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

張亮記得,自己並沒有讓外頭的部曲輕舉妄動。

若不是自己的部曲喊殺,那麼……十之八九,就是外頭的禁衛們察覺到了異狀,決心殺進來了。

不過……

張亮冷笑道:“禁衛之中,倒是有一些聰明的人,可惜的是……你們以爲,一時半會功夫,他們就能殺得進來嗎?簡直就是找死!”

隨即,張亮死死的盯着李世民,惡狠狠地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寫還是不寫?”

實際上,張亮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耐性,若是沒有變故還好,他有的是時間,可現在變故已經發生,那麼必須快刀斬亂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了。

李世民冷冷一笑:“朕豈會如你所願?你若是趴在朕的腳下,跪地求饒,朕或許還可饒你。”

шωш● тт kān● ¢○

“死且在眼前。”張亮怒吼:“還敢胡言亂語,放箭!”

程咬金等人已是大驚失色,紛紛道:“張亮,不可。”

說話間,那程咬金已朝張亮撲來,一個弩手已放了弓弩,一箭刺穿了他的小腿。

程咬金呃啊一聲,便覺得自己的腳下已是被鮮血浸溼了,可他是何等人,雖是中箭,卻還是一把先衝到那弩手面前,狠狠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將其死死的按倒在地,須臾之後,那弩手的脖子便被扭斷。

倒是張亮的幾個養子,已是一擁而上,一起將程咬金牢牢的制住。

程咬金被人死死的扯住了手腳,腳下的箭傷還在淋淋的鮮血流下,他猶如一頭失控的野牛,呃啊一聲,將其中一人甩翻在地。

那幾個指着李世民的弩手,見此變故,竟是有些慌了。

雖是得了張亮的命令,可他們比誰都清楚,自己面前的乃是大唐天子,他們雖是鐵了心不得不跟張亮一條道走到黑,可事到臨頭,真要射殺天子,卻還是覺得渾身戰戰。

張亮眼看局勢有些失控,外頭的喊殺越來越近,他聽到了如鼓點一般的馬蹄聲,立即意識到……救駕的軍馬來了。

怎麼會來的這樣的快?

張亮慌了神,莊子裡……雖也有馬匹,可是絕不會在莊子裡縱馬,除非……有人強攻了進來。

他原本以爲,就算有人事先察覺,那也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等到朝廷調集兵馬,沒有兩個時辰也絕無可能。

可哪裡想到……來的這樣的快。

“放箭哪!”他看着案首位置,居高臨下看着自己的李世民,李世民的目光,說不出的可怕,此時……他心裡也有些膽寒了,口裡發出了怒吼:“快放箭,殺死了這李二郎,我等便立即入宮……”

幾個養子,依舊戰戰兢兢,竟是大氣不敢出。

張亮暴怒,一把躲過了一旁養子手中的弓弩。

李世民此時將案牘一腳踢翻,無數的殘羹冷炙和濃烈的酒水統統翻到咋地。

李世民上前:“張亮,你敢在朕面前放肆嗎?”

張亮將弓弩對準李世民,獰笑道:“如何不敢?”

說着,按動了機括。

弩箭便破空而出,直直朝着李世民的心口射去。

嗤……

這一箭……直接貫穿李世民的身體,李世民身軀一震,可他依舊還是站着。

劇烈的疼痛,令李世民口裡發出了一聲悶哼。

此時的李世民,已是怒不可遏。

他已來不及檢查自己的傷口了,只是覺得……胸中一股不平之氣,令他一步步依舊走向張亮。

張亮卻是慌了,此時堂中已經大亂。

李靖等人見李世民中箭,一下子的,酒已醒了,隨即瘋了似的與堂中的張家養子和護衛們廝殺一團。

外頭的馬蹄聲已越來越急促……須臾片刻,卻是一人,勒馬跨過門檻進來,當下便斬了一個張家的護衛。

這人口裡大呼:“救駕來遲,還請恕罪。”

一聽這聲音,那些護衛和養子們已是徹底的沒了士氣,轉瞬之間,便被斬殺殆盡。

李世民搖搖晃晃的撐着身體,他擡頭,看着那馬上的人,很是面熟。

此人……面龐稚嫩,卻很顯英武……是了……是陳正泰身邊的那個不太靠譜的護衛……叫……薛仁貴的……

方纔憑藉着滿腔的怒火,李世民尚且還能支撐,可到了現在……見了救駕的人,李世民似乎一下子用光了力氣般,卻一下子癱倒了在地,他噗嗤噗嗤的喘着粗氣,面上不禁帶着苦笑,心裡不禁想,朕……想來要死了吧。

萬萬想不到,英明一世,卻死在了豎子之手。

終究還是大意,被人偷襲了。

此後……又有許多人馬趕到,此時已有人搶上前來,李世民彌留着張眼,這人不是陳正泰是誰?

便聽陳正泰焦急的聲音道:“快,快請大夫,快……”

李世民撐着身體道:“無礙,無礙……朕這輩子,大小創傷數十處,咳咳……”

李世民覺得自己有些呼吸不暢,依舊還是努力又固執的道:“這些許小傷,又算得了什麼,正泰,你來的正好,好極了。這一次……你救駕有功,只是……你給朕聽明白,聽明白了,去取張亮的首級來,送到朕這裡來!”

陳正泰不肯走:“陛下……”

李世民苦笑搖頭:“這裡有的是人照顧……給朕去取首級!”

陳正泰便再沒有猶豫了。

他忙讓一旁的早就嚇得魂不附體的宦官照顧李世民。

起身,回頭,看着一旁受了傷撲哧撲哧喘着粗氣,口裡還罵罵咧咧的程咬金,還有那渾身是血的李靖人等,最後目光落在了薛仁貴等人的身上,大喝一聲:“跟我來。”

此時,張家已被圍得水泄不通。

部曲們依舊還在鏖戰,只是……和新軍比起來,顯得差的太遠,何況……他們知道自己已經事敗,此時只是機械性的負隅頑抗而已。

過不多時,外圍的禁衛也察覺到了動靜,也紛紛殺了進來,陳正泰卻沒有理會這些小嘍囉,而是領着薛仁貴、蘇定方几個,一路穿梭,沿途抓着人詢問張亮的下落,一直到了張家的後宅。

張家的後宅早已混亂不堪,到處都是女眷的驚叫。

迎面看到一個張家的小妾帶着幾個女婢收拾了細軟撞上前來,他們見到陳正泰幾人,驚慌失措地轉身要逃。

薛仁貴卻已紅了眼睛,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對方的後襟,毫無憐香惜玉,卻是將手中的刀狠狠朝前一刺,這刀便順着這小妾的後腰貫穿了小妾的肚子,薛仁貴隨即將小妾踹開於道旁。

陳正泰不禁打了個寒顫,他想不到,此刻竟是連婦孺都已動手了。

陳正泰只覺得渾身冰涼,不去看路旁的屍首,依舊抖着腿肚子前行。

他不禁道:“不要殺女眷。”

“可是……命令難道不是雞犬不留嗎?”薛仁貴正色道:“再說犯下了這樣的罪,現在殺了他們,算是給他們一個痛快了,他日法司追究,只怕更是生不如死。大兄,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便決不可仁慈,來了這裡,只有敵我,沒有老弱婦孺!”

陳正泰便不做聲,薛仁貴雖是反駁了他。

不過……等又見幾個女婢時,他卻再沒有動手了。

一路追索至後堂,衆人循着聲音進去,在這裡,終於見到了張亮。

方纔,當薛仁貴第一個衝進來,而後新軍一個個的衝進來的時候,張亮便手忙腳亂地從前堂往後宅跑了。

他第一時間,竟不是立即逃竄,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張亮比任何人都明白,天下之大,即便是逃出了張家,在這天下,哪裡還有他的容身之地呢?

只是……這張亮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他來到後宅,所做的第一件事,竟是給自己換上了一身黃袍。

此時,只見他頭戴着通天冠,穿着只有皇帝上朝時才穿戴的吉服,正和一個婦人撕扯着:“皇后,皇后……”

張亮叫的這皇后……正是他的妻子李氏。

李氏其實已預備逃了,她讓自己的兒子張慎幾收拾了細軟,卻是還沒走出門口,卻被換上了龍袍的張亮給截住了。

張亮死死地扯住李氏的手臂,道:“皇后要到哪裡去?”

“你這畜生,你做下這等事,還想要牽累我嗎?”李氏怒道:“你要死便死,與我何干,於我們趙郡李氏,更無關係。你這豬狗一般的人,當初若不是族中人說你是功勳之臣,將來必得高位,我如何嫁你?你也不照照鏡子,你有哪一樣好的?走開,不要牽累我。”

張亮面上的熱切,一下子變得陰沉,他雙目一瞪,咬着牙道:“是你要做皇后的啊,是你嫌我只是一個國公……”

一旁的張慎幾見這養父扯着自己的生母不放,也是急了,想要將張亮的手掰開,卻是怎麼都沒用,急切道:“父親,你便放我和母親走吧,都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了,張家已是大廈將傾,母親只有走了,改嫁他人,而我認祖歸宗,自此不再叫張慎幾,纔可以活下去。父親就看在和母親平日的恩情上……”

“太子。”張亮瞪着眼,看着張慎幾:“你怎可以說這樣的話!”

“我……我不是太子……”張慎幾嚇得打了個激靈。

一旁的李氏怒罵:“快放開我,你這豬狗不如的東西,你想拖着大家和你一道陪葬嗎?你自己的罪,自己去認,你和你那該死的娘一樣的德行,果然是農戶出身……”

張亮愣了一下,不由哭笑不得,此時他覺得自己穿着的龍袍,也不香了。

他看着李氏臉上的憎惡之色,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當初說好了你做皇后,他是太子,而今,你們都不認了嗎?不認了……便沒有夫妻之情了!”

李氏立即就道:“誰與你這賊是夫妻!”

張亮繃着一張臉,怒不可遏的樣子,卻是手一鬆,放開李氏。

終於得到了自由,李氏如蒙大赦,連忙挽着自己的兒子,相互攙着要走。

誰料她才走了幾步,自她後頭,張亮竟是取了鐵鐗,高高舉起,狠狠地砸向了李氏的腦袋。

一心想着趕緊逃離這裡的李氏猝不及防,啊呀一聲,便已攤在血泊中,那腦袋……已是被砸了個稀巴爛,血水和白色的漿液落了一地都是。

張慎幾嚇得臉色慘白,口裡連忙道:“母……親……”

張亮此時面目猙獰,淚水滂沱,口裡喃喃道:“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不能走,不能走的……”

他乾癟的嘴脣顫抖着,隨即咧着嘴,朝張亮一笑,口裡道:“兒啊,你雖不是我的親骨肉,可是……我迄今爲止,還是將你當做自己的親兒子啊……說了你是太子,你便是太子的!”

他一面說,一面舉起了鐵鐗,已是將張慎幾的腦袋砸成了肉泥。

張亮身穿着黃袍,這黃袍上染血,卻是低頭,看着這已倒在血泊中的母子,手中的鐵鐗,緩緩地滴着血。

隨即,他擡起頭來,見着了已進了內堂的陳正泰人等。

張亮居然出奇的平靜,甚至看不到半點驚慌之色,配上他一張佈滿鮮血的臉,令人頭皮發麻。

張亮卻是突的露出一笑道:“讓你們久等了吧,我的事,已辦完了,李二郎一定不會饒了我,我曉得他的性子,他寧願現在取我首級,也不願留下我明正典刑的,畢竟……他還是要臉的。”

蘇定方和薛仁貴,還有黑齒常之,見他手裡還拿着鐵鐗,沒有貿然衝殺上前,而是先將陳正泰團團護住了。

陳正泰看着地上的屍首,尤其是兩個被砸了稀巴爛的腦袋,忍不住想要嘔吐。

張亮慘然道:“真可憐,俺怎麼就會鬼迷了心竅呢?此婦活着的時候,我滿心只想着如何討她的歡心,她做了什麼事,俺也肯原諒她。”

說着說着,他悽然落淚:“就爲了讓她笑一笑,我便恨不得將自己的心都挖出來。俺覺得她是高貴的女子,是五姓女,俺便格外的看重她,可現在你們看,什麼五姓女啊,不還是給她一下子,她便腦漿都撒出來了嗎?其實和那尋常的村婦,也沒什麼不同。”

………………

還有。

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
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