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

李世民說着,心情似乎又開始不錯起來。

他想起了什麼,便道:“天策軍爲何花費如此巨大?”

“需要大量的火槍,還有火藥。”說到這個,張千如數家珍的回答,他心知李世民對於天策軍很是重視,這是陛下的牌面,因而是做過詳細的調查的。

此時,他接着道:“還有火炮就不必說了,聽聞每一次放炮的操練,花費都很大。不說其他的,還有那騎兵,聽聞他們的騎兵,是用甲片連人帶馬一起包裹的,那騎兵戴甲四十二斤,除此之外還有馬甲,馬甲帶甲五十八斤,這些統統都是鋼鐵製作,而且聽說,很費人工,自是花費不小。”

李世民不禁詫異道:“這人馬加起來,戴甲已幾近百斤,還如何作戰?”

李世民可謂是戎馬一生,也不是沒有見識過甲冑,有些甲冑確實很沉重,可越沉的甲,防護力越好!

可即便是如此,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將這人馬統統用甲片包裹起來的。

他也就做了詳細的調查,可也只是一些表面的數據,並不代表他真的懂了,於是被李世民這麼一問,張千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了。

“好了。”倒是李世民揮揮手道:“朕知道了。”

他沒有再多計較,反正……任陳正泰自己去玩吧。

張千鬆了口氣,點頭道:“喏。”

…………

而在另一頭,陳正泰練完了騎術,隨即便出了大營,坐上四輪馬車回家去。

有時,陳正泰自己都覺得滑稽可笑,特意來大營裡學騎馬,可回去的路上卻是坐車,這倒頗有一些後世健身愛好者的風帆,出入全靠四個車輪子,開着車去健身房鍛鍊一番,然後開車回家,哪怕這地方距離自己家裡不過三四里路。

如今陳繼藩已長大了不少,已可以開口說一些簡單的詞了,也能勉強的能站定一下,只是若放他在地上站着,他卻不敢邁步,只是迷茫的看着四周,心驚膽戰的隨即發出嚎哭。

於是他一哭,四周的女婢和宦官便嚇得面如土色,忙是搶着將他抱起安慰。

陳正泰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能讓這傢伙如此養尊處優,如若不然,天知道會養出什麼乖戾的性子。

只是這帶孩子的事,顯然不是陳正泰說了算,陳正泰至多提一些建言,當然……這些建言十之八九是要被否決的。

於是乎,在家裡的時候,他便偶爾以帶娃的名義,將陳繼藩抱着,等脫離了遂安公主的視線,便躲在某個角落裡,將陳繼藩一人擱着。

陳繼藩兩腿站着,搖搖晃晃的,便嚇得小臉開始露出愁容,將要扯起嗓子,還未待嚎啕大哭,人已先跌坐在地。

“來,自己站起來。”陳正泰用腳撥弄地上的陳繼藩,臉上帶着嚴肅。

陳繼藩不肯起,便打賴似的在地上滾,嗚哇就哭了。

遠處聽到了哭聲的一家老小,已是聞風而來,等他們來到的時候,發現陳正泰正抱着陳繼藩,口裡哼哼着安慰:“莫哭,莫哭,我的親兒……”

那專門伺候陳繼藩的宦官便上前道:“殿下,想來是孩子有些認生。”

“想來是如此吧,還是我帶的太少了!我抱着他走了一走,他便哭得不成樣子,但是我是他的親爹啊,這六親不認的東西。”陳正泰將陳繼藩抱還宦官。

宦官便樂滋滋地道:“小殿下只是平日愛哭而已。”

陳正泰點了頭,沒有多說什麼,他對這些宦官,並沒有太多的惡意。

說到底,終究是可憐人啊。

在後世,他也曾受各種影視劇的影響,對於宦官帶有某種有色眼鏡的窺視,甚至還帶着惡趣味。

可真正的接觸,其實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絕大多數人,雖然被割了,卻並沒有變態,他們在宮廷的時候,就被教訓的服服帖帖,幾乎沒了自尊,一切以主人唯命是從,一輩子的命運已經註定,絕大多數人,是不可能出頭的,他們只是一羣被閹割之後的雜役而已,就這般,還要被各種掌握話語權的人成日恥笑,將其視爲怪物一般,這便有些殘忍了。

看了看一臉委屈兮兮的兒子,陳正泰便又忍不住叮囑道:“平日裡,也不要處處慣着他,若是有時不聽話,該懲戒的時候也要懲戒。”

當然,陳正泰這樣說,其實也很清楚這些宦官是不敢的,可還是忍不住的說。

誰叫這是他兒子呢?做父母的,哪個不想自己的兒子學好的?

宦官不敢擡頭直視陳正泰,只是唯唯諾諾的。

陳正泰嗯了一聲,舉步走了,只是心裡,不禁有些悲涼,這世上……想來有許多這樣的人吧,他們唯唯諾諾,苟且偷生,爲的不過是活命,可是自古以來,活命二字,看上去只是人的基本權利,卻是何其難也!

當今天下即便不是盛世,卻已大體承平了,可任何一次的天災,亦或者是瘟疫,哪怕是一次小小的動盪,人命便如草芥一般的被收割。

太平盛世,又能好到哪裡去了!

當然,這個世上的人,其實對於人的死活,看的比較開,想來……是接觸多了千里無雞鳴,白骨露於野。見慣了死亡,自然而然也就將死亡當成了稀鬆平常的事。

陳正泰心裡唏噓一番,他無法理解,後世的人爲何熱衷於亂世,憧憬着所謂金戈鐵馬,或是崛起了亂世的英雄。

換做是自己,只願永遠置身於太平的世道里安分守己,在歲月靜好之中,安靜的與人吹牛逼。

終究……還是生產力太低下了啊。

陳正泰覺得自己理應拔苗助長了。無論能不能成功,也要試一試!

他到了書齋,卻見武珝面帶得色,似乎盼着陳正泰來似的,笑盈盈地道:“恩師……蒸汽機車的氣缸成功了。”

“哦?”

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陳正泰頓時打起精神:“你說我來聽聽。”

“我們制了一個氣缸,活塞連桿和氣缸蓋的密封,用的乃是軟木,這軟木壓緊和遇水的時候,就會膨脹,密封性極好。而至於這氣缸,卻是用生鐵澆築……”武珝喋喋不休的道。(感謝書友無言乙隊提供的資料)

陳正泰一聽,大抵也明白了些什麼,他來自於上一個世界,所以心心念唸的只想着橡膠的密封性極強,卻沒想到,其實在橡膠出現之前,人類早有了自己的土辦法了。

軟木……而且利用的是軟木遇水之後膨脹的原理,氣缸中有大量的水蒸氣……

這一下子的,所有的事都豁然開朗起來,於是他道:“驗證過了嗎?”

“已經驗證過了。”武珝頷首道:“新的氣缸已經裝上了實驗的車,當真能走了。”

能走……對於武珝而言,就是世上最稀罕的事。

不需靠人力和馬力,只需要在車上不斷的燒煤加水,產生了蒸汽,進入氣缸,而後氣缸帶動活塞連桿,便可推動着車輪前行,尤其是解決了活塞和氣缸密閉的問題之後,這蒸汽機車的動力可謂是大增,蒸汽一丁點也沒有浪費,如此一來,就可以採用較小的鍋爐,這蒸汽機車的重量也可大減了。

陳正泰對於它能不能走,一點都不意外,他更在乎的是車子具不具有實用性。

否則,只是勉強能走,那也不過是奇技淫巧之物罷了!

他想了想,又問:“測算過了嗎?”

“測算過了。”武珝道:“按着恩師的方法,我們將蒸汽機車擱在鐵軌上,大抵可以測算出,現今這蒸汽機車的力,足足有三十三匹馬拉動的氣力。”

三十三馬力……

陳正泰皺了皺眉,覺得這玩意,有點雞肋。

好像少了一點啊。

可對於武珝而言,卻是極開心的事,她帶着興奮的笑容道:“三十三匹馬才能在鐵軌上拉動的東西,一個自己能動的車,便可拉動起來了,恩師……你難道不覺得很神奇嗎?”

“還差一些。”陳正泰很認真的道:“若只是三十三馬力,這樣算,一匹馬可以拉動一百五十斤,這蒸汽機車,也不過是拉動五千斤的貨物罷了。”

陳正泰的話無疑是給興奮激動的武珝,當頭潑了一盆涼水了。

其實就這個時代的運載力而言,五千斤已經非常可怕了,這放在後世,接近三噸的貨物,不值一提,而在這個時代,簡直就是劃時代的意義!

同樣一輛車,可以抵得上三十三輛車,而且馬是需要休息的,而蒸汽機車卻不必,只要煤料充足,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跑上幾天幾夜。

怎麼不令這個時代的人激動?

當然……陳正泰見識過更好的,他自然還希望更多一些。

“你們再想想辦法,想一想那物理的書,無論是動力還是摩擦力,還是重力,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之處……多改進改進……來,拿圖紙給我看看。”

武珝見陳正泰很認真的樣子,倒是不敢怠慢,忙是將最新的圖紙交給陳正泰,陳正泰看的雲裡霧裡,武珝在旁耐心的解釋,他才大致明白。

只是最後陳正泰卻發現,自己其實也是門外漢,似乎也沒什麼可以提供建議的方法,最後只好道:“再想想辦法吧,研究院的錢夠不夠?”

“研究院的錢已經足夠充裕了。”武珝此時也認真起來了,道:“恩師覺得不滿意,我再想一想。”

陳正泰便點點頭:“將這鍋爐、煙囪、汽缸、動輪、搖桿、連桿、飛輪,統統都重新檢視一遍,看看哪裡還可精進。慢慢的來,其實也不必急。”

武珝頷首,她倒是有一些信心了,畢竟萬事開頭難嘛,這些日子爲了折騰這個玩意,幾乎調動了所有作坊的力量,花費了無數的錢糧,也湊齊了研究院數百人費盡腦汁,現如今……至少已經明白了蒸汽火車的原理以及有了一個前進的雛形,那麼現在要做的,只是朝着一個方向去精進而已。

陳正泰對武珝等人也很有信心,這世上從來不缺聰明人,只是無數的聰明人,沒有將自己的腦力用在對的方向而已。

只要自己有錢,提供了一個方向,就不愁沒有人朝着這個方向邁進。

這蒸汽機車的實用化,其實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就如陳正泰憑藉着兩世爲人的先天優勢,野蠻的踹開了一扇人類從未進去過的大門,這大門雖只是踹開了一個縫隙,卻得以讓人類之中最聰明的人窺見了大門後的世界,那麼這扇大門應聲倒下,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當然……蒸汽機車……是劃時代的意義,可在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去研究蒸汽機車的過程之中,則做了表率的作用,一旦用蒸汽機可以讓車在鐵軌上跑,其他各種蒸汽機的設備,也必然會開始推廣開來!

無論是未來,蒸汽紡織機,還是蒸汽提水機,亦或者是未來的冶煉、紡織、機器製造等等領域,都可能大規模的應用。

人們對於蒸汽機,最多的關注點只是蒸汽火車,可實際上,它的運用之廣泛,可以用劃時代來形容。

對於所有的生產,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而這……並非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當人們嘗試到蒸汽機的好處之後,會漸漸的形成一個固有的觀念,原來利用這些奇技淫巧,可以帶來巨大的財富,用同樣的人工,可以發揮更大的生產力。

一旦這個觀念形成,那麼這巨大的思維慣性,方纔成爲推動技術革新源源不斷的動力。

大唐有的是聰明人,甚至……有的人智商到了變態的地步,只是這些人將這聰明窮盡一生,用去探究經義和義理之學上,那麼這樣的聰明又有什麼意義呢?

當然,陳正泰並不是說,義理之學完全是壞的,這是人文精神的層面,沒有這些,如何凝聚人心,如何區分胡漢,又如何使精神長存?

可問題就在於,不能人人都去研究,人人都去折騰,人人都是理學家,哲學家。

這樣的人產出的太多,不是好事。

“這一次,非要讓天下人大開眼界不可。”陳正泰心裡這般想着,目光堅定!

鐵路的修建很快,幾乎每日以七八里的鋪設推進。

當然,一切都是在錢糧充足的作用之下。

越來越多的人招募進了工程隊,原有的工程隊勞力和匠人,統統都成了骨幹,這讓不少人有了上升的渠道。

前幾年還在鋪設木軌的苦力,辛辛苦苦一月下來才兩三貫錢,而今,工程隊隊伍擴充,就成了技術骨幹了,薪水直接翻了幾倍,手裡頭帶着幾個學徒,或是管理着幾個勞力,一下子的,地位提升不少。

如此一來,這讓不少人居然開始羨慕起工程這個行當了,於是不少子弟瘋了似的涌入。

再加上世族的力量大爲削弱,不少部曲被主動釋放了出來,因爲地沒了,家裡錢糧也不夠了,這些人本質上雖爲奴隸,可奴隸也得有生產資料才能產生價值,不然你讓他們閒着沒事幹,幹養着嗎?

這是一批新的勞動力,莊園經濟已經開始出現不同程度的破壞。若是沒有這鐵路以及建城的巨大工程,只怕這些無所事事的部曲們,非要鬧出什麼亂子不可。

可現在……幾乎是大批量的招募工人,有多少要多少。

巨大的工程,也帶動了其他各行各業,人們察覺到,在世族做部曲,或者是農耕,效益遠不如做工,當然……做工更辛苦一些,可只要錢給夠,能讓一家老小吃上熱騰騰的白米白麪,到了年節,能買兩件成衣,換上新衣,這些人便心滿意足了。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這接近億貫的投入,實在過於嚇人,以至於此時……朔方那邊,已經產生了新的繁榮!

大量的人力,涌入朔方,商賈們急着開作坊,雖然絕大多數人認爲,這鐵路修出來沒有意義,可至少……在修建過程之中,卻給無數人帶來了巨大的機會。

當然,鐵路的工程……在朔方、西寧、二皮溝之間修建,其實工程的難度是最低的。

畢竟這裡幾乎沒有什麼大江大河,也沒有什麼高山溝塹,沿着平坦的道路,直接鋪設即可。

倘若是在其他地方,單單一個修建鐵路橋,打通隧道……就足以讓當下的工程技術直接宕機不可。

陳正泰現在每日看着自各地來的奏報,唯一遺憾的就是……

他孃的,這錢怎麼永遠花不完,陳家人還是太省了啊,分明投入了這麼多的資金!

這就得益於陳家的骨幹們,在三叔公的嚴厲號召之下,將一文錢分爲了兩半去花。

當然,勤儉持家是個好傳統,只好確保了陳家的錢,丟出去,不會被人糟蹋浪費掉。

現在陳家的子弟,幾乎都充斥在礦業、工程、鐵軌鋪設、軍中、錢莊等數不清的領域,這些人……充當着骨幹的職責。

某種程度,也成了各種密探,他們將自己所在行業裡的機密消息,通過家書的形式,統統會送到陳家的書齋裡,而後再通過武珝酌情進行處理。

…………

第一章送到。月票呢?

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十章:大禮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
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十章:大禮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