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

魏徵和陳愛河到了。

這二人穿着尋常人的衣衫,和這穿着朝服的公卿們比起來,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二人見禮。

李世民目光掃過二人。

他和魏徵是很相熟的,可是對陳愛河很陌生。

陳愛河膚色粗糙,即便穿了新衣,也是給人一種農人的感覺。

這令李世民有些意外,他原以爲這位陳家的子弟,至少也該像那世族子弟一般有翩翩氣度。

在短暫的詫異之後,李世民只頷首,他現在不急着和這二人打話,卻是冷冷的大聲道:“李祐何在呢?”

外頭的禁衛聽了陛下的響動,片刻之後,便押着李祐進來了。

其實這一路來,李祐並沒有受到什麼虐待,這天底下能處置他的人,只有李世民!

可這李祐已自知自己完了,也知今日能不能保住性命,只能靠自己的父皇格外開恩。

所以他故意披頭散髮,衣冠不整的狼狽進來,一進了大殿,便嚎啕大哭,而後拜倒在地,口裡稱:“兒臣死罪。”

見着了李祐,李世民的心情再也沒有辦法平復。

他豁然而起,看着李祐。

這李祐哭的可謂是撕心裂肺,彷彿要抽搐過去,捶胸跌足的道:“兒臣……一時蒙了心智,懇請父皇恕罪,恕罪啊……兒臣這一路來,都在反醒……父皇,父皇啊……”

李世民聽到此處,禁不住眼眶微紅。

這畢竟是自己的骨肉,而且李祐的眉宇之間,最像自己,雖談不上對他有多寵愛,可或多或少,還是有父子之情的。

現在又聽李祐哭的傷心,便以爲他這一路吃了不少的苦頭,於是李世民魁梧的身軀不由自主地顫了顫。

李祐擡頭,見父皇如此,心裡知道自己的這一套起了效果,便更加是淚眼滂沱,捶打着自己的心口道:“父皇饒我這一會吧,再不敢了。”

說罷,便用力地磕頭,而後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

李世民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氣,一開口,差點哽咽。

說什麼天家無情,皇帝便是稱孤道寡,可實際上,所謂的上天之子,裹在這黃袍之下的,終究還是人,而在這軀體之中的,依舊是不斷跳躍的心臟。

李世民艱難的繼續呼吸着。

羣臣一時肅然,此時誰也不敢發出聲音。

陳正泰心裡則是在想,這李祐的演技倒是可以的,憑着這演技,只怕陛下未必肯殺他。

此時,卻聽李世民道:“朕曾經告誡你不要親近小人,就是因爲這個原因。你素來性情乖戾缺少德行,被諂媚的言論所蠱惑,以至盲目自大,不知天高地厚,視萬千人的性命,當做你的兒戲。”

他一面說,一面徐徐走下了金鑾殿,看着這匍匐在地瑟瑟發抖的兒子,又嚴詞厲色道:“現在呢,現在終於招致禍端自取覆滅,真是愚蠢到極致。朕是萬萬想不到,你竟變成梟獍一樣的人,忘記忠孝,擾亂太原,若非是國家有忠臣志士竭力保全,似魏徵和陳愛河這樣的人深入虎穴,拼了性命地周旋於虎狼之穴,這纔沒有使太原釀出大禍……”

說到這裡,李世民身軀顫抖的更加厲害,他一步步的走到了李祐面前,惡狠狠的繼續道:“你今日見了朕,倒是自知死罪了,今日到了朕的腳下,方纔知道求饒嗎?你這喪心病狂的敗犬,簡直死有餘辜!”

手指着李祐,李世民厲喝。

李祐聽到此,身軀一顫,哀告道:“父皇……”

可李世民的語速,卻是越來越快,大喝道:“你乃是朕的兒子,朕敕封你爲晉王,令你爲太原都督,給與你榮華富貴,也給你何其大的權柄。可是你既不能做維護國家的人,反而如堆積的薪柴一樣危險;朕將你養大,可你卻破壞了磐石一樣的親情,成爲尋釁滋事的逆子。你違背禮義,爲天地所不容。自你謀反時起,便已經拋棄了父兄,背叛了你的君主,爲人神所共怒。你以前是我的兒子,今天則是國家的仇人。”

李祐聽出了弦外之音,忙道:“兒臣已知錯。”

“哈哈……”李世民大笑:“你現在倒是知道錯了,可是這世上有的錯卻是犯不得的。你今日既生是賊臣,死了便是逆鬼,事到如今,還想苟且偷生嗎?朕在過往的時候,就沒有聽說你有任何好的名聲,朕當時還在念着,是不是朕哪裡管教無方,還在惱怒那上書揭發你的罪行的狄仁傑。可是現在在朕的眼裡,你身上有着無窮的劣跡。你的行爲,和鄭叔、以及漢朝時的戾太子一樣,已到了傷天害理的地步,朕雖爲你的生父,此時所念的,只是羞憤難當。生下你這逆子,讓朕上慚皇天,下愧后土,更沒有面目祭告祖先。到了如今,你口口聲聲要免死,朕來問你,你的死罪免了,那麼你那些被誅殺的黨羽呢?他們也該赦免嗎?”

李祐頓時想到了當日,被魏徵誅殺的那些黨羽的畫面,那一日的血腥,李祐迄今還記憶猶新。

李世民死死的盯着他,繼續道:“若是他們不能得到赦免,就算是此後,犯有大逆的人也無法赦免。那麼朕爲何單單隻赦免你一人呢?你這不忠不孝之徒,罪行只會比他們更重。其實哪怕你不忠不孝,朕也就忍了,可你愚蠢到這般地步,還想求朕人饒命……”

李世民一聲冷笑,似乎將情緒統統都宣泄了出來。而後突然聲音低沉起來:“去見見你的母妃吧,再去見見你的兄弟和姐妹,和他們待一兩個時辰,現在開始,朕貶你爲庶人,兩個時辰之後,去宮內省吧。”

一聽到宮內省三字,李祐已是驚得魂飛魄散。

宮內省乃是內廷之中負責雜務的內監機構,李世民將李祐廢爲了庶人之後,沒有下旨讓他出宮拘禁,那麼就說明,李祐只能留在宮中了。

可是一個成年的皇子,怎麼可能活着留在宮中呢?

那麼……這話的言外之意就是,李祐就別走了,留在宮內省吧,只是……他不能活着待在宮中。

李祐蠢是蠢,可是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這點,此時真的哭了,嚎啕大哭,傷心傷肺!

李世民不爲所動,只是揮揮手。

禁衛們便將李祐扯起,直接拖走。

李世民隨即給了張千一個眼色。

張千會意,也躡手躡腳的離開了太極殿。

羣臣都默不作聲,陛下今日要殺死自己的兒子,哪怕這個兒子再如何大逆不道,此刻大家也能明白李世民的心情。

因而李世民徐徐的踱步上了金鑾殿,這殿中則是寂靜到了極點。

李世民落座,深吸一口氣,才道:“魏徵與陳愛河都是有功之臣,給他們恩賞吧……”

他苦笑:“朕本想讓這兩位卿家,好好陪朕說說話,只是……今日朕偶有不適,下次……再入宮來。”

說着,李世民便站了起來,而後擺駕而去。

百官們面面相覷,大家猜測到了李祐的很多結局,可是當日賜死,卻是大家沒有預料的。

陳正泰心裡也不禁唏噓一番,心知此刻陛下最想要的便是清淨,於是便和魏徵和陳愛河一起打道回府。

一路無話。

到了次日,魏徵倒是在書齋裡見了陳正泰,他取了一個簿子,交給陳正泰:“這是在太原時的花銷,裡頭都記錄的仔細,恩師對對賬吧,此次學生回來,餘下的錢不多了……”

“不用看了。”陳正泰隨意地將簿子丟在了一旁,口裡道:“剩下的錢,你拿去花便是了。”

“這隻怕不妥,恩師這樣大手大腳,只怕有金山銀山,也不夠這樣浪費的啊。”魏徵一本正經地道,忍不住想要勸說幾句。

陳正泰樂了:“有金山銀山,我肯定要省着花的,不過爲師有聚寶盆,比金山銀山厲害。”

魏徵:“……”

陳正泰笑了笑,安慰他道:“爲我辦事,就不必替爲師想着錢的事了。”

魏徵只好苦笑點頭,他倒是想起什麼,於是道:“恩師,學生有個不情之請。”

陳正泰道:“你說吧。”

魏徵便道:“陳愛河此人,倒是可造之材,學生希望陳愛河能與學生近一些。”

陳正泰一下子就明白了魏徵的意思,想也不想的就道:“這個倒是好說,準了。”

“還有一事。”魏徵道:“王世子現在已到了牙牙學語的年紀了吧,恩師可爲他尋訪過蒙師嗎?”

陳正泰道:“倒是想過的,卻又覺得太早了。”

魏徵目光炯炯地看着陳正泰道:“學生或可代勞。”

陳正泰擡頭看着魏徵,魏徵則一臉期盼的樣子。

陳正泰有點懵,你是我的學生,然後又是我兒子的老師,這會不會有點亂?

不過……陳正泰頓時清明起來,他很清楚……魏徵是最好不過的老師了,論起才學,教授陳繼藩已經足夠了。論起名望,在這大唐,你說一句我是魏徵的老師,走到哪兒,人家也會給點面子的。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陳繼藩那個小子,被人寵溺慣了,而眼前這個男人,可是隔三差五的連皇帝都要呵斥一番的人,人擋殺人,佛擋殺佛,那陳繼藩敢不聽話,就滅了他。

自己孜孜追求的,就是這麼一個人才啊。

而且憑着魏徵的名聲,自己跑去和三叔公還有遂安公主商議,他們也一定是樂見其成的,畢竟魏徵的名聲很好,若是名字就是品牌,魏徵這個大名,便是方便麪界的康帥傅,不,康師傅。

“這個……我得想想。”陳正泰覺得自己不能輕易答應,我陳正泰也是要點面子的,先故意釣一釣他,要有戰略定力。

魏徵微笑道:“若是恩師何時想明白了,學生自當效勞。”

魏徵隨即拜別。

他就是這個性子,有事說事,沒事他也不喜歡和陳正泰談人生和理想。

陳正泰已習慣了。

不久之後,宮裡便有了消息,那李祐去見了德妃,母子二人抱頭痛哭。

而後李承乾也見了這個兄弟,只是相顧無言,而後這李祐吃了頓好的,據聞吃到了他最喜吃的蜜水,便被拉去了宮內省,喝下了鴆酒。

原以爲陛下會來一個突然刀下留人,卻是沒有發生。

皇帝始終都保持着沉默,不過等屍首拉出來的時候,還是下了一道旨意,命人以國公之禮下葬。

陳正泰聽聞這個消息,不禁唏噓不已,便對遂安公主道:“看看,這便是教子無方的下場。陛下一世英雄啊,想不到……哎……太慘了。”

遂安公主想到這個皇弟,也不由得唏噓了一陣:“從前他還教我讀書,平日很是喜歡背詩,哪裡想到……”

陳正泰便道:“可見詩詞之道是沒有用的,得學經濟之道阿!咦,有了,該讓新聞報多宣傳宣傳這個,當然,不能拿李祐來舉例,此事太犯忌諱,就說某人鄰居,某人同學,某人朋友……”

“呀。”遂安公主禁不住道:“你在說什麼啊?”

陳正泰便道:“哎,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而已,好啦,說些高興的事……不過好像也沒什麼高興的事,現在陛下在宮中,只怕悲痛不已,我覺得我該去安慰一下,這個時候,顯示一下女婿的重要。”

遂安公主頷首,竟是忍不住道:“若你是父皇的兒子,父皇便不必成日勞心了。你看看……衆皇子之中,李祐反了,太子呢……性子又魯莽,還有李泰……亦是當初不爭氣,令父皇漸漸疏遠了。只有李恪,倒是聽說他頗賢的,不過他的母妃,乃是隋煬帝之女楊妃。”

其實陳正泰心裡一直懷疑李世民這個人有怪癖,這收的妃子,都什麼跟什麼啊,陰家人殺了李世民的兄弟李智雲,還把李家的墳都刨了,他就收了陰家人的女兒做妃子,生下了李祐。而隋煬帝於他呢,大家不是仇人嗎?滅了人家之後,卻又納了別人的女兒爲妃。

而至於這些兒子,幾乎沒一個有好下場的,要嘛是謀反,要嘛奪取皇位失敗,要嘛早死。

仔細總結了一下,這似乎是李家人魔咒一般。

陳正泰搖了搖頭,感慨道:“我若是皇子,那麼就糟糕了,肯定不會有好下場。像現在這樣就挺好的,安安生生地做一個外戚,等到什麼時候,西寧那兒成了塞外關中,我們便天高任鳥飛,到時便遷居塞外去,再不管這些俗事了。”

夫妻二人私下裡說了一些家常話,宮裡卻是來人了,是李世民召陳正泰覲見。

陳正泰不敢怠慢,跟遂安公主話別,便匆匆的坐車入宮。

進宮後,卻見李世民正一個人默默地坐在文樓裡,不過情緒似乎好了不少。

陳正泰上前行禮。

李世民壓壓手道:“不必然多禮了,坐下吧。”

於是陳正泰很乖巧的欠身坐下。

李世民瞥了陳正泰一眼,便道:“還以爲朕在爲李祐之事傷神嗎?”

陳正泰想了想道:“兒臣不知該說什麼好。”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沒什麼不可說的。”李世民坦然道:“朕是兒子們的父親,也是天下人的君父!李祐謀反,差點釀成大禍,朕不是說了嗎?既然他做下這些,那他便不再是朕的兒子!即使是朕的兒子,這等於是和朕有了國仇之人,朕怎麼能容忍他呢?不過朕終究還是念了一些骨肉之情,纔給了他國公禮下葬的恩榮。只是這個人……既已賜死,便沒什麼可說的了。”

陳正泰嘆息道:“陛下這個父親,真的難當啊。”

李世民露出了一個很淺淡的微笑,道:“這世上做什麼不難的呢?匠人們每日勞作,難道不難嗎?農人們面朝黃土背朝天,難道他們容易嗎?將士們浴血沙場,九死一生,那就更難了。那些說朕難的人,都是騙人的話,天下最不難的就是朕,而真正難的,是百姓啊。”

陳正泰點了點頭,而後忙從袖裡掏出一根炭筆來,取了一個小板子,在板子上寫畫。

李世民不由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陛下此言,字字珠璣,言語之中,透着對百姓們的愛護,兒臣要記下來,明日給新聞報供稿,要讓天下臣民百姓,都聆聽陛下聖言。”

站在一旁的張千眼珠子都直了,他突然也有記下來的衝動,當然,記下的不是李世民的話,而是陳正泰的話,做個筆記,以後時常拿起,好反覆溫習。

李世民聽着,果然心情大好,不禁道:“朕只不過隨口之言而已,被你這麼一提,倒像是別有用心了。”

“就是因爲隨口,才見真言啊。”陳正泰很理直氣壯地道:“若不是將百姓們時刻放在心上,這樣的話怎麼可以脫口而出呢?所以這也是兒臣最是欽佩陛下的地方!”

“歷朝歷代,多少天子,口裡都說愛護百姓,可他們隨口所言的,都不過是一傢俬計而已。唯有陛下……這番言語,最是感人至深。”

陳正泰用炭筆記下了,隨即將小紙板收回袖裡。

………………

第三章送到,又是一萬五,從早寫到晚,慘。

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
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