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

李秀榮取了一份奏疏,大抵看過。

其實她的性子本是溫和的。

並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

可李秀榮與陳正泰朝夕相處,何況在宮中也呆了許多年,豈會不明白這個世上,若是處處忍讓,便要被人欺的道理。

陳家這些年,都是從別人口裡奪食,稍稍的隱忍,都可能被人吃幹榨淨。

李秀榮執掌過陳家的家業,太清楚這裡頭的水有多深了。

正因如此,所以此次執掌鸞閣,她也大抵能明白自己不能被人束之高閣。

看過了奏疏之後,李秀榮頷首:“就這樣辦。”

於是提筆,在這奏疏後頭寫了一句娟秀的批語,交還武珝:“送去三省。”

片刻之後,三省收到了許多鸞閣送來的批語。

這一下子,卻讓這三省的宰相們焦頭爛額了。

很快,便有三省的文吏抵達鸞閣。

李秀榮端坐,武珝站在一旁,文吏行了禮,口稱:“見過殿下。”

李秀榮端起茶盞,只輕描淡寫擡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何事?”

文吏突然發現,這位公主殿下的冷漠,讓自己有些無所適從。

在三省見那些宰相們,雖然身份的差距很大,可是宰相們尚且還有氣度,總會和顏悅色一些,可這位公主殿下卻是輕描淡寫的樣子,令人難測她的心思。

於是他期期艾艾地道:“杜公那裡……讓學生來傳話,說是這份奏疏,關係到的乃是陸公的諡號,陸公新喪……”

原來這份奏疏,乃是陸家所上的,原因是光祿大夫、太常卿陸貞病死了,病死之後,按照流程,需要上表朝廷,而後朝廷進行一些撫卹,給他追加諡號。

現在陸貞準備下葬呢,這陸貞生前,和許多人都是好友,又是朝廷的重臣,古人們對於諡號是很看重的,這代表了他一生的評價。

一般這種情況,三省會迅速的議定出一個結果來,然後上書給皇帝,皇帝也會立即批決,之後門下省制誥,送去亡人家裡,而後下葬,銘刻碑石,以這朝廷的諡號,撰寫墓主人的功績。

這一套流程,行之有年。

比如這位陸貞,三省議定的是給他‘康’的諡號,這康有‘安樂撫民’之意,意思是這位陸康公生前爲百姓做過不少好事,是個性情溫和的人。

說白了,現在的情況就是,陸家現在就等着朝廷這個詔書,然後準備將陸貞下葬呢,陸貞好歹也是朝廷的大夫,是不可能草草下葬了事的。

結果……鸞閣提出了非議。

這還了得,下葬的時日都定了!

三省裡,有不少人和這位陸貞乃是好友,誰曉得中途鬧了這麼一出。

文吏心急火燎地道:“以往朝廷就有舊例,陸公生前爲朝廷效命……立下了汗馬功勞,現如今他屍骨未寒,可是諡號卻還未送下去,這……”

“這與鸞閣有何干系呢?”李秀榮笑吟吟的看着書吏道。

書吏便道:“可是鸞閣提出了異議,門下就不好制詔了。”

李秀榮似乎早有準備:“這是因爲鸞閣覺得這個諡號並不妥當。陸貞生前沒有做過太守,只在朝中擔任職務,給他的諡號乃是‘康’,說他安樂撫民,顯然是不妥的。”

書吏一口老血要噴出來。

這是諡號啊,人死爲大,這等於是悼詞一般,稱讚一下就是了,誰管他生前怎麼樣?

可顯然,李秀榮較了真:“朝廷該有朝廷的樣子,不能因爲人死了,便非要上美諡,便將一切的讚詞都落他的身上。倘若如此,綱紀何存呢?所以……三省這樣做不妥,我聽聞三省的宰相,有不少和陸貞都是好友,怎麼可以因爲私情,就隨意將朝廷的美諡,隨意給人呢?我看三省應該再議論一下,應該秉持着公心,就事論事,議定一個合適的諡號。”

“只怕來不及了。”文吏哭笑不得。

他發現女人是沒法講道理的,難道告訴她,這是潛規則嗎?

“來不及是他們的事,錯了就是錯了。”李秀榮正色道:“因爲來不及,所以就可以將錯就錯嗎?這是什麼理?若是如此,還需綱紀和王法做什麼?去議吧,議出一個公正的結果,鸞閣自然同意。”

文吏這時更爲難了,這話他不敢去回覆,這不是要人命嗎,人家棺材都停好了,萬事俱備,這個時候還繼續再議?

只是他無法反駁,也不敢反駁,自是硬着頭皮泱泱去了。

李秀榮目送走了這書吏,似乎漸漸開始找到了狀態。

武珝在一旁笑道:“師母見那書吏的樣子了嗎?他來見師母,一定是如坐鍼氈。”

李秀榮也不禁失笑,擡頭看着武珝道:“三省接下來……是否會向父皇狀告呢?”

“狀告什麼?狀告師母維護綱紀嗎?還是不徇私情?”武珝正色道:“何況陛下建鸞閣,是要讓鸞閣發揮作用,倘若鸞閣什麼都不做,或者處處聽從三省的安排,這纔是對陛下而言不願樂見的事。而且三省的宰相們,一定不會去狀告的,因爲他們很清楚,當與鸞閣的糾紛,都需要陛下聖裁的時候,那麼就已是等於向天下人說,鸞閣的地位與三省平齊了。這些宰相,個個都是有威望的人,他們絕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局面的。”

李秀榮頷首道:“說的有理,那接下來會怎麼樣?”

武珝道:“接下來,宰相們該請殿下去門下省政事堂議事了。”

聽到這個,李秀榮顯得有些不安:“去政事堂,與他們一道議事?”

“正是,師母是有些不安嗎?”

李秀榮便輕皺秀眉道:“他們畢竟是天下最聰明的人,個個宦海浮沉數十載,我從前不過是在家裡相夫教子,只怕到時……不好面對啊。”

武珝失笑道:“師母不該畏懼他們,他們固然是天下絕頂聰明的人,可師母只要堅持自己的立場,只要繼續以綱紀和法度爲先,他們就奈何不了師母了。應該畏懼的,該是他們,現在師母已是令他們頭痛的人。”

該害怕的是他們?

李秀榮細細咀嚼着這番話,她忍不住道:“你年紀輕輕,想不到卻有這麼多的心思。”

“不敢。”武珝道:“學生只是偶爾愛想一些利弊之事罷了。”

李秀榮接着道:“待會兒,隨我一道去吧。”

“喏。”

………………

果然,在書吏的求告沒有效果之後,房玄齡等人無可奈何,只好請這位公主殿下來政事堂了。

他們起初對於這個鸞閣,是無所謂的態度的,這不過是陛下的心血來潮而已。

可很快,他們發現鸞閣變得有些棘手了。

當然……棘手也無所謂,這不是大事,可以應付。

直到現在……他們終於察覺到不對勁了。

大意了啊。

一羣五六十歲的宰相們,突然發現……這個才二十歲的公主殿下,竟是油鹽不進,折騰得大家焦頭爛額。

於是衆人商議了一下,便派人去請李秀榮來。

只是……雖派人去請了,卻是左等右等,也沒將人等來。

就在所有人不耐煩的時候,李秀榮和武珝才姍姍來遲。

二人一前一後,盛裝之下,面無表情。

衆宰相們紛紛起身,房玄齡笑吟吟道:“請殿下上座。”

理論上而言,他們是老宰相,地位崇高,即便是皇帝面前,他們也是受無數恩榮的。

所以請公主上座,只是意思意思而已。

畢竟公主是天潢貴胄嘛。

當然,依着規矩,李秀榮是該謙讓的,畢竟自己年紀輕輕,今日又是在政事堂,房玄齡的資歷最高,理當讓他坐在上頭。

可房玄齡一句上座之後。

李秀榮便已坐在了上位,穩穩當當的端坐之後,左右四顧,面帶微笑道:“今日所議何事?”

房玄齡直勾勾的看着坐在上位的李秀榮,驟然之間,有一種吐血的衝動。

這不是他預先想到的劇情呀!

不過……他還是微微一笑,乖乖的坐在了李秀榮的一側,他覺得自己就是嘴欠。

衆宰相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卻都保持着沉默的態度。

李秀榮則是落落大方地道:“諸公不是要議事嗎?”

“是,是。”房玄齡莫名的覺得自己矮了一截,隨即苦笑道:“議的還是陸貞的事。”

“陸貞的事,不是已經挑明瞭嗎?”李秀榮正色道:“安樂撫民爲康,而陸貞沒有做過太守,何來安樂撫民呢?諡號本是按其生平事蹟進行評定後給予或褒或貶評價的文字,可謂是朝廷對其人的蓋棺定論,怎麼可以如此隨意呢?這個康字,以我婦人之見,大爲不妥,我觀陸貞其人,雖得高位,卻並沒有實績。而諸公卻對他上此美諡,這是何意呢?”

這真是被人抓住了痛腳了啊。

屍骨都涼了,再糾纏下去,只怕這棺材裡都要放一些鹹魚掩蓋一下臭味了。

宰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在房玄齡倒還有氣度,微笑道:“那麼以殿下之見,該許以什麼諡號呢?”

李秀榮沉吟道:“不妨定爲‘隱’吧。”

隱……

宰相們個個瞠目結舌。

隱拂不成、不屍其位曰隱。

這話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這傢伙啥也沒幹,生前就是個打醬油的。

當然,這算是平諡,不好不壞,至少比‘厲’、‘煬’要強得多了。

可是絕大多數時候,只要這個人生前沒有幹過什麼缺德事,大致人們還是願意給予美諡的,人死爲大啊,誰不想追求一個好名聲呢!

“隱只怕不妥吧。”杜如晦咳嗽:“殿下,隱有尸位素餐之意。”

“可是我觀其生平,並未做過什麼事,不就是尸位素餐嗎?”李秀榮道。

房玄齡皺了皺眉道:“可是……可是……陸相公他畢竟……”

不等房玄齡的話說完,李秀榮便道:“我們應該循名責實,如若不然,人人都加一個美諡,那這諡法,不就成了空談了?”

“……”

衆人開始憂慮起來。

他們現在開始發現,陸貞最後得什麼諡號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照這樣搞,自己死後怎麼辦?

若是到時候……照着這李秀榮的規矩,自己也得一個‘隱’字,那就真的見了鬼,一輩子白忙活了。

要知道,古人都是極看重諡號的,這是一生的評價,誰不要一點面子呢?

“咳咳……”杜如晦道:“殿下,若是以‘隱’爲諡,只怕要寒了陸家的心啊。”

李秀榮從容地道:“寒心?就因爲說了真話嗎?因爲朝廷沒有吹捧他嗎?因爲他在太常卿的任上碌碌無爲,而朝廷沒有給他遮羞嗎?”

“其實……他還是做了一些事的,譬如……”

“譬如什麼?”李秀榮追問。

“……”

一時……大家答不上來了。

於是……有人心裡生出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的感慨。

“可是三省已經議定了。”房玄齡苦笑。

李秀榮便道:“三省議定,就可以私相授受了?”

房玄齡拼命咳嗽,感覺要咳出血了。

政事堂裡鴉雀無聲,大家都感覺像是詞窮了。

李秀榮則笑道:“陸貞曰‘康’,肯定是沒有資格的,依我婦人之見,房公曰‘康’纔是名副其實。”

尼瑪……

房玄齡面如豬肝色,這時候他不咳了。

這不是咒不咒自己死的問題。

康當然是美諡,可這隻有陸貞這樣的尋常九卿才得的諡號。

他房玄齡是什麼人,輔佐天子,宰相之首,爲大唐做了多少事,最後,你就給一個康?

雖說現在還好好的活着,但房玄齡其實內心深處,已經預定了似‘文定’或者是‘文昭’、甚至是‘文貞’這樣最頂級的美諡了。

你給我一個‘康’,還不如讓我房玄齡現在死了乾淨!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李秀榮則是定定地看着他道:“怎麼,房公對‘康’還不滿意?安樂撫民,不正是房公現在的作爲嗎?有何不妥之處呢?”

房玄齡:“……”

這話沒法說,好吧!

爲啥沒法說呢?因爲諡號這個事,就等於是別人的讚許一樣,若是他自己跟公主說,我覺得我可以試一下‘文貞’或者是‘文定’,這顯然就有點不太要臉了。

杜如晦見房玄齡爲難,便開口道:“殿下,老夫以爲……”

李秀榮目光一轉,看着杜如晦,立馬接口道:“杜公在任,也是安樂撫民。”

杜如晦:“……”

杜如晦的臉色頓時變幻不定起來,他發現李秀榮的話鋒,接下來似乎要轉到他死後的事上了。

這房玄齡都只是個康呢,那他杜如晦……至多也只是一個康了。

他忙咳嗽道:“殿下,這個時候不宜議這個。”

“難道我們議的不就是諡法的問題嗎?”李秀榮正色道:“國家大事,在祀與戎。祀者,國家大事也,這關係到的,乃是一個國家的禮法,可是我看……我大唐的禮法,就出了大問題,無論是不是平庸,是否尸位素餐,人人都要美諡,這是人之私心,可將這私念,凌駕於禮法,長此以往,怎麼可以呢?”

“我聽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今日諡法已經流於形式,成爲了空談,若是不改,將來怎麼賓服天下?我看……要改正,就要從朝中諸公開始。所以鸞閣這裡,絕不會同意陸貞的諡號,要嘛朝廷不賜他諡號,他們陸家想要,那就是‘隱’,沒有商量。這些話,我可以負責,說破了天,也絕不更改,誰若是因此而徇私,因而枉顧了禮法,那麼鸞閣也絕不罷休。就算諸公反對,那也無妨,明日鸞閣就撰文登報,好好在新聞報裡,議一議這諡法之事,且要天下人看看,這徇私的諡法,給天下百姓是什麼觀瞻。”

宰相們又沉默了。

大家很難受。

如坐鍼氈一般。

這其實涉及到的,是潛規則,大家都是朝廷命官,你好我也好,你給我一個美諡,我也給你一個美諡,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

可鸞閣若要鬧大,甚至還要鬧到見諸報端,這大家的臉皮子,就都不要了。

在大家啞口無言下,李秀榮此刻,已長身而起:“接下來,不知還有什麼可議的事呢?”

“這……”

“既然沒有了,那麼就這樣罷,鸞閣已經表明了態度,諸公都是聰明人,所謂名正則言順,言順則事成!辦任何事,若是名不正言不順,如何讓天下人心悅誠服?一個碌碌無爲之人,就因爲逝世,便有三省的宰相給他遮羞,這豈不是提倡大家都碌碌無爲嗎?陸貞爲官,朝廷是給了俸祿的,沒有對不住他,沒有道理到了死了,還要給他正名。今日既議定到此,那麼就讓人去告訴陸家吧,諡號沒有,朝廷絕不會頒這份誥命,若是還想要,那麼就只有‘隱’,他們想用就用,不用也無礙。”

說罷,李秀榮拂袖,領着武珝,便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只是……

她人一走,有人捂着心口,表情痛苦。

衆宰相反應過來:“哎呀,岑公,岑公……你這是怎麼了。”

“來人,來人啊,去叫御醫!”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