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

人大抵都是如此,既有趨炎附勢的一面,也有落井下石的心思。

尤其是那些世族,根基深厚,總能見風使舵。

現在老皇帝撐不住了,陳正泰固然救駕有功,陛下撤了陳正泰的爵位,或許是希望讓太子施恩於陳氏,這一點很多人清楚。

可是,皇帝這樣的打算沒有錯,而太子施恩……真的能成嗎?

皇帝在的時候,可謂是一言九鼎。

而太子呢?

說難聽一些,大家都是老臣,所謂的老臣就是……我們當初跟着陛下打天下,或者是我們位高權重的時候,太子殿下你還沒出生呢。

說句倚老賣老的話,太子殿下即便將來新君登基,難道不要照顧老臣們的感受,想怎麼來就怎麼來的嗎?

李世民的病重,尤其是一箭差一點刺入了心臟,這樣的傷勢,幾乎是必死無疑的了。現在只是活多久的問題,大家就等着這一天。

說到底,臣子們怕的不是皇帝,皇帝之位,在唐初的時候,其實大家並不太待見,那些歷經三四朝的老臣,可是見過不少所謂小皇帝的,那又如何?還不是想怎麼擺弄你就怎麼擺弄你。

大家畏懼的,終究還是人,李世民可畏,李承乾……他算是個什麼東西。

不畏李承乾,自然而然……也就將陳家也當成了香餑餑!

無它,利益太大了,隨便啃下一點陳家的血肉來,都足夠自己的家族幾代受用,在這種利益的驅使之下,打着抑商或者其他的名義,藉此跟着咬陳家一口,似乎也不算是良心問題。

此時,陳正泰不屑的道:“這世上,果然世態炎涼的人佔了多數啊。其實這些世族,表面上是要抑商,可他們也不想想,在二皮溝,他們暗地裡難道沒有做買賣嗎?這些傢伙,實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哼,惹得急了,我將這些人平日裡做買賣的事都抖落出來。”

張千卻是面上堆笑,無論怎麼說,他對陳正泰的印象改觀了不少,尤其是這個時候,他理應和陳正泰同氣連枝纔是。

於是張千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道:“陳公子此言差矣。其實……他們越是曉得做買賣的好處,才更要抑商。”

“啊……”陳正泰有些不解,忍不住訝異地問道:“這是什麼緣故?”

張千咳嗽一聲:“你想想看,做買賣能掙錢,這一點是人所共知的,對不對?可是呢,人人都能做買賣,這利潤豈不就攤薄了?所以他們也偷偷做買賣,卻是不希望人人都做買賣。哪一日啊……若是真將商賈們抑制住了,這世上,能做買賣的人還能是誰?誰可以無視律法將貨賣到全天下去,又有誰可以辦的起作坊?”

陳正泰一聽,驟然之間恍然大悟。

他起初有些不明白,世族在看到二皮溝的暴利之後,哪一個沒有參與到二皮溝裡的買賣裡來的?可他們要抑商,大肆宣傳商賈的危害,這不是自打耳光嗎?

可張千此時卻是一語道破了天機。

抑商的目的不是大家都不從商,而是將普通人通過法律或者是律令的形式排除出從商的活動中去。

普通人害怕律令,不敢犯法。可世族不一樣,法律本來就是他們制定的,執行法律的人,也都是他們的門生故吏,以前不抑制商人的時候,世族辦一家紡織的作坊,其他人可以辦九十九家同樣的作坊,大家彼此競爭,都掙一些利潤。可若是抑商,天下的紡織作坊就是自己一家,另外九十九家被法律消滅了,那麼這就不是小小的利潤了,而是暴利啊。

陳正泰明白了這層關係後,倒吸了一口涼氣,禁不住道:“倘真是這樣的心思,那麼就真是令人可怖了。若朝廷真行此策,聽了他們的倡議,這天下的世族,豈不都要興風作浪?有土地,有部曲,子弟們都可任官,而且還有工商之暴利,這天下誰還能制他們?”

“是啊。”張千很認真的點頭:“這也是奴所慮之處,天下的錢財,人口,土地,都在世族的手裡,這朝廷豈不就成了空架子?就算是太子登基,也不過是他們的木偶而已。”

陳正泰冷笑道:“這是要圖窮匕見了。”

張千語重心長地道:“太子殿下畢竟年少,對於許多人而言,此乃是天賜良機,而今……已有不少人在鬧此事了。”

陳正泰頷首,皺着眉頭道:“但願陛下不要有事,如若不然,真未必能壓得住他們。話說,你一個宦官,成日也琢磨這事?”

張千擡頭,不禁白了陳正泰一眼:“奴乃閹人,沒有子孫後代,伺候了陛下半輩子,又無門戶私計,自是一切都以皇家爲重。你以爲奴和你一般?”

陳正泰不禁尷尬的笑了笑:“哈……其實我和你一樣。”

張千驚駭的道:“你也是閹人?那你那兒子,是誰生的?”

“……”

陳正泰怒罵道:“我說的是,我也沒有門戶私計,心裡只是以朝廷爲重。”

張千鬆了口氣,看來是自己聽岔了,竟差一丁點以爲,陳正泰的身體也有什麼缺陷呢!

他喃喃道:“嚇咱一跳,不然就真苦了公主殿下了。”

你確定你這不是罵人?

陳正泰對他很無語,這是把天聊死的節奏了,於是他不再搭理張千,隨即前往密室……

在宮裡的人看來,太子殿下和陳正泰似乎在搞什麼密謀一般,將陛下藏匿在密室裡,誰也不見,這倒是和歷朝歷代皇帝即將要病逝的情節一般,總會有身邊的人隱瞞陛下的死訊。

因此,總有不少人想要打探皇帝的消息,可張千佈置的很嚴密,絕不透露出一分半點的消息。

陳正泰趕至密室,將李承乾幾個換下來。

李世民又睡了許久,高燒依舊還沒退,陳正泰摸了一下滾燙的額頭,李世民似乎有了反應,他疲憊的睜眼起來,口裡努力的啊了一聲。

見陛下醒了,陳正泰立即抖擻精神,忙道:“陛下……想喝水?”

李世民眨眨眼。

誰能想到,平日裡顧盼自雄的李二郎,現在卻到了這個境地,可見人的禍福,真是難料。

陳正泰唏噓着,連忙取了溫水,小心翼翼的一點點的給李世民喂下。

李世民這纔出了口氣,似乎睡了一覺,精神了少許,他張了張嘴,努力道:“朕……朕這是在哪裡?”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陳正泰幾乎是耳朵貼着他的嘴巴,才勉強能聽清楚。

不過陳正泰的心裡還是忍不住歡喜,李世民的求生欲越來越強了,於是道:“陛下,這裡是陛下養病的密室,陛下中了箭,難道忘了嗎?兒臣與皇后娘娘以及太子殿下,在此給陛下動了手術……陛下洪福齊天,現在……已好了不少了。若是能熬過去,陛下遲早便可恢復龍體了。”

李世民努力的想了想,混濁的眼眸逐漸的變得有焦點,此時,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而後輕聲道:“這樣說來……朕一箭穿心,竟也可活下來了,這定又是你妙手回春吧?”

陳正泰也不謙虛,你說一箭穿心就一箭穿心吧,陳正泰道:“這算不得什麼,其實都是長孫娘娘和太子殿下的功勞。”

李世民臉上帶着欣慰,長孫皇后自是不必說的,他想不到太子竟也有這份孝心。

李世民畢竟是通過宮變登臺的,對於自己的兒子,固然是疼愛,可若是完全沒有防備心理,這是絕不可能的。

而太子分明可以等到他駕崩,便可高高興興的登基了。最多在他駕崩之後,表現一下孝心,可哪裡想到,在他眼看命不久矣的時候,太子還肯出一份力。

至於陳正泰……

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道:“你救駕有功,可朕奪了你的爵位,你還肯救朕?”

陳正泰立馬就板着臉道:“兒臣既是陛下的弟子,也是陛下的女婿,陛下既然要奪兒臣爵位,想來也是爲了兒臣好吧,兒臣知道陛下對兒臣……絕不會有歹意的。救治自己的尊長,乃是爲人婿和爲人學生的本份,有什麼肯不肯的呢?”

“朕今日方知忠孝二字。”李世民不禁感慨道。

這是實在話,身爲皇帝,見多了父子反目,兄弟仇殺,宗室不睦,君臣失諧,所謂的天子,掌握了天下的權柄,調度着天下的利益,因而……處在這旋渦的中心,李世民比任何人都要理智,知曉這世上的人都有私心,都有貪慾。

可現在……李世民卻發現,自己欠陳正泰的太多太多了。

陳正泰此時勸道:“陛下還是好好休息,努力調養好身體吧。這生死關頭,陛下還未完全過去的,此時更該保重龍體。”

李世民卻是道:“朕感覺……感覺自己睡了太久太久。這……歇……也已歇夠了。如今……實在不願再閉上眼睛,去面對那見不到盡頭的黑暗了,你坐一旁來……坐到朕的身邊,陪朕說說話吧。”

陳正泰理解李世民現在的感受,倒也不扭捏,索性坐在了一旁,便又聽李世民問:“外頭如今怎麼樣了?”

所謂的外頭,自然是外朝。

陳正泰道:“兒臣一直都在宮中探視陛下,外頭髮生了什麼,所知不多,只是曉得……有人起心動念,似乎在謀劃什麼。”

“朕不能死啊!”李世民感慨道:“朕倘若駕崩,不知多少人要彈冠相慶了。”

“陛下言重了。”陳正泰道:“其實還是有許多人對陛下忠心耿耿,甚爲關切的。”

李世民固執的搖搖頭,只是因爲現在身體虛弱,所以搖得很輕很輕,口裡道:“連張亮這樣的人都會反叛,如今這世上,除了你與朕的至親之人,還有誰可以相信呢?朕龍體康健的時候,他們之所以對朕忠心耿耿,不過是他們的貪慾,被背叛朕的恐懼所壓制住了吧,但凡有機會,他們照舊會跳出來的。”

陳正泰失笑道:“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未篡恭謙時……”

李世民細細的品着這句話,不禁道:“你又作詩了。”

“這……”陳正泰方纔也只是下意識的念出來,此時才意識到,好像這詩有些不合時宜了,畢竟這詩人白居易還沒出生呢,陳正泰忙道:“兒臣……是僥倖聽人作的。”

李世民搖頭道:“你真奇怪,總是要假託他人,生恐朕知道你學富五車似的。可世間的人和你全然不同,他們哪怕知道是別人的詩,也要抄到自己的名下,生恐別人不知他有才學。”

此時,李世民看起來恢復了許多。

陳正泰下意識的又摸了摸他的額頭,感受着他的體溫,高熱居然退下了不少,看來是青黴素起了效果了,方纔換藥的時候,已經能感到傷口要快速的癒合了。

這令陳正泰心裡輕鬆了許多,說話也不禁輕快了一些:“陛下這些話,令兒臣無地自容。”

李世民則道:“無地自容的是別人,不是你。”

他聲音大了一些:“你可知朕爲何要撤了你的爵位?”

陳正泰心裡倒是有一些想法的,不過這時卻搖搖頭:“兒臣不想知道。”

“真是個奇怪的人啊。”李世民勉強咧嘴,算是笑了笑:“你不想,那朕便不說了,只是你需知道,朕不會害你便是,今日朕經歷了生死,感慨良多,朕的病情,現在有何人知道?”

“啊……”陳正泰道:“其實給陛下動手術,本就是大逆不道,所以……所以除了娘娘和太子,還有兒臣以及兩位公主殿下,噢,還有張千公公,其餘人,都一概不知陛下的真實境況。”

“不知纔好。”李世民道:“朕曾作詩,板蕩識忠臣!這個時候,正可看一看,這滿朝文武,誰忠誰奸!你待會兒偷偷傳朕密旨給太子,暫時……不可透露風聲,朕……暫時也不需他照料了,他也該去見一見百官了。”

怎麼聽着,好像李世民想偷襲,想騙的意思。

這樣好嗎?

………………

第二章送到,同學們,求月票。

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章:吃了嗎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
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章:吃了嗎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