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

近來陳家與各家的關係都走近了許多。

譬如新一輪的精瓷,陳家就加大份量,一次幫着大家賣出了兩千個精瓷。

據聞西寧的精瓷市場,還算是火爆,和當初的長安一般,一瓶難求。

而且陳家所有的瓶子,只賣二百五十貫,可實際上,在吐蕃,價格已到了二百六十貫以上了。

這幾乎延續了當初七貫賣瓶的套路,胡人們對這精瓷,幾乎是瘋搶。

現在每隔一兩個月,都賣出一批精瓷出去,也大大緩解了世族們手頭的拮据。

雖說家世大不如前,可勉強還能苟延殘喘一陣子。

崔家第二批瓶子賣出,這崔志正又拿了得來的一萬貫跑去西寧購置土地,卻是鬧得整個崔家雞犬不寧。

好不容易有了一丁點錢,現在清河崔氏,哪裡不要用錢?可崔志正呢,身爲家主,似乎對於各房的難處一點都沒有體會,讓大家勒着褲腰帶過日子,轉過頭就將錢拿去買地了。

一時之間,罵聲一片,甚至已有兩個兄弟,開始暗中和一些族中的耆老,要準備給崔志正算總賬了。

www◆ тt kān◆ ¢ ○ 世家大族裡,往往對於長房嫡系是無條件順從的,可若是有的人行事過了頭,家族之中也難免會離心離德,雖然表面上不敢反對,可暗中也少不得有許多明槍暗箭。

可顯然,崔志正對此,不爲所動。

他每日都會去一趟二皮溝,觀察二皮溝裡各色人等,偶爾……也去作坊,觀察作坊的運作。

щщщ⊙ ттkan⊙ ¢O

似這樣的事,其實絕非世家大族的子弟願意去關心的,畢竟作坊這地方,污濁不堪,裡頭過於嘈雜,匠人和勞力們,也大多粗魯。

似崔志正這樣穿着錦衣的人出現,實在有些違和。

即便某些世族會暗中經營一些作坊,或者做一些買賣,可是這等以義理起家的世族,也絕不會沾葷腥,往往是讓家中的家奴打理,又或者是讓地位低下的遠親去看顧,甚至連賬目也自有人代勞。

他們要做的,便是學習經義,或是偶爾出門遊歷,等到時機成熟,徵辟爲官,入朝之後,協助皇帝治理天下。

在許多人看來,崔志正自受了精瓷打擊之後,完全不像樣子了,哪裡還有半分世族的樣子,白日出去,深更半夜纔回來,挑了燈,眼睛已熬紅了,卻依舊看着一些從前新聞報的文章。

對於這些文章,崔志正其實看了許多遍,可似乎每一次出去後,回來重新去看時,好像又有新的收穫。

於是他索性提筆,做筆跡。

這許多的心得,統統記錄在案,偶爾寫一些感悟。

此時,他開始變得孤僻起來,府裡的人,他不甚打交道,外頭的一些親朋故舊,也不怎麼理會,竟開始跑去二皮溝,和一些小商賈攀談。

甚至他還尋覓那些住在長安滯留的胡人,詢問一些西域的風土人情。

這一下子的……令本是雪上加霜的崔家,又揹負了不能承受之重。免不得要被人指指點點。

這一日,卻有一封請柬送了來,門房看了請柬,忙是送到了府中的管事手裡,管事則送到崔志正的面前。

崔志正看着請柬,忍不住奇怪地道:“試車儀式?這是什麼?”

管事的苦笑道:“這陳家,總愛折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送請柬的時候,門房也問到底是什麼,可對方什麼都不肯說,只說是陳家大喜,我看……這姓陳的莫不是想要找一個理由讓大家去吃喜酒,好收一些喜錢。”

“你這就言之太過了。”崔志正搖頭。

他覺得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這倒不是對陳家的人均道德水平有什麼信心,實在是覺得陳正泰不會爲了掙這點小錢而費心費力。

崔志正搖頭之後,便打起了精神:“好,就去一趟吧,多去學學。這陳家的一舉一動,都有深意,不是這麼簡單的。你也不想想,人家是怎麼發的財。”

這管事的應了,突然道:“阿郎……府裡這些日子,對您多有怨言……”

這管事的顯然意有所指,只是他是奴僕的身份,卻不便將主人們的事說的太透。

崔志正深深的看了管事一眼,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沉吟着:“知道了。”

管事的心思複雜,其實他依然覺得崔志正是個合格的家主,精瓷這事上,哪一戶的大世家沒有血本無歸的呢?

只不過阿郎受了一些刺激才導致如此而已,過一些日子,也就正常了。

…………

“陛下。”

此時,在宮中,張千匆匆的進了紫薇殿,朝李世民行了禮。

李世民正半臥在榻上,聽到聲音,他沒有擡頭,看着奏疏沉吟不語,一心二用的只點點頭。

張千便低聲道:“陳正泰送來了一份請柬,說是請陛下明日……”

“請柬?”李世民終於擡頭看了張千一眼,不禁莞爾笑了:“這倒有趣,還有人給朕送請柬的,這倒是頭一遭了。”

張千尷尬笑道:“陛下又不是不知道他,向來沒規沒矩的,教人看不透。”

李世民卻是饒有興致地道:“拿這請柬來朕看看。”

於是張千取了請柬送到李世民的面前。

“鐵軌通車……”

李世民看了關鍵詞,皺眉道:“鐵路就已鋪好了嗎?”

“還早呢。”張千道:“聽聞不過是通車了兩三百里……”

“這就怪了。”李世民遙遙頭,訝異地道:“若只是如此,談什麼通車!朕現在看的這份奏疏,恰好說的就是鐵路,說是這鐵路……花費太巨大了,即便是陳家主持,花費也在陳家,可同樣的錢,做點什麼不好,花費如此的重金,卻只爲將鐵疙瘩鋪在路上,這豈不是比隋煬帝還要好大喜功?隋煬帝開拓運河,雖然花費甚大,令百姓們苦不堪言,可這運河,卻是利在千秋之事。反觀這鐵路,毫無用處,反而是浪費了國家大量的人力。唔……說也奇怪,已經很久沒有人如此痛快淋漓的痛罵陳正泰了。”

張千道:“前幾月,倒是有人罵的,可是陛下忘了,那人給人檢舉了幾十條罪狀,最後給送西寧去了。”

經張千這麼一提,李世民這纔想起來了,笑了笑道:“這樣看來,此人倒是頗有勇氣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此上山打虎也。”

張千尷尬笑道:“就怕老虎屁股摸不得呢。”

李世民總覺得張千的話裡帶着幾分陰陽怪氣,不知近來是受了什麼刺激。

不過李世民沒有多想,踟躕了片刻便道:“這請柬請了許多人?”

張千就道:“是,奴聽聞這長安城有名有姓的人都請了。”

李世民怪異起來,道:“這傢伙又不知弄什麼名堂了,朕若是去,像什麼樣子呢?可若是不去嘛……朕現在的好奇心倒是給勾了起來,嗯……還是去吧,你去佈置一下,就當……朕是與民同樂了。”

張千躬身,卻略顯擔憂地道:“到時那裡必定極熱鬧,奴恐安全方面。”

“怕有刺客麼?”李世民道:“朕縱橫天下,不知遭遇過多少危險呢,安全方面不必擔心,朕內穿甲冑即可,再者說了,不是還有天策軍?”

張千暗暗嘆了口氣,他是拿李世民一點辦法都沒有。

上一次張亮的事,還沒有吸取教訓啊。

他也只能唯唯諾諾,李世民這樣的人,還真不是尋常人可以說動的,得讓魏徵來,不過聽說現在魏徵在交易所,成日敲打那些在交易所裡違規交易的人,這傢伙渾身都是殺氣,沒少讓人吃虧。

…………

而這個時候,陳家上下已經開始忙碌了。

實際上,這在三叔公看來,正泰此舉,是有點冒險的。

因爲那鐵疙瘩,也不知保險不保險的,倘若到時候出了岔子呢?現在請了這麼多人來,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啊,可不能讓這成爲笑柄。

陳正泰倒是一點都不擔心,因爲蒸汽機車的原理是十分簡單的,反而出問題的機率極低,尤其是這個時代的小火車,說難聽點,它就是一個行走的鍋爐。

一邊燒着開水,一面走,能出什麼事?

陳家現在需要的是信心。

對於天下人而言,無論是朔方,還是西寧,都太遙遠了。

絕大多數人,之所以只在自己方圓數十里之內活動,不願輕易離開,因爲方圓數十里內,恰好是兩三天的路程,這個路程一旦打破,就容易形成一種不安全的感覺。

這關外之地,地域過於的遼闊,遼闊到當人們聽到西寧這樣的字眼時,都覺得是遠在天邊一樣。

所以……今日……定要破除人們心中的障礙。

爲了今日,陳家做好了許多的準備工作,包括人員的接待,也包括了安全的問題,甚至連站臺的佈置,也是細得不能再細了。

最新的小火車,已經讓人連夜檢修,確保絕不會出岔子,而後……加好了水,也預備好了煤炭。

一切妥當,只欠東風了。

這一天,陳正泰起了個大早,距離儀式的時間還早。

不過此時事到臨頭,倒是有一些不放心了,於是先去了書齋。

在書齋隔壁,有個小廂房,是供武珝起臥的休息場所,所以她一般都在此。

武珝年輕,每日極早就起來,此時已在案牘上看書了。

見了陳正泰來了,武珝並不覺得意外,只是淺笑道:“恩師難得早起。”

陳正泰道:“昨夜睡的不好。”

“是因爲擔心今日的事嗎?”武珝眨眼,而後一動不動地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沉吟道:“倒也不是擔心,就是好像一下子請了這麼多人,怕出亂子。蒸汽車那邊,預備的如何了?”

“已經佈置了人,所有人都是信得過的,便連煤炭,也都是精挑細選,都是採用發熱量高、着火溫度低的煤炭。”

陳正泰下意識地道:“動力煤?”

“什麼?”

陳正泰搖搖頭,不禁笑起來:“沒什麼,胡說而已,你大清早的,又在看什麼書?”

武珝便笑道:“這些日子,學生太忙碌了,此前計算精瓷,此後又主持了蒸汽機車,雖是方向不同,可學生卻覺得都有互通之處,所以想多看看大學堂的一些雜學課文,想從中吸取一些東西。”

陳正泰道:“這兩樣有什麼互通之處?”

“精瓷的本質,在於計算,而學生在主持蒸汽機車的過程中,察覺到,這蒸汽機車的研製,其實涉及到的,也是大量的計算。倘若沒有這算學,許多東西根本不能實現。學生甚至在想,天策軍,不是現在流行用火炮嗎?這火炮的校射,豈不也與算術息息相關呢?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其實都可用算術來涵蓋,學生所說的計算,並非是簡單的加減,而是……不過學生知識初窺門徑,一些胡思亂想罷了,令恩師見笑了。”

陳正泰道:“你的方向是對的,只是可惜爲師的算學並不好,看着那些公式和定律便頭痛。”

武珝又道:“只是恩師……這算學書裡的許多公式和定律,是從何而來的呢?說也奇怪…”

“這個啊…”陳正泰敷衍道:“這是我家家傳的,也不曉得是哪位先祖留下的,好啦,不必總是計較這些旁枝末節了,收拾一下,今日你隨我一道去。”

“啊……”武珝倒是詫異:“只是學生是女子。”

“女子又如何?”陳正泰感覺武珝竟要被魏徵給帶歪了,歷史上的武珝,想來絕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陳正泰便板着臉道:“這蒸汽機車,你的功勞最大,爲何不去?你若是嫌麻煩,索性……便尋個男裝吧,我看你個子高了不少,便穿我的衣服。”

“喏。”武珝是個做事果決的人,倒是沒有猶豫了,直接應下。

…………

天微微亮,陳正泰便帶着武珝人等啓程。

卻發現人羣之中,魏徵竟也來了。

魏徵在交易所裡大殺四方,莽的不得了,不知多少人被他殺的片甲不留,不過即便是如此,連魏徵都意識到,這交易所的設計有多玄妙,越是瞭解二皮溝的形態,他越覺得裡頭有太多值得自己觀察和學習的地方。

他是人老心不老,此時好奇心比其他人都更重。

見了魏徵,陳正泰朝他頷首點點頭。

魏徵則向陳正泰行了師禮。

而後,一行人便抵達了二皮溝的車站。

此時,已有許多世族被邀了來。

崔志正是和韋玄貞同來的,韋玄貞露出慚愧的樣子,其實當初崔志正邀他一起投資西寧的土地,轉過頭,崔志正將自己的身家都砸了進去,可韋玄貞卻是猶豫了,只略略投了幾千貫,淺嘗即止。

如今,許多人禁不住嘲笑崔志正,反而讓韋玄貞覺得有些對不住。

倒是崔志正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似乎對此並不介意,也不再和韋玄貞談西寧的事。

韋玄貞也似有默契一般,只是問了一下崔家的近況,隨即道:“這些日子都不曾見你露面,倒是令人擔心。”

崔志正道:“我每日都在外頭露面,只是……並非是去各家走動罷了。”

韋玄貞便尷尬笑道:“可還是因爲……怕人非議嗎?”

“我無懼非議。”說着,崔志正的神色變得認真起來,繼續道:“只是覺得不可將大好的時光,浪費在沒有用處的地方。”

完蛋了……

韋玄貞看了看崔志正的表情,這時候更加擔心了,他早就聽聞崔志正現在精神出了問題,像是魔怔一般,起初他還以爲只是坊間流言,不足爲信,可今日看崔志正的精神狀態,可不就是受不了打擊,要瘋了嗎?

於是韋玄貞安慰道:“崔公,凡事要往好處想一想,吃虧上當只是一時……”

崔志正則是奇怪的看着他:“我一直都往好裡想,我感覺……我要發大財了。”

韋玄貞頓時將頭別到一邊去,偷偷的擦拭眼角里的淚,抽泣了幾下,又生恐被崔志正察覺,心裡悲涼無比。

當初是何等風采奕奕的崔家郎君,現如今……竟成了這般的模樣,這難免讓韋玄貞生出兔死狐悲之心。

“是是是。”韋玄貞怕說錯話刺激到崔志正,所以一個勁的順着崔志正的話頷首點頭:“崔公說的不錯,你遲早要發大財的,崔家是什麼門第……遲早還要一躍而起,一飛沖天。”

崔志正卻是道:“這一次通車儀式,你認爲陳家有何深意?”

“這個……”韋玄貞想了想,略顯尷尬道:“我聽說陳家這邊正午預備了酒席……就來了,沒想這麼多。”

崔志正則是同情的看了一眼韋玄貞。

而韋玄貞也同情的看了一眼崔志正。

彼此的眼神裡,似有同情,或大抵是那種,你竟混到了這樣地步的模樣。

韋玄貞咳嗽一聲,還是想解釋一下,道:“其實也不是貪佔這麼一口酒食,只是想到陳家這麼富,韋家已這樣窮了,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啊,我帶了嘴來,我多吃一點,心裡也舒坦些了,禮錢我是一分一毫也沒準備的。”

…………

昨日第三更送到,月初求雙倍月票。

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
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兩百章:馬賽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