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

房玄齡聽了杜如晦的話,頷首點頭道:“如今老夫倒是裡外不是人了。”

說着,他苦笑。

杜如晦抿嘴一笑,卻是輕聲道:“還是希望房公能挺身而出,輔佐幼主,天下……再經不起混亂了。”

這話……意有所指。

太子年幼,而且顯然少不更事,這樣的人,是沒辦法安住天下的。

可是放任這些世族們得寸進尺,一旦這些人越來越肥,而朝廷的威信越來越弱,到時……只怕又是一個隋亂的結局。

房玄齡倒是失笑,別有深意的看了杜如晦一眼:“杜相公豈不也源自長安杜氏。”

杜如晦搖頭:“家國天下,這家要緊,難道國和天下就不要緊嗎?再這樣下去,何止亡國,中原再亂,非要亡天下不可。這天下之人,只計較着一家一姓和眼前的小利,難道忘記了當初晉時八王之亂所導致的後果嗎?若朝廷不足夠強勢,就不足以震懾豪強,今日決不能讓他們得逞。”

房玄齡聽到此,不禁爽朗大笑:“這亦是我所願也。”

聽到笑聲,許多人詫異,不禁朝向房杜二人看來,一頭霧水的樣子。

此時有宦官來,請衆臣入宮。

百官們魚貫而入,來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太極殿。

這太極殿裡,李承乾早早的來了,只是今日他格外的精神奕奕,便是連眼裡都有了神采。

衆臣看了李承乾一眼,心裡狐疑着,朝李承乾行了禮。

李承乾隨即道:“今日朝議,要議的當是淮水氾濫之事,今年以來,淮河多次氾濫,土地絕收,淮河沿岸十萬百姓,已是顆粒無收,倘若朝廷再不處置,恐生變故。”

衆人都不吭聲。

李承乾不由挑眉:“怎麼,衆卿家爲何不言?”

房玄齡於是出班:“此事,三省早有察覺,也擬了一個賑濟的章程,不過等到關中諸倉調糧,臣恐已經來不及了。臣聽說揚州還有幾個官倉儲存了一批待收押入關中的糧食,不如就地取材,急調揚州的糧食前往賑濟?”

李承乾沉吟道:“房公此言,也正合孤心,既然這樣,那便依房公行事吧。諸卿家還有什麼要議的嗎?”

百官們見李承乾對此前衆人提議的事提也不提一句,就好似這事沒發生一樣。

這令不少人心裡藏了闇火,此時有人不由道:“太子殿下……現在賑濟雖是十萬火急,可是扭轉人心,方爲正途啊。如今……人心浮動,又恰逢國家多事,殿下更該早做決斷,以安衆心。”

李承乾瞥了一眼說話的人,自是那戶部侍郎盧承慶。

李承乾冷冷道:“如何才能安衆心呢?”

“天下軍民百姓,苦商賈久矣。”

李承乾冷笑道:“依孤看,是卿苦商賈久矣了吧。”

許多人聽李承乾說出這話來,不由得忍俊不禁。

堂堂太子直接和戶部侍郎當殿互懟,這顯然是有失君道的。

盧承慶不由惱火:“殿下……不知偏聽偏信了誰的話,竟然頑固至此?現在陛下垂危,殿下監國,此存亡之秋,殿下怎可將天下人的呼籲,當做兒戲一般漠視呢?若是殿下堅持如此,臣所慮的,乃是這朝野內外,人心失望……殿下,臣之言都是發自肺腑,是爲了這江山社稷啊,若是殿下令天下失望,而殿下年幼,如何能製得住那些滋生不滿的人呢?”

李承乾道:“這樣說來,是否是孤若是不聽從你的話,便是昏聵無能了。”

“臣不敢這樣說。”

李承乾氣咻咻道:“你便是這個意思……你們這樣逼迫孤,不就是想從中牟取好處嗎?你自己來說說看,到底是誰對孤失望?你不說是嗎?那麼……孤便來說了,對孤失望的,不是百姓,不是那田野裡耕作的農戶,不是作坊裡做工的匠人,而是你,是你們!孤稍有不如你們的意,你們便動輒是天下人如何如何,天下人……張不了口,也說不了話,他們所思所想,所惦記和所念着的事,你又如何知道?你口口聲聲的說爲了江山,爲了社稷。這江山社稷在你口裡,就是如此輕巧嗎?你張張口,它就要垮了?孤實話告訴你,大唐江山,沒有這般弱不禁風,倒是不勞你掛心了。”

李承乾勃然大怒,掃視衆臣,又道:“以後不準再議此事,誰若再議,孤決不輕饒!”

“殿下怎可如此?”此時有人痛心疾首的站了出來,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看去,卻是國子博士陸德明。

這陸德明可是當初李承乾的老師,曾在東宮教授李承乾讀書。

現在陸德明痛不欲生的道:“殿下不聽人諫言,難道要效法隋煬帝嗎?隋朝滅亡的先例歷歷在目啊。殿下還未登基,便成了這個樣子。”

李承乾見着了陸德明,氣勢頗有幾分弱了。

陸德明又道:“若是殿下執意如此,老臣只恐大唐江山不保啊。方纔殿下口口聲聲說,盧侍郎不過是因爲自己的私心,卻總是滿口代表了天下人。可這歷朝歷代,似盧相公這樣的人,他們所代表的不就是天下的軍心和民意嗎?臣讀遍史冊,不曾見過忽視這樣的諫言的君主,有任何好下場的。還請殿下對此審慎以待,至於殿下口中所說的匠人、農戶,這與朝中有什麼干係?天下乃是皇族和世族的天下,非庶民之天下也。庶民們能分辨什麼是非呢?”

李承乾氣得抓狂:“若父皇在此,絕不會縱容你們這般顛倒是非。”

“陛下在此,一定會從善如流。”

“不錯,陛下在此,定能洞察臣等的苦心。”

李承乾冷笑道:“是嗎?看來你們非要逼着孤答應你們了?”

房玄齡此時覺得事態嚴重了,正想站出來。

卻在此時,見李承乾道:“孤倒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支持盧侍郎的倡議。附議的,可以站出來讓孤看看。”

他此言一出,許多人大喜。

居然頃刻之間,這大臣便站出來了七八成。

只有房玄齡和杜如晦一些人,卻是板着臉一聲不吭。

長孫無忌看看殿中站出來的人,再看看寥寥站在原位的人,顯得很猶豫,想要擡腿,又似乎有些不忍,僵在了原地。

畢竟長孫無忌其實心裡很清楚,若真是抑制商賈,長孫鐵業還是可以興旺發達的,這就意味着,尋常的百姓都不能鍊鐵,可長孫家和陳家這樣的家族,卻是想怎麼冶煉便怎麼冶煉!

這是什麼?這是暴利啊!

李承乾看着這烏壓壓的大臣,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支持的人,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李承乾突然大笑:“好,你們既想,那麼孤……自該從善如流,準了,準了,統統都準了。你們還有什麼要求呢?”

衆臣萬萬想不到,李承乾突然一轉了態度,他們此前還以爲怎麼都得再耗費許多脣舌呢!

驚喜來的太快,於是此時忙有人喜上眉梢地道:“臣以爲……新軍裁撤的旨意,早就已下了,可爲何還不見動靜?既是已經下了旨意,理應立即裁撤纔好。”

“不錯,劉公所言甚是……”

щщщ⊕тт kдn⊕¢ O

“這個啊……”李承乾道:“準了,還有呢?”

“……”

果然是個孩子啊。

盧承慶興奮的道:“太子殿下真是英明啊,殿下寬仁,直追陛下,遠邁歷代天子,臣等欽佩。”

“殿下能幡然悔悟,臣等甚是欣慰……”

李承乾卻是看笑話一般地掃視衆人,卻是觸碰到了房玄齡幾個嚴厲的目光。

李承乾沒將此當一回事一般,而是道:“這樣看來……先裁新軍吧。來人啊,新軍在何處?”

一個在此伺候的宦官道:“殿下,新軍已來了。”

“……”

已來了……

這是什麼意思?

殿中人竊竊私語。

此時……外頭卻傳來了嘩啦啦的踏步聲,這是長靴落在磚石地面,還有甲冑摩擦的聲音。

方纔還只是隱隱約約的,誰也沒有放在心上,可現在……卻如雷鳴一般,越來越近了。

咔……咔……

衆臣譁然。

盧承慶狐疑的看着李承乾,忍不住道:“殿下這是何意呢?”

李承乾卻是道:“我哪裡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事事都來問孤?孤還是個孩子啊,什麼都不懂的。”

聽了這話,盧承慶覺得不對勁了。

其實現在所有人都察覺到了異樣,已有一些大臣擅自出了大殿,出去一看……

只見烏壓壓的將士,打着旌旗,自太極門的方向,

————

踏步而來,他們列着整齊的方隊,全身甲冑,陽光灑落在明光鎧上,一片耀眼。

除了腳步以及甲冑之間傳出的響動,這些人詭異的沒有發出任何的聲息。

咔……咔……

猶如烏雲壓頂一般,隊伍看不到盡頭,他們穿戴着數十斤的甲冑,卻如履平地,隊形密密麻麻,卻是密而不亂。

帶隊的文武官員,也個個披甲,繫着披風。

劉勝就在其中,他第一次進入太極宮,從前唯一一次靠太極宮最近的,只是隨着自己的父親去過一趟平安坊。

可在這裡,他隨着浩浩蕩蕩的軍馬第一次進入這深宮之中,這裡一切都是巍峨的,無數高大的殿宇,隨着中軸延伸,腳下的磚石,都好似是每一塊都經過了細心的打磨,那瓦片都如琉璃一般,透着一種說不清的貴氣。

太極殿已經亂成一團了,先出來的大臣大吼道:“不得了……有亂軍入宮了。”

這一聲大吼,殿中無數大臣蜂擁而出。

盧承慶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多久,此時心頭一震,忙是隨大臣們一窩蜂的出殿,等看到那烏雲徐徐而來,他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裡了。

站在一旁的陸德明低聲對兵部尚書李靖道:“李將軍,不知……這是何意,是兵部的意思嗎?”

所有人看向李靖。

李靖捋須只吐出了兩個字:“不知。”

噢,大家纔想起來,李靖其實平日並不曾管理兵部尚書的部務,於是大家看向兵部侍郎韋清雪。

韋清雪如喪考妣的樣子:“這……兵部並無公文……”

於是……許多人心底頓時生出了寒氣。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李承乾興沖沖的揹着手,也已走出了大殿,他看着這整齊劃一的軍馬,心裡不禁歡呼雀躍,忍不住道:“叫孤做什麼?”

“殿下……這……這是誰招來的兵馬?”

“和孤沒關係!”李承乾撇撇嘴,一臉高傲的樣子:“你問孤,孤去問鬼嗎?”

這新軍依舊向前踏步,嘩啦啦的人馬宛如出劍的長劍一般。

“殿下,他們……莫非……莫非是反了,這……這是新軍,快……快請殿下……立即下詔……”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九章:敕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章:大宴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九章:敕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章:大宴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