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麼大的事,崔志正是拿捏不定主意的。

拿自己家的地去賣,換做是任何人都需好好思量思量。

所以他想再看看。

可是這不看不打緊,越看……他越覺得匪夷所思。

市面上產生了大量的新錢。

當然,這錢也不是陳家印刷出來的。

只是因爲當人們發現借貸的利器。

博陵崔氏借了,鄭家似乎也沒有抵擋住誘惑,而後崔氏繼續加碼,畢竟這錢太好掙了。

每一次精瓷的價格推高,那博陵崔家的人便夙夜難寐,心裡在想,若是當初多抵押一些,何至於才賺這一點呢?

這一點其實已經很多了,多的數不清,一日數萬貫的上漲,換做是誰都會瘋,孤注一擲的時候到了……在孤注一擲之前,每一個人的想法都是很美好的。

我將地抵押了,過了一年,掙了錢便立即收手。

或者是說,我再留一點土地,抵押時謹慎一些。

可人性的貪念,令任何的理智都蕩然無存,

因爲人們總會追悔莫及,等到精瓷繼續上漲時,他們所想的便是,怎麼才抵押這一點啊,當初若是膽子大一些,或許賺的就更多了。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某種意義而言,正是因爲他們這些人開始如上了癮似的抵押,大量的現金,則從陳家的錢莊裡貸了出來。

大筆的資金,其實只能奔着精瓷去。因爲貸款的利息不低,倘若不買精瓷,這利息卻是尋常人無法承受的。

於是……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抵押資金,繼續瘋狂求購。

這一下子的,便又引發了精瓷收購的狂潮。

前幾日還是五十貫一個瓶子,轉過頭,五十三貫已經根本收購不到了。

眼看再過幾日,價格直逼五十五貫,這個時候,更多人開始瞄準了博陵崔家的操作。

這錢真是太好掙了,一天一個價呀。

土地現在的收益太低,若不是因爲祖產的羈絆,誰都懶得去多看一眼,只有尋常小老百姓,纔會計較這些蠅頭小利。

可是對於世族而言,當他們已從精瓷中賺了大錢,有的人,資產直接翻番,而這不過是數月之間的事,此時誰還會多看其他盈利手段一眼?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踏破了陳家錢莊的門檻。

三叔公是忙的焦頭爛額。

即便陳家錢莊的條件再苛刻,這個時候,也阻擋不住人流了。

人性還有從衆的一面,博陵崔家既然都可以貸了,我家爲何不可以?

於是貪婪佔據了人的內心,而道德的最後一層窗戶紙,也在別人可以我也可以之類的心理之下,直接破防。

崔志正終於急了。

快六十貫了。

悔不當初啊。

當初若是早點貸出去,十天之內,就可以將利息錢掙回來了,剩下的十一個月兼二十日,就是純利。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清河崔氏內部,已經有許多人開始質疑崔志正了,這位家主做什麼事都後知後覺,過於保守,看看大宗那邊,看看其他各個世族,哪一個不是已掙了個盆滿鉢滿。

崔志正終究是熬不住了,親往二皮溝的錢莊,其實他來的時候,是頗有幾分慚愧的。

清河崔氏也需借錢嗎?說出去都讓人笑話。

可當他抵達錢莊時,才發現自己有些天真了,或者說,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道德障礙,因爲在這裡,他遇到了不少熟人,對方見了他,相視一笑,也不多言,辦了手續便走。

現在三叔公的業務能力已經越來越熟稔了,因爲每一個人都在催促着趕緊放款,大家都急,你若稍慢一點,人家是要罵孃的。

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之下,接受業務,到清點送來的土地資產,最後確定一個抵押的價格,而後再斟酌放款多少,最後簽字畫押,此後再將錢送到對方府上。

這一套的流程,現在進行的很快。

三叔公滿面紅光,請崔志正坐下,又讓人給他上了茶。

說也奇怪,這世族對於陳正泰是深惡痛絕,可對三叔公卻厭惡不起來。

陳正泰的那性子,是乖張無比,沒事也要來惹你一下,動不動就一驚一乍的,前些日子,還做出那等厚顏無恥,去跟人對罵的事。

可陳家的這位三叔公呢,和人說話,總是細聲細語,姿態很低,甚至逢年過節,也會找由頭到各家去走一走,自然還免不得要備上一份厚禮,倘若其他地方遇到,你還未打招呼,他已殷勤的上前,作揖行禮,殷勤寒暄。

這種耆老,雖然明知道兩家人不和睦,可你也硬不起心腸來對他冷眼相待。

此時,三叔公帶着微笑道:“崔相公,近來可好吧?”

“尚好。”

“是來借貸的嗎?”

“自然。”

三叔公還是習慣性地道:“哎……不是我說,拿土地質押來借貸,這不是持家之道啊,老夫可不贊成你這樣的做法,你家中的叔父們,可都知道了嗎?”

崔志正便道:“早就商量定了的。”

三叔公便嘆了口氣道:“也罷,既然這是你們闔族的主意,老夫自然也就不好多嘴了,我若是記得不錯,北魏的時候,我孟津陳氏,還嫁去了你們家一個女兒,算起來……該是你的祖母。哈哈……當然,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聽聞你對我家正泰頗有些抱怨。正泰年紀還小,少不更事,可崔陳二家,真要論起來,難道不是打斷了骨頭連着筋?”

三叔公的記憶力很好,當然,這個記憶力,只限於世族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此時,他接着道:“人和人之間,哪裡有隔夜仇呢?清河崔家,乃是名門,想來不會記恨的。”

“那小子……”提到陳正泰那個混賬,崔志正第一個反應就是咬牙切齒,可三叔公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似乎也不好再說什麼了,此時他急着辦業務,於是便勉強露出笑容:“自然。”

“好吧,去辦手續吧。”

手續辦的很快,從錢莊裡出來的時候,崔志正還覺得暈乎乎的。

回頭看着陳氏二字的招牌一眼,腦海裡又立即浮現了陳正泰的身影,他臉霎時繃緊,露出厭惡之色。

…………

越來越多的資金,將精瓷推到了頂峰。

而這個月,陳家的收益已經高達了七百萬貫。

此前囤積了一批貨,沒有急着丟進二級市場,再加上熱錢涌動,數不清的熱錢,不斷的推高了行情。

在這個時候,陳家一口氣的,直接將囤積和一月產的十三萬個精瓷推出,以六十一貫的價格,瘋狂的出貨。

這個市場瘋狂之處就在於,每一個人都拿着大把的錢在找精瓷,這就如同是一個無底洞,猛地推出了這麼多的精瓷,市場依舊是飢渴難耐。

熱錢所帶來的效果是,再過半月之後,價格已至六十八貫了。

這種增長的速度,在沒有貸款之前,是幾乎難以想象的。

而一旦人們瘋狂的拿着大量的田產和土地,還有諸多的不動產不停的質押,市面上的錢也就增多了,增多了的錢無處可去,每一個人都只瞄準了精瓷的市場。

這個市場最奇怪之處就在於,絕大多數擁有精瓷的人只有買進,沒有賣出的。

所有人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這個時候賣,就是傻子了,誰賣誰傻。

也就是說,如今全天下,瘋狂出貨的賣家,就只有陳家獨一家了。

這等於是,有上千戶的世族,握着大筆的資金,個個翹首以盼着,只等陳家一家出了精瓷,而後他們便拼命競價,獲得了精瓷,再將這些名貴的精瓷送進自己的倉庫裡。

這是獨一無二的賣方市場啊。

陳正泰自己都覺得像在做夢一般,有點不太真實。

可當到了第二個月底,價格超過七十貫的時候,陳正泰才真正意識到,借貸的威力,遠超他的想象。

顯然,借貸投資,在這個時代固然可怕,可放到了後世,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因爲後世的人,甚至還學會了槓桿,學會了債券,學會了重複抵押和融資,眼下這點貸款投資精瓷,在那種玩法面前,就如同小學生一般而已。

可……恰恰是這樣的玩法,卻還是將精瓷推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只怕到了下月月底,價格要到九十貫了。”

此時,陳正泰坐在書齋裡,押了口茶後,嘆了口氣道:“聽聞……許多世族已經通過各種方法,獲取了更多的資金,現在正磨刀霍霍着,這價格……不瘋漲纔怪了。”

一旁坐着的武珝看着陳正泰,匪夷所思地道:“他們固然有大筆的資金,可是能確保他們只求購精瓷嗎?”

“這是肯定的。”陳正泰一臉篤定,笑吟吟地道:“對他們來說,如今除了精瓷,世上再沒有比精瓷更大的圖利手段了。我不是說過的嗎?這個世上,資金就好似是水一般,水這東西,只往低窪處走;而資金則恰恰相反,哪邊的利潤更高,它們便會蜂擁奔去哪裡,這是大勢,不是一個人有其他的想法就可以阻擋的。此時此刻,便連我也無法阻擋了。”

武珝卻也不禁嘆了口氣:“想想他們真是可憐。”

“可憐……”陳正泰點點頭,隨即又道:“可是也很可恨啊!這世上的價值,本就該是通過勞動和經營來創造的,每一份產出,都是對勞作者的饋贈。可是呢,人心不足蛇吞象哪,這些本就是靠着盤剝別人的人,卻最是不安分守己,他們本是可以靠着經營維持家業,得到這個世上最優渥的待遇,畢竟他們這些人,世上所有的好處都被他們佔盡了,錢、糧食、牛馬、奴僕、高官厚祿、房、名望,你看……憑藉着這些,他們依舊還是不知足,還想要更多。反觀那些辛苦勞作的,付出心血,成年累月,竟只是祈求能夠飽食,便已心滿意足了。你看,當人沒有辦法降低自己的慾望的時候,他的胃口只會越來越大,大到收不了手,所以……這完全就是他們自尋死路啊!”

武珝精緻的面龐卻是略帶笑意:“恩師很奇怪。”

“啊……”陳正泰詫異的看着武珝。

武珝想了想道:“恩師這個人,分明自己也是世族,貴爲郡王,卻總和他們不對付。”

陳正泰撇嘴一笑,反刺道:“你不也出自武家嗎?武家雖然不算是望族,卻也是衣食無憂,良田千頃,可你現在不也在跟着我給那些傢伙們挖坑,就等給他們厚葬了!世界要變,總不能一直裹足不前,既然要變,那麼我們聰明一些的人,就不妨跟着後頭推一推,這沒什麼不好的。”

武珝重重點頭:“我跟着恩師便是了。不過……有一事,學生想和恩師說。”

陳正泰便道:“何事?”

她道:“前幾日,我那兄長……不,也算不得兄長了,就是武元慶……恩師可還記得嗎?”

“武元慶……”

這些日子,哪怕是朝夕相處,武珝也幾乎不提這個名字的,陳正泰有些猝不及防,沒想到武珝會提及這個人,便訝異地道:“我記得他是你的異母兄弟,怎麼了?”

“他尋了我,得知我在陳家做事,便請託我幫忙打個招呼,將武家的土地,拿去錢莊裡質押,好多貸一些錢來。”

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啊。

這不是順帶着武家也坑死了?

陳正泰不禁道:“武家也開始質押土地和田產了?這樣說來,他們的現金已告罄,全數去買精瓷了吧?”

武珝頷首點頭:“正是。”

於是陳正泰道:“此後呢,你怎麼說?”

武珝毫不猶豫的道:“既然兄長尋我幫忙,這個忙,我自然是要幫的,所以……我便擅自做主,給三叔公下了一個請託的條子,希望將武家的土地,開高一些價,且放款的速度,儘量快一些。”

武珝說話的時候,面上沒有什麼波動,就好像是在講述一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

“……”

這……不是擺明着的,將他們武家,往死路上推嗎?這分明是嫌武家死的不夠快吧。

陳正泰不禁尷尬的道:“這樣呀,都是親戚,一家人嘛,更何況都求到你的跟前了,確實應該幫忙的。”

武珝不爲所動地道:“我對武家沒有任何的仇怨了。”

她頓了頓,卻深深地看着陳正泰道:“真的一絲一毫都沒有了,我見我的兄長,也恨不起來了,甚至……從前記憶猶新時,他如何對待我和我的母親的事,我也覺得這些曾經以爲會恨一輩子的事,現在都已如煙消散。當時他來請託我時,我還陪着他吃了一頓便飯,說了一些家常話,不過……他要質押土地,大肆購買精瓷,我也絕不會泄露一分半點關於精瓷的事,他想買,那便任他買,一切都與我無關。於我而言,最緊要的是恩師的計劃,是陳家的未來,我看過陳家的賬目,看過陳家牽涉進的各行各業,我心裡自是知道,這裡頭凝聚了恩師的心血和智慧,我若是能參與其中,是我的幸運。”

“恩師總是說,當一個人富貴到了極點的時候,就要向天下人承擔責任。恩師有時在書齋裡打盹,偶爾也會有囈語,睡夢中迷迷糊糊的說一些要讓這天下變得更好之類的話。可這些對我而言,並不緊要,我不在乎天下變好還是變壞,也不在乎,庶民們有多艱辛,我只是一個女子,女子有時會想的很深,可是有時想的只是很淺薄的事,恩師總說我是極聰明的人,可此時我只想淺薄一些,只望能侍奉恩師,爲恩師效勞,分擔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至少讓恩師少一些辛苦。至於其他,與我無關,我也不想有什麼瓜葛,包括了我那兄長武元慶,他是生是死,是貴是賤,已與我無涉了。”

陳正泰聽罷,嘆了口氣,又忍不住摸了摸武珝寶貴的腦袋,唏噓地道:“是啊,人要先緊着自己身邊的人。”

武珝努力使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而後勉強一笑,便移開話題道:“恩師,下一步,我們是不是該囤貨了?好讓這些人,努力的儲備多一些資金,無論他們是借貸,是砸鍋賣鐵也好。我們囤一批貨,等這精瓷價格漲到了天上,而後再放出?”

“聰明。”陳正泰讚賞地看着她道:“他們已將絞索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便是踹他們一腳了。哎呀……我有點不忍心呀,還是讓那位朱文燁相公來踹吧,他眉清目秀,比較適合做壞人。”

武珝嫣然一笑道:“那朱相公,現在可是出盡了風頭,成爲了長安裡的許多高門府邸的座上賓,他的學習報,聽聞要超過十萬份的銷量了。據聞咱們那位新聞報的陳總編撰,現在見人就哭哭啼啼,說是新聞報快要熬不下去了。”

“別理他。”陳正泰頓了頓道:“熬不下去了,就去鄠縣挖兩年煤,順道換一換腦袋,再重新來辦報。”

……………………

第一章送到,要準備收官了,同學們,給點訂閱和票票吧。老虎愛你們。

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
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