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

李世民含笑看着衆臣:“有何不可呢?”

他神色帶着值得玩味的模樣,看着這陸德明,而後道:“難道……朕是錯的?又或者……這大唐天下,朕要恩賞罰過,也還要卿家來決定嗎?”

陸德明連忙搖頭:“臣只是……只是……”

“你只是……”李世民頓了一下,突然目中變得凌厲:“你只是定要朕聽從於你,如若不然,朕便是昏君,事事若是不順你的心意,朕即是第二個隋煬帝。不聽從你的話,朕自然就是亡國之君。可朕想問,若是朕事事都聽從於你,那麼……到底你我之間,誰爲君,誰又是臣呢?陸卿家事事都是對的,那麼幹脆這皇帝位,朕便讓給你了,如何?”

陸德明聽到這裡,已是打了個冷顫,這話實在是太誅心了,他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慌忙道:“臣……臣也是……”

李世民好整以暇地道:“也是什麼?也是爲了朕?是朕的兒子好欺,還是朕好欺呢?”

“什麼?”陸德明詫異的看着李世民,這時他已感覺到了一股危險已經悄然臨近了。

欺君之罪?

陸德明道:“臣……萬死。”

李世民冷漠的看着他:“萬死……還站着嗎?”

實際上,李世民的身體十分虛弱,他每說一句話,都隨之而來的是喘氣的聲音,分明是他的身體已經不堪重負。

可是……在陸德明看來,李世民卻給了他猶如泰山一般的壓力,他覺得眼前這個孱弱的人,令他喘不過氣來!

陸德明聽到這裡,其實已知道……陛下這是在侮辱自己了。

士可殺不可辱!

我陸德明堂堂大學士,大唐的國子學博士,門生故吏遍及天下,乃是出自名門的高士,怎麼可以受這樣的侮辱?

他下意識的,想要昂首,與李世民對視,而後擺出冷笑,闡述關於孔孟的道理,又或者效仿比干那樣,鐵骨錚錚。

可……這念頭誕生的同時,他的身體卻做出了另外一個反應,他直接跪了下去,匍匐在地……

而這屈膝的一刻。

羣臣都安靜無比,沉默的看着這一切。

李世民則垂頭,看着地上的陸德明,面上浮出冷意。

陸德明眼眶一紅,這個時候……他發現不管自己再說什麼,都是要被侮辱的結局了,方纔陛下的那番話,殺意已是十分明顯了。

於是陸德明深吸了一口氣,咬着牙地道:“臣……萬死!”

很顯然,在生死麪前,面子都不甚重要了!

萬死二字,他說的有氣無力,此時的陸德明,活脫脫的像個斷脊之犬。

李世民則是掃視羣臣,羣臣的目光躲閃。

李世民道:“再敢如此,決不輕饒。”

他這話說的並不重,卻令每一個人都深刻地記在了心裡。

李世民隨即對陳正泰道:“朕聽聞張亮的同黨,已拿下了不少?”

陳正泰道:“此人有義子五百人,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心腹和親信,參與此事的,有千人以上。”

李世民道:“押那些亂臣賊子來。”

陳正泰心裡想,又不是我抓的,我去哪裡押?

可是一旁的張千,卻似乎早有準備,他朝一個宦官使了個眼色。

那宦官匆匆去了,過不多時……便見禁衛們押着一隊人來了,足足有數百人的規模,個個用繩索像一串串的螞蚱一般的綁着,個個神情沮喪,面如死灰。

張千已給李世民搬來了一個座椅。

李世民坐下,卻是道:“朕一直聽聞,天策軍最犀利的乃是火器,只是不曾親眼見識新軍的火器操練如何,不妨……今日就給朕試試看。”

此話一出,陳正泰頓時明白了什麼。

敢情陛下和張千早就商量好了的?

陳正泰卻是道:“陛下,其實……新……不,天策軍最擅長的乃是火炮,這一炮下去……”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正泰:“好啊,朕倒想親眼看看。”

“這……”陳正泰覺得自己又擡槓了。

你大爺,這火炮在宮裡施展不開啊,陛下這太極宮,還是有些窄了,總不能把你這太極宮炸了再給你做一個新的吧,他再有錢也不能這樣糟蹋的呀!

於是陳正泰乾笑道:“火炮威力甚大,不能輕易使用。”

羣臣不知爲何陛下會讓人押着死囚們來,一時之間,竊竊私語,只是他們心裡一直帶着恐懼,總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陳正泰卻已小跑着到了蘇定方等人的面前,低聲細語,蘇定方頓時明瞭。

於是,一聲號令,這本是站得筆直,紋絲不動的天策軍,頓時開始變陣。

數百死囚,口裡發出/嚎哭或者是求饒。

而步兵營已出列,他們開始給自己的火器裝藥,那死囚們在數十步外,此時並不知道迎接他們的命運是什麼,似乎帶着僥倖,有人發現自己是進了宮,遠處有穿着冕服的人,便曉得天子親臨了。

他們猶如抓到了最後一棵救命稻草,有人紛紛道:“陛下,陛下,我等是受了張亮的矇蔽啊,求陛下恕罪。”

李世民只抿脣端坐着,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闔目,一副淡定從容的樣子。

似乎因爲皇帝做的久了,已經越來越多人忘了,李世民原是靠什麼起家的了。

此時,蘇定方大吼:“預備……”

於是擺成了長蛇的天策軍步兵營將士開始迅速的裝填火藥,而後插入通鐵條,在將火藥填實之後,裝上了彈丸。

隨即,一柄柄火槍舉起。

步兵營三千人,分爲六列。

五百人一字排開,五百柄火槍黑黝黝的槍口對準遠處一個方向。

“發射!”

砰砰砰……

槍聲大作。

那被綁縛的死囚們聽到了槍聲,還未等反應,瞬間許多人的身上便血冒如注,彈丸迅速的穿透了人的身體,有人踉蹌着,而後倒下。

沒有倒下的人則如驚弓之鳥,他們拼命的想要奔跑,只可惜,他們都是被繩索串起,大家各自擠作一團,不分方向,反而被身邊的人扯着動彈不得。

於是,有人開始慘呼和嚎叫。

可當第一列射擊,立即整齊劃一的退開,第二列火速填補了第一列的空隙,舉槍,砰砰砰……

射擊的間隔,只是片刻功夫。

隨即是第三列、第四列、第五列和第六列。

槍聲大作。

不遠處的死囚站立的越來越少。

可就在這接連不斷的射擊之後,第一列卻已裝彈完畢了,他們踏步上前,如疾風驟雨一般,繼續發射。

——————

一輪又一輪的齊射,連綿不絕。

而這槍聲,伴隨着硝煙的氣息,已讓羣臣們色變。

他們驚恐不安的聽到這如驚雷一般的聲音,看到那天策軍上空已是硝煙瀰漫,他們已聞到了些許硝煙的刺鼻氣息了。

而更恐怖的卻是那些死囚,數百人已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血流成河,有人的身體還在抽搐,慘呼聲也越漸微弱了。

這跪在地上的陸德明……身子也隨着一陣陣的槍響而繃緊,他下意識地抱着頭,渾身瑟瑟發抖。

許多人面對這樣的場景,都不由自主地覺得自己的腳有些軟了。

哪怕是那張千,也覺得自己的心肝兒都跟隨着密集的射擊而瘋狂的跳動,一直繃着身子,大氣不敢出。

只有李世民,一直從容地俯瞰着這一切,他面上沒有表情。

直到一切歸於平靜,蘇定方上前,行了個禮道:“陛下,五百三十六名死囚,悉數處決。”

李世民擡擡手,卻道:“才五百三十六人?”

這話……給人一種刺骨的寒意。

張千忙道:“還有一些,乃是罪人家眷,已悉數充入了教坊司。”

“噢。”李世民卻是淡淡地道:“可朕覺得還不夠。”

說着,他目光一轉,視線又落在了已經驚慌失色的羣臣身上,冷冷地道:“難道這朝中,就沒有張亮的黨羽嗎?”

這話立即讓許多人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

被李世民目光掃視的人,只覺得自己的後襟涼颼颼的。

這是什麼話……

看陛下說的……

張千則道:“要不……奴婢再覈實一下?想來,一定會有漏網之魚。”

李世民淡淡道:“要徹查!不可放過一人,今日放過一個,他日……這便是心腹大患。”

張千忙道:“喏。”

說着,李世民要站起來,張千連忙將李世民攙扶着,卻見李世民在站定之後,擺手令他退下。

而李世民則是艱難的行了幾步,羣臣們忙垂下頭,個個恭順的等候着李世民的訓斥。

李世民道:“你們啊,別總是什麼天下要亡了這樣危言聳聽的話,這大唐的江山亡不了,這裡有天策軍,有這麼多虎賁,更有無數希望安居樂業的百姓,怎麼會因爲你們一張嘴就亡了呢?要亡這天下,就得要像那些死囚一般。”

李世民手遙指着遠處無數倒在血泊中的屍首,冷冷道:“要效法他們,拿自己的命來換,沒有十萬百萬顆人頭,我大唐穩如泰山。都知道了嗎?”

羣臣此時已聞到了遠處的血腥氣,不少人嚇得臉色發白,渾身哆嗦。

這些人,也不乏有上過戰場的,可如今日所見這般,猶如屠宰豬狗一般的高效率殺人,他們是第一次所見到。

那血淋淋的一幕還在,卻不得不令人心有餘悸,聽到陛下厲聲喝問,哪裡還敢多言?都紛紛道:“陛下所言甚是。”

李世民隨即垂下眼簾,看了那陸德明一眼,陸德明依舊還匍匐在地,戰戰兢兢的後怕神色。

李世民不重不輕地道:“陸卿起來吧,地上涼。”

可陸德明不肯起來。

李世民突的目光一冷,怒道:“起來!”

“臣……臣腿軟,起不來了。”陸德明帶着哭腔道。

這個時候,也不怕丟人了,畢竟性命更重要嘛!

於是便有人將他架起,他才勉強地站定。

李世民則是別有深意的看着他:“陸卿家乃是高士,學富五車,朕正有事要請教,你看……陳正泰立下大功,敕封郡王,可有什麼不穩妥之處?”

陸德明臉色蒼白,卻不敢遲疑,忙不迭的點頭道:“這是實至名歸,信賞必罰,才能賓服人心,陛下此舉,豈不正是賞罰分明?如此,忠貞的人才肯爲朝廷效命。而心懷不軌者,纔會害怕受到嚴厲的懲罰。這天下自然也就井井有條了,所以……臣以爲,陳正泰敕封郡王,不但令天下人心悅誠服,而且……而且……”

李世民見他搜腸刮肚得這麼辛苦,終於不方地擺擺手道:“好啦,好啦,朕明白你的意思了,既然連你都這般說了,可見朕做的這個決定乃是對的,陸卿高見!只是……既要敕封,該叫什麼郡王纔好呢?”

“這……”陸德明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一點點的冷汗,他硬着頭皮想了想道:“陳正泰忠義無雙,陳家在朔方建城,不妨就敕其爲朔方郡王可好?這朔字,其意爲寒氣的意思,而寒氣來自於北方,朔方二字的本意,自然是北方的意思了,陳正泰鎮守北方,爲我大唐北方的屏障,以此爲爵號,正有藩屏北方之意,懇請陛下明鑑。”

“不愧是大儒啊。”李世民頷首,他風輕雲淡地道:“北境之王嗎?如此也好,陳正泰,你覺得這陸卿家所言有理嗎?”

陳正泰覺得自己還是麪皮很薄的,道:“兒臣這些算什麼功勞啊,怎麼可以……”

李世民冷冷打斷他:“說人話。”

在陛下的不悅目光下,陳正泰立即道:“兒臣謝陛下恩典,如此厚愛,兒臣一定銘記在心。”

李世民這才點了點頭,心滿意足了,隨即對衆臣道:“衆卿家可有什麼異議呢?這不是小事,一定要羣策羣力纔好,免得有人說朕獨斷專權,不聽人諫言。”

衆臣一個個啞然的看了一眼陸德明,而後依舊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李世民皺眉:“都不說話?那大家是都覺得朕做的不對?”

“陛下言之有理,臣等歎服。”

“陛下聖明。”

“陛下……”

………………

不好寫,所以寫的慢了一點。第三章送到。

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
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