想知道,這位來使,此行的目的。

崔志正抵達了王宮的思漢殿,這座頗有規模的宮殿,格局固然小了一些,卻也頗爲恢弘。

崔志正入殿之後,麴文泰高高在上的坐着,兩邊是高昌的文武大臣。

崔志正只抱手行了個禮:“見過殿下。”

沒有太多的恭敬。

當然,麴文泰也預料到了這種情況。

這可是出自郡望天下第一的名門。

於是麴文泰笑道:“崔公遠來,一定是有所見教,來人,給崔公賜座。”

氣氛很愉悅。

因爲大家的禮法相近,語言相通,其實當初的時候,高昌國是臣服過隋朝的,甚至還爲隋煬帝打過惡仗,甚至一度也想交好崛起的大唐,只是……最終關係惡化了而已。

麴文泰甚至願意接受高昌國向大唐稱臣,如當初對待隋朝一般,世爲藩鎮。

“見教可不敢當,我入此殿來時,這裡的宦者們稱此殿爲思漢殿,想來是因爲……高昌人懷念故國的緣故吧。”

麴文泰笑而不語,良久才慢吞吞的道:“大唐天子,詔孤入長安覲見,孤乃外藩,本是無一日不想再入長安,面見當今大唐天子,只是……無奈身子有所不適,這纔不能成行,令孤終身抱憾啊。”

“所以,老夫來了。”崔志正開始進入正題。

麴文泰則繼續微笑看着崔志正:“可是有大唐天子的消息?”

“陛下打算興兵討伐高昌,這一點,殿下應該也有所耳聞吧,陛下已命侯君集爲征討大總管,率鐵騎數萬,直撲高昌來。而朔方郡王殿下,也奉旨,率精銳的天策軍,陳於邊鎮,枕戈待旦。不日之後,大軍即將抵達。”

麴文泰隱隱有怒氣,卻是勉強忍住,哈哈笑道:“高昌有兵馬十萬,民風彪悍,又佔據天時地利人和,怎麼可能輕易的攻破呢?崔公既是爲了議和而來,怎麼可以出言恫嚇,難道我高昌,可以隨意受你凌辱嗎?”

“這也是老夫來議和的原因。”

“還請見教。”

崔志正心裡苦笑,陳正泰真有些缺德了,非要我來。

可到了這個時候,身爲名門望族的族長,崔志正很清楚,自己是不能讓自己祖先蒙羞的,因而依舊錶現的很淡定,沒有懼怕的樣子,一字一句道:“殿下可賜殿下河西土地三十萬畝,錢五十萬貫,供養麴氏王族,其他大臣,都可按其官職大小,給予相應的土地和錢財。甚至殿下還可懇請天子,加賜殿下爲歸義郡王,這高昌的文武,也可入大唐爲官。只是有一條……這高昌四郡,自此之後,永遠併入陳氏。自此之後,大家同朝爲臣,豈不美哉?”

“什麼……”

一時之間,殿中譁然。

說實話……

虧得他崔志正說的出口。

在這高昌稱王稱霸,難道不香嗎?誰願意拱手而降,去給他人做臣子。

至於這田產和錢,哪裡需要你大唐的郡王賜予,這簡直就是笑話。

麴文泰臉顫了顫,忍不住狠狠瞪了崔志正一眼:“崔公此言,辱孤過甚!”

崔志正面上帶着強笑,心裡繼續問候陳正泰全族老幼。

……………………

第三章送到了,幸不辱命,趕在了十二點之前。

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
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