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

李世民似乎對此很滿意。

一下子這百官就和諧了許多。

其實此時他的身體,已撐不了多久了,不過權力某種程度而言,就是最好的XX,他的面上依舊容光煥發,顧盼羣臣,口裡道:“看來衆卿對此沒有異議了,既是衆卿家們決議如此,那麼朕自當從善如流,此事就這樣議定了,房卿家。”

房玄齡心裡唏噓,他越發覺得陛下的心思難以猜測了,只是現在李世民轉危爲安,他心裡卻是喜出望外,這世上難上青天的事,到了李世民手裡,總是這樣容易。

房玄齡道:“臣遵旨。”

李世民看着神色疲倦的房玄齡,倒是難得露出了幾分溫和之色,道:“辛苦房卿家了。”

房玄齡忙道:“不敢,陛下大病初癒,這是社稷之福,此時該好好休息。”

“朕哪裡敢休息。”李世民又拉長了臉,又掃視了羣臣一眼,才又道:“這天下不知多少人想要取我李唐而代之,朕才養幾日病,就成了這個樣子。”

房玄齡道:“不能爲皇帝分憂,乃是宰相的過失,臣有死罪。”

李世民擺擺手,露出了一點微笑道:“罷了,並非是你的罪過,張千,擺駕回紫微宮吧。”

張千應了,他早就擔心陛下身子,於是連忙命人去準備車駕。

李世民登車之際,卻見羣臣個個垂手而立,大氣不敢出。他目光一轉,卻是將陳正泰招到一側道:“讓天策軍將屍首清理一下,弄得朕的宮殿亂七八糟,煞氣太重了。”

陳正泰錯愕,心裡說,陛下,人是你下令在宮裡殺的啊,現在你說這樣的話?

當然,這話他是不敢直接說出來的,他忙笑着道:“兒臣遵旨。”

李世民已老神在在的登車了。

於是羣臣入殿,繼續議事。

太極殿外,卻是無數的宦官和天策軍的將士們忙碌,將士們搬走了屍首,宦官們提着水桶和抹布,擦拭着宮中的血跡和碎肉,只是無論如何沖刷,那磚石縫隙裡的血跡,卻無論如何都沖刷不盡。

殿中,衆臣默然無聲,面色各異。

李承乾也如木偶一般,只房玄齡一人將議程大抵說了一下,不過有異議的人不多,現在大家的心思,都沒放在這上頭。

這一次,實在太震撼人心了。

誰也想不到,陛下居然死而復生,就宛如不死帝君一般,這種概念,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

除此之外,盡誅張亮黨羽,本也無可厚非,可直接拉到宮中來殺人,還有那火器如殺雞宰羊一般,親眼讓人看到人如割麥子一般的倒下,這種震撼感,卻令人心裡更增恐懼。

陛下的態度,似乎比之從前,更讓人不可捉摸,以往說一些大義,陛下還肯聽得進去,可現在,陛下卻變着法兒來侮辱大臣了。

斯文喪盡啊!

朝議之後,羣臣心思各異地散去,走出太極殿時,除了空氣中似乎還隱有硝煙和血腥的氣息,那屠戮過的痕跡,卻幾乎已消失殆盡,只有人們走在這地磚上時,從那極隱秘的縫隙裡,纔可看到那猩紅的血水,即便是血水,也已乾涸,彷彿那數百個生命,從未出現過這個世上。

可那可怖的一幕卻是刻在每一個人的心裡!

…………

另一頭,李世民坐着馬車回到了紫薇殿,早有醫者等在這裡準備給他換藥。

當紗布揭開的時候,發現傷口有未愈的痕跡,所以趕緊用藥換了紗布,新紗布上也沾了新血,一旁看着的張千便心疼地道:“陛下,還是得安心養傷,再不可如此了。”

李世民斜躺着,答非所問地道:“陳正泰呢?”

張千看了看李世民的臉色,自不敢再囉嗦,連忙去請陳正泰來。

沒過多久,陳正泰徐步入殿,行了個禮。

李世民擡眼看着他,道:“今日之事,怎麼看?”

陳正泰立即道:“陛下王者歸來,衆望所歸……”

李世民皺眉:“朕說的不是這個,朕要說的是……你對這羣臣,是什麼樣的看法?”

陳正泰此時對於這老丈人,其實頗有幾分膽怯,說實話,他太狠了,雖然自己很喜歡,可是……難免會有一點心理陰影啊!

別說那些大臣,那血腥的一幕,給他的影響也夠深刻的。

他媽的,至少要做十天噩夢了。

陳正泰想了想,整理了思路,而後道:“羣臣已被震懾住了。”

李世民頷首,卻是意味深長地道:“震懾住還不夠,朕活着,可以震懾他們,可是誰能保證,朕有一日,不會駕崩呢?誰能保證他們以後就老實了呢?朕經歷過生死,知道人有旦夕禍福。從前朕總覺得時間足夠,可現在……卻發現時不待我了。”

陳正泰點頭:“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陛下說的是。”

李世民又道:“朕方纔一念之間,甚至想要斬殺幾個大臣立威,只是……終究還是遏制住了這個念頭,你可知道,這是爲何?”

陳正泰道:“斬殺幾個大臣,只是除草,但是這野草就算割了一茬,卻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李世民聽到這裡,打斷陳正泰,忍不住罵道:“他孃的,朕就知道你會作詩。”

陳正泰一臉無語:“陛下,這不算詩吧?兒臣冤枉……”

李世民道:“朕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不除根,只割幾根野草,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歷朝歷代,那些天子何嘗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呢,他們也在除草,可很快……這些草根又生出了新枝,最終……非但沒有解決問題,而且還遭到了反噬。”

李世民頓了頓,喘了幾口氣,又道:“因爲世族殺一個是不夠的,他們有無數的子弟,即便一時遭遇了挫折,遲早還有一日可以起復。他們有着無數的田產,有許多的部曲,隨時可以東山再起。他們的姻親遍佈天下,門生故吏,更是不知凡幾,斬殺一人兩人,於事無補。”

“陛下所言甚是。”陳正泰這時認真起來:“問題的關鍵就在此處,只是除惡務盡,哪裡有這樣的容易呢?數百年的根基,怎麼可能說動就動,難道陛下能盡誅世族嗎?倘若如此,要殺多少人才夠,一萬?十萬?百萬?”

李世民顯得焦慮。

實際上,陳正泰販賣的就是焦慮。

陛下活不了幾年了,這些世族樹大根深,遲早有一日,會重新復起,到時候,陛下的子孫們,依舊還是被人牽着鼻子走,太子制不住這些人,將來陛下的其他兒孫們,依舊制不住。

唯一的希望,就是陛下。

李世民似乎想到了什麼,這時奇怪道:“你陳氏也是世族,爲何說到遏制世族,你倒是這般的起勁?”

啊……這……

陳正泰一臉懵逼,他發現李世民的腦洞很大,總能用奇怪的角度來思考問題。

大家有事說事,能不能動不動就峰迴路轉?

不過他還真的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陳正泰想了想道:“因爲兒臣希望天下太平。”

他頓了頓,繼續道:“自漢以來,天下已經動盪了太久太久了,漢末時數百上千萬戶的人口,到了現在又剩多少?百姓們安居樂業,不過兩代,便要遭遇兵禍戰亂,千里無雞鳴,白骨露於野,這纔是這數百年來,天下的常態。這是何其殘忍的事啊,世族們仗着根基深厚,延續血脈,一次次在戰亂之中,謀取自己的利益。新的統治者們,一次次降世,而後,又陷入無止境的爭鬥,這一切,天下人受夠了,兒臣讀史,只看到的是血跡斑斑,哪裡有半分英雄凱歌,不過是你殺我,我殺你而已。”

“所以兒臣一直在想,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分明這中原之地,已殺到了千里無人的地步,卻依舊還有人滋生出侵城掠地的野心。爲何分明可以將心思放在生產上,令天下人喜笑顏開,安居樂業。卻最終只因爲一家一姓的野心,迫使農人們拿起了兵器,去屠戮那些只有車輪高的孩子。臣思來想去,或許這便是癥結所在。天下總會降下雄主,而雄主震懾了天下,可用不了兩代,當皇權衰弱下來,朝廷便失去了威信,地方上的豪強,滋生出了野心,他們勾結異族,或是機關算盡,又重新令天下佈滿戰禍。”

“如若……沒有這些人呢?”陳正泰看着李世民道:“倘若政令可以通達,真正的平民百姓,可以吐露出自己希望安居樂業的心聲,而不再被世族擺佈呢?其實兒臣也不知道……這樣做過之後,是對還是錯,或許將來……可能又會有新的矛盾出現,會有新的是治亂更替的理由。可是既然知道了現在問題的癥結,就不能假裝去視而不見,大丈夫在世,不是都說要立不世功,要開萬世太平的嗎?兒臣並不指望能開萬世太平,畢竟能力有限,可至少……開十世,開二十世太平,那也是好的。終究要比人如草芥,如牛馬一般的要好吧。”

“只有這樣,千百年後,將來即便天下會混亂,人們至少會知道,原來一百年前,曾存在過一個清平的世道,這世上曾有一個這樣的天子,和一羣似兒臣這樣的人,曾經爲之努力,去做過嘗試,不再計較門戶之私,不去信奉將人視爲魚肉……所以在兒臣心裡,成敗不緊要,陛下愛讀史,總是將以史爲鑑掛在嘴邊。可是陛下和兒臣又何嘗不在創造歷史呢,千年後的人,也會讀陛下與兒臣的歷史,即便不求當下成敗,也該給後世們留下一個榜樣,不成功,成仁亦可。”

李世民很認真地聽完了這番話,不由得動容,他奇怪的道:“你真是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人。”

陳正泰不禁小聲嘀咕,你也是啊。

“你說什麼?”

陳正泰的求生欲一直很強的,於是立馬搖頭道:“兒臣是說,陛下聖明。”

李世民看了看陳正泰,倒沒有再糾結他真正咕嚕的是什麼,卻是感慨道:“朕敕封你爲郡王,其一是獎賞你,其二也是因爲如此,斬草除根!可斬草除根,哪裡有這樣的容易呢,歷朝歷代都做不成的事,怎麼可能輕易能做成,談何容易啊。”

“一步一步來,首先是將他們的土地和錢財統統操縱於朝廷之手。”

李世民道:“失去了這些,那麼世族的根基,也就毀去了大半了。只是……要如何做呢?”

陳正泰道:“陛下是帶兵的人,對付這等人,理應比兒臣更清楚怎麼做,有一句話,叫做圍三缺一,將他們圍住,令他們生出恐懼,可也不能令他們狗急跳牆,那麼就一定要給他們留一個缺口。只是……現在要做的,先將人圍了。”

李世民越發的狐疑,深深看着他:“圍?”

陳正泰露出一笑,道:“陛下瞧好了吧,今日陛下已經震懾了羣臣,已令他們滋生了焦慮之心了。現在又有新軍在側,使他們心裡忌憚。這個時候,正該趁熱打鐵了。”

李世民見陳正泰說的雲裡霧裡的,一時之間,竟是猜不透陳正泰的心思。

不過想來,這傢伙一定是有什麼陰謀詭計,此時不便說出來,於是冷冷的看着陳正泰道:“你自己要小心,別以爲成了郡王,便可高枕無憂,這些人……表面上怯弱,實際上,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陳正泰道:“是,兒臣一定謹遵陛下教誨。”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真的想不到啊,朕會被迫走到這一步。不過……也好,這天下最難的事,就交給朕來解決吧,朕自隨父皇在晉陽起兵時起,不就總創造奇蹟嗎?連朕都做不成的事,那麼子孫們就更加做不成了。這樣也好,朕就試一試。有什麼事,隨時入宮來奏報,這先將養幾日身子,做事,想定了要去做,可過程之中,也要三思,不要一味地莽撞。”

……………………

第一章送到,今天可能要把劇情梳理一下,所以接下來的更新可能會有延遲。

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
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