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

那自波斯來的畫師似乎畫的很認真,可耽誤的時間卻有些長了,不禁令朱文燁心裡有些不悅起來。

朱文燁卻還是耐着性子,畢竟現在的他,乃是天下最知名的人物了。

這天下可以有人不知道大唐皇帝是誰,卻沒一人不知他朱文燁是何人。

不過,這勃勃說起了陳正泰。

一聽到陳正泰的名字,便連幾個不通漢話的波斯人,此時也眉一挑,畢竟這個漢名,他們很熟悉,於是便各自用波斯文低聲交流。

朱文燁便笑着問勃勃:“他們說什麼?”

“實在冒昧,只是一些閒言碎語,都是關於那位郡王殿下的趣聞。”勃勃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噢?”朱文燁道:“卻不知是什麼趣聞。”

餑餑道:“說是他們一路來,遇到過一個僧人帶着一隊人馬,那時恰好要過波斯境內了。”

僧人和一隊人馬……

朱文燁帶着幾分興致道:“他們是去做什麼?”

“說是去天竺取經。”

“噢……”朱文燁便不在乎了,其實他也不知天竺在何處。

餑餑則是笑着繼續道:“可笑的是……當時我這幾個朋友遭遇他們的時候,似乎那僧人氣鼓鼓的樣子,大家也都覺得好笑,你說這去天竺取佛經,取着取着,怎麼就取到了波斯去了呢?那和尚理應是有德高僧,不斷的和他的隨從們說走錯了走錯了,已是差之千里。可他的隨從們,似乎就有不少姓陳的,聽聞是來自孟津陳氏,他們則一口咬定,說沒有錯,說是要越過波斯國,一路向西……佛祖嘛,不是來源於西天嘛,一路往西,就準沒有錯了。”

朱文燁一臉懵逼,他覺得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畢竟他不通地理。

可幾個波斯人卻是笑的厲害。

倒是朱文燁聽到關於陳家人的訊息,忍不住有了好奇之心,於是便問:“此後呢?”

餑餑道:“此後那僧人不斷的說天竺在南方,得取道向南,這僧人語言頗有天賦,竟懂不少語言,爲了證明,還問我這幾位朋友,說這天竺是不是向南。可他的隨從,那些姓陳的人,卻個個都說,當初是說向西天,便非要向西不可,穿過了波斯國,繼續向西,準不會有錯的。那僧人當時就氣的差點昏厥過去,便被人架着上了車,僧人又吵不過,便由着他們一路向西去了。只怕這個時候,都要穿過波斯啦。”

朱文燁噢了一聲,心裡嘀咕,這些陳家人,個個都是瘋子啊。

他倒是從前看新聞報的時候,略知一些有僧人在陳家的大力支持之下取經的消息,聽聞那天竺乃是經書的發源地,那裡的梵文經書最是正宗,可現在看來,這走着走着,天知道到哪取經去了。

當然,這只是一句閒話而已。

那畫師足足勾勒了一個多時辰,方纔畫完,勃勃等人不敢多打擾,連聲致歉,便告辭去了。

正因爲是年關,所以家家都是喜慶,東西市的胡人們似乎也感染到了節慶的氣氛,揮金如土。

只是……那原本一條街收精瓷的鋪面,卻開始三三兩兩的關了大門。

顯然,是他們背後的東家們,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收購精瓷了。

當然,精瓷還在漲,市場的信心依舊還是十足,只是沒錢了而已,等將來還有什麼其他的收益,再繼續收一些便是。

而陳家卻是最先嗅到這股氣息的,所以一些精瓷,已經開始向市場上還有一些餘錢的胡人們售賣了。

源源不斷的錢財流入陳家。

看着這長安城的一片祥和,陳正泰則開始準備裁剪新衣了。

新年新氣象嘛,他乃郡王,理應剪裁更合體的蟒袍纔好,朝廷倒是賜了蟒袍和玉帶,不過那玩意,不合身。

此時,十幾個裁縫正圍着陳正泰忙碌着,從上到下,一絲不苟。

陳正泰百無聊賴,便問起這些裁縫的生意,裁縫們則是感慨道:“現在買賣並不好做,人人都說發了大財,可說也奇怪,大家都拿錢去買精瓷了,連剪裁新衣,都不似往年那樣了。”

陳正泰哈哈一笑道:“可以去朔方和西寧嘛,那地方好。”

裁縫們便下意識的瞪了陳正泰一眼,不過當意識到陳正泰乃是郡王,又嚇得忙垂下頭。

倒是一個裁縫大膽的道:“這去朔方和西寧再好,終究還是異鄉,人離鄉賤呢。”

“這倒也是。”陳正泰點點頭。

人們對於鄉土,有着一種過於執着的眷戀,那些最底層的百姓,爲了討口飯吃,可以背井離鄉,而這些裁縫,有些許的手藝,只怕就不肯遠行了。

但凡人有活路,誰願意去千里之外呢?

武珝則在旁指指點點,希望在郡王規格的新衣上,多增一些彩。

陳正泰看了看她道:“武珝,你也裁幾身好衣衫吧,前些日子,宮裡賜下了不少絲綢,可以用的上。再給你母親裁幾件,我們陳家,絲綢太多了。陛下太小氣,賞賜就愛賜這些不值錢的東西。”

這絲綢還不值錢……

幾個裁縫聽到陳正泰在抨擊天子,臉色便繃緊了,假裝什麼都沒有聽見。

武珝倒是很乾脆,自從知道陳家有了多少財富,她便一點也不客氣了:“我要那匹大紅的緞子,那成色好。噢,是啦,繼藩今日能自己翻身坐起了。”

陳正泰一臉鄙夷:“能坐起算什麼本事,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都能蹦蹦跳跳,還能唱歌打籃球了。”

“籃球是什麼?”武珝又開始宕機。

不過,陳正泰說自己一歲的時候,能蹦蹦跳跳,還能唱歌,武珝竟覺得一丁點都沒有違和感,畢竟恩師是個奇才嘛,像這樣千古未有的奇才,天生一點異像應該很合理吧。

陳正泰不想解釋。

倒是武珝咕噥:“恩師是不曉得,師母見繼藩能坐起的時候,別提有多高興了,這闔府上下都去看呢,我去的時候,那裡已圍了內宅的數十人,連個站腳的地都沒有,三叔公不是女眷,只能站在外頭聽。大家都高興極了,都說繼藩像恩師一樣,將來必定能成爲極大出息的人。”

“好啦,好啦,這都是阿諛之詞,不能上了他們的當,一歲來的孩子,這纔剛剛翻身能坐,誰家孩子不可以?卻是惹來這麼多關注,這不是好事,過一些日子,我打算將這傢伙送去西寧,否則,遲早要被這些傢伙們慣壞了。”

武珝只笑,卻沒有勸說。

因爲她知道這孩子的事,恩師是說了不算的,真敢送西寧,不說公主殿下,只怕三叔公就會先衝進來打爛恩師的腦袋。

等裁縫們散去,陳正泰則施施然的坐下,武珝給他上了茶。

陳正泰這才問她道:“精瓷賣的如何了?”

“越往後,賣的越吃力了,除非賤價出售,不過價格不能降,以往再多的精瓷投放市場,幾日的功夫便能賣空,可現在,七八萬個精瓷,賣了七八日,也不過賣出三萬個,我看……賣不成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看來,終於要進入尾聲了。哎,太可惜了,可惜國際友人們太窮了哪。”

“啊……”

陳正泰略帶遺憾地道:“那些胡人……還是財力有限,不能托起市場,如若不然,再撐個一年半載就好了。”

“恩師覺得……什麼時候……會到極限?”

陳正泰卻是道:“快過年了,許多人家要置辦年貨了吧。”

武珝頷首。

陳正泰道:“那麼……就在這一兩日了,做好準備吧。”

陳正泰還真是頗有些眷戀,這一段時間,是自己最好的時光啊,送進陳家的欠條,都是用簸箕裝的,清點的人夜以繼日,加派了不知多少的人手。

說難聽點,就算是這個時候有點鈔機,陳正泰也保證能讓這點鈔機直接燒壞。

“明日便是宮中大宴,現在不想這些了,我該想着好好給陛下賀喜,這一年來,天下大體是太平的。”

“往後還能太平嗎?”

“能!”陳正泰認真的道。

“只是……”陳正泰道:“這一次,爲師終究是放出了一個惡魔,這精瓷的玩法,終究是害人的啊,這東西一旦放出,將來……不知還會不會有類似的事發生。”

武珝笑道:“恩師這點便放心,這一次,不知多少人家要吃大虧,怎麼還會有人敢繼續不知死活呢?”

“你這就不懂了。”陳正泰搖搖頭道:“就算人人都知道這個東西,最後會令人傾家蕩產,可依舊還是會有人去嘗試的,這本質就是人好逸惡勞的本性,無法更改,往後可能不再會有精瓷這麼大的事,許多人會生出戒心,可類似這樣的事,一定還是會接二連三的發生的。哪怕許多人都知道這是騙術,可最終,依舊阻擋不住人的熱情!”

“爲師說過,這其實並非是買賣,而是心戰,人最根本的慾望,驅使每一個人投入進這不合理的事中,可只要人心還有貪念,便永遠無法禁絕。也罷,不說這些了,好好過年……陳家可以過一個豐年了。”

武珝則是若有所思,細細咀嚼着陳正泰的話。

次日……百官們已經開始預備入宮的事宜了。

聽聞朱相公也會參加,不少人心裡滿懷着期待。

早上,崔志正興沖沖的起來,不過管事的卻是匆匆來稟告:“阿郎,家裡……備的年貨……”

“年貨怎麼了?”

“府裡現在只有一千多貫的現錢了。”管事苦着臉,皺着眉頭道:“只是這到了年關,年貨還未備齊呢,家裡這麼多的郎君,還有小公子,都要裁剪新衣,婦人們也需胭脂水粉錢。等到了大年初一,不知多少人要來拜訪,到時少不得還要迎來往送的,咱們崔家,單靠這一千多貫,哪裡能過好這個年。”

崔志正便皺眉道:“各地的收益,難道沒有送來?”

“早就送來了,都入了庫了,不過那個時候,阿郎不是說盡力發賣,都用於購置精瓷嗎?”

崔志正頷首,他想了想道:“我們崔家是什麼人家,還是要體體面面的好,今歲崔家掙了大錢,更不能讓人看輕了,不妨這樣吧,你去庫裡,取出二十個精瓷來,現在精瓷已二百五十貫了吧,這二十個,便可賣出五千貫,讓族中上下過個好年吧。”

管事的不斷點頭,笑嘻嘻的道:“一直以來,崔家都是買瓷瓶,還從沒賣過呢。”

崔志正也微笑:“是啊,本不該賣的,可這不是過年了嗎?賣二十個而已……我們崔家……庫存了多少個了?”

“已有四萬七千個了。”管事的想了想:“具體數目……”

“不必細查了。”崔志正滿意的點頭:“賣二十……不,還是賣四十個吧,無礙的,不缺這幾個,就算來年精瓷漲到了五百貫,也不吃虧。”

“喏。”

崔志正站了起來,他心滿意足的笑了。

隨便賣一些瓶子,不過是崔家的冰山一角,便可讓崔家這樣的大族過一個肥年,這在往年,是哪裡有的好事啊。

崔家在自己的治理之下,蒸蒸日上,實在是當初自己眼光準確的功勞啊。

而後,他便命人給自己換了新衣,外頭一輛四輪馬車早早的等着了。

他心情愉快地上了車,徑直入宮。

而崔家管家,得了崔志正的命令,便下令人打開了庫房。

這巨大的庫房裡,無數的精瓷堆砌着,宛如一座瓷山,管事的帶着幾個部曲,而這幾個部曲卻是驚呆了。

管事的便怒道:“趕緊清點四十個瓷瓶,別拿錯了,那邊的虎瓶,千萬不要碰,只尋雞瓶和蛇瓶,這兩種瓶子,市面上最多。”

隨即,部曲們小心地搬出了瓶子。

管事的讓人小心翼翼的封箱,裝好,確保不會有碰碎的風險,而後帶着人,直接到了崔家的鋪子。

崔家在東市有鋪子,所以既然賣瓶,那當然得在鋪子裡售出。

這應該只需一會兒功夫也就完事了。

畢竟一直以來,鋪子開着,雖是隻收瓶子,可實際上……曾不少人踏破了門檻來詢問是否賣瓶。

瓶子擺在了鋪裡,而後……掛出牌子,售瓶市價,二百五十貫。

牌子一掛出來,管事便優哉遊哉的在門前曬太陽,此時是寒冬之日,卻難得出現了暖陽,這個時候被太陽一曬,整個人都懶了。

牌子掛了一會兒,果然有人上門,卻是一人抱着瓶子來,道:“這裡收瓶子嗎?”

“收瓶子……”管事的有點懵。

從前的時候,有人來賣瓶子,那就是貴客,非要迎接進來,斟茶遞水不可,可是……

今日……就有些尷尬了,這管事的看着來人,而來人則笑道:“本來實在不想賣的,只是這不是年關了嘛,這大過年的,總該過個好年的,所以我家阿郎,便命我來此……”

管事的便道:“今日不收瓶,只賣,你自己看看牌子。”

來人擡頭一看,頓時露出了失望之色,而後低聲的嘀咕:“這就怪了,怎麼今日這麼多鋪子都是如此,想賣個瓶子……還費這麼大一番功夫。”

這話讓管事的聽見,忍不住道:“怎麼,現在都在賣瓶子?”

來人頷首:“是呢,都在賣,這不是年關了嗎,大家都想換一點現錢過個好年,這長安有名有姓的人家,哪一個不要光鮮體面的?我家阿郎也是這個意思……”

“你去了幾家鋪面?”管事的越發覺得匪夷所思起來。

“七八家了。”來人認真的回答。

於是管事的道:“看來只能去尋胡人了。”

“胡人也找了。”來人道:“有些胡人,看着過年了,想籌措一些路費回國,聽聞也有三三兩兩的人賣瓶……收的人極少,一收,很快就有人賣了。”

管事的一時瞠目結舌,當然……這個時候,他是沒有想到這精瓷會出大問題的。

經過了一年的暴漲,精瓷已經給了所有人一個固執的觀念,即精瓷一定會漲,無論如何都會漲,根本不可能會有下跌的可能。

“可能是因爲過年吧。”管事的想了想道:“這大過年的,都想兌一些現錢。你呀,得去別處看看。”

來人只好點頭:“好吧,那麼幸會。”他抱着瓶,正要走。

就在此時,隔壁的一個鋪子,卻突然傳出喧譁聲,一個人大呼道:“什麼意思!什麼意思!現在市價不是二百五嗎?你二百二就想收?”

管事的忙和那來人探頭去看,卻是隔壁一間鋪子發生了爭執。

那鋪子的掌櫃卻是道:“二百二,我都嫌多了,你也不看看,今日多少人來賣瓶,現在除了我家還收瓶子,誰還肯收?你若不信,自己去看,自己多看看便是,不賣便不賣,我不缺你這一個瓶子。”

這管事的與來人禁不住面面相覷。

尤其是來人,臉色都變了,二百二……怎麼不是二百五啊。

………………

第一章送到,手指還痛。

另外推薦一本書:我只想自力更生。嗯,一看書名就知道書的內容了,可以去看看。

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
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