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

雖是抱怨,可是這麼多人現在要死要活的,陳正泰還是乖乖正了衣冠,出了書齋,趕到了中堂。

這中堂里人滿爲患,人們看到陳正泰來了,頓時激動地道:“來了,來了,郡王殿下來了。”

陳正泰看着那烏泱泱的人,心裡有些害怕。

鼓足勇氣,方纔一頭扎進人羣之中。

大家自動的讓開一條道路。

隨即,人聲鼎沸起來。

陳正泰便嚷嚷道:“都別吵,吵的就給本王出去。”

一下子的,大家安靜下來。

“讓領頭的人來說話,崔志正,韋玄貞,你們二人上前來吧。”

倒不是真的韋玄貞和崔志正領頭,只是陳正泰對這二人比較熟悉而已。

二人便上前,乾笑。

陳正泰道:“到底怎麼回事?來我陳家鬧個不休的,就算蹭飯吃,也該曉得要安靜。”

“郡王殿下,我等悔不該當初不聽殿下之言啊,如今……哎……”韋玄貞說着,忍不住又破口大罵:“我等都是被朱文燁那狗賊矇騙的啊,如今我等已是四處搜尋,可迄今仍不見此人的蹤跡,再這樣下去,如何是好。”

“哎,投資有風險,入行需謹慎,這話……是當初我在新聞報中說的,這個,想必你們也是知道的吧,如今……到了這個地步,滿盤皆輸,還能怎麼樣?天底下哪裡有隻賺不賠的買賣呢,說這樣話的人,十之八九就是騙子。”陳正泰嘆了口氣,又繼續道:“可是你們現在找我,又有什麼用呢,當初我警示的時候,你們但凡聽我一言,也不至到如今這個境地,難道……你們虧了錢,還要我陳家賠嗎?來來來,你們要本王賠,本王就賠你們好了,你們要多少錢?”

衆人面面相覷。

他們感覺陳正泰在逗他們。

便連和陳正泰當初有殺子之仇的崔志正,也忙搖頭道:“殿下,我們絕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只是……殿下當初就對精瓷有所警惕,當初說的每一句話,我等看過之後,都察覺到……這是金玉良言,只是可惜,我等利益薰心,又上了朱文燁的當,竟毫無知覺。老夫曾翻閱過半年前的新聞報,這才知道殿下才是良苦用心,且智慧過人。現在我等欠了鉅債,家中的瓶子……又一文不值,這都到了滅門破家的關口了啊,殿下是個有辦法的人,能否施以援手?我等當然不至厚顏無恥到希望陳家來賠償,只是殿下能幫忙……想一想辦法也是好的。”

“是啊,是啊,只有殿下才能拿辦法了。”

陳正泰看着衆人紛紛點頭,一臉信服的看着自己。

陳正泰和朱文燁就是一個硬幣的正反面,現在朱文燁聲名狼藉,陳正泰則又成了第二個朱文燁。

世事真是難料啊。

有人已老淚縱橫,悲切地道:“殿下無論如何,救我等一救,殿下就是我等的大恩人哪。”

“殿下,當初我還爲新聞報的事責罵過殿下,如今想來,實在慚愧,真是無地自容啊。”

“家中數百年的積攢,如今已一掃而空,殿下啊……救一救我等吧。”

陳正泰看着他們,一時說不出話來。

說實話,陳正泰這個人的心很軟。

哪怕覺得這些世族乃是世間的豺狼,可這時候,看到有人抱頭痛哭,有人哽咽難言,竟一時之間,心腸也硬不起來了。

陳正泰坐下,心裡想,這些人餘威還在,真要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來個魚死網破,還不知這天下將會是什麼光景呢。

於是頓了頓,沉吟道:“說實在話,要救回來,幾無可能的了,現在只能想方設法,挽回一點損失了。”

來的人,其實沒一個是指望着能完全救回來的,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他們現在重要的是……指着能留一筆錢財,能維持家業便算很好了。

雖然數百年的積攢,一掃而空,可這麼多的族人,總得要有口飯吃吧。平日裡他們也養尊處優慣了的,不說養那數千上萬的部曲和奴婢了,可最少……能讓自己做一個富家翁,總該得有吧。

“是是是,還請殿下發個話,我等言聽計從。”

大家都盯着陳正泰,似乎抓到了最後一棵救命稻草。

陳正泰沉吟道:“其實做投資,真正聰明的,都會風險轉移,哪裡有像你們這麼一般,居然一頭扎進去的,你看現在……玩完了吧。”

“風險轉移?”韋玄貞一聽,打起了精神,這個名兒一聽就很高級了,從前哪裡曉得這種路數。

陳正泰接着道:“長安的精瓷市場是救不回來了,可是……我聽聞精瓷已經遠銷外藩了吧?”

“這……我也略有耳聞,不少胡人……都聞風而來,到這長安來購精瓷。”

陳正泰便道:“也就是說,精瓷在長安一文不值,可是到了吐蕃,到了西域,到了波斯,甚至到了更遠的地方……至少現在而言,還是值錢的。”

此話說罷,衆人眼前一亮:“殿下的意思是,立即將這些精瓷賣到外藩去?”

陳正泰卻是搖頭道:“要賣,也不能隨便賣,首先……前期要暫時控制住出貨量,如若不然,這精瓷非要被打崩不可的。控銷是門手藝活,若是你們一股腦的都把精瓷運了出去,沒兩天,價格就要暴跌了。市場是要慢慢的培養的,就好像喂雛鳥一樣,得一點點的喂,慢慢的等它長大一些,再徐徐的出貨。所以……首先我們自己得要團結起來,要實行配額制,大家將精瓷都統計一下,誰家有多少精瓷,每個月放貨多少,譬如……就算是一千個吧,那麼這一千個裡,各家配貨多少,得有規矩,誰都不能亂來,大家只能抱團來取暖,若是有人壞了規矩,悄悄出貨,一旦價格崩了,那麼大家就都得死了。”

大夥們都認真地聽着。

這一下子的……所有人彷彿看到了希望。

一方面……這一刻,大家是信任陳正泰的,殿下真是熱心腸啊。

另一方面,這已成了他們最後的出路了,有辦法總比無路可走的好!

此時,陳正泰又道:“只是……現在長安的消息,已經開始被一些胡商們傳出去了吧,該如何是好呢?”

“所以,這就要藉助各位的能量了,一方面,暫時要封鎖邊鎮,拒絕與胡人的互市,理由嘛,很簡單,就說咱們的寶貝精瓷,大量的流出,如此值錢的寶貝,經胡商源源不斷的帶去了西域和吐蕃,給我大唐帶來了巨大的損失。所以……你們要立即上書,關閉各處關隘,禁絕商業往來。”

這一下子……大家都振奮了起來,這是世族們最擅長的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裡都篤定了。

崔志正便拉着臉看了衆人一看,道:“大家都聽好了,所有子弟和門生故吏,都要發動起來,夏州那兒……誰家有關係,誰家有子弟在那任都督、將軍、校尉的,立即修書,一隻蒼蠅也不得隨意飛出去。”

一隻蒼蠅都不能出關,這話肯定是有點誇張了。

可若是天下的絕大多數的世族,聯絡上了他們複雜無比的人脈,那麼還真有可能。

什麼叫做高效率,這便是當所有世族的根本利益受到了威脅的時候,以往皇權是難下地方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你得看世族和底層官吏們的心情,畢竟……山高皇帝遠,你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可現在不一樣了,此時和大家的利益息息相關,這效率自然是直接拉滿了。

“只是……”韋玄貞還有一些擔憂,忍不住道:“只是這些使節……譬如吐蕃國的使者……難道他們不會帶消息回去嗎?”

“這纔是問題的關鍵所在。”陳正泰認真地道:“就算是漏走了一些胡商也不打緊,現在吐蕃和西域等國上下,還沉浸在大發其財的美夢中呢,零星一些商賈,散佈精瓷已崩潰的消息,那些王公貴族們,豈肯輕易相信?所以……想讓他們深信長安城裡太平無事,只能藉助這些使者了。其中吐蕃的使者……也很好辦,我們這就去尋他。”

有人心慌地道:“啊……他不會已給吐蕃汗去信了吧?”

陳正泰微笑,智珠在握的樣子:“放心,我和他講道理,一定能說通他的,大家瞧我的便是……”

………………

這個時候,論贊弄已經要瘋了。

一夜之間,這精瓷的價格,便暴跌到了一文不值的地方。

他前幾日還在瘋了似的催促吐蕃那邊打款來,可現在……卻是哭笑不得了。

這大唐的大年初一,城外沒有歡聲笑語,而論贊弄在這淒冷的客棧裡一人呆坐着,心是拔涼拔涼的!

這時,外頭似來了許多的車馬,論贊弄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便聽許多人噔噔的上了客棧的樓。

這嘈雜的腳步聲,引發了論贊弄護衛們的察覺,於是便聽到護衛們的呵斥聲,可是很快,護衛們的聲音便戛然而止了。

而後……大門猛地一下子……給踹開了。

爲首一個,是身穿蟒袍的年輕人,帶着一窩蜂的人走了進來。

論贊弄的腦子還是一片空白,他起身,卻見那蟒袍的青年人已快步到了他面前,當他的面,劈頭蓋臉便問:“你便是吐蕃使臣論贊弄。”

“啊……啊……是……是……”論贊弄面如死灰,只下意識地點頭。

這人正是陳正泰,陳正泰一看這傢伙失魂落魄的樣子,便大爲光火,直接擡起手來,開弓,就是給他一個耳光。

啪嗒……

這一下子,頓時把論贊弄打的臉上多了一道掌印,他被打懵了,身體的應激反應,令他啊呀一聲,而後雙目赤紅,怒不可遏的看着陳正泰。

後頭的韋玄貞、崔志正人等嚇了一跳,崔志正忙是抱着陳正泰的胳膊,大叫道:“殿下,殿下……不是說……咱們是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嗎?好歹也是使臣,怎麼可以說打便打,惹急了要招禍的啊。”

其他人也紛紛哀告:“殿下,有話好好的說。”

很多時候……大家發現自己之所以佩服陳正泰的一點就是,這傢伙壓根就不按常理出牌。

有這麼講道理的嗎?

陳正泰將崔志正甩開,道:“抱歉,一時失誤,我差點以爲是來找朱文燁的。”

“……”

陳正泰隨即道:“來,來,來,都坐下來,大家講道理。”

論贊弄還不知怎麼回事,這一耳光,確實是將他打醒了,他憤怒道:“唐狗……你們……”

陳正泰便大叫道:“敢罵人……來人啊……”

“息怒,息怒……”崔志正也算是服了,現在是來求人的,怎麼好端端的搞成了這個樣子,他忙上前,朝論贊弄解釋了各自的身份。

論贊弄這才記起,眼前這個凶神惡煞的人乃是陳正泰,從前還一起勾肩搭背的喝過酒的。

陳正泰隨即問論贊弄道:“你是吐蕃使臣,現在精瓷暴跌了。你有何打算?”

“我……我……”說到這個,論贊弄立馬瑟瑟發抖起來,他所恐懼的就是這個啊。

陳正泰冷笑道:“若是我猜測的不錯,當初就是你鼓弄吐蕃汗大肆購買精瓷的吧,若是這個時候,將你送回吐蕃你,讓你告訴吐蕃汗,這精瓷已經不值一錢,吐蕃已損失了無數的牛羊還有糧食黃金,甚至連河西之地……也一併葬送了,你猜猜看,你在吐蕃的族人,還有你……將會是什麼樣的下場呢?只怕那個時候,吐蕃汗已經架起了油鍋,就等着將你丟進去呢。”

論贊弄又打了個激靈。

他所恐懼的就是這個啊!

精瓷價格一暴跌,損失慘重哪,吐蕃如此多的財富,瞬間的化爲烏有,這是何其恐怖的事,他已可想象,大汗得知這些消息,會如何對付自己了。

要知道……當初可就是他慫恿大汗購置精瓷的。

此時,他如驚弓之鳥一般,整個人已是癱坐下去,雙目無神,口裡喃喃念着……大抵是神佛保佑之類的話。

陳正泰隨即大喝道:“都到了這個份上了,你說該怎麼辦。”

“我……我不知道……”論贊弄要哭出來了。

陳正泰便冷笑道:“不知道……那你便等着死吧,不,是一家數十口,就等着被剝皮吧,我想……吐蕃汗一定有一百種辦法收拾你。”

倫贊弄此時已是恐懼到了極點,他擡頭看着陳正泰:“我……我希望留在長安,還望殿下能夠收留。”

“想留下來嗎?”陳正泰朝他一笑:“也不是不可以,不但可以讓你留在長安,還可以讓你在此購置美宅,讓你在此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這幾日,你給那吐蕃汗去信了沒有?”

“沒……沒有……”論贊弄哭喪着臉道:“昨日聽聞精瓷暴跌,我……我到現在……還是……還是無法接受,我……”

隨即……論贊弄嗚哇一聲,便嚎啕大哭起來。

他的感受,其實韋玄貞和崔志正等人是很能理解的,其實到現在………大家也是還沒有接受這個事實。

“沒去便好,我也猜你不會去,不妨如此,你現在就修書一封,給吐蕃汗報個平安,再告訴他,精瓷又漲啦,現在已是兩百五十一貫。”

“啊……”論贊弄嚇了一跳,他立即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卻驚慌地道:“我……我不敢……”

陳正泰繼而冷笑:“你若是不敢,這便好說了,來人,將這論贊弄禮送出境,而後……再派人去告訴吐蕃汗,就說精瓷暴跌,一文不值,他們吐蕃上當受騙了。那吐蕃汗,已成了一個被人戲耍的大傻瓜了。”

噗通一下,論贊弄已是跪地。

他恐懼到了極點:“不……不可。”

“那寫不寫?”陳正泰質問。

“寫。”論贊弄重重的點頭。

“你的使團之中,還有誰可以給吐蕃汗通報消息。”

“只有下臣,下沉精通漢語,其他的人,只是隨扈和護衛。”

“這便好,不過還是不放心,全部控制起來,統統拿下吧。你的安全,我來負責,以後我讓你怎麼修書,你就怎麼修書。”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論贊弄頓時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還得繼續騙下去,多騙一天,自己的家人在吐蕃才安全一天。

只是……他猶豫道:“可是……遲早會有一些消息帶出去的啊。”

“這就涉及到人心的問題了,與你無關,你只管聽我們的去做便是,你自己想清楚,到底是想和吐蕃汗吐露實情,還是和我們一起合作?”

“我……”論贊弄的眼睛已經哭腫了:“還……還有一人,此人叫劉向,他人在朔方……”

陳正泰眯着眼:“放心,長安的消息,昨夜開始送出,那也要過一兩日,這個劉向才能知道實情,我們現在派出快馬,讓朔方那邊,控制住劉向不是難事,他就算和你一樣得知了消息,也一定還處在震驚之中,沒有這麼快給吐蕃汗傳書的,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綽綽有餘。”

………………

第一章送到。

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
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