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

這一次的出貨,明顯比上一次要大不少。

以至於排了近三個時辰的隊,輪到陸成章進去的時候,竟還有尾貨。

只可惜……排在他後頭的人更多。

這精瓷就好像是無底洞,無論來多少水,永遠都灌不滿,總能確保七八成以上的人買不到。

還真有最後一點貨了。

陸成章心裡不禁激動起來,他甚至激動得有些顫抖。

若說來之前做足了功課排隊,還是他花費了無數的心思,絞盡腦汁。何況在這寒風中排了三個時辰的隊伍,天都要黑了,陸成章此時感覺這是上天對自己的恩賜,至少……自己是幸運的,比排在後頭數裡的隊伍要幸運的多。

一進去,便聽到夥計們罵罵咧咧的,顯然已經耐煩了:“就剩下幾個瓶兒了,拿了就快滾,少囉嗦。”

陸成章心裡篤定。

現在沒有人會覺得陳家的這些夥計罵人難聽了,大家都習慣了。

若是笑臉相迎啥的,大家還不敢來買呢,誰曉得是不是摻了假?

陸成章忙不迭的付了錢,夥計直接取了一個精美的紙盒塞給他。

顯然這一次,瓷器的包裝開始有了升級。

陸成章抱着這紙盒子,深吸一口氣,他極想看看裡頭是什麼,倒是一旁幾個同來的人客人買到之後,立即撕紙盒,有兩個人略略露出失望之色,他們的也是雞。

這釉彩的雞,據聞是最平常的,雖然也能賣到十七八貫。可聽說產量少一些的龍蛇之類,這個價值便可再翻一倍了。

當然,最難的還是虎,虎瓶最是稀罕。

其他幾個客人慫恿着他道:“開來看看。”

陸成章有些猶豫。

那身子倚在一旁,磕着南瓜子,斜眼看人的夥計也瞪他:“看看唄,來都來了。”

這一次,居然沒罵人。

陸成章居然用一種感激的眼神看了這夥計一眼,突然覺得這夥計,也沒有傳說中的那樣糟糕。

他心裡不由緊張起來,顫抖着,而後拆開了禮盒。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粉基地】,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那燈光之下,瓷瓶特有的光澤瞬時露出了一角,等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了瓷瓶,霎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

莫說其他幾個客人,便是那夥計,眼珠子也快要掉下來了。

有人期期艾艾的道:“這……這就是虎瓶?”

卻見那瓶上,一頭下山老虎栩栩如生,便連那鬍鬚,都是分毫可見,虎王怒目而視,蓄勢待發之狀。

一時之間,陸成章差點昏厥過去,他猛地打了個激靈,又拼命的抓着瓷瓶。

“是虎瓶,原來這便是虎瓶,你看……這虎瓶用了多重的釉彩,難怪他們說,這是最難燒製的。”

“天啊……”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瓶子,眼裡掠過了貪婪之色。

陸成章的眼淚都要出來了,他沒有出自大富大貴的人家,不過是一介寒門而已,因而在衙裡只是一介九品小官,無人問津,雖在這長安,稍有一丁點體面,可是生活還是頗爲拮据,就這七貫錢,已是他一年的俸祿了,若不是稍有一些油水,自己只怕也攢不下這個錢來。

可現在……他微微顫顫的握着虎瓶,一時之間,激動得眼角已是溼潤。

合該我陸家……要發跡了啊!

他忙將虎瓶裝回了盒裡,昂首,見周遭的人掩蓋不住的貪婪之色,心裡不禁警惕。

隨即抱着裝着虎瓶的盒子,在衆人的詫異目光之中,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這一次竟出了虎瓶了。

消息不脛而走。

整個長安都驚動了。

因爲關於虎瓶的傳聞實在太多,市面上到底有幾個虎瓶,也是衆說紛紜,有許多人說太子那裡有一個,也有人說崔家收了一個……可是絕大多數人,都只是衆說紛紜,只曉得許多達官貴人們,求而不可得。

畢竟這一套十二個瓶子,那些有大能量的人,收了其他十一個,都不算什麼,可唯有這虎瓶,卻只是傳聞中的存在。少了這麼個虎瓶,對於一些名門望族而言,將其他的十一個瓶子拿出來展示,都覺得好像差這麼一口氣。

以至於次日,關於虎瓶的消息,又上了一次報。

而陸成章已經兩日沒有去當值了,只是一味的告假,他不敢輕易離家,生恐這瓶子被人偷了去,每天小心翼翼的捧着瓶子,移近了燈來把玩和觀賞,幾個友人來訪,他也推說不在。

只有盧文勝和他關係最親近,這才叫了他來,盧文勝看着這東西,眼睛都直了。

“這幾日有許多人來拜訪吧?”

“正是,最終還是泄露了消息,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當着店裡的面,將盒子打開,昨日來了十幾個人,今日清早又來了三四個,都說要收這瓶子,有一個商賈,開了五百七十貫的價。”

盧文勝倒吸一口涼氣,五百七十貫哪,幾乎可以吃一輩子了。

盧文勝深深地看了陸成章一眼,忍不住:“陸賢弟有何打算?”

“我……我說不清。”陸成章正色道:“我看着它,心裡便滿足了,吃不下飯,不睡覺也甘願。”

“不成。”盧文勝擔憂的看着陸成章:“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陸賢弟,這瓶雖好,卻不是你可以擁有的,人見了財,便免不得起盜心,現在趁着許多人還不知這瓶子在陸家,還是趕緊地將這瓶子出手的好。”

這個道理,他怎麼不懂,只是……

陸成章猶豫着,點頭,又搖頭,他眼裡佈滿了血絲,最終嘆了口氣道:“再等等看吧。”

“不能等了。”盧文勝搖頭道:“這事兒……必須早做決斷,這兩日,我陪陸賢弟在此,倒可謹防宵小之徒,可時日一久,可就不好說了。你我相交多年,你需聽我一句勸。”

“再看看吧。”陸成章面露痛苦之色。

這兩日且喜且憂,真的要將陸成章折磨死了。

到了正午時,又有人來拜訪,盧文勝陪着陸成章去堂中見人,來人盧文勝卻是化成灰都認得的,不正是上次給他耳光的陳福嗎?

陳福對着他們,笑嘻嘻的道:“聽聞盧郎君得了虎瓶,在此恭喜。”

盧文勝便冷着臉道:“你們陳家人來做什麼?”

陳福笑道:“想問一問,你們這瓶兒賣不賣?”

陳家居然來買瓶?

盧文勝和陸成章都不免有些發懵了,二人面面相覷。

“其實也不是買,而是幫着賣,我們陳家開了一家拍賣行,尋了許多人來,掏出寶貝,而後來競價,價高者得。”陳福一改從前的跋扈,一直笑嘻嘻的樣子,很是和藹可親,口裡繼續道:“若是陸郎君想賣瓶,倒是可以委託拍賣行賣一賣,這樣的公開競價,總比私相授受的要好,畢竟這瓶子到底多少價值,公開來賣,要更清晰一些,免得陸家吃了虧。”

盧文勝和陸成章對視一眼,陸成章拿捏不定主意,他捨不得賣啊。

盧文勝卻是做買賣的人,大抵明白了陳福的意思,卻朝陸成章使了個眼色:“陳家家大業大,想來也不會貪這麼一個瓶兒的,若是這樣來賣,倒是最合算,可以試一試。陸賢弟,你聽我一句勸,這瓶真的不能久留。”

“那就……賣賣試試看吧。”陸成章拿捏不定主意,卻終於還是點了頭。

他雖然有萬分的不捨,道理卻還是懂的。

…………

“拍賣?什麼是拍賣?”

此時,在韋家書房裡,韋玄貞看着家僕問。

“就是大家相互叫價,價高者得。”這僕人看着這位韋家家主,恭恭敬敬的道:“拍賣行已在報紙上明言了,今日正午,在二皮溝的拍賣行售這虎瓶,聽聞……許多人聞風而動呢。”

韋玄貞心裡有些熱切,回頭,瞥了一眼自己堂中的十一個瓶子。

這瓶子做工是真好,就算是貢品也不爲過,韋家當然有不少的珍寶,可唯一令韋玄貞沮喪的就是……這瓶子居然少了一個。

聽聞現在全套湊齊的只有太子,至於崔家有沒有,他也拿捏不定主意,不過……韋玄貞對這虎瓶,還是很上心的,別人都有,我們韋家怎麼能沒有呢?

現在外間都在流傳各種關於十二瓶的話題,誰家若是先湊齊了十二個瓶,勢必又要引起許多的議論了。

韋家乃是長安根深蒂固的世族,雖然不及五姓七宗,也未必比得上某些關東和江南的巨族,可這裡是長安地界啊。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虎瓶的消息,還能如何?

韋玄貞便咬咬牙道:“準備一下,讓四郎去,想辦法將這瓶兒弄到手。”

“不。”韋玄貞想了想,又搖搖頭:“不可,還是老夫親去一趟吧,其他人,老夫不放心。”

拍賣行在二皮溝,靠近着陳家宅邸,此時這裡已是熱鬧非凡了。無數的車馬,已是停不下了,只能在另一條街靠邊停放。

許多人提早便趕來了,憑着請帖進去,隨即……所有人各自進去裡頭落座。

這拍賣行是個新鮮的玩意,韋玄貞抵達的時候,看到了不少熟人,這個時候,韋玄貞心裡便有些沉了,因爲他很清楚,這些熟人都親自來了,只怕這瓶兒到底花落誰家,可就說不準了。

陸成章和盧文勝已聯袂而來,他們作爲賣主,會在拍賣廳邊的一個小廂房等候。

這裡只是木板間隔,所以拍賣廳的動靜,他們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而後……拍賣開始。

一開始……賣的都是一些奇珍異寶,大家覺得熱鬧,各自競價,不過競價的興致並不高昂。

能來這裡的人,哪一家不是有無數的珍藏古玩,不缺這麼個東西的?

直到最後,有人道:“這最後壓軸競價的,乃是虎瓶,此瓶乃是江南西路浮樑縣所制……其工藝……”

“少囉嗦,趕緊讓大家競價。”

“好吧,低價五百貫,每次加價,需百貫,價高者得!”

“八百貫!”已經有人不耐煩了。

一聽八百貫,陸成章隱隱約約聽到這個數目,整個人要跳起來。

八百貫啊,真可以一輩子無憂了!

“一千貫。”有人聲音冷笑。

一千……

“一千五百貫!”

這競價的人,顯然是想直接擡高價格,嚇止對手。

可顯然……這個策略無效,因爲有人依舊死死的咬住:“一千六百貫。”

聽到這裡,陸成章已覺得自己的心要跳出來了。

此時……卻不知誰的聲音:“三千貫……”

三千……瘋了。

就這麼一個瓶子?

顯然……許多人已經開始猶豫了。

這個數目實在太大。

倒不是出不出得起這個價的問題,畢竟……這終究只是一個瓶子而已。

“三千五百貫!”有慵懶的聲音帶着調侃。

陸成章已要昏厥過去了。

“五千貫!”有人發出冷笑,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

五千貫……已屬於天文數字了。這可是中產之家,一千年的歲入,這世上能拿出這麼些現錢的人,還真不多。

有人不滿道:“一個瓶兒,你花五千貫,姓盧的,你是瘋了嗎?”

姓盧的?

下意識的,陸成章看向了盧文勝,其實只聽這個,天下姓盧的,只怕定是那正兒八經的范陽盧氏出手了。

盧文勝也發懵,五千貫哪,這真是一輩子綾羅綢緞,嬌妻美妾了。

“五千一百貫。”

顯然,有人繼續死咬,不遑多讓。

當五千一百貫的時候,此前那志在必得的盧家人,顯然也開始打退堂鼓了。

畢竟,他們不是出不起五千二百貫,而是很清楚,對方壓根就是死死咬着你,到時這價格,就只怕更高了。這個數目,已是極限了。

“五千一百貫,第一次,還有沒有,還有沒有?”

“五千一百貫,第二次!。”

“五千一百貫,第三次!”

咚!

一錘定音。

拍賣廳裡已是一片譁然,誰都想知道,出價者是什麼人。

可對方,顯然相貌平平無奇,且還帶着帽兜,蒙了面來的。

這樣的人,在拍賣行有許多。

在譁然和無數人熱血沸騰之中,陸成章已是淚流滿面,而後,直接昏厥了過去。

太刺激了。

這下真的發了大財啊,只一個瓶兒,直接讓他躋身於鉅富之列了。

盧文勝也是瞠目結舌,一時之間,腦子裡如漿糊一般。

等到拍賣行的人到了面前,親自將一箱子的欠條交給陸成章的時候,陸成章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來送錢的依舊是陳福,陳福羨慕的看着他道:“五千一百貫,按理,拍賣行收兩成,這裡是四千零八十貫,您拿好了。噢,是啦,有沒有興趣買個新宅,咱們陳家,這裡倒是有不少好宅子。陸郎君,我們這裡還可以中介幫請僱工,家裡總需幾個奴僕吧,還有車駕……有沒有興趣。”

“沒興趣!”陸成章吐出三個字,一把抓着箱子,而後道:“我只問你們一件事,你們這裡可以僱請護衛嗎?給我來十個。”

“這個……”陳福笑嘻嘻的道:“還真有,咱們陳家拍賣行有免費的護衛提供,你是大客戶,當然要免費護送了,未來幾日,都會有人在外頭給陸郎君看家護院。五日之後,若是陸郎君還有這個需求,還可申請延期,只是那時,就要收錢了,其實也不多,一日三百文即可。”

“到時再說吧,現在先送我回家。”陸成章一下子的,腰桿子直了,這一介寒門,朝夕之間,直接改變了命運。

五千一百貫的虎瓶……已經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那些一年到頭,也不過三五貫收入的人,聽聞這樣的暴富,連想象都不敢有。

一時之間,長安震動,次日的報紙裡,直接將此事列入了頭版,關於精瓷的熱情,更是高漲。而拍賣行,也一時間得了無數人的關注。

只是一個虎瓶,隨即送到了陳家,陳福親手送到了陳正泰的手裡:“殿下,瓶子帶來了。”

“滾!”陳正泰討厭的看着陳福,這傢伙很沒眼色,自己正和武珝深入探討問題着呢。

“喏。”陳福忙是點頭,乖巧的出了書齋。

陳正泰手裡掂量着虎瓶,嘆了口氣道:“哎,你看看,就這麼個玩意,就值五千一百貫。武珝啊,這五千一百貫,送你吧。”

武珝低着頭提筆作賬,眼睛卻都不擡一下。

對於眼前這個長安城裡無數人孜孜以求的寶貝,她似乎無動於衷,只是道:“它的價值,在於數學的模型,也在於如何控制虎瓶的產量,價值高低,全在人心而已,這所謂的寶貝,既可以一錢不值,也可以價值萬金,恩師要送我玩,倒也無礙,只是這等破銅爛鐵,在學生的心裡,其實就一文不值了。這禮,恩師還是送給那些認同它價值的人吧,如此……才能顯出它的價值。”

陳正泰聽罷,樂了,什麼是水平,這就是水平啊。

武珝真是長進不少,不,準確的來說,簡直就是要突飛猛進。

於是……陳正泰手一滑,哐當一下,這瓷瓶摔落在地,而後……這瓷瓶應聲而落之後,霎時摔了個粉碎。

那神奇昂揚的虎王,此刻也分崩離析,可憐的老虎,只剩下渣了。

“其實……這玩意,在我眼裡,也是一錢不值!”陳正泰道:“看着這老虎就討厭,哼,我見一次,就摔一次。”

……………………

感謝I沉夢昂志、同學打賞,成爲本書新的盟主,在此拜謝,老虎會努力的,五千字大章送到,一天一萬五,努力,奮鬥。

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
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