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

衆人惶恐不安的看着魏徵。

魏徵卻是閒庭散步一般,在這殿中走了幾步,他話音落下的時候。

一隊衛士已經踏步進來。

這些人,從前大多都是晉王的死士。

當初爲了謀反,晉王招攬了不少的三教九流,且多爲亡命之徒。

只是晉王和陰家的愚蠢之處就在於,他們想要謀反,就必須招募大量的死士,用金錢或者權力去誘使這些人爲他們賣命。

可是……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既然這些人是有價碼的,那麼魏徵又怎麼不能拿錢去砸他們?而且他出的價,永遠都會比他們高,而且還高許多倍。

魏徵知道陰家若要謀反,勢必需要錢糧,所以拿出了錢糧,利誘陰家與他接近,等到他和陰家的關係打的火熱,那麼這太原城裡,自然就會有無數人希望能夠和魏徵打交道了。

畢竟……誰都知道魏徵乃是陰家門前的大紅人。

魏徵每日和這些人打交道,觀測每一個人的品行以及性情,其實就是分辨出,誰可以收買,收買的價碼如何。誰又是無法收買,打算和陰家還有晉王一條道走到黑的。

在觀測之後,而後幕後交易也就慢慢的展開。

除了大筆的花錢之外,還許諾了在長安的錢莊裡爲他們存下鉅款,給他們看存單,這就確保……只要乖乖聽從魏徵,將來他們的利益就可以得到保障。

而收買不了的,或者說魏徵覺得不必費盡功夫去花心思的人,自然而然……也就如陰弘智一般,直接斬殺。

當然……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魏徵擡頭,看着房樑,臉上露出了不忍心的樣子,可隨即,他臉色又變得格外的嚴肅,而後一字一句道:“劉昶、李賀、陳武讓、方辰正……”

他叫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每叫出一個,殿中便有人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一連叫出了十幾個名字之後,魏徵掃視這些人:“拿下……梟首示衆!”

“喏!”

死士們立即如狼似虎的衝進來。

殿中有人踹翻了案牘,要拔出腰間長劍,負隅頑抗。

可大勢已去了。

這被點名的十幾人,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退開,和他們劃清界限。

很快他們便被圍住,無數的死士瘋狂涌入,看着他們頭上的腦袋,猶如看着金子一般,一個個奮不顧身的舉刀殺將過去。

片刻之後,傳出一聲聲的慘呼,一個個人身上不知戳穿了多少個窟窿,最後直接倒在血泊中。

隨着最後一聲慘叫戛然而止,角落裡,屍首層層疊疊。

魏徵看也不看一眼,而後淡淡道:“這些……統統是晉王死黨,他們圖謀造反,而今已是伏誅。我奉朔方郡王之命,特來此平叛,爾等與晉王並沒有太大的牽涉,只是現如今,太原城中人心惶惶,爲了防止有晉王餘黨作亂,大家各回本職,要嚴防死守,防止有宵小之徒藉機戕害百姓。他日……朔方郡王殿下,定會爲爾等敘功。”

“喏。”其餘衆人,心裡只剩下了慶幸。

其實晉王在太原,這殿中的文武,平日裡誰沒有巴結?

倘若晉王謀反,真要論起來,如何洗清自己是不是黨羽?

可現在……魏徵一口氣殺了十數人,這些都是晉王的死黨,至於其他人……卻已言明瞭,這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大家只要安守本分,說不定將來還有功勞。

這令不少忐忑不安的人,現在心裡定了下來,自然是求之不得,極力想要表現,免得捲入其中。

於是衆人紛紛告辭。

陳愛河則拎着晉王李祐,不肯放開。

這李祐只是哀嚎,方纔十數個死黨被殺,讓他大受刺激,那血腥味,令他整個人哀嚎的更加厲害。

可是陳愛河沒有理會他,依舊拎着他,不肯放過。

就這般拎着,出了王府,將他丟進了一輛馬車裡,陳愛河隨即進去,李祐便在車中打滾,大喊大叫。

陳愛河再也忍無可忍的勃然大怒,踹他一腳道:“住口。”

此時,陳愛河對於李祐的最後一丁點敬畏之心,也煙消雲散了,見着此人,只覺得噁心的無以復加。

“孤渴……孤渴的厲害……”李祐大叫。

陳愛河皺眉,卻還是讓左右的人取了一個水囊來,丟給李祐。

李祐打開水囊,咕噥咕噥的喝了兩口,隨即又將這水噴了出來,濺射的車廂裡到處都是。

陳愛河大怒:“想死嗎?”

李祐道:“這不是蜜水,孤要喝蜜水。”

陳愛河便冷笑,拔出了腰間的匕首,李祐一見到匕首,居然一下子就啞然無聲了,車廂裡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回到了魏徵購置的宅邸,立即讓人打製了一個囚車,讓人好生的看守着李祐。

在確保李祐絕不可能有機會逃亡之後,陳愛河方纔尋到魏徵。

魏徵已大抵交代過太原城中的各處事項,確保了太原的穩定,這晉王謀反之事,在太原並沒有弄出什麼大動靜,就宛如波濤之中捲起的小浪花,當浪花匍入汪洋,瞬間便被奔波的海水席捲不見。

“要準備出發了,太原不會有事,我們應該立即帶着李祐回長安去,車馬和衛隊都已經預備好了,由趙野親自帶人護送,不會出什麼差錯。陰家上下數百口,還有他的部曲,也已統統拿下,現在太原城可以確保無虞。”

“只是……李祐此人,頗爲棘手啊,畢竟是陛下的親子,還是趕緊送去長安,聽憑陛下的處置吧。”

陳愛河頷首:“一切聽魏公所言。魏公實在厲害,只單獨一人,便消弭了一場兵禍,得魏公一人,可勝十萬精兵。”

這可不是奉承,真真切切的是陳愛河的心裡話,他現在對魏徵可謂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起初知道魏徵的時候,只知道這個人喜歡講大道理,一言不合就教訓你一頓,而且還引經據典,讓你一丁點的脾氣都沒有。

可慢慢接觸,方纔知道魏徵是個有大才能的人。

魏徵卻淡淡一笑道:“十萬精兵,你這太言過其實了。”

陳愛河卻極真摯地道:“我這是肺腑之言,絕沒有吹噓的成分。”

魏徵認真的搖頭道:“倘若這李祐是李密、王世充、竇建德這樣的人,真要謀反,憑藉我一人,如何能夠阻擋呢?李密、王世充等人,不過是一時的人傑,可他們盡都敗於陛下的手裡,不過是陛下的手下敗將而已。可即便是這樣的人,他們若要謀反,只憑借老夫的能力,如何能抵擋呢?”

魏徵頓了頓,隨即感慨道:“所以說,太原之亂能夠消弭,其根本的緣故,並非是老夫有什麼天大的才能,不過是因爲……這李祐和陰家不得人心,他們的手段卑劣到了極點,這二人愚不可及。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的權利來源於陛下,在這太原之中,左右都是小人,這些小人,每日對他們溜鬚拍馬,讓他們自己狂妄起來,以爲全天下已經不滿皇帝,而他們如何的英武。以爲他們只要振臂一呼,這天下便是乾柴烈火!以爲他們只需一聲號令,天下便可唾手可得。你說……這到底是老夫有才能,還是這李祐太無能呢?”

“說的再幹脆一些,老夫跟從過許多的豪傑,見他們行事,都會有章法,即便最後他們兵敗,可他們也不失爲人傑。反觀這李祐,連造反都不會,對於身邊的人,瞭解得還不如我這局外之人,他不敗亡,誰敗亡呢?老夫只是在其中,輕輕的點撥了一下而已,也沒有做什麼事,可要將此人拿下,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陳愛河認真地聽着,覺得很是在理。

李祐的敗亡,一方面是魏徵手段高明,另一方面,也是此人愚蠢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若是不愚蠢,這個時候,他怎麼會反?

可陳愛河想破腦袋,也無法理解,這傢伙……就這麼點三拳兩腳,竟也敢反。可見人的勇氣,某種程度和人的智商是成反比的,越無知的人,越是無所畏懼啊。

魏徵雖然將局勢分析了出來,可陳愛河依舊還是覺得魏徵很厲害!陳愛河畢竟也是陳家的子弟,混了這麼多年,連煤都挖過,有時自覺地自己和其他的世族子弟相比,已算是人中龍鳳了,可現在……他卻發現,跟在魏徵的身邊,總能學到很多東西。

這魏徵,某種程度來說,就是當時隋末天下大亂的活化石,那時多少英雄並起,幾乎每一個英雄,魏徵都追隨過,都曾爲其出謀劃策過,所謂久病成醫,這跟着那些大英雄們輸的多了,自然而然,每一次的失敗,想來魏公都已經找到了失敗的原因了,像這樣的人……纔是真正的恐怖啊。

想想看,一個人逢賭必輸,輸個十年二十年,就算這樣的人牌局上贏不過像陛下那樣的賭聖,可是輕鬆吊打尋常賭徒,卻是綽綽有餘了。

魏徵此時道:“好啦,不要囉嗦啦,趕緊收拾好東西,預備好囚車,我等便立即出發,前往長安……”

“喏。”陳愛河激動地朝魏徵行了個禮,而後道:“魏公,我有個不情之請。”

“你說罷。”

陳愛河略帶緊張地看着魏徵道:“能否以後,讓我侍奉你的左右。”

“你還想跟着我學習?”魏徵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愛河。

事實上,他喜歡這個踏實的傢伙,不浮不躁,品行也很好。

“是。”陳愛河顯得很真誠。

顯然,他擔心魏徵不願意。

魏徵則是帶着微笑道:“到時,你自己去和郡王殿下說吧,他若是答應,以後你便跟在老夫的左右。老夫其實也沒什麼才能,不過……卻很願意將自己的一些想法,相授給你。”

魏徵隨即又嘆道:“只是現在天下太平,這些學問又有何用呢?即便是老夫,當初在朝中的時候,也只能挑揀一些君王的過失,希望去改正君王的行爲而已。”

“這不一樣,這些才能對我們陳家有用。”陳愛河很認真的道:“我們陳家的根基在關外,關外之地,將來也是英雄並舉的地方。”

魏徵略顯讚賞地點了點頭:“這倒是實話,可見你的謀慮還是很深遠的。”

二人說着,卻有人匆匆而來:“那罪臣李祐,又要求吃蜜水了。”

魏徵只是微微一笑。

倒是陳愛河不禁道:“陛下這樣的大英雄,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兒子,真是虎父犬子啊。”

魏徵道:“即便老虎生下的乃是虎子,可若是每日只將它養在舒適的環境之中,將其操持於深宮婦人之手,身邊都是希望從他身上獲取到好處的奴僕,這虎子也遲早會墮爲敗犬,所以我很憂慮……”

“啊……”陳愛河看着魏徵,不解地道:“魏公憂慮的是什麼?”

魏徵嘆道:“我所慮的,乃是恩師之子陳繼藩。”

陳愛河頓時不敢說話了,陳繼藩,可以說是陳家逆鱗一般的存在,不知多少人寵着慣着呢。

魏徵道:“所以我希望……能夠毛遂自薦,去做陳繼番的蒙師,等這陳繼番說話可以順暢開始,便教育他,關於這一點,我希望你去和殿下說一說。”

“好。”陳愛河想也不想的就點頭道。

陳家能有今日,完全是因爲陳正泰逆天改命,可是以後呢?

陳愛河很清楚,家族的命運與繼承人息息相關,未來的陳繼藩,便是陳家的下一任家主,倘若最後也如李祐一般的德行,那麼陳家的基業只怕要毀於一旦了。

而他信任魏徵,認爲魏徵出手,一定能管教好陳繼藩,而且魏徵的名氣很大,說不定提出讓魏徵來教子,三叔公和公主殿下那兒能夠鬆口。

想到這裡,陳愛河的心輕鬆了許多。

………………

一封快報,直接送到了長安。

兵部尚書李靖接到了奏報,這一看,立馬大驚失色。

李祐反了。

這是加急快報送來的消息。

當初傳出李祐謀反的風聲,許多人都不相信,包括了陛下,也包括了李靖。

李靖的判斷倒不是因爲李祐是陛下的兒子,因爲父子之情,絕不會反。

而是他基於事實來進行判斷,區區一個太原,敢和全天下來對抗嗎?

他太原有多少兵馬?

再者說了,太原有多少個將軍?

朝廷隨便委任一員大將,便是開國時的名將,足以踏平太原。

可是……李靖怎麼也沒想到李祐居然打的是王八拳,人家壓根就不按常理來出牌,根本就不講客官的條件,就是這麼的任性!

這個時候……李靖有些發懵。

雖然此時許多開國的將軍們,都希望能夠有再立新功的機會,可是……沒有人會對幹掉區區一個太原的李祐有什麼興趣。

而更可怕的是,朝廷勢必要興師動衆,立即進行討伐,到了那時……一場新的動亂,即將發生。

要知道,當初兵部還給陛下上過一道奏疏,一口咬定了太原絕不可能反,誰反誰傻瓜。

可架不住李祐就是個傻瓜啊!

李靖臉色頓時凝重起來,再不敢遲疑,連忙入宮見駕。

半個時辰之後……宮中頓時有了肅殺的氣息。

李世民接過了奏疏,幾乎要昏厥過去。

兒子反老子……

他首先考慮到的是……他李家,又成了天下的笑話了。

這難免會讓人揣測到,是他這個皇帝開了一個壞頭,以至於……上樑不正下樑歪。

李祐……畢竟是他的兒子啊。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他寧願李靖謀反,也不願看到自己的兒子舉起反旗。

“此子……實在……實在令朕失望。”很艱難的,臉色難看的李世民說出了這番話。

此時……文武大臣們已經齊聚於太極殿了。

人們擡頭看着心如刀絞的李世民,目光之中,都不禁露出了同情之色。

這種感受,是人都可以理解的。

好不容易生了個兒子,養大了,可卻轉過頭,父子要相殘,這是人倫慘劇啊!

哪怕是李世民是皇帝,此時他的感受,也令人生出同情之心。

李世民狠狠的將奏疏摔了個粉碎,張口大罵:“這個畜生……”

話音落下,竟是哽咽難言了,李世民居然落淚,顯然是徹底的傷了心……

大抵是想到,李祐還是幼兒的時候,自己將其抱在懷中,曾幾何時,也對自己的這個血脈寄以過希望。

而如今,物是人非。

他閉上眼睛,努力使自己的內心平靜,可眼淚還是禁不住落了下來。

良久,他終於緩緩地張開了眸子,似乎恢復了冷靜,口裡道:“朕曾再三勸誡他,不要相信身邊的小人,哪裡知道……他依舊不肯悔改,也好,也好……他既敢如此,那麼……就別怪朕不念父子之情了!陳正泰……”

陳正泰:“……”

其實陳正泰的心……很涼。

因爲自己又烏鴉嘴了。

可是他真的不想的啊。

而這個時候,陛下首先想到的是他……在他看來,這未必是個好兆頭。

搞得好像……就是因爲我陳正泰……靠一張嘴,就把李祐弄反了一樣。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
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