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

李世民看着陳正泰,看着陳正泰這小氣的樣子,倒是覺得好笑。

當然……其實他也是理解的,現在這瓷瓶就是錢呀。自己堂堂天子,不施恩與人就罷了,居然還扣扣索索的向臣子要好處,這委實有點過分。

就在李世民自己都覺得自己不該,打算作罷的時候,陳正泰卻道:“要不,十萬件怎麼樣?”

“什麼?”李世民頓時暈乎乎的。

十萬件……

瘋了……

現在的精瓷價格,已達到到了三十多貫一件,十萬件,豈不就是數百萬貫?

這可是天文數字啊!李世民的內帑加起來,可能也只有這麼多。

即便是國庫裡……這數百萬貫,也是一筆佔比巨大的數額。

只見陳正泰笑呵呵的道:“不過這精瓷,只怕現在給不了,要不就以兩年爲期吧,兩年之後,兒臣一定將這十萬精瓷獻上,陛下,兒臣對陛下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鑑哪。兒臣到時就是砸鍋賣鐵,也要將這十萬件精瓷奉上,好教陛下慢慢的把玩。”

李世民自己都嫌這羊毛薅的太狠了,忙道:“朕不過是戲言而已,你不必當真。”

陳正泰卻是認真的搖頭:“不不不,兒臣這是發自肺腑,內心深處裡,兒臣視陛下爲至親之人,莫說是十萬件,便是三十萬,五十萬,百萬件,也無法體現兒臣對陛下的情感。些許精瓷,不過是身外之物而已,兒臣怎麼會看重呢?”

這一下子,李世民就意識到陳正泰是動真格的了。

他深深地看了陳正泰一看,而後目光不經意的落在了一旁的李承乾身上。

真是沒有對比沒有傷害啊!

生子當生陳正泰,朕英明瞭一世,怎麼就生出了李承乾這麼個玩意呢?

李世民便道:“你自己斟酌吧,若有,進獻入宮也可。若是沒有,也不必爲難。朕說過,此戲言。”

張千站在一旁,心情複雜!

他其實一直都在努力學習,陳家的子弟,本是一個三姓家奴,怎麼到了陳正泰這裡,就得了陛下如此的厚愛呢?

關於這一點,張千是有過學習心得和總結的。

可是細細學來,他才發現,這已經不是學習能達到的高度了。

李世民隨即道:“這世上,當真有一種東西可以所有人都發財嗎?倘若只輕易如此,那麼這天下豈不人人都可以得益?朕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可又想不出這背後到底有什麼漏洞。前幾日,朕也看過一些大儒的文章,裡頭闡述的倒是有理有據,理由很是充分,倒是讓朕一度也想多存一些精瓷了。”

他說着,不由啞然失笑。

顯然,他自己也意識到,原來世上竟也有他無法理解的事物。

無論自己再如何聰明,可終究也是有門外漢的時候。

陳正泰微笑不語,因爲他很清楚,在自己完全收官之前,這一場巨大的經濟戰役,是決不能揭開底牌的,對李世民不可以,對李承乾也不可以。

倒不是他欺君罔上,而是這東西就是如此,只要揭開了底牌,這等看上去玄而又玄,且高大上的東西,其本質……不過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騙局罷了。

當然……陳正泰對自己有信心,因爲這玩意太厲害,厲害到哪怕到了後世,不知多少的韭菜上了一次又一次的當,可依舊還會被貪慾矇蔽自己的心智,一次又一次的繼續上鉤。

換句話來說,甚至哪怕明知這是騙局的人,那又如何呢?最後還不是要入場?

因爲這誘惑實在太大了,大到人開始自信心膨脹,自詡自己聰明,以爲只要自己提前離場,就可將危機轉嫁給別人。

是以,無論是真聰明人,還是假聰明人,人人都參與進這樣的狂歡裡,可實際上……等到落到一地雞毛的時候,無論是聰明還是愚蠢的人,實際上…都可能一切化爲烏有。

因爲越是那種自以爲聰明的人,他們看出了騙局,可是貪慾卻是無止境的,當他賺了一大筆之後,只會想賺得更多,總以爲……泡沫破滅的時候還未到,總寄望於賺下最後一個銅板!可實際上,這樣的人恰恰成爲了最大的那個傻瓜。

陳正泰應承下來,又陪着李世民閒聊了些許話,而後便告辭而出。

一出宮,卻發現有人在此等着自己了。

正是韋玄貞人等。

他們是好不容易逮着陳正泰的,自然是很想好好的交流一番。

韋玄貞率先笑嘻嘻的上前道:“殿下,你說實話,精瓷的產量到底有多少?”

“不少!”陳正泰認真的道:“不過這產量涉及到了天氣,涉及到了匠人的補充,許許多多的東西,誰能說得清。”

嗯,這話很有道理。

韋玄貞點頭,他隨即樂道:“現在精瓷賣的這麼貴,你們陳家莫不是在囤貨居奇吧?”

還真是很有嫌疑,陳家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大家是早有領教的。

陳正泰便立即大叫道:“這是什麼話,現在我們陳家是產出多少就賣多少,你不信,難道自己不會去查嗎?我陳正泰是這樣的人嗎?”

“那你覺得,未來精瓷的行情如何?”說到這話,韋玄貞等人都定定地看着陳正泰,一個個求知若渴的樣子。

陳正泰毫不猶豫道:“這可說不好,我哪裡知道?我又不是神仙,我只是一個賣精瓷的,而且我吃了大虧啊,一個才七貫,感覺自己被搶了一樣。”

陳正泰很是委屈巴巴的樣子。

韋玄貞等人又樂了,一說到這個,大家就來勁了。

韋玄貞既不懷好意,又帶着幾分同情的樣子:“沒事,沒事,七貫也是賺嘛,發財嘛,都是大家一起發財的,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再者說了,我們不是還承擔了價格下跌的風險嗎?”

陳正泰覺得有道理的樣子,點點頭,還好心的提醒:“諸位,那麼可要小心了,誰曉得……這精瓷會不會跌?我瞧現在大家都求精瓷,價格又這樣的高,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啊!總還是小心爲上的好,買幾個回去把玩倒是可以的,可若是囤了太多的貨,沒必要,不值當啊!有這錢,多買一些土地,多買一些股票,支持一下我們陳家鹽業、房、銅業,不也挺好嗎?除此之外,手裡啊,最好多留一些現錢,投資這東西,最緊要的就是分散,過幾日,我得寫一篇文章,放到新聞報裡,重點呼籲一下,免得大家吃虧了。”

衆人看陳正泰說的極認真,一副很誠摯的樣子。

韋玄貞等人頓時興致缺缺,他們還以爲陳正泰會慫恿大家買精瓷呢。

可誰想……

於是韋玄貞等人乾笑道:“呵呵……好啊,好啊,多謝殿下賜教。”

陳正泰覺得自己好像也沒什麼可以跟他們說的了,自然告辭而去。

等這陳正泰一走,韋玄貞這一窩蜂的人便湊一起,韋玄貞先將臉拉了下來,氣呼呼地道:“這狗東西,你看看他說的是人話嗎?”

崔志正也在這人羣裡,他很關心這事,可是他和陳正泰有血海深仇,所以方纔沒有出面。

此時他也忍不住咬牙切齒起來:“此人難怪獐頭鼠目、賊眉鼠眼……果然是個奸邪之人啊。分散投資,買地?現在的地還值幾個錢?也不看看糧價到了多少。還想讓大家買他陳家的股票……有魏徵在,股票能掙得了幾個錢?至於他家的欠條……哼,老夫懷疑他陳家一定私印了許多欠條投放出來,這陳正泰真是陰險啊,他巴不得大家買他家那些不值錢的東西呢!”

大家紛紛點頭,有人道:“還是精瓷穩妥,此物可以傳世,我上一次拜讀了蕭相公的大作,真是發人深省啊,說是這精瓷,價格可漲一百年!我拜讀之後,醍醐灌頂,覺得真是極有道理。現如今,許多名家大儒都在研究這精瓷的現象,我真是從中受益匪淺。”

“是啊,是啊。那陳正泰私心太重了,只怕現在,他心裡後悔的很,巴不得當初,這精瓷出來時就賣個三五十貫呢!看此人的面相就不是好人,就是一副大奸大惡之相。”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如癡如醉。

“可憐那陳正泰打錯了算盤,現在誰還要他的欠條和他家的股票?我說實話,這玩意……不就是一張白紙嗎,該拋的趕緊拋,我見着欠條上的陳氏錢莊便覺得要作嘔。”

“我也一樣。”

衆人越說越激動,狠狠的撻伐了陳正泰一番。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憐的陳正泰,卻不知自己已是惡名昭彰,他上了馬車後,還在琢磨着,自己應該找馬周來潤筆,幫自己寫出一篇勸誡大家不要過於關注精瓷的文章,標題都想好了:防止精瓷過熱。

過了幾日,他果真尋了馬周來。

寫文章,馬周乃是此中好手,有馬周的幫忙,一篇文章很快便寫了出來,而後陳正泰連夜就讓人送去了新聞報印刷,直接擱置在了頭版。

次日清早,這陳正泰的文章一登出,立即就引起了罵聲一片。

陳正泰莫名其妙的捱了一頓臭罵。

甚至連坊間裡,都傳出許多罵陳家的童謠出來。

陳福不敢告訴陳正泰,這街頭巷尾出現的童謠。

倒是武珝聽說了,鄭重其事的說給陳正泰聽。

陳正泰一臉無語之色,欲哭無淚的模樣:“你看,好言難勸該死鬼,爲師已經盡力了。”

武珝笑吟吟的道:“想來恩師是打算徹底和精瓷切割開吧,恩師真是令人佩服,見血封喉,殺人於無形啊。”

“咳咳……”雖然知道肯定是瞞不住武珝的,可是裝還是該裝一下的!

不過突然被武珝戳破了自己的心思,陳正泰不免尷尬:“若不是爲了國家的長治久安,你以爲我願設下這毒計嗎?哪怕是現在,我心裡也是兔死狐悲的,總是不忍看他們自己往地獄裡一個個的跳,所以纔好言相勸幾句,你看,這新聞報裡的頭版,不就是明證嗎?我是語重心長的勸說呀,只可惜……沒有幾個能理解我的苦心,得來的卻是嬉笑怒罵。我聽聞已有十幾個大儒發文,痛罵我陳正泰昧了良心了,這街頭巷尾,都在罵我。我自問自己做的事問心無愧,好心告知風險,就算他們不聽,也不至於如此怒罵我吧!現在我的心已涼了。”

武珝見陳正泰這個樣子,心裡不禁感慨,恩師真是厲害啊,這手段,簡直教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我學他萬一的本事,便能知足了。

可見陳正泰真真切切的表現出心灰意冷的樣子,武珝又擔心起來,可能恩師其實還是真想勸一些人冷靜吧,至少能救下幾個理智的人,現在捱了罵便心裡鬱郁了,此時她倒是認真起來:“恩師……世人都被慾望矇蔽了心智,恩師有恩師的苦心,既然他們不肯聽,也只能由着他們去。恩師……我這兒倒是有個好消息,陳家在浮樑縣,新建的幾個窯已是出了一大批的精瓷,再加上老窯的產量,而今……產量已經大增,不日之後,便可運送三萬件精瓷來,再過一些日子,產量還可大增。”

“這樣啊。”陳正泰果然抖擻精神,隨即道:“貨運到之後,拿出兩千件,讓大家去搶。其餘的兩萬八千件,按現在的價錢在二級市場拋售,三萬件,這又是百萬貫了。這個月,還能運送幾批來吧?”

“正是。”武珝面帶得色,興致勃勃地道:“我可是讓浮樑那裡的陳家管事立下了軍令狀的,倘若產量不能達到一月百萬件,便教他們煤場相見,他們起初還喋喋不休的叫苦,現在都老實了,積極的埋頭苦幹,不敢怠慢。”

陳正泰不由感慨道:“這樣下來,每月的利潤,可達兩百萬貫以上了,只怕到了下個月,還會更高,這錢來的太容易了。”

武珝頷首點頭。

一年隨隨便便兩百萬貫的利潤,而且照着陳正泰的分析,這纔剛開始,現在的利潤,幾乎是滾雪球一般的壯大。

這種天量財富的滾動,讓知道內情的武珝,真有一種做夢一般的感覺。

…………

“陳正泰瘋了。”

韋玄貞正手裡捏着一份報紙,忍不住破口大罵:“他這是故意想讓咱們手中的精瓷跌一跌,好滿足他的私慾……這傢伙不堪爲人子。”

此時,韋家裡,許多老友來了拜訪,便連崔志正也來了。

大家聚在一起,難免又談起了陳正泰的事。

一說到這個便窩火,韋玄貞臉色恐怖,韋家已是全副身家都投入進去了,可陳正泰這個傢伙,居然來這麼一套。

顯然,義憤填膺的不只是韋家一個,崔志正也在旁拱火:“起初還以爲他玩笑,哪裡知道他當真刊文了,不過幸好……行情沒有變,這陳正泰包藏禍心,可以不必理會。”

衆人紛紛頷首,一說到陳正泰,便忍不住罵聲不絕。

明明平日裡大家都是涵養到家的,可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人,可看到陳字就覺得有氣。

“以後不必買新聞報了。”韋玄貞正色道:“這新聞報裡,最近刊出的消息,都是些什麼東西,我倒是聽聞,近來有一份報紙叫學習報,這裡的文章,甚合我等的心意,自從出了新聞報之後,這市面上也出了些許的報紙,那陳家的印刷之術,大家也不是學不來。只是諸報之中,只有學習報甚合我心。此報,好像是吳郡朱氏所辦,他們起初在江南起家,而今已開始進入長安辦報了,這總編撰,諸位可能認得。叫朱文燁。”

衆人一聽,頓時都認得了,紛紛點頭:“原來是他,我還說是誰呢。此人有經世之才,只可惜朝廷多次徵辟,他也不肯入仕,這是位高士啊。”

吳郡朱氏,曾經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

從東漢時期開始,其郡望便一直延續到了現在,依舊被人稱之爲江左望族,雖然現在,許多家族在江左也聲名鵲起,會稽魏氏,陳郡袁氏,蘭陵蕭氏等等,可和當初吳郡陸、朱、顧、張四大族相比,依然還有些底蘊不足。

江南世族,自從李淵乖乖去做了太上皇開始,便不太熱衷於入仕了,可在江左一代,依舊還是盤根錯節,爲世人所敬仰。

即便是北方的世族,現在正在如日中天之際,也依舊不敢忽視這些江左巨族,彼此聯姻絡繹不絕。

“這學習報,不知是什麼名堂?”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這是論語中的第一句。原本此報,大多隻是刊載文章,不過近來,這位朱夫子似也對精瓷有了興致,寫了不少分析精瓷的文章,很得人心,現在不少人都是引用他的話,怎麼,諸位竟是有所不知?”韋玄貞說着,看着一頭霧水的衆人。

“早說啊。”崔志正氣咻咻的道:“早知如此,我爲何還看那該死的新聞報!這新聞報,簡直臭不可聞,若不是想從中尋一些訊息,老夫纔不看。”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
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九十章:大宴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