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

李世民凝視着劉勝。

他看着這壯實的如鐵塔一般的傢伙,心裡甚是喜愛,脣邊一直掛着淺淺的笑意。

他愛駿馬,也愛那些沒有心計的將士。

李世民隨即開口道:“張亮謀反的時候,劉勝……”李世民收起了那麼笑意,因爲他每說一段話都吃力,以至於每說一句話都不得不喘口氣,道:“你可曾救駕?”

劉勝目不斜視地道:“稟陛下,卑下當初隨薛校尉一隊,率先衝進了張府。”

李世民眼中放光:“可斬殺了賊子?”

“宰了一個。”劉勝幾乎沒有猶豫:“他擋在卑下面前,想要持矛來刺我,我一刀將他劈了。”

李世民忍不住大笑起來,只是這帶着激動的一笑,便不禁牽動了傷口,於是又是笑又一副要憋着的樣子,反而難受,李世民道:“可害怕嗎?”

“去的時候有些怕。”劉勝老老實實的回答:“可真正衝了進去,反而一點也不怕了。”

李世民於是感慨道:“朕真是因爲你們,才得以活下來啊。如若不然,此時……你們該披着素縞,穿着喪服了。”

說到這裡李世民眼眶一紅,竟有些像要落淚。

李世民本就是情感豐富的人,經歷了一次生死,心中的感慨難免更要多一些。

當着這些淳樸的將士,李世民也無法藏匿自己的情感:“大唐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忠義之士啊。”

劉勝憋紅着臉,被這般的誇獎,還是被當今陛下誇讚,他反而有些無所適從了。

此時他本該大吼一聲,爲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可話到了嘴邊,卻莫名的說不出了。

李世民眼裡帶着笑,手輕輕地拍拍他的肩道:“不必侷促,朕召爾等入宮來,既是爲了校閱你們,也是要讓人知道,你們救駕的功勞。”

“喏。”劉勝隨即迴應。

隨即,李世民的目光掃視着其他將士。

人們一個個目視前方,不敢斜視。

李世民這纔回頭,看了一眼尾隨在後的陳正泰:“當初,率先衝進來救駕的,乃是那個薛仁貴吧?朕早知道他,還是個虎頭虎腦的少年郎,卻是彪悍的很,今日來了嗎?”

陳正泰道:“陛下召喚,誰敢不來?他在隊側帶隊呢。”

“這樣的人,最適合在軍中,一輩子在軍中最好。”李世民發出了感慨,面上竟帶着濃濃的悲涼:“不要像朕一樣……”

陳正泰道:“兒臣也是這樣認爲。”

李世民咳嗽了一聲。

陳正泰便道:“陛下還是回車中,好好的歇息吧。”

“朕已經歇的夠久了。”李世民固執地道:“以至於許多人似乎已經忘卻了朕,對朕已經沒有了畏懼之心。大唐……若無朕,不知幾人要稱王,幾人要稱帝啊。”

這是充滿諷刺的話呀,陳正泰嘿嘿一笑,便不再多言了。

李世民揹着手,疲憊的又走了幾步。

他對於太極殿前的太子和羣臣們,似乎視若無睹,像是根本不知他們的存在一般。

而太極殿前的羣臣們呢,卻依舊是呆立着,像是見了鬼似的。

他們依舊還是無法理解,爲啥這好端端的,李世民沒有駕崩,或者氣若游絲的等待着收殮進入棺槨,卻是活蹦亂跳的站在自己面前?

這樣也能活,那就真見了鬼。

只是越如此,衆人的敬畏便更重。

更有人不敢直視李世民的背影。

不過……終於還是有人回過了神,於是有人率先道:“臣……見過陛下。”

其餘人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這才驚覺,紛紛躬身,長揖,大袖及地:“臣等見過陛下。”

李世民卻依舊看也不看他們一眼。

繼續站在新軍將士們的隊列前,看着一張張稚嫩的臉,一個個足以撐得起甲冑的寬闊肩膀,不斷頷首點頭。

他走的很慢,每走一步,牽動傷口時,都難受的不得不加重呼吸,額上已是浮出了冷汗,可依舊……還是一步步的,堅持走到了隊伍的盡頭。

呼……

長長的呼吸之後,李世民道:“百工子弟,名不虛傳。”

陳正泰道:“陛下,羣臣在候着陛下呢。”

李世民則淡淡道:“那就讓他們候着吧。朕觀這新軍,可擔當大任。”

陳正泰道:“哪裡的話,不過是一羣猴崽子而已,陛下過譽了。”

李世民冷漠的道:“看來,擔不得大任了?”

陳正泰立即道:“陛下,兒臣其實只是謙虛一下。”

“在朕面前,不必謙虛。”李世民似有了幾分精神:“凡事都不能謙虛太過,如若不然,別人反而看輕了。”李世民擡頭,突然道:“新軍可有旌旗?”

“暫時還沒有。”陳正泰道:“不是新軍要被裁撤了嗎?反正走都要走了……兒臣就想,沒必要這麼麻煩了吧。”

李世民意味深長的看了陳正泰一眼,露出笑容:“這幾日,你在朕面前,說的怪話不少啊。”

“哪裡。”陳正泰立即道:“兒臣並無怨言。”

李世民卻是道:“新軍可以擴充嗎?”

陳正泰咳嗽:“未來以此爲骨幹,倒是可以再擴充一些,只是百工子弟,尤其是合格的子弟現在仍舊不多。”

“你說的有理,凡事不可操之過急。治大國是如此,治軍也是如此。”李世民道:“只是,這新軍的戰鬥力如何,尚還不知呢。只是一個張家,不算什麼。”

陳正泰頷首:“正是。”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

那些大臣們卻是慘了。

方纔行過了禮,腦袋乖乖的垂下,雙手保持着長揖的動作,身子弓着,可是李世民沒有說免禮,好像已將他們遺忘了一般,於是,身子便不可避免的僵着,這些大臣,大多年歲較大,平日裡又是養尊處優,保持着一個動作,紋絲不動,真比死了還要難受,一個個如百爪撓心一般。

偏偏這個時候,他們被李世民的出現所震懾,此時誰也不敢輕易動彈一下,只能一直保持着一個動作。

可李世民卻依舊沒有將這些人放在心上,似真的已將他們遺忘了,繼續興致勃勃的校閱了新軍,又和陳正泰說了一些閒話,這才慢悠悠的將眼角的餘光,極吝嗇的掃了這些羣臣一眼。

李世民徐步上前,他走的很慢,可每一次腳步,都好像是在敲打着這些臣子們的心。

等到了太子李承乾的面前,方纔道:“太子……這幾日監國辛苦了,國家沒有大事吧。”

李承乾顯得精神極了,立即道:“父皇,兒臣只是個孩子,大臣們都說兒臣遠遠及不上父皇,兒臣監國,如坐鍼氈。”

李世民便笑了,淡淡地問道:“是嗎?諸卿家,太子可有何錯?”

衆臣已是膽寒了,不過李世民此時詢問,倒是讓大家終於可以趁此機會活絡一下身子,於是個個如蒙大赦一般,敬畏的看着李世民。

李承乾卻是目光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道:“不妨先問問陸師傅。”

陸德明被點名,下意識地顫了一下,他這個時候只有一個念頭,便是自己瞎了眼,當初怎麼教出了李承乾這麼個狗玩意出來。

可是被點名了,他想躲也不行了,於是忙戰戰兢兢的道:“太子……太子召新軍入宮……這……這於理不合。”

“怎麼不合呢?”李世民笑看着陸德明:“卿來說說看。”

其實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陸德明就已後悔不及了。

現在只怕傻子都能看出來了,這新軍十之八九,就是皇帝召進宮來的,可現在能怎麼辦呢,話都說出來了,他難道不要面子的嗎?總得死撐一下吧,不然就難免被人視爲沒有節操了。

於是他定了定神,硬着頭皮咳嗽一聲道:“新軍裁撤在即……”

“誰說要裁撤?”李世民突然詢問他。

陸德明便道:“是陛下的旨意所言。”

李世民則是道:“朕下旨裁撤新軍,是因爲覺得新軍護駕有功,只作爲尋常軍馬,並不合適。”

陸德明:“……”

李世民看着他道:“卿家爲何不言?”

陸德明心裡忍不住想,橫豎你說什麼都是口含天憲的,我他孃的還能說啥?

李世民隨即道:“所以朕要將新軍列爲禁軍,有從龍衛戍,隨扈天子之側的職責,要將他們列爲禁衛軍,賜他們爲天策軍,可好?”

一聽這個,頓時羣臣譁然了。

大家直接懵了。

天策軍……

這大唐的禁衛有羽林衛,有神策衛,也有除此之外,還有龍武軍,金吾衛等等。

理論上而言,這些名字都很威風。

陛下若是要將新軍提爲禁衛也就罷了,可這天策軍……卻隱含着其他的寓意啊。

要知道武德年間,也就是李淵還在位的時候,當時的秦王李世民在虎牢之戰中連破夏王竇建德、鄭王王世充兩大割據勢力,並俘獲二人至首都長安,爲大唐統一了中國北方。李淵認爲李世民已經位列秦王、太尉兼尚書令,封無可封,且已有的官職無法彰顯其榮耀,而特設了一個天策上將的職位,授予了李世民。

因而……這天策之名,幾乎是李世民專有。

等到李世民做了皇帝,天策上將的職位,自然不可能再授予給其他人了。

而天策二字,自然也絕不可能被人冠名了。

可是李世民直接授予新軍天策軍的名號,這就很犯忌諱了。

這還了得,這不是明擺着嗎?其他的衛隊雖然也是禁衛,可天策軍纔是禁衛中的禁衛啊!

陸德明便立即道:“陛下,這……不可,萬萬不可……天策乃陛下名號,怎可輕易授出,若是如此,那麼這新軍中的校尉,豈不是要叫天策校尉,這新軍的大將軍,豈不是……豈不也是天策將軍了嗎?”

李世民笑着,看着慌亂的陸德明,目中卻是異常冷漠:“朕說可以,就可以。”

“恩隆過重了啊。”陸德明依舊堅持道:“只怕會引人非議。”

“非議的只是你而已。”李世民道:“恩隆不在乎過重,朕當初遇到了危險的時候,卿若是能來救駕,朕也不會吝嗇賞賜,莫說是賜你名號,還要加封你爲王。”

——————

陸德明懵了,臥槽,這不是逗我嗎?

明知道臣沒有救駕……這是羞辱我啊。

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跟前羞辱!

於是陸德明道:“這樣說來,陛下豈不是還要封出王爵去?”

他有點氣急敗壞,心裡想說,老子不伺候了,你愛咋地就咋地吧,有本事,你就異姓封王去。

李世民卻是帶着微笑道:“卿還真說對了,陳正泰救駕有大功,何況朕性命垂危之時,也是他盡心伺候,爲朕手術,衣不解帶,日夜伴駕左右,此曠世功勞,如此奇功,朕要敕封他郡王爵,只是這名號嘛……朕還沒有想定,陸卿家乃是大學士,學富五車,朕本還想向陸卿家請教。”

陸德明的臉白了:“……”

羣臣已經譁然。

在當初的震驚之後,許多人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打錯了如意算盤。

你大爺的,李世民……

綱紀都不要了是吧?

從天策軍,到異姓封王,這擺明着是想要隨心所欲了啊。

其實異姓封王,在人們看來,對於皇家是有害的,畢竟每一個王爵都意味着將來需大量的人供養,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除此之外,對於大臣們而言,宗親們封王,反正要封到別處去,大家都有忌憚,所以你愛怎麼玩怎麼玩。可是異姓不一樣,因爲滿朝文武都是異姓,一旦開了這個先河,那麼朝廷的權利就失衡了。

大家同朝爲臣,一個這麼大的郡王就在你身邊,然後時不時還要指指點點一下,那你要不要尊重一下?

於是忠臣再也忍不下去了。

這個道:“陛下啊……此本朝未有之先例,還請陛下三思而後行。”

“朕已三思過了,覺得再合適不過。”李世民淡淡道。

”陛下,不可呀……”

陸德明等人有些慌,這是一個又一個震撼彈拋出來。

這陛下,看着還帶着笑……可怎麼像是吃了槍藥一樣?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
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