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

鬧的驚天動地之後,陳正泰偃旗息鼓了一段日子。

實際上,整個陳家上上下下已經焦頭爛額,倒不是因爲罵戰和精瓷的事。

而是此時此刻,大學堂的研究院以及二皮溝建業這裡,派出了大量人前往關外勘探。

草原上……陳氏在朔方建立了一座孤城,憑藉着陳家的財力,這朔方總算是熱鬧了不少,而隨着木軌的鋪設,使得朔方越發的繁華起來。

這朔方一地,就已有人口五萬戶。

大量的人察覺到,這草原深處的日子,竟遠比關內要舒坦一些。

關內的人大多沒有土地,即便是有,這土地也是有限,固然換了新的糧種,也不過是夠一家老小吃喝罷了。

可在草原之中,開墾令已下達,大量的土地變成了糧田,並且開始實施關內同樣的永業田政策,只是……條件卻是寬泛了許多,無論是任何人,但凡來朔方,便提供三百畝土地作爲永業田。

甚至……還提供糧種,豬種,雞子。

不只如此,這裡還有大量的牧場,以至於肉食的價格,遠比關內便宜了數倍。

陳家在這裡投入了大量的建設,又因爲人力匱乏,所以對於匠人的薪水,也比之關內要高一倍以上。

在種種優惠的加成之下,幾乎每個車站附近,都開始出現了聚集區,根據有人測算,若是加上各處聚集區以及牧場的人口,關外一地,漢人的戶籍已達到了八萬之巨了。

陳家人已經開始做了表率,有半數之人開始朝着草原深處遷徙,大量的人口,也給朔方城裡的穀倉堆積了大量的糧食,多餘的肉類,因爲一時吃不下,便只好進行醃製,作爲儲備。數不清的皮毛,也源源不斷的輸送入關。

在朔方,大量的銅礦和鐵礦以及煤礦被髮掘了出來,尤其是煤炭,質量比鄠縣的還要好的多,而鐵礦石的品質,也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於是……沿着這一帶礦脈,這後世的鄂爾多斯,曾以礦產出名的城市,現如今開始建起了一個又一個作坊,利用木軌與城市連接。

當然,其實還有許多人,對於這裡是難有信心的。

畢竟很多人清楚,這是陳家帶來的繁榮,陳家在關內積攢的財富,源源不斷的向朔方輸送,這樣的發展,只是一時,等到陳家的財富枯竭時,關外的好日子,自然而然也就結束了。

抱有這樣念頭的人很多。

可現在……所有的陳家人,以及研究院的人,都已被陳正泰折騰的怕了。

關外開始大量的勘測地質,同時不同的繪製最新的輿圖,派出大量的人,去打探草原各部的情況。

與此同時……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已擺在了陳正泰的案頭上。

木軌還需鋪設,只是不再是連接朔方和長安,而是以朔方爲中心,鋪設一個長約千里的橫向木軌,這條軌道,自河北的代郡開始,一直延續至吐蕃國的國境。

爲了確保工程,需要大量的勞力,同時要確保沿途不會有草原各部破壞。

不只如此,長安至朔方的木軌,因爲往來越來越頻繁,已經開始不堪重負,所以……眼下有兩個選擇,一條是繼續鋪設新的木軌,增加線路。而另一個的選擇則十分暴力,直接鋪設鐵軌。

研究院已炸了,瘋了……這裡頭有太多的難題,大唐哪裡有這麼多鋼鐵,甚至能奢靡到將這些鋼鐵鋪設到地上。

這鋼鐵如此值錢,又如何確保,如此貴重的東西,不會遭受破壞?

除此之外,鋪設了鋼軌,卻用來運輸馬拉車,那麼……到底什麼時候能收回成本?

除此之外,其他的問題也多如牛毛,地形不平,鋼鐵如何鋪設才能確保絲絲合縫。

在很久之後,研究院終於得出了一個清單,送清單來的乃是陳正康,這個人已算是陳正泰較親的親族了,算是堂兄,之所以叫他送,也是有原因的,陳正泰最近的性子很乖張,吃錯了藥一般,大家都不敢招惹他,讓陳正康來是最合適的,畢竟是一家人嘛。

陳正康畏畏縮縮,小心翼翼的將清單送到了陳正泰的面前。

陳正泰看了看,而後交給一旁的武珝。

武珝念道:“要修鐵軌,需花費錢一千九百四十萬貫,需建二皮溝鋼鐵作坊同等規模的鋼鐵冶煉作坊十三座,需招募匠人與勞力三千九千四百餘;需大規模開發朔方礦場,至少承建鐵礦場六座,需煤礦場三座。尚需於關內大規模收購原木;需二皮溝機械作坊同等規模的作坊七座。需……”

武珝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着。

陳正康心裡戰戰兢兢,其實……這份清單送來,是初步討論的結果,而這份清單擬定之後,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個計劃花費實在太龐大了,可能將整個陳家賣了,也只能勉強湊出這麼個數來。

正因如此,大家覺得只要送上這麼個玩意,陳正泰也只有知難而退的份。

這雄心勃勃的計劃,是需無數錢財來支撐的。

因而陳正康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陳正泰看完之後,一定會勃然大怒,罵幾句這麼貴,而後將他再破口大罵一番,最後將他趕出去,這件事也就作罷了。

武珝唸完了,擡起眸子看着陳正泰:“恩師,你意下如何?”

陳正泰沉吟片刻道:“比我想象中便宜很多。”

陳正康:“……”

他懷疑自己有幻聽。

陳正泰而後又道:“沒想到這麼省錢,我還以爲,起碼得要兩三千萬貫呢。我看這個好,真是辛苦了大家,這些日子,只怕沒有少辛苦吧。正康啊,你雖爲我堂兄,可我乃朝廷欽賜的郡王,這陳家也是我做主,所以我就倚小賣小的說一句,你們乾的不錯,這個計劃,看來是可行了。立即要開展前期的工作,先修一個試驗場地,進行驗證,除此之外……武珝……我思來想去,你得想辦法,多研究一下燒開水的原理,你還記得燒開水嗎?”

“記得呢。”武珝想了想道:“將開水煮沸了,就產生了力,就好像風車和水車一樣,怎麼……恩師……有什麼想法?”

陳正泰道:“你想想看,風車和水車……都可以被風和水推着走,可是這兩樣,唯獨不好的地方,就是離不開風和水,可既然咱們燒開水也可以獲得同樣的東西,那麼能不能,咱們在馬車上燒開水呢?”

武珝眼眸一亮,不禁道:“我明白恩師的意思了,在馬車裡燒開水,冒出了氣來,這氣便推動了車運動,是嗎?”

陳正泰不由嫉妒的看着武珝:“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這人真的聰明得妖孽了,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嗎?

“原理是一回事,可是這麼小的力,怎麼能推動呢?想來得從其他方向想想辦法,我閒暇之餘,倒是可以和研究院的人切磋切磋,或許能從中獲得一些啓發。”

切磋……

陳正泰已經可以想象,可能前期是武珝和研究院的那些呆子們切磋,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便是武珝按着這些書呆子在地上暴打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難爲你了。”

陳正泰繼而纔看向陳正康道道:“你要多費一些心思了,回去告訴研究院,立即開始籌備,要動用所有的人力和物力,錢的事,不必擔心。”

現實和想象真的是不一樣的!

陳正康只差一點要跪下,嚎叫一聲,殿下你別這樣啊。

可看陳正泰卻是一臉輕鬆,此時他真將錢當做糞土一般了。

要知道,陳家可是隨隨便便,就兩百萬貫進賬呢,而且未來還會有更多。

這可多虧了那位朱文燁相公哪,若不是他,他還真沒有這個底氣。

陳正泰道:“去忙吧。”

“喏。”陳正康乖乖地應了,他終究是不敢多嘴,行了個禮,便去了。

……

書齋裡,武珝一臉不解,其實對她而言,陳正泰交代的那車的事,她倒是不急,初中的物理書,她大抵看過了,原理是現成的,接下來就是怎麼樣將這動力,變得可用罷了。

只是她不解的是:“恩師,花費這麼多人力物力,只會修一條,值當嗎?”

陳正泰眼睛一瞪:“怎麼叫花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呢?”

隨即,他耐心的解釋:“我們花了錢,挖出來的礦,建的作坊,培養的匠人,難道憑空消失了?不,沒有,它們沒有消失,只是這些錢,變成了人的薪水,變成了礦產,變成了道路,道路可以使交通便捷,而人有了薪水,就要衣食住行,終究還是要買我家的車,買我們在朔方種植的米和養殖的肉,終究還是要買我們家的布。錢花出去,並沒有憑空的消失,而是從一個店鋪,轉移到了另一個人手裡,再從這個人,轉到下一家的鋪面。所以我們花出去了兩千萬貫,本質上,卻創造了無數的價值,得到的,卻是更多可用的鋼鐵,更便捷的運輸,使之爲我們在草原中經略,提供更多的助力。知道了嗎?這草原之中,有數不清的胡人,他們比我們更適應草原,我們要蠶食他們,便要揚長避短,發揮自己的長處,隱藏自己的弱點,說穿了,用錢砸死他們。”

武珝若有所思,她似乎開始有些明悟,便道:“原來如此,所以……做任何事,都不可計較一時的得失,智者遠慮,便是這個道理,是嗎?”

陳正泰道:“這倒是不是智者遠慮。而是因爲,若我手裡只有十貫錢,我能想到的,不過是明日該去哪裡填肚子。可若是我手裡有一百貫、一千貫,我便要思考,來年我該做點什麼纔有更多的收益。我若有萬貫,便要思慮我的子孫……如何得到我的蔭庇。可若是我有一百萬貫,有一千萬貫,甚至數千萬貫呢?當有了如此巨大的財富,那麼考慮的,就不該是眼前的得失了,而該是天下人的福祉,在謀天下的過程之中,又可使我家受益,這又何樂而不爲呢?”

“所以啊,並非我是智者,而是多虧了那位朱相公,多虧了這天下大大小小的世族,他們非要將祖傳了數十代人的財富往我手裡塞,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呢,拼命想攔他們,說使不得啊使不得,你們給的太多了,可他們就是不肯依呀,我說一句使不得,他們便要罵我一句,我不肯要這錢,他們便兇相畢露,非要打我不可。你說我能怎麼辦?我只好勉爲其難,將這些錢都收下了。可是單純的財富是沒有意義的,它只是一張廢紙而已,尤其是如此天大的財富,若只是私藏起來,你難道不會害怕嗎?換做是我,我就害怕,我會嚇得不敢睡覺,因而……我得將這些財富撒出去,用這些錢財,來壯大我的根本,也有利於天下,方纔可使我心安理得。你真以爲我折騰了這麼久的精瓷,只是爲了得人錢財嗎?武珝啊,不要將爲師想的這樣的不堪,爲師是個自比管仲樂毅的人,只是有些人對我有誤解罷了。”

武珝欽佩地看着陳正泰,重重點頭:“嗯。”

她是一個極聰明的人,何況又處在一個複雜的生長環境之中,以至於武珝自幼便養成了一種對人戒備的心理。

說白了,就是不肯輕易相信人。

可面對自己的這位恩師,她發現自己毫無抵抗力,恩師說什麼都有道理,說什麼都可信!

此時,陳正泰又道:“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瘋了似的賣精瓷了,能產出多少就賣多少。只要它還在漲,那麼這個市場,就不會有人售出,而永遠只會有人買進。當一個市場只有買進而無售出的時候,它的價格,也只有不斷的暴漲了。買的人越多,私藏的精瓷也就越多,他們就會更加深信精瓷的價值,他們會對精瓷繼續上漲深信不疑,任何人對精瓷頗有微詞,都會遭到他們的羣起攻之,所以在未來,我們在這個市場,便能如魚得水,其他的事,不用再管了,只管朝市場輸出我們的精瓷便是。其他的事,不必多慮。”

………………

此時,在宮裡。

李世民正安靜地倚在紫薇殿的寢殿裡的牀榻上。

一旁的長孫皇后輕輕地給他加了一個高枕。

夫婦二人,其實都不喜歡在獨處的時候有外人伺候,因而但凡李世民來到寢臥之處,長孫皇后便親自照料着李世民。

只是……今日的李世民顯得格外的沉默。

他此時正拿着近來的許多報紙,一張張的在這裡看着,連長孫皇后和他說話,他也心不在焉的樣子。

一口氣將數十張報紙看過之後,李世民還是一頭霧水的放下了報紙。

長孫皇后便笑道:“陛下,怎麼今日心不在焉的?”

李世民這纔將目光放在了長孫皇后的身上,道:“在研究精瓷。”

長孫皇后溫聲道:“那麼陛下一定有高論了。”

“沒有。”李世民一臉懵逼,皺眉道:“朕看了許多,可越看就越不明白。只曉得這個東西,它就是不停的漲,人人都說它漲的有理,陳正泰那邊卻說風險巨大,讓大家小心堤防,可與正泰正鋒相對的報紙,卻又說正泰危言聳聽,實在是包藏禍心。”

長孫皇后下意識的便道:“我想……或許正泰說的肯定有道理吧。”

“朕也是這樣想。”李世民很認真的道:“所以一直對這精瓷很警惕。可是……如今這全天下……除了新聞報之外,都是衆口一詞,人人都說……此物必漲,而且現實中……它確實也是如此,月初的時候,他三十三貫,月中到了三十五,快月底了,已超過了四十貫,這分明都是反着來的。你看這份學習報,這是一個叫朱文燁寫的文章,他在月初的時候就預測,價格會到四十貫,果然……他所料的沒錯。就在昨日呢,他又預測,到了下月月底,只怕價格要突破四十五貫了。”

“呀。”長孫皇后嚇了一跳,忍不住驚訝地道:“只一個瓷瓶?”

“對,就只一個瓷瓶。”李世民也很是納悶,道:“現在全天下都瘋了,你想想看,你買了一個瓷瓶,當初花了二十貫,可你只要將它藏好,每月都可漲五至十貫不等,你說這嚇人不嚇人?那些匠人們辛苦勞作一年到頭,不吃不喝,能賺幾個五貫、十貫呢?”

長孫皇后也不禁瞠目結舌,糾結地道:“那到底誰有理?”

“不是說不知道嗎?”李世民搖了搖頭,隨即苦笑道:“朕要知道,那便好了,朕只怕早就發了大財了。想想就很惆悵啊,朕這個天子,內帑裡也沒多少錢,可朕聽說,那崔家偷偷的買了無數的瓶子,其資產,要超三百萬貫了。這雖只是坊間傳聞,可終不是空穴來風,這樣下去,豈不是天下世族都是鉅富,只有朕這麼一個窮漢嗎?”

說着,李世民鬱郁地嘆息一聲!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
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