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

武珝似乎看出陳正泰臉上的不滿。

她隨即道:“恩師,之所以稱它爲上策,是因爲這對恩師和陳家而言,牟取到的利益是最大的。當今天下,看似是太平,可實際上,天下依舊還是一盤散沙!山東的權貴,關隴的門閥,關東和江南的世族,哪一個不是隻顧着自己的門戶私計?之所以天下能太平,正是因爲當今皇帝龍體康健,且有着震懾各家門戶的手段罷了。而一旦陛下不在,那麼整個天下便一盤散沙,只要恩師立即帶着新軍爲陛下報仇,就得了大義的名分,及早控制住太子和皇子,便可順勢從龍。那麼……恩師便可立即成爲宰相,並且控制住朝廷,以輔政大臣的名義。控制住天下,駕馭羣臣。”

“這對陳家難道沒有好處嗎?”

陳正泰卻是想也不想的就立即搖頭道:“且不說陛下對我恩重如山,我陳正泰就算在不是東西,也斷然不會行此悖逆之事。何況這對陳家雖有莫大的好處,卻也可能有着莫大的害處。你自己也說天下一盤散沙,可沒有了當今陛下,即便陳家控制了朝堂,又能如何?到時不過是羣雄逐鹿的局面罷了,屆時一場殺戮下來,勝負還未可知呢,於我們陳家並沒有任何的好處。”

武珝笑了笑道:“恩師是個謹慎的人啊。”

陳正泰道:“我倒不怕死,只是肩負着家族的興亡而已。”

武珝道:“那麼只能用中策了,立即調集新軍,前去救駕。只是……這樣做有一個不穩妥的地方,那便是……倘若張亮根本沒有謀反呢?若學生的猜測,只是空穴來風,實際上是學生判斷有誤。到了那時,恩師突然調動了軍隊,奔着陛下的酒宴而去。到了那時,恩師可就跳進了滔滔河水之中,也洗不清自己了。所以若是走這中策,恩師就只能是賭一賭了。賭成了,這是救駕之功,可賭輸了,就是叛逆之臣了。恩師願意賭一賭嗎?”

陳正泰何曾沒有想到這點?他大感頭痛地道:“我的憂慮也是在這裡,張亮……真要蓄謀造反嗎?又或者,他就算有所預謀,或許今日根本不是造反呢?到時我帶了兵去,該怎麼說?可我一人去,我又不敢。”

武珝則是心裡已有了主意,淡定地道:“有一個辦法,讓蘇定帶兵,恩師故作不知。若是果然張亮謀反,恩師便可領這天大功勞。可若是張亮不反,便是蘇定的死罪。”

武珝說着,深深地凝視着陳正泰。

陳正泰不禁皺眉,這計策,可夠毒的啊!

陳正泰卻是瞪了她一眼,道:“你當我是什麼人?”

“我……我試探一下恩師而已。”

顯然,這種背棄兄弟的事,陳正泰是想都從沒有想過的。

此時,陳正泰咬了咬牙道:“時間不多了,我要立即成行,不管他了,他孃的,先拼一拼再說。走了,若我因此而獲罪,你好生跟着公主吧,有她在,依舊還可以庇護你的。”

陳正泰再無多言,轉身便要走。

武珝卻是道:“我也去。”

“你去做什麼?”

“看熱鬧。”武珝面上帶笑道。

陳正泰皺眉道:“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武珝搖頭:“我不是君子。”

陳正泰覺得這個傢伙,實在複雜到了極點,給他獻的策,一個比一個自私,一個比一個毒,可臨到頭來,卻又突然不將性命放在心上了。

陳正泰忍不住道:“你去了也沒有用,就算救駕成功,你也沒有好處和功勞。”

“我留在此也是擔心,還不如親自去看看呢,恩師也曉得我聰明,到時我在身邊,或許可以隨時爲恩師判斷時局。”

陳正泰已經沒有時間和她囉嗦了,丟下一句話:“不許去。”

便再不再回頭的往外走,匆匆的趕到了中門,外頭已有一隊護衛預備好了,有人給陳正泰牽了馬來,陳正泰翻身上馬,回身,卻見武珝已跟從了上來,選了一匹馬,翻身上去,她在馬上搖搖晃晃的,像醉了酒。

陳正泰知道是攔不住了,也不想再耽誤時間,只冷聲道句:“待會兒跟着我。”

“恩師不說,學生也打定主意這樣做。”

呃……好像確實不需要交代什麼。

陳正泰再不多言了,便領着人急匆匆地往新大營趕。

新軍的大營裡,已吹起了號角,各營集齊起來,而後,各營的校尉直接帶人出發,浩浩蕩蕩的人馬,宛如長蛇一般,出了大營。

鄧健已騎上馬,領着房遺愛等文吏隨軍出營。

房遺愛一臉好奇,忍不住問:“師兄,我們這是去哪裡?”

鄧健很惜字如金地吐出三個字:“不知道。”

房遺愛繼續問:“爲何還要全副武裝,難道是得了兵部的調令?”

鄧健的答案依舊:“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沒有。”

“沒有調令,算不算謀反?”

“不知道。”鄧健斬釘截鐵的回答,而後深深看了房遺愛一眼:“我們的性命,已經在師祖的身上了,一榮俱榮,一辱俱辱。所以許多事,還是不知道爲好。”

“明白。”房遺愛想了想:“我只是擔心,會不會坑害了我爹。”

“那你可以不去。”

“去還是要去的。”房遺愛一臉認真道:“我們是新軍!”

鄧健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話,隨即眺望着遠方,打馬前行。

新軍上下,得了命令,一時之間,也顯得有些不安。

因爲雖然有陳正泰的命令,可貿然全副武裝出營,本就是忌諱。

可軍馬還是開拔了,各營的校尉沒有太多的疑慮,而將士們聽從校尉號令,已是習以爲常,也絕不會有人抗命。

直到……

人們看到鄧健帶着人,飛馬從隊尾朝着隊伍的前頭疾奔,許多人才鬆了口氣。

大家對於鄧健是極欽佩的,在許多人眼裡,鄧健就如大家的兄長一般,兄長值得信賴。

酒宴的位置,是在張家的莊園裡,乃是當初李世民賜予張亮的。

靠近着長安,距離二皮溝也並不遠。

張亮本是農戶出身,因緣際會,這纔有了今日這場富貴,被敕封爲勳國公,自然有他的能耐。

他原先的髮妻,也是尋常農戶的女子,之所以續娶李氏,是因爲李氏乃是趙郡李氏的旁系女子。

可這在張亮看來,李氏的身份對於出身農戶的自己,也是極爲高貴的,他爲自己能取五姓女而沾沾自喜,哪怕這李氏總會傳出各種與馬伕、管家、護衛有染的傳聞。

畢竟張家祖宗十八代,也不奢望能娶到這樣高門第的女子,張亮的心態很好。

張母的大壽早就張羅了很久,這張家已是張燈結綵,奴僕們紛紛在忙碌。

而張亮顯然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他從宮中回來,便立即到了後宅,李氏正等着他。

“如何了?”李氏看着張亮。

張亮道:“陛下已恩准了,我先回來報個信,只怕這個時候,陛下已經動身了。”

李氏眉一挑,隨即目光落在一旁的一個老者身上,老者面上也帶着喜色。

“周半仙果然不愧是半仙之名,說陛下今日準要來府上,今日果然來了。”

老者則面帶謙虛,他顯然就是周半仙,此時捋着花白的鬍子道:“夫人謬讚,這算不得什麼?此乃天意……非是老朽的功勞。”

李氏一直喜歡巫蠱左道,而對這位周半仙,一向禮遇有加,深信不疑。

當然,這也影響到了張亮,連五姓女都相信這位周半仙了,我張亮相信他,這也很合理吧。

張亮樂呵呵的道:“若老夫沒記錯,當初周半仙說老夫有帝王之相,是嗎?”

周半仙忙道:“老朽在相州的時候,曾得一句讖語:‘弓長之主當別都’,這弓長,不就是張嗎?當別都,即是將做皇帝的意思。”

張亮心裡卻是有些擔心:“可是,姓張的又非我一人……”

周半仙從容道:“我觀將軍臥如龍形,必能大貴。所以此弓長之主,定是將軍。”

張亮聞言大喜,忍不住得意的指着李氏道:“算命的也算夫人一定能成爲王姬,看來……先生乃是妙算啊。”

周半仙乾笑。

李氏隨即嗔怒道:“什麼王姬,我要做的乃是皇后。那長孫皇后算什麼東西,長孫家和我們趙郡李氏比起來,不值一提。這樣的人都可以做皇后,我如何不能?”

張亮便賠笑道:“王姬就是皇后的意思,夫人勿怒。”

李氏則是瞪着他道:“今日就是大好的機會,你準備好了嗎?”

說到這個,張亮臉色帶着猶豫,顯然他對李世民是有所畏懼的。

只是猶豫了很久,最終點頭道:“已經準備了,必教皇帝有去無回。”

李氏便洋洋自得道:“如此甚好,誅了天子,我們立即入宮,到時誰也不敢不從。”

周半仙本是在旁一臉得意的捋須,可聽着聽着,臉色變得有些怪異起來:“將軍與夫人今日要誅……天子……”

張亮咧嘴對周半仙道:“這不是先生說我能做天子的嗎?若是皇帝不死,我如何做天子?”

周半仙:“……”

周半仙有點懵了。

他在迷信圈子裡,也算是老油條了,給不少王公大臣看過面相,業務水平,可謂是首屈一指。

而他之所以能夠被人所推崇,正是因爲他無論到了哪家王公那兒,都說別人有大貴之相,這個說你一定能做宰相,那個說你肯定能做天子。

其實周半仙說人有天子相的時候還多一些。

畢竟這話說出去之後,被稱爲要做天子的人,肯定自我感覺良好,可同時,也害怕這話被人知道,所以一定不敢聲張。

對於張亮,周半仙也只是討口飯吃而已,他早看出了此人野心勃勃,所以看人下菜。

唯一的問題就是……張亮他當真了!

不但當真了,他居然還要謀反。

周半仙眼睛發愣,呼吸開始急促,兩條腿有些哆嗦!

他覺得自己的心,已要跳到了嗓子眼裡,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這……這個……”

張亮突然臉拉了下來:“怎麼,莫非這是你詐我?”

見張亮面上殺氣騰騰,周半仙只覺得自己的心涼了半截。

他哪裡敢詐這傢伙呀,這傢伙可是個連皇帝都敢殺的猛人啊,宰了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

周半仙頓時發揮了強大的求生欲,立馬道:“不不不,老朽……老朽……老朽算一算,呀,不得了,不得了,今日正是舉事的大好時機,張將軍頭上紫光隱現,莫非潛龍昇天,就在今日嗎?難怪方纔見張將軍時,老朽越發覺得將軍有天子氣。”

張亮聞言,哈哈大笑起來:“我昨夜也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一條大蛇雪白雪白的。”

李氏卻不耐煩地皺眉道:“都到了什麼時候,還在此囉嗦!快做好萬全準備去吧,陛下就要到了,若是走脫了他們,你便真成白蛇了。”

“好。”張亮哈哈大笑道:“夫人稍待,我去去便來,到時你我夫婦共享富貴。”

李氏眯着眼:“可不只我們兩個,還有慎幾,慎幾可是你的兒子啊,他要做太子。”

張亮聞言,有一點點猶豫,道:“這……他畢竟不是我的骨肉。”

“我的孩子,不就是你的孩子嗎?你這渾人,哪裡有天子的樣子,一點也不曉大度。這都二十年了,你到現在……還記着這些仇呢,嗚嗚……我不活啦,當初你是怎樣指天畫地,說和我一起將慎幾養大,還說將他當做自己的親兒子一樣看待。”

張亮聽的頭痛,見李氏哭了,一時慌了神:“夫人,不要如此,切切不要如此。好好好,慎幾來做太子,將來這江山,就該他繼承。只是……我非要殺了他的生父不可,如若不然,將來慎幾做了皇帝,將他親爹供進太廟怎麼辦?”

“你敢!”李氏面帶慍怒之色:“你男子漢大丈夫,還想着這些私仇?你若殺了王四郎,我便也不活啦。”

………………

今天第三章,還有一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
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