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大禮

看着李承乾狼吐虎咽,陳正泰也餓了,不過他吃得很斯文,吃之前,將另一隻雞腿撕下,先給遂安公主。

遂安公主看看一臉‘粗魯’的皇兄,再看看文質彬彬的師兄,愈發的覺得,師兄簡直猶如天神下了凡塵一樣的人。

陳正泰一面吃想,意味深長的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還是個孩子,他有無數名師的教導,當然……還有一個優秀無比的爹,這麼一個人……還欠缺什麼呢?

他缺的不是武藝和文采,也不是禮儀和優渥的學習條件,真正缺乏的……是地氣啊。

李承乾一人幾乎吃了半隻雞,舔舔嘴,看着滿地的骨架,意猶未盡。

陳正泰倒是覺得肚子飽了,遂安公主的肚量小,看着李承乾方纔狼吞虎嚥的樣子,大吃一驚。

“再燒一隻,我去抓雞。”李承乾興致勃然,整個人神采奕奕,摸了摸肚皮:“這雞實在太有滋味了,真是該死,孤做出來的雞爲什麼這麼好吃。”

陳正泰覺得惹不起這個傢伙,忙是領着遂安公主溜了。

這一次來二皮溝,是要檢查一下白鹽的生產,除此之外,還有糧食的收購。

陳家放出話去,將市面上的糧食收購一空,不過陳正泰並不傻,在市場價的基礎上設置了一個上限,不至於讓那些可惡的奸商故意囤貨居奇,將糧價炒起來。

總而言之,陳家就是給這麼多錢,愛賣賣,不賣滾。

四叔此前看着陳正泰,是一副很佩服的眼神,可現在再看這個侄子,突然覺得這個侄子有些智障。

陳家的錢……就這麼糟蹋了啊。

不只買了這麼多糧來,這白花花的鹽,還拿去換錢,換雞,換鴨,聽說還不遠千里,要去越州收購什麼麻鴨。

高價買來了糧食倒是也罷了,畢竟糧食雖有漲跌,可以後總還有賣出去的可能。

可這雞鴨不一樣,這個時代,能吃得起雞鴨的不多,而大量的雞鴨,就不得不用穀物來餵養,不但要僱傭人來照看,還糟蹋糧食……一想到這個,四叔就恨不得將這些雞鴨餓死了,一了百了。

等陳正泰忙碌下來,一天已過去,天色暗淡,他驚訝的看着天色:“啊呀,天居然黑了,只怕今日趕不及回長安了。看來……只好在此住下……”

遂安公主恍然道:“那就在此住吧,師兄……”

陳正泰正要吩咐人佈置,卻見李承乾心急火燎地趕來:“天黑了。今日怕是趕不及回城。阿妹,你來,我讓人已搭起了兩頂帳篷,咱們今夜夜宿於此。”

陳正泰面帶微笑:“殿下……又燒了一隻雞?”

李承乾皺眉起來,極認真的道:“第二隻燒的不好,想來是孤哪裡出了錯,孤再琢磨琢磨。”

當夜睡下。

關中的白日還算酷熱,可一到夜裡,便出奇得冷。

陳正泰裹着棉被,心裡在想,遂安公主睡在帳篷裡,會不會冷,就這麼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次日一早醒來,陳福匆匆來給陳正泰穿衣,一面道:“公子……昨天夜裡,有一個人來,一直在外頭候着公子,我想趕他走,他如何也不肯,非要見了公子纔好。”

陳正泰驚訝的道:“爲何不早說。”

陳福不吭聲了,心裡想,橫豎都是公子做好人,半夜三更,我若是叫你起來,你還不打死我?

穿戴完畢,陳正泰出了廂房,便見一個蓬頭垢面的人,手裡捂着什麼,此時曙光初露,天上下霜,打在此人的頭上,像蒙了一層白白的灰,他口裡不斷的呵着寒氣,不停跺着腳,吸了吸將要流出來的鼻水,身子弓起來,蜷縮着。

一聽到有了動靜,這人立即打起了精神,擡頭,見是陳正泰出來了,頓時眉開眼笑,捂着身上的破絮上前來:“見過公子。”

陳正泰看了他一眼,這不是鄧健是誰。

鄧健見了陳正泰,似是因爲一夜的寒風,令他身子僵硬,以至於他的舉止很是不自然,他朝陳正泰打躬作揖。

陳正泰仔細辨認,方纔認得了他:“噢,有什麼事?”

陳正泰畢竟是陳家的當家人,朝廷欽賜二皮溝縣男,架子還是要有的。

wωω _ttka n _¢〇

鄧健慌忙從破絮的袖裡取出了一個紅布的包裹來:“公子,俺……俺娘知道公子來了二皮溝,要送……送一雙俺娘新納的鞋來,她怕公子一早便走,怕耽誤了時辰,俺……俺……”

他獻寶似的,將這紅布打開,果然……一雙簇新的鞋擺在了陳正泰的眼簾。

陳正泰一愣:“就爲這個?”

鄧健見陳正泰錯愕的樣子,驟然之間,那被白霜覆蓋的長眉之下,眼睛通紅了:“俺娘說,公子恩德無量,先是準俺在此上工,又給俺送了新衣,再不用俺和俺爹穿一件衣了。這樣的恩德,便是俺鄧家一世當牛做馬,也無法報效。這雙新鞋,是俺做了工得了一些錢,俺娘買了布親手納的,公子一定不要嫌棄。”

陳正泰聽得目瞪口呆……

見陳正泰踟躕,鄧健突然淚水滂沱而出,哽咽道:“公子救活了我們一家的性命啊,這是救命之恩,公子……俺年幼無知,啥都不懂……現如今公子給了工俺做,俺……俺……”

說着,哭了。

哭得極傷心,像老光棍入洞房前的喜極而泣。

身軀一抽一抽的:“公子若是不收下,俺心裡便不踏實。”

“噢。”陳正泰點頭,接過了鞋:“那我收啦,你好好做工。”

“是,是。”鄧健聞言大喜,收了淚,千恩萬謝:“俺一定不負公子,俺幹活可賣力啦,就是不能糟蹋公子的新衣和工錢,每日若是不做八個時辰工,俺還是人嘛?”

呼……

陳正泰長出了一口氣,他彷彿發現,自己和鄧健完全是兩個世界,看着他哭着鼻子,涕淚橫流,面上表露出來的感激涕零,疑似做夢一樣,手中的鞋子外觀不咋樣,不過可以看出針線還不錯,鞋底也很厚實,是用了心的。

尋到了李承乾的時候,李承乾已清早起來,生了火……這狗東西居然又殺了陳家的一隻雞。

陳正泰臉抽了抽,不好發作,吃過了早飯,打道回府。

…………

過了一些日子,一艘艘糧船運抵了碼頭,陳正泰親自到碼頭去點驗糧食。

吐蕃人的反應很迅速,他們急需要白鹽,再加上本身他們的糧產就高,居然很快便從吐蕃調了糧船來交易。

這一艘艘的糧船抵近,蔚爲壯觀,許多的百姓聚在此,議論紛紛。

“陳家在二皮溝,建了許多的糧倉,到處收購糧食,聽說收糧的價格還不低。”

“瘋了,眼看就要入秋,這時候……收什麼糧……”

“倒是便宜了這些吐蕃人。

………

韋家……

韋玄貞坐在長亭處,輕鬆愜意默坐,一旁的童僕在旁煮茶,一陣陣茶香四溢。

“東主,東主……”

卻是那黃成功急匆匆的來:“東主,不得了,碼頭處,吐蕃人送來了許多糧船。”

韋玄貞慵懶的擡眸,看了黃成功一眼:“嗯?”

黃成功搖着羽扇,智珠在握的樣子:“此前,韋家雖賣了不少糧出去,可糧價雖高,東主還是不滿意嘛?現在吐蕃人調了這麼多糧來,以學生愚見,不久之後,長安的糧價只怕要暴跌。”

韋玄貞瞳孔微微收縮,隨即眯着眼,繼續盯着黃成功。

黃成功長身佇立,面上所表現出來的睿智已無法遮掩了:“陳家收糧雖擡高了糧價,可不久就要入秋,入秋之後,一旦秋收,這糧價怕要到谷底了,再者吐蕃人的糧絡繹不絕的送來,到時,整個關中就要糧滿爲患了啊。”

“那麼先生的意思是……”

“立即拋售穀倉中所有的糧食,趁着陳家那些冤大頭還肯繼續收糧,能賣多少是多少。”

“全賣了?”韋玄貞有些不捨,畢竟……這個時代糧食就是根本。

“東主啊……所謂……有得有失,有失……方纔能復得,趁着高價趕緊出糧,等到價錢低到了谷底,再買回來便是。”

“何況,韋家在長安有數不清的土地,等入了秋,這糧食一收,家中的穀倉又要堆滿了。大丈夫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學生不客氣的說,那孟津陳氏,滿門都是一羣糊塗蟲,這世上,再找不到這樣都冤大頭了啊,一旦錯失良機,後悔也就來不及了。”

韋玄貞心裡極速的計算着,不禁頷首點頭:“黃先生真是聰明絕頂,深謀遠慮,吾有黃先生,何愁家業不興?”

黃成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口裡說,哪裡哪裡,東主言過其實了。

心裡卻不禁想,沒錯,老夫寒窗苦讀二十載,手不釋卷,又深諳世情,便是管仲再生,老夫也不覷他。

“就如此,立即將餘糧統統賣了。”

“喏。”

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章:吃了嗎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
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六章:吃了嗎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