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

只限定於皇族,實在是無可奈何的事。

可偏偏李氏皇族……雖然人不少,可絕大多數,卻都已調離了長安城。

這當然也是爲了防範再出現玄武門的可能。

因而陳正泰思來想去,便只好去尋衆后妃們了。

只是即便是后妃們……也是不能隨意測的,這至少也需是皇貴妃的級別纔可能,畢竟……尋常家世的人,如何配得上李世民高貴的血液呢?

古人們很講究這個,即便是死,也絕不容許自己的血液被玷污。

陳正泰大致的測了一下,李世民的血液乃是A型血液,陳正泰幾次測試其他人,結果都不甚理想。

尤其是其他的皇妃,聽聞要取血,一個個臉拉下來,好不容易採血之後,竟都難尋李世民的血型。

這令陳正泰有幾分懊惱,話說……這A型血也算是鋪墊了,找這玩意,咋就好像平日丟三落四的自己一樣,但凡要找某樣東西的時候,平日裡很常見,可偏要尋的時候卻總是找不到。

於是,沒辦法之下,也就只能擴大範圍了,卻這本身就是大麻煩,思量再三,陳正泰便不由得愁眉苦臉起來。

另一邊,按着陳正泰的吩咐,李承乾帶着兩個妹子和自己的母親,將一處小殿,在收拾了之後,便開始練習。

練習的過程是極痛苦的。

譬如一頭豬,直接被人射箭,製造一個和李世民差不多的傷口,而後擡到了偏殿上,將這豬綁縛住之後,便開始拿着許多奇奇怪怪的器皿開始動手。

一旁倒是有一個醫館的人,這醫館的人已經得到了警告,倘若事情泄露,少不得要讓他缺胳膊短腿,家裡少幾口人的。

手術其實在二皮溝已經變得普遍起來,當然,大多都只是一些簡單的外傷手術。

而似這樣的手術,這大夫卻是聞所未聞的,在他看來……陛下是一丁點存活的機率都沒有的。

正因爲手術在二皮溝流行,所以大量的大夫也漸漸開始去了解人體的結構,甚至有不少人……充當仵作,每日和屍首打交道,這在不少二皮溝大夫看來,乃是學習手術的第一步。

這大夫不敢親自操刀,畢竟……對於他而言,此等手術……一個不好,便是要治死人的,治死的還是皇帝,自己便有一百個膽也不敢冒險吧。

李承乾已是忙碌開了,在大夫的教授之下,他手忙腳亂和家裡的三個女子嘗試着剖開豬的傷口,稍有任何的差池,都可能讓這豬喪命。

首先要克服的,其實還是心理上的問題,這麼血淋淋的場面,還需做到不出任何差錯,最重要的是……一切都必須做到快速,時間耽擱的越久,死亡率便越高。

長孫皇后起初見到這血淋淋的一幕,幾乎要昏厥過去,只是想到了身負重傷的李二郎,卻還是強打精神。

“這樣也能治病?”

“不知道,陳正泰是這樣說的。”李承乾安慰母親道:“母后放心,陳正泰說話還是挺有譜的,他還說了,倘若治不好,他願以命相抵。”

遂安公主在一旁,立即道:“夫君沒有這樣說過,他說只有一成把握。”

李承乾便回頭瞪了遂安公主一眼,這眼神,大抵要表達的意思是遂安公主情商比較低,沒看到孤在安慰母后嗎?這個時候說這些,豈不是讓母后不開心?

遂安公主沒理他,故作視而不見的低頭整理着酒精泡着器皿。

連續殺了幾頭豬,不,更準確的來說,是治死了好幾頭豬,李承乾已是疲憊不堪。

因爲他發現,每一頭豬,無一例外,都死了。

根本就不可能讓這豬存活。

這令李承乾沮喪到了極點,可他想找陳正泰商量,陳正泰卻似乎對此漠不關心,只關注着血源的問題。

到了次日,又有幾頭豬運來,手術還要繼續,拖着身心疲憊的身子,李承乾依舊帶着家裡的三個女人,繼續在大夫的指導下進行手術。

有了許多次手術的經驗,他和長孫皇后等人,總算見了這鮮血淋漓的場面,不再無法接受了。持刀和鑷子的手,也比從前穩當了許多,這手術室乃是一個密室改造,雖然做不到完全的無菌,且也經過一道道酒精的消殺,密室裡還點了許多的燈,這燈點的多了,便產生了無影的效果。

可即便如此,無論李承乾再如何的穩當,幾乎沒有豬能堅持到手術結束。

“兩炷香時間……”一頭死豬被送走,李承乾擦了擦額上的汗,長樂公主李麗質已覺得自己渾身被汗水溼透了,她在旁低聲抽泣。

手術的時間,比此前好了許多。

而那大夫則帶着死豬去解剖一番,最終得到了手術的結果……這一次手術比此前經驗更足,幾乎沒有觸碰到不遠處的心臟,箭桿也非常完美的取了出來,除此之外……此後的止血以及縫合、包紮,也開始像模像樣了。

“一切都完美,那又如何?”李承乾看着這大夫,苦大仇深地道:“這豬還是死了,父皇若是豬,就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大夫:“……”

長孫皇后側過身,不禁啪嗒的落淚。

李承乾看着傷心的母后,面露不忍,隨即便道:“繼續吧,今日還有幾頭。”

這大夫卻道:“時間只怕來不及了,韓國公……不,陳公子說過,陛下的傷口有化膿的危險,再拖延下去,只怕神仙也難救了。”

說到這裡,無論是李承乾,還是長孫皇后,又或是兩位公主殿下都,不禁擔心又傷心起來。

實際上,他們沒有看出這樣的手術能救人。

這些豬不是無一例外都死了嗎?

李承乾顯得有些六神無主,長孫皇后倒是淡定下來,咬牙道:“將下一頭豬綁來。”

長孫皇后畢竟是有閱歷的婦人,起初的時候,見不得這場景,可現在要救自己的丈夫,倒是什麼都能堅持了,但凡有萬一的希望,她也願繼續去嘗試。

長孫皇后都如此說了,衆人再不敢怠慢,繼續一遍又一遍的手術。

任何事,都有一個從生疏到熟稔的過程。

手術的原理其實並不複雜,所以問題的根本,終究還是一次次的去嘗試而已。

長孫皇后負責縫合和包紮傷口,李承乾負責主刀,而長樂公主與遂安公主則打下手,預備手術的器皿和器械。

而另一邊,陳正泰終於尋到了一個符合李世民的血型了。

這真是燈下瞎了,好像……自己竟就是A型血啊。

當他得到了驗證的結果之後,整個人有點懵。

而後臉上露出了悲慘之狀,這是……悲劇啊。

張千一直跟在陳正泰的左右,負責跑前跑後。

聽聞陳正泰要手術,陛下有活下來的希望,張千整個人已是打起了精神。

或許對於陳正泰而已,陛下沒了,他還有太子殿下。

可對於張千而言,李世民就是他的一切,作爲內常侍,沒有人比張千更加懂得,自己的一切都來源於陛下,一旦陛下駕崩,自己的命運十之八九就只能被打發去皇陵守陵了。太子殿下即便對自己再如何敬重,屆時用的也是那些從前平日裡伺候他的宦官。

因此,張千現在幾乎將陳正泰當做是自己的親爹一般,陳正泰要在宮中進行驗血,他連忙召集人,說動一個又一個后妃去進行查驗。

此時,看着陳正泰一臉悲苦的樣子,便忍不住道:“陳公子,不是說………這血找着了嗎?怎麼還愁眉苦臉的樣子?”

他不理解陳正泰此時是什麼心態。

陳正泰嘆息道:“找是找着了,就是偏巧,好像在我身上。”

張千頓時貪婪的看着陳正泰,忍不住翹起大拇指:“陳公子真是渾身都是寶啊。”

陳正泰覺得這話刺耳,又不好發作。

下一刻,張千卻對陳正泰顯得很同情:“就是不知……要抽取多少血液……咱還是第一次聽說,這血還可過別人身子的。”

陳正泰嘆了口氣:“很多,很多。人們都說……一滴精,十滴血,今日爲了救陛下,我不知要浪費多少精華。”

張千點頭表示贊同。

精血,精血,對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血液是極爲寶貴的,因而人們深信,血本源於先天之精,而生成於後天飲食水谷;精的形成,亦靠後天飲食所化生,故有“精血同源”之說,精血的盈虧決定人體的健康與否。

倘若抽取了太多的血,只怕陳公子的身體,一定受不了吧,最少得耗去二十年的壽命,甚至……不知道,未來還能不能生孩子,若是生不出了,倒是可惜了,那就和咱一樣了。

張千說出了一個重點::“那這陛下,還救不救?”

陳正泰想也不想的,就咬牙切齒地道:“救,爲何不救?”

張千頓時眼睛紅了,眼淚要奪眶而出。

從前他是覺得陳正泰這個人挺陰險的,可現在看來,陳公子原來也是一個不失忠義的人哪。

在他的價值觀裡,這幾乎等同於,拿陳正泰的命去換陛下活下來的可能了。

張千頓時對陳正泰的印象改觀,隨即極敬重的樣子地道:“公子……你……哎……奴不知該說什麼了,公子保重吧。”

聽聞陳正泰要獻血,而且此次所抽取的血量,可能格外的多,長孫皇后和李承乾俱都震驚了。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長孫皇后看着前來彙報的張千,也頗爲震驚。

張千灑着淚,幽幽地道:“陳公子說,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再耽擱不得,他說既然他的血可以救陛下,那麼就絕不能……唉……如今也沒什麼可說的了,他現在已經在準備一些新的手術用具了,說是手術越快越好,只要陛下能活下來,縱是抽乾了他身上的血,他也甘之如飴的。”

長孫皇后聽到這個結果,第一個念頭,便是想要拒絕。

開玩笑,這也是自己半個女婿,還曾就過自己的,而且陳正泰還年輕,這是血啊,若是人沒了氣血,那不就是和死人差不多了嗎?

長孫皇后雖也不懂醫術,卻是比任何人都明白,血液的寶貴。只怕這抽了血,就變成廢人了。

張千哪裡看不出長孫皇后的猶豫,立馬道:“娘娘,陳公子說他主意已定,還請娘娘與殿下,也定要捉緊時間盡力多練習,萬萬不可出任何的差錯,大家一起盡人事,無論如何也要救活陛下。”

“知道了。”長孫皇后無聲地嘆了口氣,已是淚水滂沱:“從前總有人說……皇帝乃是天子,掌握着天下的權柄和錢財,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臣們討好他,世族們也從他身上得到好處,因而個個在皇帝面前,都是赤膽忠心的樣子。可是人心隔肚皮,忠奸如何能分辨呢?莫說是別人,就算是本宮自己的至親,太子的親舅舅長孫無忌,本宮也未必確保他有絕對的忠誠。陛下從前曾寫過一首詩,叫:‘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意思是隻有在疾風中才能看得出是不是強健挺拔的野草,也只有在激烈動盪的年代裡才能識別出是不是忠貞不二的臣子。正泰對陛下的忠孝,實在是令人感慨啊。”

李承乾也是露出於心不忍的樣子。

長樂公主和遂安公主各自蹙眉,都爲陳正泰而擔心不已。

長孫皇后終於定了定神道:“我們繼續練手吧,既要救陛下,也不可讓陳正泰白白流血了。”

這面前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四人再無猶豫,已到了不知疲倦的地步。

想比於陳正泰精血的付出,這一點疲勞又算得了什麼呢?

到了傍晚時分,一個手術室已經佈置妥當。

而陳正泰也已帶着許多的稀奇古怪的器皿和藥品來到了這裡。

陳正泰等人先行去見了李世民。

臥榻上的李世民,已經極度虛弱,虛弱到似乎已到了彌留之際,他的傷實在太重了,也虧得他從前身體強壯,這才支撐到了現在。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