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

李承乾勃然大怒的退朝。

陳正泰則優哉遊哉的跟在他的身後。

不得不說,這是一次預演,從此可以得出,唐太宗的兒子……還真不好做啊。

開國時期,多少虎狼的文武之臣,這些人,哪一個是省油的燈?

再加上,唐朝的儒家可還沒提出什麼君臣父子呢,人家分明說的是,君視臣爲草芥,臣視君爲寇仇。

宰了你李承乾又如何?

李承乾瞪了陳正泰一眼,冷笑道:“你爲何不動怒?”

陳正泰嬉皮笑臉地道:“我陳家想要發財,他們也想發財,陳家發了財,便擋了他們的財路了,他們叫喚一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有什麼可氣的?這天下又不是陳家的。”

而後,陳正泰收起笑:“陳家大不了,還可讓出一點實利出來,與他們沆瀣一氣,一起發財。他們是世族,陳家也是世族,這天下無論姓什麼,陳家不照樣也延續下來了嗎?只是太子殿下,那北周和隋朝的皇族,現今何在呢?”

李承乾的臉色陰晴不定,哼了哼道:“你少拿這些話來繼續氣孤。”

陳正泰卻是笑了笑,很快二人就到了密室,此時李世民的高熱已是退下了。

這倒是今天最值得高興的!

看來藥物果然起了效果,另一方面,也是李世民的體魄強壯的緣故,此時李世民吃了一些流***神好了許多,臉色也恢復了一些紅潤,換藥的時候,傷口處沒有感染的跡象,已明顯有傷口癒合的跡象了。

見了李承乾和陳正泰進來,李世民見二人穿着朝服,便道:“承乾,如何?”

李承乾氣呼呼地道:“這些人膽大包天,胡言亂語,兒臣……兒臣……”

李世民似乎早就想到如此,倒沒有感到一點意外,只淡淡道:“驕兵悍將,豈是你可以駕馭的呢?”

而後,他嘆了口氣:“倘若朕當真駕崩了,你們孤兒寡母,會是什麼樣子啊?”

陳正泰站在一旁,心裡想,只怕這個時候,李世民也有殺這些功臣和世族的心了吧。

若是知道自己早死,兒子駕馭不住,不統統宰了纔怪,這個時候還講什麼武德?

歷史上的李世民之所以仁慈,只是因爲他登基的時候正在春秋鼎盛之時,覺得自己有足夠的時間,花費數十年去慢慢的等待這些驕兵悍將們凋零。

而這一次生死劫卻是讓他驚醒了!

李世民隨即道:“這一次當真多虧了正泰啊。”

陳正泰微笑道:“陛下,這算不得什麼。”

李世民似乎恢復了不少氣力:“這些人……樹大根深,尾大不掉……若是不予重創,朕恐長此以往,要毀了我大唐的根基……該如何是好呢?”

陳正泰道:“陛下,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陛下能操控他們的財富即可。”

李世民訝異地道:“操控他們的財富?”

陳正泰道:“世族們的根本,在於他們世代積累的財富,這些財富只要一日掌握在他們手裡,他們就可以憑藉這些,威脅朝廷。既然如此,那麼爲何不引導他們,讓他們將財富投入到陛下可以控制的地方去呢?到了那時,他們的財富多寡,盡都爲陛下所控制,自然而然,也就無害了。”

李世民奇怪的看着陳正泰:“如何操控他們?”

陳正泰笑了笑道:“倒是有一個辦法,不過……卻需花費一點時間。”

李世民有時覺得陳正泰這個傢伙,總是有些看不透,不過……他對陳正泰是絕對放心的,於是毫不猶豫道:“需要朕做什麼?”

“需要陛下拭目以待即可。”陳正泰道:“到時陛下自然知曉了。只是兒臣卻需佈置一下,而後再請君入甕。”

李世民覺得匪夷所思,便又問:“那些世族,如何會聽憑你處置?”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陛下這就有所不知了,他們並非是聽憑兒臣的處置,而是……兒臣只要造勢,他們就得要跟着這勢頭走不可。”

“造勢……”李世民若有所思:“說來聽聽。”

“這東西倘若說了出來,就不靈光了。”陳正泰很認真的道:“待會兒,兒臣只怕要回家一趟,好生交代一番,此番這些人想謀陛下和臣的家產,那麼兒臣也就不客氣了。陛下大病初癒,還需好好的歇養,以陛下的身體,再養幾日,便可恢復了。”

李世民不知陳正泰葫蘆裡賣什麼藥。

看着陳正泰信心滿滿的樣子,李承乾更是心裡滿是好奇起來。

方纔他覺得自己遭受了奇恥大辱,這才知道,原來是不是皇帝並不重要,對於這些驕兵悍將們,他即便做了天子,他們也未必肯服他。

李承乾道:“孤隨你去。”

“你好好照顧陛下。”

看了看還沒完全康復的李世民,李承乾只好作罷,只是一張臉怏怏不樂。

倒是李世民道:“快去吧,朕倒想看看,你到底故弄什麼玄虛。”

陳正泰應了一聲,隨即便告辭而去。

這幾日都待在宮中,現在李世民身體終於漸好,陳正泰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只是……現在外朝還亂做一團,他們若是知道李世民起死回生了,卻不知是什麼樣子了!

一想到這個,陳正泰便忍不住大樂。

他匆匆的回到了家裡,立即讓下人將三叔公請了來。

三叔公一見到陳正泰,激動的不得了:“正泰,這幾日在宮中,裡頭的形勢如何了?”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這個不好說,也不能告訴叔公,這涉及到了天大的機密。”

三叔公頗爲擔憂:“現在我們陳家沒了爵位,又聽聞新軍要裁撤,現在不少人都在覬覦我們陳家呢。”

陳正泰卻是道:“而今交易所的事態如何了?”

“還能怎麼樣?”三叔公嘆了口氣:“股價跌了不少,雖沒從前那般喪心病狂了,可還是不禁令人擔憂,現在老夫沒心思顧着這個了……”

“要顧着。”陳正泰道:“那浮樑縣的窯口,已經建的差不多了吧?”

“早就建了不少窯了,瓷器燒了不少。”三叔公對於陶瓷的買賣,不甚上心,在他看來,這浮樑縣離得太遠了,山長水遠的,雖有水路運輸,卻還是有些不便。

可不知怎的,陳正泰對此,卻極看重,三叔公便道:“怎麼?”

陳正泰道:“要預備將咱們這浮樑瓷業上市了。”

“上市?”三叔公不解地皺了皺眉道:“這……又是什麼緣故?”

“等着瞧吧,想盡辦法,先運一批貨來,預備要開一個陶瓷的門店,這門店,要開在長安和二皮溝最熱鬧的地方,地段要最好,門店的裝飾,也要越奢華越好。”陳正泰氣定神閒地繼續道:“這是天大的事,一定要辦好。除此之外,百濟那邊可有什麼消息?”

“百濟?長孫衝那個小子?”三叔公一說到此人,便樂了:“哈哈,這個小子去的時候,還以爲自己是蘇武呢,預備去百濟那牧羊,哪裡曉得,在那兒日子過的舒坦的不得了,他在百濟便是土皇帝,不知多少人巴結着,何況……又有不少我大唐的商賈去,帶去各種奇貨,這上至百濟的過往,下至百濟羣臣,以及我大唐的商賈,哪一個不是將他供起來的?”

陳正泰便道:“到時候再帶一批貨去百濟,噢,是了……門店的地皮要選好,這門店如何營造,我得想一想纔是,到時我畫一個圖紙,讓匠人們來造,總而言之,花錢會不會?可勁的花就行了!”

三叔公道:“這個老夫會,不過……”

“不要不過了……”陳正泰繃着臉:“此事就託付給叔公了。”

三叔公不無憂慮的道:“只是此時,並不是最好的時機啊,不是陛下正生死未卜……”

陳正泰搖搖頭道:“陛下的事,叔公不必放在心上,按我說的去做就行,好了,不說了,我去書齋。”

一聽到又要去書齋,三叔公立即露出了怪異的表情,最終搖搖頭,嘆了口氣道:“果然,這一點也很像老夫。”

陳正泰信步到了書齋,書齋裡頭,武珝正提筆寫着什麼,聽到一聲咳嗽,峨眉微揚,見是陳正泰,隨即喜道:“恩師……”

“你在做什麼?”

武珝忙是正色道:“學生在算賬。”

“這幾日我們陳家的進賬幾何?”

“不。”武珝搖搖頭:“學生算的是……別人家的賬,比如博陵崔氏,比如長安韋氏……”

陳正泰也算是服氣了,怎麼感覺武珝屬賊的,專門幫着陳家惦記別人,他便忍不住道:“這也能算?”

“怎麼不能算呢?”武珝道:“根據他們在外買賣的錢糧多少,大致可以推算出身家的,只是會繁瑣一些,還要控制住一個變量,學生也是在此百無聊賴,所以試着算一算。”

陳正泰對她的愛好已經無語反駁了,哈哈一笑道:“這倒有趣,不過你若是有興趣,自管算便是了。”

武珝則是道:“陛下是不是身體恢復了?”

陳正泰詫異道:“你如何知道的?”

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我見恩師神采飛揚,便曉得肯定是有喜訊了。陛下龍體恢復,這是天大的好事,只怕現在,陛下正是在等一個時機,讓天下的臣民們大吃一驚吧。”

陳正泰坐下,武珝已乖巧的起身,斟了一盞茶來,送到陳正泰面前。

陳正泰拿起茶盞喝了一口,不疾不徐地道:“這是機密,現在不能和你說,這一次能救駕,其實你是頭功,等到時陛下論功行賞,定要好好的舉薦你。”

武珝卻是搖搖頭:“我一女子,要功勞做什麼呢?現在我只願好好侍奉恩師,便已滿足。我這些日子讀了許多書,越發覺得恩師的書架上,許多書甚是高深,倘若真能參透一二,定是受用無窮。恩師……我只問你,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能量,就如……咱們燒開水一般,只要燒了開水,便可得到能量,倘若如此,那豈不是和風車磨坊一般,通過將水燒開,便可……”

“啊……”陳正泰一時無語,自己就是個學渣啊,這些物理的基礎知識,十之八九都丟給老師去了。

一聽武珝認真的和自己研究這個,陳正泰忙打斷:“這個嘛,你慢慢領悟便是,不要什麼都來問爲師,如此簡單的問題,爲師事多,實在抽不開身來一一教導,你多看看書吧。”

說的臉不紅心不跳!

武珝的臉卻是微微一紅。

想來即便聰明到她這樣的地步,也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恩師也會糊弄她。

她心裡只是想,自己確實孟浪了,確實不該問這些小兒科的問題,煩擾恩師,於是老實地嗯了一聲。

陳正泰在此閒坐片刻,突然道:“此次,若是陛下當真能起死回生,你認爲天下會如何?”

“這……”武珝想了想道:“只怕陛下的心思要變了。”

“心思要變了?”

武珝道:“我聽聞,自從陛下生死未卜,朝中百官,不少人變得驕橫起來。當然,這也是情理之中,陛下對百官們歷來寬厚,這根本的原因就在於,陛下正值春秋鼎盛之時,比起許多功臣而言,陛下的年歲還算是小的。可一旦陛下走了一趟鬼門關,意識到生命的脆弱,只怕將來對百官會更爲苛刻。”

頓了頓,武珝隨即又道:“而滿朝文武,只怕也會心裡生出恐懼之心吧。”

“是啊。”陳正泰道:“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利用這種恐懼,恐懼纔是發財的最好時機。”

武珝不由抿嘴一笑:“恩師此言很有道理,看來恩師已有了應付之策了。”

陳正泰謙虛道:“哪裡談得上什麼應付之策,不過是跟在陛下後頭,狐假虎威而已,嗯……這個我很擅長。”

武珝露出憨態:“我也要狐假虎威,跟在恩師後頭……不過……”

她又垂頭,露出大家閨秀的模樣,抽了抽鼻子:“不過魏師兄可不准我這樣做,他要我規規矩矩,如若不然,便饒不了我。”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
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