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

松贊干布汗聽了這商賈的訴說之後,立即勃然大怒。

他目光鋒利,眼光遊移不定。

顯然,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這意味着什麼?

於是,他詢問站在一旁的僧侶:“此事……你如何看待?”

這僧侶倒是定了定神道:“事情還無法確定,理應多找一些從漢地回來的商賈問一問。”

松贊干布汗聽罷,覺得有道理。

畢竟不能聽信一面之詞。

於是,又招了幾個商賈來問。

這幾個商賈一見到松贊干布汗,在質問之下,卻是道:“大汗,我沒有聽說過這件事,我乃漢人的大年初二時啓程回高原的,不曾聽說過精瓷降價。”

“是啊,我也未聽說過。”

“沒……沒有……絕對沒有。”

這幾個商賈咬着牙,言之鑿鑿。

就在前些日子,他們可是帶着不少精瓷回來了,還將這神瓷賣給了不少王公。

用的還是二百五十多貫的價格。

這個時候,他們哪裡敢說半句神瓷的價格其實早就跌了。

“難道大汗沒有看過朱相公的文章嗎?那文章裡分明說了……價格還要漲,何來降價一說?“

誰曾想……居然一下子的,成了一個無頭案。

不過鬆贊乾布汗的臉色卻是舒緩了許多。

顯然,一口咬定沒有降價的商人更多。

於是……他皺眉起來,怒目看着此前言之鑿鑿,說是降價的商賈。

可就在此時,有人道:“長安有書信。”

松贊干布汗一聽,立即道:“取來我看。”

那此前傳言降價的商賈才鬆了口氣,長安來了消息,這便太好了,大汗的使者,一定能印證自己的消息,我們都被漢人給騙了。

松贊干布汗取了書信,打開,低頭一看,臉色卻越來越緩和,可隨即……卻又勃然大怒,他放下書信,指着這傳言降價的商賈怒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在高原上傳播神瓷降價的傳言,你莫非是回鶻人的細作?”

這商賈一聽,臉色慘然,立即匍匐在地,告饒道:“我說的乃是實情,大汗智慧過人,一定能明辨是非。”

松贊干布汗冷笑道:“莫非所有人都在騙本汗,只有你一人是正確的嗎?你分明是個狡詐之徒,居心叵測,故意傳播消息,是想引起人們對神瓷的疑心,好從中牟利。似你這樣大奸大惡之人,這高原上怎麼能留你,來人,將他拿下,剝了他的皮,充入稻草,懸掛在宮殿之外,以警告那些狡詐之徒。”

“大汗,大汗……我說的乃是千真萬確……”這人發出了哀嚎。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帶來了真實的消息,居然會落到如此的下場。

此時,他心中已驚恐到了極點,慌忙地又道:“對,對,神瓷沒有降價,沒有降價……”

可是……松贊干布汗已不再理會。

高原上的刑法,比大唐要嚴厲十倍百倍。此時的吐蕃,依舊還處在奴隸的體制,可稱之爲嚴刑峻法。

那商賈被人拖着出去,發出陣陣哀嚎。

以至殿中的僧侶和王公貴族們個個肅然,幾個商賈則匍匐在一旁,心裡只剩下僥倖了。

此時,松贊干布汗道:“理應傳出法令,再有人敢招搖撞騙,都要嚴懲。”

衆人唯唯諾諾,紛紛稱是。

那商賈很快便被處死,而後他的皮充着稻草,懸掛在了宮殿的高牆上,隨風搖曳。

無數的吐蕃人,行走在宮殿前,遠遠眺望,都可見那可怖的場景,不難想象得到這皮囊曾經的主人,曾經遭遇瞭如何的痛苦。

‘謠言’一下子不見蹤影了。

在這裡……數不清的馬隊,進入這座高原上的山城,人們帶來了畜生,帶來了糧食,帶來了奴隸,甚至是黃金,以及一切的特產,就在宮殿之外,進行販賣。而後……大家挑選了精瓷,各自滿意返回。

吐蕃貴族們對於神瓷的熱愛,也不亞於長安的世族,他們普遍認爲,神瓷是有魔力的,這種魔力……不但能讓他們去除疾病,還能給他們帶來平安,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它很值錢。

來自泥婆羅、天竺、波斯的商賈,也紛紛來此進行貿易。

不過隨即……大唐的封關,讓不少人心生出了憂慮,因爲……這意味着神瓷貿易的斷絕。

取消了互市,讓松贊干布汗大爲光火!

他立即派人前往西寧,不過西寧帶來了好消息,此地乃是朔方郡王的屬地,而且因爲這塊土地,名義上還是屬於吐蕃,只是質押於朔方郡王而已,從法理上來說,這裡依然還屬於吐蕃,大唐的律法,鞭長莫及。

因而……這裡依然在互市的範疇,只要有糧食有黃金和奴隸,或者有任何特產,都可來西寧貿易,當然……最重要的是,西寧有精瓷。

這就意味着,長安的精瓷市場,轉變成了西寧市場。

這對於吐蕃人而言,似乎並不是一個糟糕的主意,因爲西寧距離吐蕃,遠比去長安要近得多。

這便節省了大量運輸的損耗。

甚至不少胡商見此,這西寧是個好地方,既然這裡有精瓷,何不直接來此採買?

第一批精瓷,一經出現,居然很快就銷售一空了。

而兌換來的,卻是數不清的糧食和牛羊,還有黃金,奴隸也是不少,那些胡人和吐蕃人,似乎對於奴隸情有獨鍾,一直認爲奴隸乃是重要的財產。

好在西寧這兒也缺乏人手,一些勞力活正好可以藉助奴隸。

至於婦人……則是更多了。

只可惜……在大唐人的眼裡,胡人大多相貌醜陋,若不是實在是娶不着媳婦的,是絕不肯委屈自己的。

…………

當第一批錢送到了長安。

一時之間,各家震動。

居然還真有辦法!

崔志正等人手舞足蹈的跑去陳家那兒領了錢,崔家這裡得錢六千多貫,這對於現在的崔家而言,已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了。

他匆忙的去尋了陳正泰,千恩萬謝地道:“殿下宅心仁厚,若非殿下,鄙人只怕正要滅門破家了,這些日子,實在有勞殿下費心,將來若有什麼差遣的地方,殿下吩咐便是。”

陳正泰只是笑一笑,差遣……不就是惦記着錢嗎?真要差遣,你早就跑的沒影了。

果然,崔志正三口就沒有離開一個錢字:“只是不知這第二批什麼時候售賣?”

陳正泰便道:“這個嘛……得到下月,不要急,市場是慢慢培養的,前期一次性出貨太多,這價格可能就要崩盤了,凡事都不能操之過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啊!現在最重要的是……培養市場。一方面呢,製造一點貨物短缺的錯覺,另一方面,還要讓更多人深知這精瓷的好處。所以……我已想好了,將那朱文燁相公的文章,整理和編列成冊,而後重新進行翻譯,弄出一本文集來,讓胡商們帶回各國去,以往他們也翻譯了不少朱文燁的文章,只是要嘛是粗製濫造,要嘛就是無法做到信雅達。這等事,需我們親自來纔可以。先印五千冊吧,先意思意思,先以梵文和波斯文爲主,將來若是有什麼其他的需求,再作打算。”

“除此之外,還需要隨時觀測市場的動向,總而言之,前期不以掙錢爲主,而是以培養市場爲主。”

崔志正聽着陳正泰說的一套一套的,心裡竟生出一個疑惑。

怎麼這狗東西,這麼熟練!

這就跟精瓷出現長安的時候……好像一模一樣啊。

於是……他擡眼,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

當然……這樣的事,沒有證據,再者說了,就算有證據又怎麼樣?

現在是崔家求着陳家,不是陳家求着崔家啊!

於是他飛快的收回那帶着深意的目光,乾笑道:“好的,好的,只要殿下有辦法,那就好辦了。”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好啦,回去等消息吧,眼下大家總算有了一筆錢,至少可以度過眼前的難關了,不要急,困難總會減緩的。”

“殿下說的是,我現在的心情真的好多了。”崔志正很認真的道。

陳正泰送走了這些傢伙,而後去了天策軍大營一趟。

西寧乃是陳正泰深入西域的一個契子,未來陳家能不能在西寧立足,關係重大。

而天策軍,是以百工子弟打造的,關外現在百工興亡,這就是一個模板,是否藉助這些百工子弟,關係重大。

如今……騎軍營已開始換裝了。

鋼鐵作坊製造了全套的馬具,從人到馬,統統換上了重甲。

之所以騎兵以重甲爲主,其實也是陳正泰考量過的,遊騎固然靈活,可是很難進行攻堅。而步兵營最厲害的武器乃是火器,他們的行動緩慢,在草原上作戰的話,必須得有騎兵保護,否則,一旦被騎兵突襲,可能有覆亡的危險。

所以利用重騎兵保護步兵營,是根據眼下的情況制定的一個戰術。

只是重騎兵的價格十分的昂貴,畢竟……這人馬兩套裝甲,便是錢堆出來的。

這還是其次,因爲馬和人都穿戴了數十上百斤的甲片,這就需要戰馬擁有足夠的體力,若是尋常的馬匹,根本無法承受這樣大的負重。

因而……這又需要騎兵營挑選的都是駿馬!

陳家馬多,可是這駿馬無論在任何時代都是奢侈品,這等重甲騎兵,唯一的用途就是和草原上的騎兵進行直接衝鋒的,它的優勢十分明顯,只要是正面衝擊,幾乎處於無敵的狀態。當然,弱點也很鮮明,因而……在這重騎兵的基礎上,還需搭配一批輕騎作爲扈從。

騎兵營的重騎爲五百人,而爲了讓這重騎兵全身包裹起來,鋼鐵的作坊可是花費了許多的氣力,既要求防護力足夠強大,又需使其更加簡便,因而……鋼鐵作坊在鋼材方面,做了許多的實驗。

所有的重騎兵,幾乎都是精銳,用的是最魁梧的人,也是最好的馬,氣力不夠大,便撐不起甲,馬的耐力和衝擊力不夠,承載力不足,便無法使用。

此時的重騎兵在唐初時期,應該還屬於雛形概念,而它真正大放異彩,是在宋朝時期的金軍所用的鐵浮屠,以及中世紀時期的歐洲,還有亞非拉時期的奧斯曼帝國。

因而……至少這個兵種只要運用得當,便屬於無敵狀態,它沒有任何的天敵,尤其是和其他各個兵種搭配使用時,它便是這個時代的坦克。

校閱了一番,陳正泰被召入了宮中。

李世民近來心情很不錯,既然見到了陛下,陳正泰自然將自己和世族們合作的事一一說了。

其實此前他就上了一道奏疏說起此事,今日算是詳細的將事情重新奏報了一遍。

李世民笑道:“朕此前還在想,爲何這些人沒有謀反,近來也溫順了許多,原來……是這個緣故。圍三缺一,你果然不愧是個將才。”

陳正泰汗顏道:“兒臣這點三腳貓功夫算什麼呢,和陛下相比,差得遠了,兒臣還要多向陛下學習纔是。”

李世民於是開朗地大笑道:“做人不可過於謙虛,如若不然,便成了虛僞了。這些事,你放心的去幹吧。朕這幾日也是清閒自在,一下子少了許多的紛擾,反而覺得有些不習慣了。”

陳正泰便也露出了笑容道:“是這樣的,慢慢陛下便習慣了。”

李世民隨即道:“你那西寧修建的如何了?”

“這個……兒臣卻是不知,不過兒臣是這樣告誡他們的,這西寧建城都是次要,重要的是這別宮的工程,切切不可耽誤了。”

李世民不禁失笑道:“這個……也不必急於一時。”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他揹着手,在紫微宮的後園裡與陳正泰漫步着,行了幾步,道:“這幾日,太上皇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只怕要不成了。”

他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似乎心情很複雜的樣子。

李淵這個時候……年紀確實大了。

古人活到了李淵這個壽數,本就是稀罕了。

陳正泰此時不便說什麼,這父子二人,可是一對冤家,不知多少人叛亂,都有人想帶上李淵,令李世民很是戒備。

所以陳正泰在李淵的問題上,極少發表什麼建言。

李世民則是感慨道:“他是朕的父親,朕也想做個好兒子啊。可是……誰讓朕生在天家呢?”

陳正泰道:“天子是上天的兒子,也是萬千百姓的父母,因而天子若是隻眷顧一家一姓的私情,那麼對於天下萬民而言,就是不公平的。”

李世民欣賞的看了陳正泰一眼,隨即道:“不說這些了,朕不過是一些感慨而已,朕聽說,你在地上鋪鋼鐵?”

“啊……”陳正泰沒想到李世民會顧左右而言他到這個地方,沉默了很久,才道:“是。”

還是那個老思想,心痛錢呢!於是李世民道:“這是不是太奢靡了?朕知道你是好意,希望招徠流民,讓這天下安定一些,可是木軌不是已經夠了嗎?再鋪鋼鐵……讓馬兒走在上頭……又有何用?”

說到這麼一件大事,陳正泰一本正經起來,道:“因爲兒臣……想弄一個可以自行在鋼軌上走動的車。”

“木牛流馬?”李世民一臉詫異。

陳正泰想了老半天,不由失笑道:“對對對,還真就是木牛流馬。”

李世民便搖了搖頭道:“那不過是傳聞而已,不足爲信,你這麼聰慧的人,怎麼會信這個呢?朕這輩子,還從未見過不需要喂牲口就能自己動的車,你啊……不要被人矇騙了纔好。是誰和你說可以造此車的?”

陳正泰此時倒是耿直,道:“是兒臣自己想試試看,還有科學院的一些人,一起……”

李世民忍不住道:“反正你們說破天,朕也不相信這個的,你總說科學,科學……科學這個東西,朕也略懂一二,最近也在學這科學之道,可科學之道,不就是去質疑那些鬼怪之物嗎?怎麼你現今卻信了這個?”

陳正泰立即就道:“可是木牛流馬,它不是鬼怪之物啊。”

“還不是鬼怪?”李世民認真起來。

畢竟……鐵路的工程太浩大了,在地上鋪滿了鋼軌,花費這麼多錢,這不是小事,在李世民看來,怎麼都要慎之又慎的!

於是他道:“一個木牛,一個木馬,它自己能走了,豈不就是成了精?這成了精的東西,還不是鬼怪?”

陳正泰:“……”

這樣,他能怎麼說?

陳正泰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被帶進了溝裡去了。

居然覺得……陛下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他不得不在心裡默默道:若不是我特麼的兩世爲人,想來還真信了。

緩了緩,陳正泰咳嗽道:“自己會動,未必就是古怪,兒臣打個比方,比如……比如……”

他比如了很久,居然一時之間,想不出一個可以參照的東西,最後忍不住苦笑道:“陛下,你吃過包子沒有?”

李世民皺了皺眉,不禁地道:“什麼?包子又是什麼,也能動?”

陳正泰忙道:“不能動,它能吃。”

……

雙倍月票了,需要支持,需要月票,可有支持的?

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十八章:欽賜
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十八章:欽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