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

長孫皇后聽罷,嚇了一跳,此時竟顧不得婦德了,美眸不禁瞪的微微大一些:“只以瓶子而論,就值三百萬貫?”

李世民道:“照這朱文燁所言,將來的瓶子,怕是要值一百貫,甚至是兩百貫,這崔家以瓶子而言,豈不是足有上千萬貫嗎?”

這是一個極可怕的數字,足以讓任何人倒吸冷氣,至少在貞觀朝,這已快接近一年的歲入了。

李世民嘆道:“一個崔家如此,還有盧家、鄭家呢,還有那江左的朱陸顧張,還有山東世族呢,更不必說,這關隴的人家了。朕實在是憂心啊,歷朝歷代,莫不是以豪強割據天下而亡的。”

長孫皇后皺了皺秀眉道:“臣妾還是有些不明白,這從前一百萬貫的瓶子,轉過頭,就價值三百萬貫,再轉過頭,將來還要變成一千萬貫,這……是什麼道理?”

李世民:“……”

“其實朕也不明白,所以朕現在苦思冥想,聽着人人都說着各種瓶子值錢的道理,可橫豎還是沒想通。”

夫婦二人竟是相顧無言,當然,李世民的惆悵,長孫皇后是能夠體會的,他每日都爲國家大事操勞,可這天下……哪裡有治理的盡頭?這天下的土地、錢糧、人口,那世族手裡就不知掌握了多少。朝廷不仰仗世族,根本就無法治理地方,任何一道旨意,若是不能得到世族的支持,往往執行下去,便是一紙空文。

這樣的事……早已有之,大家也習以爲常了。

可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啊。

現在又一個瓷瓶,引發了李世民對世族膨脹的擔憂,怎麼能讓他不着急呢?

長孫皇后道:“抽個空,陛下得將陳正泰尋來問一問,陳正泰不是擅長經濟之道嗎?”

李世民頷首:“朕倒是想問他,可他這幾日不知抽了什麼風,卻每日顧着與和人打嘴仗。他是郡王啊,卻專做這等下三濫的事。還是等過一些日子吧。”

瓷瓶的熱度,已經推到了高峰。

因爲到了後來,陳正泰已經不吱聲了。

新聞報索性就壓根不提精瓷二字了。

可其他各報,卻是繼續窮追猛打,將陳正泰的所有關於精瓷的擔憂,一個個逐條批判。

學習報趁勢而起,已經隱隱有天下第二報,甚至直追新聞報的氣候了,如今的日銷,已是維持在七萬份之間。

這又是一個極可怕的數字。

而朱文燁現在,只恨陳正泰居然啞火,又恨陳正泰不派人來拿自己,他是巴不得陳正泰有點動作,好繼續增加學習報的熱度。

他家,現在幾乎已是高朋滿座,每天都有無數人拜訪,人人都將其視爲名流。

當然,朱家那裡……顯然並不甘心於只靠報紙來維繫名望,該收購精瓷還是要收購的。

嚐到了甜頭的世族們,現在拼了命的籌措錢財,繼續收購。

這真的是暴利啊,若是能買十萬個瓷瓶,這一年躺着也能掙數十,甚至上百萬貫,世上還有比這還好掙的事嗎?

西山錢莊,已經開始忙瘋了。

三叔公現在做的業務,就是放貸。

只要有抵押物,便可從錢莊這裡得到貸款。

最近貸款的業務極好,得虧有了精瓷啊,不少人需要籌措錢財來買精瓷,畢竟……這是躺着掙的。現在私人之間,已經很難拆借到錢財了,其實這也可以理解的,我有錢,我爲何不去買瓷瓶,非要借給你?

因而……大家便只能瞄準錢莊了。

只是令三叔公遺憾的是,陳正泰那邊下了死命令,現在錢莊收緊了貸款,只允許大宗的借貸。

也就是說,只有一萬貫以上的借貸,方纔准許借出。

而且相應的抵押條件,也比較苛刻。

三叔公心裡唏噓,這樣一弄,那麼天下……誰有足夠的抵押物來拆借萬貫啊?

只怕算來算去,能滿足這個條件的人家,也不會超過三千家了。

不過……業務居然出奇的好。

博陵崔家的人是最率先來貸的,他們拿了大量的地契,以及宅邸,還有穀倉糧食的憑據,直接登門,一開口就是三十萬貫。

這是一個天文數字,三叔公聽了,人都直哆嗦。

可來人卻很真誠,實際上,他們的抵押物,若是以貨值而論,是遠超三十萬貫的。

三叔公請了博陵崔家的人進來落座,讓人奉茶,不禁苦笑道:“三十萬貫,這可不是小數目,你這是幾乎將家中大半數的土地都拿了出來了,到時……若是還不上……這些可統統都要沒收了的。”

“這個好說。”來人是個叫崔駒的年輕人,彬彬有禮地道:“這是家中上下一致的意思。”

三叔公便又道:“這貸款的利息,可是不低,一年下來,可是三成利,你要想好了。你貸這一年,今日三十萬貫,到了來年,可就是三十九萬貫了。”

三叔公倒是實誠,該說的還是說了!

崔駒只不斷的點頭:“這些都知道,家裡這邊是議論過的,所以才決心希望錢莊能夠伸出援手。”

三叔公這才道:“如此,我這便讓人辦手續,不過得耽誤一些時日,你也曉得的,抵押物可不是按市價算的,譬如一畝地,原本能賣十貫,可到了這裡,就只能算三貫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崔駒道:“規矩崔家自然是懂得的,我們是有聲望的人家,早就有備而來。”

三叔公便不再多言了,這等事,屬於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錢莊現在主要是陳家和皇家把控,倒也不擔心還不上的事,至於博陵崔家,那可是名門望族,抵押物若是足夠,那麼也沒有不借的道理。

倒是三叔公多嘴的問了一句:“敢問一下,你們貸這麼多的現錢,所爲何事?”

“這個就不便說了。”崔駒認真的道。

“哎哎哎,你看老夫這嘴。”三叔公搖搖頭:“實在抱歉的很,本不該多問,那麼……就說到這裡吧,你回去等消息。”

那崔駒於是開開心心的回府了。

這崔駒是個極聰明的人,又是崔家的後起之秀。

實際上……打貸款的主意也是他第一個想出來的,他了解了一下,陳家的貸款利率很低,三成利,說難聽點算什麼,這若是在鄉下,利滾利,驢打滾,不知高了多少。

何況博陵崔家和清河崔家不一樣,清河崔家當初從股市撤出,弄出了大筆的現錢,現在靠着瓷瓶,如今身價已經暴漲了一倍以上。

這是極可怕的數字,像清河崔家這樣的人家,恰恰是因爲龐大,經過了數十代人的積攢,所以纔有了這巨大的家業,可家業越大,其實增長越慢,如今靠着這精瓷,一下子風生水起。

同樣都是崔家,算起來,清河崔氏還只是小宗,難免讓隔壁的博陵崔家眼紅了。

現在人人都需要錢,誰有了錢,買了瓶子就能大賺,現錢不夠的博陵崔氏,終於還是決心孤注一擲了。

當然,博陵崔氏算準了這個,還是比較剋制的,博陵崔氏以土地和田產巨多而著稱,貸這三十萬貫,其實只是拿出了自己的三成土地而已。

而今土地不太值錢,畢竟糧食的產出太慢,無論和股市還是和作坊相比,收益都很低下,更別說和這精瓷比了。

崔駒算過賬的,三十萬貫,統統拿去買精瓷,只要長勢好,兩個月時間,就可以將借貸的利息錢賺回來了,其他的十個月,幾乎就是淨賺。

而至於如何將精瓷賣出,他倒是一丁點也不在乎,因爲市面上有的是的人在拿真金白銀來買,想賣出多少便是多少。

所以這一次……博陵崔氏,也要拼一拼。

幾日之後……錢終於到手……博陵崔氏在長安的店鋪,開始瘋狂求購精瓷。

……

而此時……

陳正泰看着來自於錢莊的賬目,整個人都懵了。

“貪婪,真是貪婪……人貪婪起來真是可怕啊。”陳正泰不斷的搖頭感慨。

武珝擡眸,好奇地看着陳正泰道:“恩師,又怎麼樣了?”

“又要開始新一輪的暴漲了,我原本還以爲現在許多人家的資金開始枯竭,這長勢要緩一緩了。可現在……我還是太低估了人性的貪婪啊,原以爲抵押土地和家產,至少需要幾個月之後纔會出現。可現在……博陵崔家居然率先行動了。”陳正泰不斷的搖頭,這玩意,其實和上槓杆差不多了。

幾乎是每一個妄圖賺取更多利潤走的道路。

上一世的時候,陳正泰總是覺得匪夷所思,爲何有的人,分明已經有着豐厚的身家,可依舊敢傾盡家財,投入到高風險的投資中去。

而如今……在這裡,陳正泰又遇到了。

“意思是……他們將自己的土地拿出來抵押,只爲了買瓶子?”武珝搖搖頭:“真是愚不可及啊。”

陳正泰道:“這話不對,在你我眼裡,當然是愚不可及。可是在這些人眼裡,或許他們都自覺得這纔是聰明人的舉動。你想想看,倘若當真能漲,他們不過是將土地抵押而已,等於是憑空靠錢莊的錢,獲得了鉅額的利潤。”

“可是……他們爲何如此自信滿滿呢?至少我聽說,坊間其實也偶有人和恩師想的一樣,覺得這掙錢的方式太匪夷所思。”

“因爲坊間對瓷瓶有懷疑的人,沒有和博陵崔氏在同一個圈層。”陳正泰道:“和博陵崔氏這個圈子裡,他們所認識的人,大多都是靠精瓷獲得了豐厚利潤的人,說穿了……這些人家財萬貫,有的是土地和牛馬,也有的是閒錢,他們將資金投入了精瓷之後,已經嚐到了甜頭,他們大多數人都將身價投入進了精瓷裡,因而每一個人都在自說自話,對於精瓷的價值深信不疑,在這個圈子裡,當人人都說精瓷還要暴漲的時候,那麼……誰還會懷疑這裡頭有問題呢?就算有所疑慮,也會自動被人忽略。這就是人心啊!”

陳正泰最後嘆了口氣道:“人心太可怕了!”

武珝卻抿嘴笑着搖頭道:“不,人心一點也不可怕,這麼多絕頂聰明之人,他們的心尚且有這麼愚鈍的時候,又有什麼可怕呢?”

“哈……”陳正泰笑了笑,而後認真的道:“現在博陵崔氏已經開了借貸的口子,那麼接下來,遲早會有更多的人跟上,到了那時,市面上就會出現無數借貸的資金,這些借貸出來的錢……依舊還在瘋狂求購精瓷,武珝啊武珝,做好準備吧,一旦開始玩了借貸,或者是槓桿,那麼……這精瓷要準備一飛沖天了。”

這真是一條瘋狂的路,可是這條路上的人,就是那麼的多!

武珝頷首:“我懂,加大產量,預備好一批貨,就等價格暴漲之後,掙下他們最後一個銅板。”

陳正泰忍不住又摸摸她的頭,這頭挺好摸的,如此聰明的腦袋,頗有點像上一世自己摸着心愛的拯救者Y7000P電腦。

此時,他道:“第二次,看不見的手開始出現了,第一次是斬斷他們在股市的暴利。第二次,是允許他們借貸。有了這兩個措施,你將會看到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事。”

“嗯,學生一定要好好看着,既要引以爲戒,也要從中學習。”

……

理論上而言,當市面上的錢越多,那麼物品的價格就會更貴。

博陵崔家一出手,又是大筆的資金開始在精瓷的市場上流動。

而這一下子,等於是瘋狂的刺激了精瓷本就不多的賣方市場。

於是精瓷的價格,一日一變,終於在短短數日之後,抵達了五十貫的高位。

這一下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

崔志正不可思議的聽着自己的侄子崔良海的奏報,他激動得臉色通紅,口裡道:“你是說,博陵大宗那邊直接質押了土地?這……他們爲何不早說,這是祖宗的土地啊,他們怎麼幹這樣的事?”

“聽聞大宗那裡,還打算再質押一批,貸二十五萬貫出來。”

“瘋了。”崔志正瞪大着眼睛道:“若有個好歹,看他們怎麼辦?”

哪怕是崔志正,都覺得這有點胡鬧過了頭。

可崔連海卻是羨慕的道:“可是叔父,他們這一次卻是賺大了,貸出來的三十萬貫,收購了不少瓷瓶,雖說是三成的利息,可才半個月功夫,精瓷的價格就漲了十貫,如此一來,這利息錢便算是完全賺了回來,現在精瓷還一日一個價,以後漲一貫,便可大賺一筆了。”

崔志正也不禁聽的怦然心動。

說實話……他雖覺得拿祖宗的土地去質押,是過了。可這樣一想,似乎還真是暴利,這等於是撿來的錢哪。

這樣的錢都不撿,豈不也是對不起祖宗?

崔志正的臉越發的紅了,心裡竟也有些羨慕起來,口裡則道:“哎……還是過於冒失了。”

只是這一次,語氣卻弱了許多。

“聽說鄭家也開始行動了,想要試一試。”

崔志正訝異道:“鄭家在精瓷那兒,可沒少賺錢,他們還嫌不足?”

“沒辦法,爲了買精瓷,家裡的現錢都告罄了,可買的越多,賺的就越多,誰會嫌棄自己賺的少呢?”

崔志正覺得也有理。

崔連海又道:“何況現在人人都在求精瓷,有人已經開價五十二貫了,可都未必能收的到,叔父……這錢我們清河崔家不取,便是不肖子孫啊。”

崔志正忍不住揹着手,來回踱步起來,心裡也不禁糾結起來了。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其實這些日子,他們崔家已經嚐到了大甜頭了。

說實話……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賺了幾萬貫,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想當初,崔家歷代祖先們,苦哈哈的攢了幾百年的錢,只怕也沒這精瓷的買賣賺得多呢。

崔志正深吸一口氣,聲音也不禁顫抖起來:“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大家都在求,怎麼可能跌呢?今日那朱相公發的文章,老夫也看了,此人有大才,他的話……是至理啊。”

崔連海於是勸道:“叔父,要不我們也試一試吧,現在咱們崔氏小宗這裡,其實也沒多少現錢了,雖說囤了足夠的精瓷,可一想到……明明可以掙的更多,我便心裡不甘。要不咱們也去借貸,大家都這樣幹了,怕個什麼呢?叔父,男子漢大丈夫,當斷則斷,如若不然……要反受其亂的啊。”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什麼都敢想敢幹。

可崔志正還是覺得有些不保險,倒不是他不信精瓷會跌,只是貸款玩這個,難免會有心理障礙,於是猶豫地道:“再看看,再看看吧。”

崔連海卻是急了:“都到了什麼時候,都火燒眉毛了,再看看,這價格都要漲到天上去了。”

崔志正粗重的呼吸:“我自然知道,哎……只是……再等等看吧。”

………………

大家別罵水,精瓷這一段,是個連環套,一步步的心理和金融戰,如若沒有前期的鋪墊,就不會有今天這一章,或者說,沒有上一章的輿論戰,最後就沒法收尾,所以沒辦法,只能寫細,老虎是老實人,不水。

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九章:敕封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十章:急奏
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九章:敕封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十章:急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