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

那邊店鋪吵的可謂不可開交。

這在許多人看來,這家收瓶子的鋪子簡直就是趁火打劫。

誰都曉得,瓶子現在的市價乃是二百五十貫,可你二百二十貫,這不是平白掙了人三十貫嗎?

更不必說,此時的人們,對於來年精瓷的價格上漲依舊深信不疑。

那朱相公不就是一口咬定明年年底的時候,價格可能要上五百貫嗎?

因而有不少看熱鬧的人,似乎都對那收瓶子的鋪子觀感不好。

那賣瓶子的則是氣的耳根都紅了。

崔家的管事只是感慨:“真是人心不古啊,現在有人想趁着年關,狠狠的大賺一筆呢。”

抱着瓶子的來人也勉強一笑,畢竟這個時候………他是在賣瓶子啊,若是瓶子賣不出去,怎麼過年?

其實崔家的管事也是憂心忡忡,卻勉強笑道:“你等着看……人家肯定不賣的。”

雖這樣說,似乎又有人來了,聽聞二百二十貫,卻無視其他人的爭吵,這個抱着瓶子的人,顯然是一路走了許多的地方,氣喘吁吁的樣子,最後一點耐心也消磨了,朝那爭吵的掌櫃,很乾脆地道:“二百二十貫是不是,罷罷罷,我賣了。”

那掌櫃一下子像勝利的公雞一般,得意洋洋的對那不肯二百二十貫買瓶的人瞥了一眼,隨即就道:“走,裡頭交易,哎……大清早的有人來爭吵,真是晦氣。”

二百二十貫……居然真有人肯賣。

這一下子的……便刺穿了人們內心深處的防線了。

精瓷之所以可貴,是因爲在人們的心底深處,固執的形成了一個顧念,即精瓷是永遠不會跌破價格的,它只有漲的可能!

而這一年來的不斷上漲,人們蜂擁的去爭搶價格日益上漲的精瓷,使這樣的觀念變得越來越牢固。

可現在……有人親眼看到這一幕,居然直接跌破了價格,而且還成交了。

沒多久,便見那二百二十貫賣了精瓷的人,拿着一沓欠條從那家店走了出來。

這一下子的,便又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心,於是大家紛紛圍攏上來,有人道:“二百二十貫……你是不是瘋了,這個價……豈不是虧死了?”

那人得了錢,反而心安了不少,此時見衆人質疑,卻是哀嘆連連地道:“這不是要過年了嗎,家裡急着用錢。我也想賣兩百五十貫,誰不想自己的瓶子多賣一些呢,可是全城我都已走遍了,只見賣瓶子,就沒幾個收瓶子的,這裡至少還肯收……這不是急着用錢嗎?”

衆人都搖頭。

只是心裡都忍不住生出了一個疑惑。

是啊……近來真的是越來越奇怪了。

一開始的時候,是大家只買瓶子,到了後來,買瓶子的人不多了,此後到了年關,因爲要過年的緣故,這賣瓶子的人日益增多了起來。

如此一來一往,似乎人家做的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過了一會兒,似乎有人聞風而來,來的人抱着瓶子,開口便問:“哪裡二百二十貫收瓶子,哪裡收?”

這來人似是急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到了這家收瓶子的店鋪門前。

掌櫃的出來,似乎因爲二百二十貫收了瓶子而沾沾自喜。

這來人道:“二百二十貫是嗎?我賣啦,家裡急用錢。”

掌櫃的還未回話,卻似乎也開始猶豫起來。

人心就是這樣,起初的時候,當價格高不可攀的時候,只要價格在漲,無論有多不合理,大家都瘋了似的買。

可現在大家都上趕子賣的時候,哪怕價格低廉了,也難免讓人心裡有些猶豫不定了。

因此這掌櫃想了想道:“不成,暫時不收了。”

那來的人於是道:“二百二十貫都不賣,這是什麼意思?那二百一十貫吧,我是真急用錢。”

彷彿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急用錢起來。

其實……這種焦慮的狀態,某種程度也讓人開始變得愈發的心焦起來。

比如這崔家的管事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而今日店裡掛出來的四十個精瓷,竟是一個都沒有賣出,無人問津。

偶爾……似乎有人開始傳出各種謠言出來了。

說是東市那裡,有胡人打鬧了起來,說是前幾日二百四十多貫收來的精瓷,今日想賣一兩個籌足回國的盤纏,誰曉得,到了後來,連兩百貫都賣不出,憤怒之下,還和人吵鬧起來,打的不可開交。

這崔家的管事,也算是有一點見識的人了,聽聞了這些事,心裡便立馬滋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因爲這樣的事,是前所未有啊。

當然……要有信心的,精瓷什麼時候跌過啊。

肯定是因爲年關的緣故。

可顯然……焦慮是會感染的。

至少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嘗試着到市面上賣出精瓷了。

只是……還是沒人買。

一個買的人都沒有了。

唯一一個最近的交易價,還是在這條街的鋪子裡,有人咬着牙,說兩百貫願售出,那鋪子的掌櫃猶豫了很久,似乎覺得或許有利可圖,便買了下來。

可誰曉得……他剛買了,許多聞訊而來,聽說有人收瓶的賣主便蜂擁而來,都要兩百貫賣。

“瘋了……瘋了……兩百貫就將瓶子賣了,將來若是漲了,只怕哭都來不及。”這崔家管事苦笑。

可賣了幾個時辰,依舊一個瓶子都沒賣出去,崔家管事此時便想回府上稟告一聲,是否願意便宜一些賣出去,畢竟現在過年籌錢要緊。

於是他步行往平安坊的崔家那兒去。

這一路……卻是真正的嚇着了。

也不知……這消息是怎麼泄露的,或者說……坊間到底出了什麼情況。

居然看到許多人家,在街道兩旁的,拿出了自己家的瓶子,而後……在地上寫出售出的字樣。

這一路過去……三三兩兩,都是瓶子……

人們以爲寶貴無比的瓶子,現在卻如貨郎賣一些不稀罕的玩意一般,擺在了地上。

街上,偶見有人抱着瓶子出沒。

可此時……哪裡還有買瓶子的人,以往到處求購瓶子的人,一個也見不着了。

甚至……崔家管事還遠遠聽到有人吆喝:“雞瓶,雞瓶,一百八十貫,我急用錢。”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每一個人都聲稱自己急用錢。

下意識的,崔家管事朝着聲音的源頭看去,卻是一個穿着綾羅的漢子,頭戴着璞帽,一臉急迫的樣子,可顯然……他那一百八十貫的價錢,並沒有讓路人們有過多的停留。

這……

一百八十貫……

倘若真的是一百八十貫的話……那麼……那麼就可怕了。

管事的心裡想着,這等於是……崔家的家產,一下子就縮水了三成!

三成哪,這可是數百萬貫。

沉住氣,要沉住氣!

雖然是這樣想,可他加急了腳步,一口氣趕回到了府上。

府裡其實已經收到消息了,正亂做了一團。

他拉住一人道:“怎麼了?阿郎進了宮,現在找不到人。府裡的幾個郎君聽說瓶子價格可能要降,正在尋你呢,讓你趕緊拿一些瓶子去多賣一些,二百四十貫賣出去。”

二百四十貫……

管事的心沉到了谷底,街面上已經有人喊到了一百八十貫了,二百四十貫還不如二百五呢,二百五至少還守住了尊嚴。

管事的臉色凝重地道:“我這便去見幾位郎君。”

他一進正堂,便見一些崔家人已在此焦灼等候了,大家都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見到管事的來了,立即有人劈頭蓋臉地道:“你去了哪裡,爲何不見人?現在聽聞精瓷的價格在降,降到多少了?”

“這……這……幾位郎君,這說不準啊,有人還在賣二百五,有人已賣到一百八了,都說急用錢。”

幾個崔家人面面相覷。

“你看現在……該當如何?”

“得想辦法,先賣出一批,再看風向,”

“賣多少個?”

管事的猶豫再三道:“不如先賣一千吧。”

一千……

一千也算是一批,卻是有人跺腳道:“我們家有幾萬個呢,才賣一千,杯水車薪啊,更遑論我們還欠着錢莊九十七萬貫的債務,明歲就要準備一百三十萬貫。”

管事的心裡打鼓,其實他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辦纔好。

這時外頭有人道:“不好了,不好了,鄭家開始賣瓶了,掛了二百三十貫的價,聽聞是二百三十貫,有多少賣出多少。”

“不好了……”

無數不好的消息陸陸續續的傳回來……此時讓崔家更是亂得開始有些慌了。

有人淒厲大叫:“都還愣着做什麼,趕緊的呀,趕緊想辦法帶消息入宮,請阿郎回來處理大事。”

……………………

太極宮裡。

百官入朝覲見。

李世民如往常一樣在張千的伺候下穿戴了朝服,頭戴着沖天冠,聽聞百官們已至太極殿中等候了,李世民的心情卻有些複雜。

他對張千道:“這一年又要過去了啊,可是朕覺得今年好像什麼都沒做過一樣。”

“這正是因爲天下太平,朝廷無事,所以陛下才有如此的感慨。”張千笑吟吟的回答。

李世民頷首道:“是啊,你說得對,天下大體承平,這不正是朕想要的嗎?只是這太平之下,也有無數的隱憂,卻也需有所防範。”

張千自是知道陛下所說的隱憂是什麼,世族的實力,已經不斷的膨脹,想想看,那些隨便拎出一個來,便有上千萬貫身價的家族,是有多麼的可怕,一個兩個便罷了,可這樣的家族,有數十上百個。至於那些百萬貫以上的,更是多如牛毛!

長此以往,大唐到底是誰家天下?

張千心裡也很是無奈,只能安慰道:“陛下至聖,些許隱憂,不算什麼。”

李世民微笑,他知道張千是在安慰自己。

陡然間,李世民想起了什麼,不由道:“朕聽聞,近來聲名鵲起了一個叫朱文燁的人?”

“是的。”張千正色道:“此人據聞有經世之才,人們都說……若是他爲相,則可天下太平。只可惜他不貪慕權位,所以朝廷幾次徵辟,也是期期不奉詔,說是隻願做一個閒雲野鶴,了此殘生。”

李世民的臉頓時就拉下來了:“有大才而不肯經世,要嘛是個狂生,要嘛不過是個貪慕虛榮之輩。”

張千訕訕一笑。

“還是陳正泰好啊,他處處爲朕想着。別人有錢了,都買精瓷掙錢,他有了錢,還惦記着給朕修宮室,兩相對比,高下立判。”

張千:“……”

張千表示無話可說……

李世民隨即道:“好啦,去太極殿。”

此時,在紫薇殿外,早準備了一輛皇家的四輪馬車,李世民登車坐了進去,沒多久便抵達了太極殿。

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進入太極殿的時候,這太極殿竟是亂糟糟的。

原以爲羣臣們已經在自己的原位了,恭候他的聖駕了,可哪裡想到……宦官一聲唱喏,因着裡頭太過嘈雜,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聽到宦官的唱喏聲。

於是,李世民步行進去。

卻見烏壓壓的人,正似衆星捧月一般圍着一人,發出各種稱讚的聲音。

“朱相公好,久聞相公大名,從前就想拜謁,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

“朱相公,我一向看學習報的,這學習報中,太多的文章發人深省……”

“朱相公,論起來我還是你的同鄉。”

“敢問朱相公,你看這年後的精瓷趨勢如何?”

“朱相公靠着精瓷,只怕早就發達了吧。”

站在人羣正中的,正是朱文燁。

朱文燁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一出場,就如此的受歡迎。

站在這裡的,哪個不是站在權力中心的人,可現在,這滿殿羣臣,竟有一大半人朝着他涌過來,甚是熱切。

他是江左人,雖然人人聽聞江左朱氏的大名,可畢竟來了長安,見面的人並不多。

現在大家紛紛過來見禮,無數的讚美之詞似要將這大殿都要掀開了。

朱文燁只是微笑,朝大家一一點頭,眼看着局面有失控的跡象,朱文燁才道:“諸公,諸公,今日乃是天子宴,爲人臣子,還當注意臣儀。老朽在江左時,就慕名諸公已久,來了長安,不能一一拜謁,實望海涵。至於諸公問起精瓷之事,這精瓷……老夫覺得還有上漲的空間,下一**漲,理應是正月之後,何爲精瓷呢,精瓷即人心也,人心思漲,它能不漲嗎?”

此話說罷,便立馬有人附和道:“說的好,朱相公說的好啊。人心思漲,它想不漲也不成。”

朱文燁微笑着,卻再不多言,開始惜字如金了。

此時……他的風光,真比那房玄齡、長孫無忌、陳正泰不知強了多少倍。

倒是這些個人,只能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原位上,瞪着這亂哄哄的場面,你說一點也不羨慕,那也是不可能的,誰不希望出風頭呢。可你若說自己看着高興,那是肯定高興不起來的,這像什麼話啊,生生將太極宮變成菜市口了。

只是房玄齡此刻,卻不好維持殿中的紀律,他很清楚,自己若是此時嚴詞厲色的要求大家肅靜,各回各自的位置,少不得要有人腹誹他妒賢嫉能了。

所以他也只好幹看着,倒是眼睛時不時的看向陳正泰,帶着幾分幽怨,這精瓷……說到底,當初若不是陳家,怎麼會冒出來?真是害人啊,搞得老夫下不來臺。

陳正泰則一直保持着微笑,他是郡王,此時正坐在靠着太子李承乾之下的位置擺放的几案前,比房玄齡人等略高一些。

“陛下駕到……”

“皇帝駕到……”

一連喊了幾次,似乎太嘈雜了,等到李世民已經入了殿,場面依舊還是亂糟糟的。

倒是坐在原位上的人見李世民徑直入殿,忙是起身,可其他人沒有看見,依舊還是圍着朱文燁轉悠。

直到李世民登上了金鑾寶座上,張千大喝道:“都肅靜。”

此時,人們才察覺出了什麼,都看到了李世民,便各自站定,而後一起道:“見過陛下。”

李世民面帶微笑:“不必多禮了。”

“臣等死罪。”

“談不上死罪。”李世民道:“今日是好日子,朕見諸卿,難得在一起如此高興,忘乎所以,這……並沒有什麼妨礙,諸卿所擁簇的,可是朱文燁嗎?”

朱文燁不過是一介草民。

李世民呢……直呼他的大名,也沒什麼不可以。

當然……爲表敬意,呼一聲卿家也無礙。

朱文燁面上帶着紅光,不過這個時候,他卻顯得有些拘謹,上前道:“草民朱文燁,見過陛下。”

“朱文燁……”李世民笑吟吟的打量着這個相貌平庸的人,而後道:“朕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從前還不知你有如此名望,今日朕入殿來,方知你的聲望乃是名副其實。”

這話……在朱文燁耳裡,也不知是不是諷刺。

朱文燁定了定神道:“哪裡……草民一介閒雲野鶴,陛下太謬讚了。”

李世民此時又道:“朕聽聞,你有經略天下的大才?”

………………

第二章送到,求訂閱,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章:吃了嗎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
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章:吃了嗎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