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

張亮說到這個時候,帶着酒意的諸人才終於察覺到了一丁點不正常起來。

今日張亮的話,過於入骨了。

程咬金忍不住嘟嘟嚷嚷道:“張亮,你這廝胡說什麼?”

張亮卻不以爲意,脣邊勾起了冷笑。。

大家都醉了。

這悶倒驢就是最好的蒙汗藥啊!

方纔大家肆意暢飲,這酒下肚,雖然還有人能保持住理智,可實際上……許多人已經搖搖晃晃了。

衆人雖然說不上是爛醉,卻也已戰鬥力減去了七八成。

張亮目光在所有人的臉上掃視了一眼,眼中透出幾分不屑,咧嘴道:“胡說?是我胡說嗎?此後你們跟着李二郎,俺也跟着李二郎,俺雖不如你們立這麼功勞,可是苦勞卻還是有的。你們是國公,俺也是國公,可是你們可曾正眼瞧過俺一眼嗎?”

秦瓊性子倒是溫和,只低斥道:“張亮,不要再說了。”

“有什麼不可說的,今日就要說個清楚明白。”說話間,張亮已是豁然起身,四顧左右,顧盼自雄的模樣,得意洋洋的繼續道:“就說李二郎吧,他又如何對得起俺這老兄弟呢?想當初,俺爲他受了這麼多皮肉之苦,纔有了他今日做天子,天子……天子,他是做了天子了,可又給俺帶來了什麼好處?”

李世民抿脣不語,可目光已經變得鋒利和陰沉。

他雖也喝了不少酒,卻也瞬間恢復了理智,甚至下意識的,想要去摸腰間的佩劍,可他很快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沒有將佩劍帶來。

而這本就是私宴,隨來的禁衛是沒有資格在此的,李世民一時竟是又驚又怒。

似李世民這樣絕頂聰明的人,其實想讓他上當,哪裡有這麼容易?

當然,李世民最大的弱點便是自大,就如當初他在軍中一般,身爲主帥,最愛做的卻是親自偵查敵營的動向和衝鋒陷陣。

這許多年的軍旅生涯之中,他不知多少次將自己置身於危險的境地,他卻自認自己的騎射功夫好,久而久之,更是認爲自己得了上天的庇護,就越發不想危險當做一回事了。

李世民沒有意識到上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即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張亮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

這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李世民不蠢,正因爲不蠢,他絕不會認爲張亮這廝居然敢謀反,因爲謀反對張亮沒有任何的好處,他張亮真以爲輕易就能夠成功?可一旦失敗,付出的代價卻是極爲沉重,他怎麼都不會想到張亮會有這個膽子。

這就好像一個下棋的高手,遇到了一個打王八拳的臭棋簍子,非要馬走田,象走日。你說棋不是這樣下的,他說老子就這樣下。你說你別這樣,我們下象棋是有規矩的。他說不行,我說規矩是什麼就是什麼。你若瞪他一眼,說一句你這人到底是不是來下棋的。結果對方突然拿出了一把刀來,說你侮辱了我。

張亮此時得意洋洋,啐了一口吐沫,接着道:“俺可沒從李二郎這裡得什麼好處,這天下合該就是他李家的嗎?誰說就一定是他的?歷朝歷代,還沒有一個姓張的天子,人們都說俺面帶紫氣,有天子相。他李二郎做得,我張亮爲啥就做不得?等俺做了天子,你們誰還敢笑俺?”

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足夠露骨了,程咬金等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都不可思議的看着張亮。

這人……瘋了。

李世民此刻竟是想笑,偏在此刻,他又笑不出來。

難道他的一世英名,竟是要折在這裡?

李靖已是拍案而起,預備要動手了。

“誰也別亂動。”張亮道:“誰動一動,便先宰了誰。”

張亮一聲大喝。

就在此時,外頭已有數十人蜂擁而入,這數十人,多是他的養子,他們有的提着刀劍,有的提着弓弩,弓弩的箭矢已經上了弦,四五張弩直接對着李世民。

張亮看着衆人難看的臉色,面帶得色,手指着李世民道:“不對,應當說,誰敢動一動,俺就先宰了李二郎。”

這一句話,果然很有作用,所有人竟都不敢動彈了。

李世民此時卻是笑了,他覺得頭有些昏沉,勉強撐着身體,眼睛打量着張亮道:“張卿家,你沒有想過後果嗎?”

張亮撇撇嘴道:“後果就是我張亮做天子,誰敢不從,便宰了誰!俺這輩子,還沒有嘗過做天子的滋味呢!反正我見你這天子做的快活……”

李世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失望,當初和自己並肩作戰,出生入死之人,如今……卻是到了今日這個地步。

李世民冷冷道:“朕如何對不住你?”

張亮冷笑道:“不說從前,就說近前的事吧,那竇家的案子,俺這麼大的功臣,他竇家被抄沒了,俺拿個二十萬貫,有什麼不合理的?可是你呢,竟縱容那個鄧健,非要逼着俺將這錢拿出來。俺跟着你差點搭上自己的性命,你做了天子,難道不該給我享福嗎?這二十萬貫,你也和俺計較?”

李世民面色冷峻,話說到這裡,他其實已經很清楚了,和這張亮,根本就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李世民身子繃着,只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倘若沒有喝酒,或許……狀況會好一些,可現在……

他冷冷道:“弒君之罪,你可想過後果嗎?”

張亮不以爲然地看着李世民道:“你可以殺兄弟,我如何不能弒君?”

這話說出來,真令李世民一口老血要噴出來,他心中已是狂怒。

程咬金大叫:“禁衛,禁衛!”

外頭傳來急促的腳步,片刻之後,一個禁衛中的校尉進了來,卻是朝張亮行了個禮:“孩兒見過養父。”

張亮也樂了,面上紅光更盛。

他得意的看了程咬金一眼,樂呵呵地道:“你是說那些帶來的禁衛?這些禁衛……不聽話的,都吃醉了酒,被俺的乾兒子直接宰了。其餘的人……不明就裡,要嘛就在莊子外頭呢……這闔府上下,統統都是俺的人,所以現在俺叫你們生,你們便生,教你們死,你們便得死。不對……今日你們非死不可。不過臨死之前,李二郎,我需求你一樣東西,你給俺寫一份聖旨,就說你自知罪孽深重,要還政太上皇……趕緊的……”

…………

在這張家莊子外頭,這張家好似是風平浪靜一般,絕沒有人想到,此時此刻,裡頭已是翻了天。

最外圍的禁衛,主要是防止有人偷襲張家的莊子,因而駐紮了數百人馬,個個明火執仗的警戒。

卻在此時,一隊騎兵卻是轟隆隆的來了。

領隊的校尉一看,頓時打起了精神。

這個時候,如此異常的兵馬調動,這極有可能是哪裡出了亂子。

於是,校尉低吼:“警戒!”

數百禁衛,瞬間拔刀,有人上馬。

卻見那地平線上,一隊隊騎兵卻已呼嘯而來。

爲首的人,正是薛仁貴。

薛仁貴的左右,蘇定方、黑齒常之、陳正業也都率先來了。

而陳正泰的馬術差一些,只好和鄧健等人在後押陣。

此時,步兵營和炮營速度太慢,只好暫時捨棄他們,帶着護軍營和騎兵營這千餘人率先趕來。

一察覺到對方有禁衛,陳正泰立即打馬火速上前,口裡大喝:“我乃韓國公陳正泰,今奉陛下旨意,特來接駕。”

這領軍的禁衛校尉哪裡肯信這樣的話,只是當着韓國公的面,他卻不敢造次,只好遠遠打話道:“我事先未得到這樣的旨意,陛下就在莊子裡……”

“他媽的……”此時陳正泰比誰都要緊張,忍不住口裡罵出話來。

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

事情緊急,容不得一丁點猶豫。

陳正泰回頭,卻見武珝和鄧健二人打馬在自己的身後。

鄧健擡頭看着陳正泰,隨時聽候陳正泰命令的樣子。

而武珝卻是毫不猶豫道:“恩師,既然調兵出了營,那麼沒罪也是有罪,今日到了這個地步,就決不能拖泥帶水,不至莊中親見陛下,那麼誰敢阻攔,就統統立殺無赦!”

面對這樣的情況,武珝比任何人都要冷靜理智,在她看來,任何的規矩都是可以打破的,事情只有成功,任何失敗,都將帶來致命的後果。

直到現在,陳正泰其實心裡還是有些虛。

他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是穿越者,也不過是多了一個前世的人生經驗而已,可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他會像所有普通人一般,會有顧慮,會猶豫不定。

而武珝一言,頓時讓陳正泰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於是他目光霎時冷了幾分,大喝一聲:“騎兵營!”

“在!”

衆人轟然迴應。

這些騎兵,雖是百工子弟,可是這半年來,每日操練,軍中規矩森嚴,一日又一日反反覆覆的列隊操練,早已讓人絕不容許自己違背主將的心意了。

陳正泰大聲道:“隨我殺入莊中,都聽好了,我陳正泰來帶這個頭,到時若是有罪,爾等也是依我陳正泰的命令行事。現在……擋我者死!”

死字出口,陳正泰率先迎着這些禁衛策馬狂奔。

後頭數不清的騎兵轟然應諾。

無數的戰馬,轟隆隆竟如劍鋒一般,朝着警戒的禁衛風馳電掣一般的如離弦箭矢一般一頭扎入禁衛的隊伍之中。

這些禁衛……是萬萬料不到陳正泰敢做這樣事的,他們雖是警戒,可實際上……防備心裡還是遠遠不夠,何況在這裡遭遇到了騎兵……瞬間隊伍便衝了個七零八落。

騎兵營沒有理會他們,一隊警惕心不足的禁衛,其實根本沒有多大的殺傷力,只是每一個人都很清楚,一旦對禁衛動了手,那麼……誰也回不了頭了。

烏壓壓的騎兵,宛如烏雲一般,一路狂奔,等終於趕到了張家的莊子前,張家的人下意識的想要關上府上的大門,可是……

一切都來不及了。

薛仁貴的馬最快,趁着他們不備的功夫,便已率先衝入府中,許多張家的護衛,其實是外送內緊。

表面上,這府門是洞開着,顯出像平常的樣子,可實則,爲了防止消息泄露,引來救駕的兵馬,所以裡頭早已預備了不少人。

薛仁貴入府,頓時頭皮發麻了,只見烏壓壓的都是人。

他竟一下子的興奮起來,甚至沒有半點猶豫,騎在馬上,直接放馬狂衝,手中的長刀隨意揮砍。

突然來了這麼一個猛人,埋伏在此的張家部曲被殺了個措手不及,等他們反應過來,將薛仁貴圍住,後頭無數的騎兵,卻已順着門洞,呼嘯而來。

…………

此時,在張家莊子裡頭,一張白紙和筆墨,由一個戰戰兢兢的女婢擱到了李世民的案牘前。

李世民被幾根弓弩指着,此時他心裡已經明白,自己算是真正的陰溝裡翻船了。

他甚至覺得可笑。

自己這凌雲壯志,竟到了最後,落到了這些小人們的手裡,怎麼想,他都滿心的不甘。

只是……他覺得自己頭沉得有些厲害,酒勁已經開始發作了。

當然……最可怕的是那幾個指着他的弓弩,不難想象,或許只在一息之間,便可將他置之死地。

弓弩的威力雖然強勁,李世民也並非是沒有捱過箭矢的人,只是他很清楚,既然張亮今日敢如此做,在這大堂的外圍,只怕不知埋伏了多少的兵馬。

想到這裡,李世民已知道……自己已絕無逃脫生天的可能了。

此時,張亮不耐煩地厲聲道:“快給俺寫。”

李世民擡頭,卻是朝他笑:“張亮啊張亮,你跟隨了朕這麼久,何時見過朕爲了苟且偷生,而會屈從於賊的?”

“你敢說俺是賊?”張亮面帶猙獰,這時候,他已徹底的瘋了:“今日非要將你大卸八塊不可。”

只是這可字的字音剛剛落下,外頭……喊殺聲卻已傳出。

張亮面上一愣,一時之間,覺得匪夷所思。

………………

第一章送到,今天三更,明天爭取四更把債還了。

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
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