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

三叔公覺得吃不下飯,睡不着覺了。

可陳正泰是家主,這事兒又是上趕子一般湊上去的,想要反悔已是不可能了。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陳正泰特意專門請了人前去督造。

一想到……陳家又花了一筆錢,這令陳正泰的心情輕鬆了不少。

只是武珝這幾日卻顯得心神不定,她終是有些忍不住了,詢問陳正泰道:“恩師,這修建別宮有什麼好處。”

“這是作爲女婿對自己泰山的孝心,你怎麼什麼事都想着利益呢!”陳正泰笑了笑,感慨道:“現在陳家的錢太多,再不花掉,我食不甘味。”

武珝看着陳正泰的神色,卻一點也不相信。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恩師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謀劃,絕不只是單純表達孝心這樣簡單。

就是不知……這別宮到底是什麼深意了。

不過現如今,陳家的事倒是很好打理,畢竟……如今幾乎什麼都不用幹,拼了命的賣精瓷就是了。

至於市場……甚至已經根本不需陳家去調節和算計了,按着二級市場的價格賣貨便是。

市面上,大量的胡人開始涌入,這些胡商顯然也跟着嚐到了甜頭,而消息早就傳遍了天下。

人就是如此,有了巨大的利益,便什麼事都敢幹了,據聞西域諸國已經聞風而動,不少的胡商已在前往長安的道路上了,他們所帶來的……是一切可以和大唐兌換的貨物。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直接來長安交易,長安畢竟路途遙遠,聽聞有一大批精瓷,已運送去了吐蕃,而吐蕃人……似乎也開始籌建市場。

這也是爲何吐蕃願意放棄河西的原因,吐蕃人橫跨着絲綢之路,向北可與西域諸國交往;向南,則可和天竺諸國交流,遠處的波斯等國,亦可陸路連接。只要源源不斷的購買精瓷,而後在吐蕃進行交易,那麼……吐蕃人獲利,並不比大唐的世族們要小。

也正因爲如此,突然來了如此旺盛的需求,這精瓷居然沒有一丁點即將要下跌的跡象,反而不斷的上漲。

而朱文燁此時已是名聲大噪,甚至從各國來的使臣,抵達了大唐之後,問出的第一句話便是,貴國是否有一位叫朱文燁的賢才。

他的報刊,已經翻譯成了許多種文字,甚至連漢字,也因爲照顧如高句麗、百濟、新羅、倭國等諸國的閱讀習慣,進行了重新的修正。

這數不清的各種語言報紙,瘋狂的由各國的使臣和商賈們帶回各國,引發了一次又一次的熱潮。

陳正泰開始有些懷疑人生了。

甚至連他自己居然都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這精瓷,不會真的一直漲下去吧?

若是世上當真有如此美好的事,倒是再好不過了,他陳正泰求之不得呢!

當然……陳正泰理智下來,比任何人都清楚,這是絕無可能的。

市面上的資金是有限的,一旦到了資金枯竭的那一天,那麼……一場千古未有的巨大災難也將降臨人間了。

想到這個,陳正泰不禁爲之默哀。

只是………這對於陳正泰而言,顯然也未必是壞事,這個世界,總需大破方能大立。

數不清的資金,至少掌握在了陳家的手裡,而陳家則將無數的資金,投入進了無數的礦產發掘以及基礎工程。

在兩個月之後,長安至朔方的鐵路,開始正式修建。

位於朔方的鋼鐵作坊,瘋了似的冶煉出鋼鐵,而後……一條條鋼軌鋪上了路基上。

研究院裡,清閒下來的武珝,時常在此出沒,而後……帶着人建了一個簡單的鋼軌,隨即……開始製出一輛蒸汽車。

原理固然所有人都清楚,可如何將燒出的開水形成的‘力’,化身爲可以在鐵軌上走動的車,卻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突然這研究院裡來了個女子,還是這麼年輕的小姑娘,當然是讓很多學員們不服氣的,可一看對方的身份,大家就直接傻了眼了,論起來,研究院裡的人,絕大多數都是陳正泰徒孫的級別,而這位,可是陳正泰的關門弟子!

大家見了武珝,最少也該叫一聲師姑呢!

當然,武珝很快便折服了他們,當他們還在研究力學原理的時候,武珝已經提出了許多根本他們沒有想象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大家面面相覷,竟是兩眼一抹黑,很快,大家便意識到了什麼。

對啊……原來事情竟可以如此。呀,爲何我沒有想到?

聰明人的思維,和書呆子的思維是完全不同的。

當然,研究院也不乏有許多的聰明人,只是可惜,到了武珝的面前,其實和書呆子也沒分別。

畢竟武珝不只是聰明,她可是時刻待在陳正泰面前言傳身教的,有時他看着初中的物理知識,難免心裡生出更多的疑惑,而這些疑惑,恰恰已經涉及到了初中以上了。

陳正泰固然對於物理的知識記憶的並不深刻,但是這並不妨礙武珝偶爾提出一些超綱的問題,他靠着一些迷糊的記憶,勉強能夠作答。

物理其實是和算術不分彼此的,沒有算學,物理就是無根之木,而在這方面,武珝又恰恰是此中高手,這令她更加得心應手。

第一次,她製造出了一個粗苯的大鍋爐。

而後……不斷的改良,將這鍋爐瘦瘦身,又如何讓這鍋爐輕便的同時,讓燒開水燒的更有效率,除此之外,便是對傳動系統進行改造了,這一方面,唯一能借鑑的,只有水車和馬車,不過很快她就發現,水車和馬車那可憐的傳動系統,根本無法擔負起這大鍋爐的份量,何況你還要讓它自己跑起來,那麼……這就得往克服摩擦力方面去動腦筋了。

於是無數的想法,應運而生。

偶爾,武珝會跑來詢問陳正泰,陳正泰只能憑着記憶,大抵的將後世那種燒煤的小火車繪畫出來。

這表面上只是粗糙的圖紙,可對於武珝而言,卻有了無比大的作用,因爲這意味着,未來的研究方向,可以令她少走許多的彎路,只需朝着一個方向行走即可。

而這時候,無數的匠人和奴隸,也終於抵達了西寧。

在那裡,人們勘探了土地,尋覓最佳的位置,人們尋到了當初涼州城故地。

只是此時的涼州城,早已荒涼了。

自從西晉永嘉年間開始,在經歷了永嘉之亂後,漢軍就徹底的退出了這裡,從此之後,這裡被無數的民族所佔據,當初的涼州城,也早已是千瘡百孔,只剩下了夯土餘下的城基……

前來此的匠人們,除了偶爾幾段斑駁的城牆之外,幾乎已經尋覓不到當初漢人在此生活過的痕跡了,覆蓋在那曾今的秦磚漢瓦之上的,是無數的馬蹄印記,此後的征服者們,騎着高頭大馬,伴隨着殺戮,在此耀武揚威,於是……歷經了數百年的治亂循環之後,終於開始出現了成羣結隊的漢人,他們也是騎馬而來,帶着宛如長蛇一般的車隊,而後……建立了一個個的帳子,而後……主持工程的人,在大帳裡,不斷的用標尺丈量着輿圖中的位置。

哪裡是河流,哪裡是平坦的草場,哪裡適合耕種,經過勘探,哪裡產出礦石,要鑄城,需要多少個採石的作坊,需要運送多少木料,需要多少鋼鐵,又需建立多少個窯爐。

萬事開頭難。

可是有了錢就不一樣了,因爲所有的項目,都可以同時開工,不只如此,此前陳家已經有了修建朔方的經驗,而且有一支熟練的工程隊伍,這些骨幹,都是通過無數次協作之後磨合而成,已有了足夠的經驗。

各個工程隊大抵勘測了地形之後,便大抵知道自己未來的任務了。

關內常年的農業社會,令人們滿足於自給自足,各家顧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除了偶爾官府組織一些治水的工程,幾乎沒有任何的組織。

可工程隊卻不同,大量的民夫開始組織起來,專門從事工程營建,每一個人都要確保自己的職責,卻需不斷的和其他的匠人,其他的工程隊溝通協調,以確保各處的工程能夠共同推進。

那麼……這就需要有一部分有管理人才的人,這些人對上,要有時間的觀念,竭力服從上級的意圖,確保在一定時間內,完成某一個工段。而對下,他需考慮每一個匠人以及勞力的特點,什麼人可靠,什麼人穩妥,誰愛偷奸耍滑,怎麼培養一批骨幹。偶爾,還要照顧大家的情緒,確保不會有太大的怨言,甚至是監督工程的質量。

這種種的事,看上去簡單,卻是繁雜無比。

可就是因爲這樣的大工程,某種程度,也讓相當一部分人得到了鍛鍊,並且從中脫穎而出。

這就令大帳中的負責人,只需對着輿圖,認真的進行規劃,而後傳達命令,便可將自己想象中的規劃化爲現實。

倘若是在其他地方,只對着輿圖,就想指點江山,或者是紙上談兵,在沒有一羣基礎骨幹,沒有經驗的隊伍面前,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能給你營造出東西那纔有鬼了。

在清晨的拂曉,一個匠人拿着鐵鍬,挖出了第一塊泥土,而後,工程便算是動工了。

…………

在整個關外,到處都是這樣的忙碌身影。

數千上萬的人,在利益的驅使之下,瘋了似的開始涌出關外。

陳家的錢,好像是無盡的,他們總能在關鍵時刻,撒出大把的錢,而後令無數人抵不住誘惑,開始背井離鄉,前往千里之外的異鄉。

而這些,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了。

人們如今的心思,只盯着精瓷的價格,這精瓷彷彿有了魔力一般,令大家都忘乎所有!

當精瓷的價格暴增到了兩百貫的時候……

陳家已是可以輕鬆的出一批貨,便可得到兩千萬貫錢。

人們奔走相告,彈冠相慶。

在崔家,幾乎是通宵達旦,夜夜笙歌。

每日自己的家底,便可新增數萬甚至十萬貫,這是何其恐怖的數目。

貪婪的人們,不吝將身上最後一個銅板拿出來,搶購市面上的精瓷。

猶如一場狂歡,置身在狂歡中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沉湎其中,不能自拔。

據聞在高原上,吐蕃人已經瘋了似的開出一張張的條子,直接寫明自己所欠精瓷的數目,就憑藉着這麼一個條子,便可換取西域和天竺各國的牛羊和糧食。

而各國的商賈,甚至是各國的朝廷,拿了條子,只等最新一批的精瓷運上了高原,進行兌換。

吐蕃人得到的牛羊和糧食,則繼續源源不斷的送至大唐,當然,因爲割出了河西,所以讓他們與大唐的交易距離減少了許多,河西的陳家人,直接在這裡與吐蕃人交易。

人們將精瓷當做是財富的象徵,以至到了瘋狂的程度。

可是……到了年末的時候,武珝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沒有人比陳家更加清楚這裡頭的底細了。

畢竟……拋向二級市場的精瓷是騙不了人的。

武珝就感覺到了這一點,這幾日,在不斷的拋貨的過程中,明顯能感覺到……購買的人少了許多。

這顯然印證了恩師的論斷:一旦市場上的資金枯竭,就意味着這一場遊戲,即將結束。

當然……許多人還沒有察覺到變化。

因爲人們還在狂歡,精瓷價格還在高漲,人們依舊沉聚在發財的夢裡!

只是這時候……高漲的價格,已經沒有市場了。

沒有市場,就意味着沒有交易,沒有交易……意味着什麼呢?

此時,武珝的表情,比任何人都要凝重,她立即讓人請來了陳正泰,而後拿出一大沓的數據交給陳正泰看。

武珝認真地看着陳正泰道:“恩師……不能再拋售了,若再拋售……價格就可能引發震盪了。”

看武珝不太淡定的表情,陳正泰覺得挺難得的,不過此時的陳正泰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淡定。

陳正泰只略略的看了那些數據,便平靜地道:“現在價格多少了?”

“二百三十七貫!”

“二百三十七貫?”陳正泰搖搖頭道:“當初我們陳家第一次賣的時候,是七貫。而二級市場,也不過是十幾貫而已,這才一年的功夫呀,好傢伙,才一年就漲了接近二十倍了。”

“是啊,實在太可怕了。”

“可怕嗎?”陳正泰反問,心裡想笑,那是你沒見過後世的玩法,在後世,人家一個同樣的公司,每年的營業額幾乎不變,但是市值一年漲個十倍、二十倍,簡直再輕鬆不過了,就精瓷這玩意,算個什麼呢,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武珝自是不知道陳正泰的見識有多大的,她奇怪的看着陳正泰,忍不住道:“恩師似乎認爲,這不算什麼?”

“只能說還好。”陳正泰老實道。

其實在古代社會,能漲二十倍,已經是瘋狂了。

當然,這個時代比後世更有優勢的地方就在於,在眼下,全天下只有精瓷這麼一個泡沫,而在後世,似精瓷這樣的泡沫,數之不盡,泡沫越多,流動的資金就有了許多的去處。而在大唐,人們就只能投資精瓷了。

所以……陳正泰自己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時代的不幸。

武珝懊惱地問道:“是否開始減少精瓷的賣出?”

“不必了。”陳正泰說出了他的決定,接着搖搖頭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這天既然遲早要塌,那就讓我們陳家,賺盡最後一個銅板吧。噢,對啦,從當初到現在,我們陳家掙了多少錢了?”

武珝沒有多遲疑就立馬回道:“若是刨除所有的土地質押,已掙了一億一千三百萬貫。”

刨除掉土地的質押……

還掙了一億……

這算不算完成了一個小目標來着?

而這個數字,放在大唐,尤其是以貫爲單位的話,是極可怕的,這幾乎是將天下流動的錢財,甚至囊括了大唐周邊諸國的流動財富,統統吸乾了。

整個大唐,加上吐蕃和西域諸國,不吃不喝的幹上三年,這些財富方纔能勉強回來。

不得不說,太可怕了。

陳正泰也不禁聽的觸目驚心。

他默然了一下,便嘆了口氣道:“繼續售出吧,不必管這麼多了,不到最後,那些人是不會停的……這個時候還客氣什麼呢,趕緊去賣吧,再不賣,到時……陳家的精瓷,就一個都賣不出去了,一個兩百三十七貫………世上哪裡還有這麼好掙的錢?”

武珝不由打起了精神,她覺得恩師說的有道理,這個錢,自己不掙,別人就可能掙了去,倘若恰好有人趁此機會售出呢,既然一切都早就計劃好了的,就不能給別人回血的機會。

打定了主意,武珝便道:“現在咱們手裡還有九萬七千個精瓷,我已下令,讓浮樑那兒停窯了,這九萬多個……明日開始,便分批投入市場,恩師放心,一個銅板都不會留下的。”

…………

第二章送到,求訂閱。

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
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