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

殿中只回蕩着陳正泰的哀嚎。

以至於李世民都覺得這個傢伙左右橫跳,不知道到底站哪一邊的。

而崔志正等人,則繼續一臉發懵。

讓人迅速的接受一個事實,很難很難。

尤其是當所有人都自認爲精瓷上漲已成爲真理的時候。

他們用一種渙散的眼神,看着歇斯底里的陳正泰,更覺得匪夷所思,他們甚至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這個時候,哭的不該是自己嗎?

陳正泰還在痛哭:“事情怎麼會到這個地步啊,怎麼會到這個地步……不過……想來諸公應該沒有買多少精瓷吧,諸公都是聰明絕頂之人,乃我大唐棟樑,對於這等風險極大的投資,應該極是謹慎,何況當初我陳正泰也再三告誡,勸公等謹慎,切莫利益薰心,我想……諸公應該沒有買多少吧?”

殿中依舊是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因爲大家很快發現,陳正泰實在討厭,這個時候已經心裡亂成一團了,誰還有工夫理會這個傢伙。

於是無數的眼睛,齊刷刷的看向了朱文燁。

朱文燁博學多才,他纔是真正的主心骨啊。

“朱相公,朱相公………”

這一刻,已沒有顧忌臣儀了,衆人紛紛涌上前去,朝着朱文燁道:“敢問朱相公,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朱文燁亦是驚呆了。

下跌?

他從沒想過下跌的事。

他的理論裡,只有上漲,一直漲。

可現在,看着一個個像抓了救命稻草的人,他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

因爲他自己也沒有遇到過這個情況。

何況……朱家……對了,朱家……

完了……

他眼前一黑,要昏厥過去。

朱家也瘋狂的購買了無數的精瓷,甚至連土地也拿去質押了的啊。

“朱相公,你倒是說句話啊。”

聽着又有人焦急的問,朱文燁才恍惚之間打起了幾分精神,他看着這些將自己奉若神明的人,可是朱文燁比任何人都清楚,今日這些視自己爲神的人,明日就可能撕碎了自己。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此事甚是蹊蹺,可能只是因爲年關,大家需一些錢過年,所以……精瓷才稍有震盪,這……也是常有的事……想來……”

“不要慌,是技術性調整嗎?”突然,有人大喝一聲,打斷了朱文燁的話。

朱文燁慌慌張張,風聲鶴唳一般的朝着說話的人看去。

又是陳正泰。

這陳正泰處處和他爲敵,簡直就是個……瘋子。

“郡王殿下,你……”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在騙?”陳正泰怒視着他。

這個時候,就不該哭哭啼啼了,理應拿出一點霸氣出來,代表天下世族討一個公道。

陳正泰上前,已經慌張不安的人目光遊移不定,此時卻被陳正泰的氣勢嚇着了,自覺地分出一條道路,陳正泰於是走到了朱文燁面前,冷笑道:“事到如今,你還在兜售你那一套狗屁不通的東西?世上哪裡有能永遠上漲的東西!倘若如此,那麼人何須勞作,何須生產?只需買一個精瓷回家,便可衣食無憂,這世上的人,難道都是傻瓜,只有你朱文燁最聰明嗎?”

朱文燁冷冷的看着陳正泰,只是這個時候,他卻再沒有底氣了,早沒了此前風淡雲輕的氣質,他黑着臉道:“你這烏鴉嘴!”

“哈哈。”陳正泰大笑:“是我陳正泰烏鴉嘴嗎?你問問他們,我是不是?”

這叫先聲奪人。

一下子的……人羣就炸開了。

人們喧譁起來,崔志正大叫道:“不錯,就是你這烏鴉嘴。”

“對,當初若不是你賣精瓷,怎會有今日。”

陳正泰:“……”

他感覺這個世界瘋了。

臥槽,這也能怪上我?

可看着這些不講道理的人,陳正泰卻明白,此時這些人就像一羣落水之人一樣,他們當初買精瓷的時候總是自詡自己聰明,也總是認爲自己合該發這個財,精瓷上漲,是他們眼光獨到。

可恰恰又是這麼一羣人,一旦精瓷市場開始出現了震盪,他們絕不會認爲是自己愚蠢,此時……恨不得找一切可以來替罪的替罪羊。

這……想來也是人心吧。

陳正泰感受到了危險,許多人已經開始捋起袖子了。

陳正泰不是吹牛,被這麼一羣瘋子圍上,自己絕對堅持不了三秒鐘,便要被打趴下。

於是陳正泰立即道:“這是什麼話?當初這精瓷,確實是我陳正泰賣的,可我陳正泰賣的是什麼價,我賣的乃是七貫!可如今,這精瓷又是誰炒起來的呢,又是誰不斷的宣傳精瓷必漲呢?好,你們現在反而怪到我的頭上了,這極好,那你們的精瓷……我就照市價收了,今日之內,有人將精瓷送到陳家,我陳家願七貫回收,只是……這隻限今日,過期不候。我陳正泰算是對得起諸公了吧,我賣精瓷也沒掙幾個錢,現如今,我還照價回收,你們有人要回收嗎?”

只是,所有人的臉色都木然不動。

他們感覺陳正泰在侮辱他們的智商。

七貫……你不如去搶!大家都是均價一百貫至一百七八十貫買回來的。

可細細想來……當大家冷靜,這實在又和陳正泰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人家七貫賣,現在還肯七貫收,夠良心了吧?雖然大家覺得陳家在這背後必定沒少賺,可至少陳家標定的精瓷價格就是七貫,這是人所共知的事。

何況……當初陳正泰其實一直都在勸大家別溢價購買精瓷,在人人都瘋一樣的不停買精瓷的時候,也只有他陳正泰不斷的提示風險,爲此,還鬧得不可開交了一陣。

這個時候你還能指責陳正泰什麼?

可是朱文燁呢……

對於朱文燁,絕大多數人還存在着妄想,他們一直深信朱文燁的話,可現在……

朱文燁只是不做聲了,只有他知道,其實他自己的心也已亂了。

突然,有人跺腳道:“快回府裡去看看動向吧。”

這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是啊,在這殿中胡攪蠻纏沒有任何的益處,還是先回家瞭解清楚吧。

於是崔志正人等紛紛朝殿上的李世民行禮:“陛下,臣等家中有事,懇請陛下恩准臣等離宮。”

“陛下,臣也想走。”

“陛下……”

李世民嘆息一聲道:“好好的一場年關夜宴,竟是滋生了如此事端,好吧,諸卿且去吧,朕不加罪。”

一下子的,這殿中羣臣,竟是走了一大半。

那些買了精瓷的人家,急匆匆的要走,而不買的人,也想跟着去湊湊熱鬧。

片刻之後,這殿中留下來的人……竟只剩下了陳正泰,還有……朱文燁。

朱文燁直愣愣的站着,陳正泰見他不走,不禁氣惱道:“你還留在此做什麼?”

朱文燁此時臉色蒼白,擡頭看看殿上的李世民,又看看陳正泰,看着這本是高朋滿座的地方,如今卻已是樓在人空,他遲疑了很久,嘴脣嚅囁着,道:“我……我不敢出去。”

陳正泰:“……”

朱文燁突然一下子癱坐在地:“我覺得……這精瓷可能完了,徹底的完了……我也不知……爲何會有這樣的預感,只是……我若是在這個時候出去,一定會被人大卸八塊的。可是……這哪裡怪得了我呢?”

朱文燁說着,老淚便出來了:“這怪得了老夫嗎?難道是老夫叫他們買的嗎?當初老夫撰文的時候,精瓷就已在暴漲了,人人都說要買,老夫何辜啊。這歸根到底,不過是人心的貪婪,老夫哪裡有什麼能耐,能讓他們對老夫深信不疑,不過是他們貪婪於精瓷的暴利,需要老夫的文章,給他們提供一些信心而已。可現在……現在……出了這麼一檔子的事,他們自然而然……要將老夫視爲替罪羊的,陛下,郡王殿下,我……我大唐……可還是講王法的地方吧?”

李世民:“……”

今日這宴會,也算是新鮮了,方纔還高高在上的朱文燁,現在卻成了喪家之犬一般。

陳正泰也一臉無語,忍不住道:“大多數時候還是講的。若有人要將你大卸八塊,你放心,到時自有人去索拿真兇,別的不敢保證,但是至少可以確保正義得到伸張,殺人的人,絕對會處以極刑。”

“陛下和郡王殿下救我啊……”朱文燁終於發出了淒厲的吼叫,他已癱坐在地,此時一把抓住了陳正泰的大腿,死死的抱住,無論如何也不肯鬆開。

關於這一點,其實朱文燁確實是聰明人,在這個時候,大家只是認爲精瓷只是一次下跌而已,而朱文燁畢竟研究了精瓷市場這麼久,他已敏銳的感覺到,精瓷可能徹底要玩完了。

你若說他不學無術,倒還真冤枉了他。

陳正泰要將這傢伙踹開,可他卻像牛皮糖一般,居然怎麼甩也甩不掉。

陳正泰便冷笑道:“你蠱惑了人心,這就是下場,你想想當初你是如何的春風得意,今日就該知道,這代價是什麼,現在卻想來求救,卻是晚了。我大唐再有王法,能面對無數憤怒的世族嗎?你也是世族,你很清楚人一旦傾家蕩產,會做出什麼事來。事到如今,天王老子也救不得你了,你快滾出宮去吧,這天下之大,只要隱姓埋名,總還有一個去處。”

朱文燁不甘心的大吼:“老夫若是隱姓埋名,江左朱氏該如何啊。”

說着,嚎啕大哭起來。

陳正泰覺得自己已經極好脾氣了,想當初這傢伙可對他沒這麼客氣,若是今天倒黴的是他陳正泰,這朱文燁會可憐他嗎?

於是陳正泰道:“現在走還來得及,倘若還在此嚎叫,我現在便將你綁了,送去崔家,你不想去崔家,那就去韋家。”

一下子的……朱文燁便猛地收聲了,他似乎覺得,一把刀子已經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是啊……還有時間,還有一點時間。

他突然放開了手,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而後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朝陳正泰作揖:“郡王殿下,你我……不打不成交,告……告辭了!”

隨即,他擡頭看着李世民,李世民其實還是一頭霧水,很多事,畢竟他無法理解。

只見朱文燁道:“陛下,草民告退!”

說罷,頭也不回的,拔腿便跑,看着比兔子還快。

李世民狐疑的看着陳正泰:“就放他走了?”

陳正泰四顧左右。

張千會意,於是咳嗽一聲:“爾等……都退下。”

於是宦官們紛紛告退。

張千面帶微笑:“朔方郡王殿下不知有什麼話想……”

“你也出去。”陳正泰很不客氣地道。

張千:“……”

張千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世民。

李世民點點頭。

這一下子,讓張千的心涼了,卻也只好幽怨的告退。

殿中終於只剩下了李世民和陳正泰,而陳正泰則道:“兒臣斗膽,希望靠近陛下一些說話。”

李世民點頭道:“上前來吧。”

陳正泰快步上前去,隨即道:“陛下,要出大事了,現在全天下都是乾柴烈火啊。”

李世民便繃着臉道:“朕自登極,這天下哪一日不是乾柴烈火的!”

這話就有點擡槓了。

陳正泰則道:“現在世族已是怒不可遏了……所以必須得放朱文燁走。”

李世民顯然不明白這話裡的深意,奇怪的看着陳正泰道:“這是何故?”

“若是朱文燁被世族尋獲,即便有人殺了朱文燁,這又能如何呢?屆時他們依舊還是火冒三丈的。大家只會認爲,朱文燁也是受害者。可倘若……朱文燁在這時跑了呢?那麼……朱文燁就不再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讀書人,而是一個蓄謀已久的騙子了!他若不是騙子,爲何要跑?如此一來,天下人的怒火,也只能發泄在朱家和朱文燁的身上了,只要一天都找不到朱文燁這人,人們對於朱文燁的憎恨就不會消散。與其讓他們憎恨朝廷,爲何不讓他們憎恨朱文燁呢?”

李世民皺眉道:“只是如此嗎?”

“正是如此。”陳正泰盡力地壓低着聲音道:“臣在宮外已備下了一隊人馬,朱文燁出宮,便立即護送他前往關外,到時隱姓埋名,從此便可銷聲匿跡。”

李世民眯着眼,終於問出了最大的疑問:“這精瓷……到底是什麼?”

“精瓷什麼都不是。”陳正泰一臉認真地道:“或者說,精瓷是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希望打擊世族,而兒臣需爲陛下分憂。這世族的財富,如今已通過精瓷,統統掌握於太子殿下和兒臣之手了。”

李世民一臉詫異道:“掙了多少,一千萬貫,兩千萬貫?”

陳正泰正色道:“陳家與太子,各自賺取了錢財一億二千萬貫上下。”

李世民:“……”

李世民感覺自己的腦海已一片空白了。

一億二千萬……這居然還是陳家和太子各自賺來的。

這天下……竟有這麼多的財富……

“這都是世族們數百年的積攢,其實……兒臣也有些不忍心……”

“沒什麼不忍心的,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李世民毫不猶豫的鼓勵陳正泰。

事兒你幹了,錢你賺了,這個時候你還想不忍心?難道你還要將太子和陳家的錢都退回去嗎?

你敢,看不打死你!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李世民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燙紅,呼吸開始粗重,不由自主地張大虎目。

一億二千萬貫啊,現在就在太子那裡,這是什麼……有了這麼一筆錢,朕什麼不可以做?

不只朕有了錢,最重要的是,世族已經被吃幹榨淨了!

沒有了錢財,這些世族,還如何和朕叫板?

這數百年來的問題,居然只靠一個精瓷,就輕易解決了?

“除此之外,還有呢!”陳正泰笑呵呵的道。

“還有……”李世民一臉震驚,不可思議的看着陳正泰:“還有什麼?”

“還有世族欠着錢莊的外債,大抵在五千萬貫上下……”

“他們還得起嗎?”李世民皺眉。

陳正泰搖頭,隨即道:“肯定是還不起了,兒臣也不打算將它們統統收回來,不過……當初貸款的時候,他們拿出了大量的土地進行質押,其中土地和田產,不計其數,其實兒臣也沒有去數,因爲數不清……”

“也就是說……他們的田產和土地也都……”

“不錯。”陳正泰正色道:“只是……這些田產和土地,兒臣可不敢要,拿了燙手,陛下對兒臣恩重如山,兒臣思來想去,這些債權,可一分爲二,但凡是關外的債權,譬如河西之地,自是還歸陳家,而至於世族們的田產以及土地……兒臣以爲,還是呈獻陛下爲好,這些土地,足夠陛下用了,若是能借此安置流民,收取天稅,那麼……這大唐要江山永固,百姓們想要安居樂業,便輕而易舉了。”

居然還有數不清的土地。

李世民忍不住道:“到底有多少土地和田產?”

“兒臣真的沒有數過,足足幾個倉庫的地契和田契,兒臣……無能……數不來啊……”

……

第一章送到,求訂閱。

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八十七章:手術
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八十七章: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