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

陳家收糧的消息其實不只是長安,哪怕是關東之地,也不禁震動了。

陳家不惜一切的收購餘糧,大肆購買所有能吃的口糧,這對許多世家而言,並不是壞事,現在糧食的價格還不錯,而且因爲陳家的收購,糧價也隨之漲了不少,這樣的價格放在往年,是絕不可能有的。

於是……許多人高興的像過年一樣。

陳家賣鹽發財了。

大家也跟着沾沾光。

至於陳家收購糧食的理由,卻無人問津。

畢竟……其他的家族若有這麼大的動作,一定會讓人細思極恐,總覺得一定會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可這些屹立數百年的家族,是親眼見證過孟津陳氏興衰的,這在他們看來,孟津陳氏在價高時買糧簡直就是最常規的操作。

許多商賈甚至開始到各處收糧,畢竟現在的白鹽出貨有限,想要優先購買,若是用糧來兌換反而輕鬆省事。

甚至許多的胡商也動了心思,尤其是土蕃的商賈,更是蠢蠢欲動。

此時的土蕃和後世的藏地是不同。在後世藏地高原條件十分惡劣,高原地區氣壓低,空氣稀薄,這些都是對發展十分不利的因素。

可是在隋唐時期,藏地卻迎來了一段相對溫和溼潤的日子,高原變得溫和多雨,溼潤的水汽凝結起來形成雲霧,又一定程度的阻隔了紫外線的侵襲,高山上的積雪融化形成了無數的湖泊。

於是土蕃也隨之崛起,人口暴增,糧食和牛馬的產量也是驚人。

在舊唐書中,人們對於土蕃的記載往往是:山南藏北兩地,綿羊藏北富盈,六穀山南豐足。

土蕃如今生產糧食和牛羊多到堆積如山和數不勝數的地步。

不過他們顯然其他方面的技藝並不高明,譬如對鹽、茶葉、鐵器的需求就極大,尤其是白鹽出世之後,不少的土蕃商賈抓住了商機,他們已讓人快馬加鞭,火速希望自土蕃國中調糧兌換白鹽。

從土蕃國到大唐的長安,商路十分通暢,何況今年朝廷又打通了河西走廊,處在黃河上游的土蕃國,只需順水而下便可將糧食調至關中。

當然,也正因爲土蕃佔據了地利,又有足夠的人口,數十上百年之後,方纔成爲整個中原的心腹大患。

次日一早遂安公主便來了陳家。

陳正泰只帶着陳福和遂安公主出發。

誰料剛出陳家大門,便見數十個騎士護衛着李承乾來。

李承乾在陳家門外探頭探腦,一見到遂安公主,立即大叫:“妹子原來在此,你們就是那個團伙。”

他一聲大喝,嚇得陳正泰頓時有一種姦情敗露的慌亂。

遂安公主倒是鎮定,便上前去給李承乾見禮。

李承乾下了馬,大喝道:“陳正泰,孤早知你有密謀,哼,你這般討父皇歡心,定不是好人,還有你的三叔公,三叔公在哪裡?”

陳正泰這個人除了偶爾社會人之外,還有一個信條,那就是絕對不去招惹青春期的少年,因爲你兇他比你更兇,你膽子大他膽子永遠會比你更大。

這個年齡的人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的。

陳正泰汗顏道:“師弟你好。”

李承乾臉色稍稍緩和:“你們今日到底要去做什麼?”

“去二皮溝。”

“二皮溝?”

“我們……去看雞鴨。”遂安公主爲陳正泰轉圜道。

“雞鴨有什麼看的。”李承乾一臉傲慢之色。

“是呀,師兄說……”遂安公主說到一半,突然想到這是自己和師兄的秘密,便又噤聲。

李承乾眉一挑:“說什麼?”

“我……我不能說。”遂安公主咬咬牙,搖頭。

陳正泰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天大的秘密,只是……我們去二皮溝看看而已。”

“那和你所說的團伙有什麼干係,孤現在懷疑你們在圖謀大事。”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這個團伙……和太子殿下無關,我們這個團伙,說來話長……”

“那就說說看,說了便不糾纏你們。”

陳正泰很難啓齒道:“我們這團伙,叫失敗者聯盟……”

“……”

“師弟啊,你看師妹,她母妃的出生不好,在宮中也不遭人待見,這是不是失敗者。還有我這師兄,看上去體面,可實際上,陳家已是家道中落,雖說現在稍好一些,卻也可稱之爲失敗了。失敗的人總和失敗的人在一起,結成聯盟,這不就是失敗者聯盟……”

李承乾一聽,樂了。

說實話,第一次見陳正泰,他便覺得陳正泰這個傢伙,似乎總有許多新鮮的玩意。

要不,怎麼他總能討父皇開心呢,李承乾昨夜一宿未睡,覆盤了陳正泰和父皇的奏對,發現這個傢伙……簡直口裡生了蜜一樣,因而纔對陳正泰格外的留心。

現在聽到這失敗者聯盟五個字,一下子抖擻精神:“這樣說來,孤也是失敗者,孤雖爲太子,卻總是令父皇不滿意。來來來,算孤一個,二皮溝我久聞大名,還未見過,孤也要去,你若是不肯讓孤去,孤這就進去,活剮了你的三叔公。”

陳正泰大驚失色,無精打采的樣子道:“不要啊,師弟不要啊……”

李承乾樂道:“只是嚇嚇你,走吧。”

…………

“阿爺,阿爺……”養豬閒暇的陳正德興沖沖的找到了三叔公。

三叔公坐在小廳裡喝茶,翹着腿,口裡咿咿呀呀地哼唱着琵琶曲兒,見了陳正德來,又是心疼又是嫌棄:“怎麼了?”

“阿爺,方纔太子來啦,我聽門子說的。此後,太子和堂兄一道去二皮溝了。”

“呀。”三叔公一下子從座上要跳起來,高興的手舞足蹈:“正泰不得了,老夫當初是怎麼說得,他是陳家之虎啊,他出生的時候,我見他腦袋上冒光呢……嘖嘖……這下好了,只要攀上了太子,我們陳家復興有望。”

“不過……”陳正德幽幽道:“不曉得是不是太子殿下對阿爺有成見,他在門前和堂兄說話,口口聲聲說要活剮了阿爺。”

三叔公的臉又青又白,面上的笑容還凝固着,渾濁的老眼撲簌,他揹着手,來回踱步,突然眼睛眯起來:“吾觀太子此人,乖張多戾,貪婪無度,只恐這樣的人不能長久。如此看來,皇四子李泰雖是尚在幼衝,卻是聰明伶俐,知書達理,莫非天命不在太子,而在四子李泰……喂,正德,正說着話,你跑個什麼?“

正德已不見了蹤影,只聽到他氣喘吁吁的丟下一句話:“小豬餓了。”

…………

二皮溝這兒,已建起了一座座臨時的糧倉,數不清的糧食絡繹不絕的運來。

當然,最令人矚目的,還是許多散養的雞鴨。

陳正泰和遂安公主蹲在地上,見兩隻雄雞怒髮衝冠,作戰鬥狀,一時看的出神。

李承乾則不同,隨來的宦官給他擺了一個錦墩,令他舒服的坐下,一旁還預備了一個小茶几,斟上了茶水。李承乾端起了茶盞,呷了口茶,宦官忙給他用羽扇扇風。

李承乾顯得失望,他還以爲有什麼樂子瞧,放目看去,卻全是雞鴨。

哎,他在心裡嘆息,原本以爲陳正泰是有趣的人,現在看來,他竟是這般的低俗。

李承乾環視了四周一眼,百無聊賴的樣子:“陳正泰,你愛養雞?”

陳正泰蹲着,很不雅的樣子,看着那雄雞,口水不爭氣的流出來:“不,我……我愛吃雞。”

遂安公主道:“我也愛吃雞。”

李承乾驚詫道:“阿妹,平日宮裡的有的是雞,也不見你吃。”

遂安公主道:“師兄愛吃,我便愛吃。”

李承乾:“……”

遂安公主和自己雖然不是一母所生,可畢竟是自己的妹子,只是李承乾能明顯感覺到,自己這個妹子,似乎胳膊肘往外拐了。

這時陳正泰看了養尊處優,一邊喝茶,一邊愜意享受宦官伺候的李承乾一眼,道:“我有一種雞,若是做出來,保準讓你們永生難忘。”

李承乾撇嘴:“又是你那養生湯?那滋味確實好,父皇愛喝,本宮也愛喝,可若說永生難忘,倒是過了。”

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見的東西多了,哪怕是昨日的多味花生,起初自是覺得別有一番風味,可吃的多了,也不過是好吃而已。

陳正泰樂了:“師弟不信?”

李承乾搖頭。

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九章:敕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
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九章:敕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